2020 年 11 月 17 日

這一幕,就彷彿是電影中的特效,仿若天要崩塌,那刀痕上還有綠色烈焰在跳動燃燒,簡直可怖可懼,便是百里遠山、高彩蝶等人,也忍不住倒吸涼氣,背脊發涼。

此刻張凡立在虛空之上,看著凝魂而成的九幽鬼將,不由泛起一絲笑意。

「真是瞌睡送枕頭……」

神念飛刀斬去滄海魔君的消耗遠大於斬殺化神強者,因為滄海魔君的靈魂境界赫然高出了他本身的境界。

鬼舞先生的靈魂境界更是達到了洞虛圓滿,否則他也無法凝魂出洞虛圓滿的九幽鬼將。

張凡微微搖頭時,忽然一道流光凝向後方,讓在場的人不由微微一怔!

南宿老仙沒有任何預兆逃了!

甚至還沒有與身邊的兩名化神打招呼!

「南宿老仙跑了?」

「跑了!」

下方四家聯軍紛紛錯愕,聲音傳來時,鬼舞先生也忍不住在虛空上一個踉蹌,頓時暴走起來!

長刀霍然斬出,一道璀璨的綠色刀芒就橫越長空,猛地斬向張凡。

九幽鬼將手中大刀連續揮舞,無數刀芒綻放!

刀芒何等強大!

便是虛空也將撕裂!

就是這樣攻勢下,無數雙眸子里儘是碧綠當空,刺眼到淹沒了張凡的身影。

「嗯?斷了神念!」

面對無盡綠芒,張凡絲毫不懼,一瞬息的功夫,他鎖定在南境之主的神念似乎被什麼隔絕了。

下一刻,刀芒已然襲來!

只見張凡微抬右手,目光淡漠的看著凝魂而成的九幽鬼將,冰冷如霜的聲音頓時響徹天地:「吞魂!」

『砰!』

虛空上響了一聲悶響,就見黑暗之下霍然張開了口子!

一個詭異的黑洞莫名出現在張凡的掌心之中!

剛一出現,赫然擴大,下一秒!

所有人都感覺到一股可怕的吞吸之力蕩漾開來,即便這股吞吸之力不是針對他們,也讓四家聯軍心中一片驚懼駭然。

因為!

他們都萌生了一種靈魂被拉扯開來的感覺,好像就要分裂出軀體!

方子林眼中精光一片:這才是姐夫真正的實力嗎?

所有人都知道張凡很強,但他到底有多強?沒有人知道!

這一幕落入他們的眼底比斬殺滄海魔君來的震撼更為強烈,衝擊力要更加濃郁!

黑洞凝現,刀芒盡噬!

九幽鬼將斬的無盡刀光頓時黯淡了,斬在黑洞之上時,那黑洞紋絲未動,反倒是那到九幽鬼將綻放的黑光漸漸黯淡,而鬼舞先生甚至受到了傷害,直接鮮血溢出。

旋即!

漫天的鬼霧開始化作漩渦狀,如同漏斗般不斷聚入黑洞之中。

「這是什麼法術!」

駭然之色凝固在鬼舞先生臉上,可是吞吸之力未盡,依舊帶著浩瀚的吸力,猛然朝著鬼舞先生扯動!

瞬息之間,那九幽鬼將彷彿遇到了剋星一般!

開始了潰散,一縷縷黑色絲線從它身上流逝而出,隨即越來越大,最後整個九幽鬼將崩裂,成了碎片被黑洞吞噬!

鬼舞先生臉色狂變,怪叫一聲,猛地從袖中祭出一尊血肉小人,然後他便一口鮮血噴了上去,旋即綻放出一道詭異的血色光幕,將鬼舞先生罩住!

旋即!

血光爆發,鬼舞先生的身影化作流光想要逃離!

「走的了嗎?」

張凡右手朝著黑洞緊緊一握,這一握之力,彷彿握碎了虛空!

「嘣!」

一聲巨響。

籠罩鬼舞先生的血色光幕直接被虛空掐碎了,甚至那血肉小人也凌空炸開,化作粉末,一股浩瀚的吞吸之力直接強行將鬼舞先生的靈魂牽扯出來。

張凡的右手彷彿是神祇之手,在虛空一掐,掐住了鬼舞先生靈魂上的脖子。

一具屍體當空墜落,轟然砸在下方,發出一聲震響。

「太可怕!」

「那難道是……靈魂!」

四家聯軍幾乎顫抖著發出聲音!

他們隨已踏上修真,但誰又真正見識過靈魂呢?如今洞虛初期的鬼舞先生竟然連張凡的一握都無法接下!

甚至連靈魂都直接被張凡掐在手中,連一絲逃生的機會都沒有!

『咕嚕!』

不知是誰吞了聲口水,眾人感覺咽喉一陣生疼,彷彿張凡掐住的是他們的脖子一般!百里遠山等人心頭無比驚懼,這可是靈魂啊!

朱子玉等人也一旁瑟瑟發抖!

龍王之我是至尊 高彩蝶臉色更加慘白!

若是何青青真有什麼意外,張凡是否會將他們靈魂滅盡呢?

誰也沒有肯定,害怕、恐懼、駭然、悚怖……

他們在互相眼中都看到了這些!

死!不可怕!

可怕的是靈魂盡滅,連輪迴的資格都將徹底失去!

「他在哪?」

張凡掐著鬼舞先生的靈魂,宛如掐著雞鴨鵝一般,目光淡漠。

「哈哈哈哈!張凡!真沒想到你能擁有如此可怕的實力,可惜啊可惜……你終究是凡人一個,待主人恢復后,定會將你斬殺為我等復仇的……」

鬼舞先生靈魂扭曲,面部猙獰,目光怨毒的叫道:「到時候,你會被地獄之火凝鍊無數歲月,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若將南境之主的去向告訴我,我可以給你輪迴轉世的機會,否則你將永恆被抹去!」張凡手上有青焰燃燒,在熬煉之下的鬼舞先生狀似癲狂,怪叫著:

「張凡,你會死的比我更慘、更慘……!」

張凡聽著他的嘶吼,知道已成定局,目光淡漠,忽然張口將鬼舞先生的靈魂盡數吞噬!

這一幕落到眾人眼中何等驚駭!

眾人瑟瑟發抖,目光驚懼的看向從虛空上如履平地般踏步而下的張凡,彷彿鬼舞先生的凄厲哀嚎依舊在他們的耳邊盤旋著!

便是他們見慣了生死血戰,也從未見過這種,將人魂魄生吞的可怕景象!

(本章完) 「什麼人?」

徽羽原本嚇了一跳,條件反射就想出手,可當看到打姜錦炎的是周遠之後,連忙收了去勢。

姜錦炎直接被周遠一拳頭打倒在地上,臉上瞬間起了一圈青腫。

周遠居高臨下的看著姜錦炎:「白眼狼!」

姜錦炎猛的看著他,原本發白的臉上瞬間漲紅。

他知道周遠,更知道眼前這個和他年紀差不多的少年來府中之後,就一直跟著姜雲卿,甚至於他在姜雲卿面前出現的次數遠比他還要多。

姜雲卿親自教他習武,替他找最好的先生,有時見到他也會笑著跟他說話,可是她卻是連半句話也不願意跟他多說。

此時聽到周遠的話,姜錦炎眼睛頓時發紅,他從地上爬起來,就直接朝著周遠撲過去,卻被周遠一腳踹了回來。

周遠上前拎著他,就猛的又是一拳,直接朝著他眼睛上砸去。

姜錦炎奮力掙扎,卻根本就敵不過周遠。

周遠雖然只比他大一歲,可常年在家幹活,力氣本就比他這個嬌養的公子哥要大,更何況周遠還跟著姜雲卿學了半年的武,身手更是利落,姜錦炎幾乎是被他壓在地上單方面的打。

姜錦炎被打的鼻青臉腫,嘴角更是破了皮,他不斷用力掙扎,胡亂之下周遠也是挨了幾下,可是兩人卻是誰都不肯鬆手,死死咬著牙一聲不吭,大有豁出命去的模樣。

徽羽正想要上前攔著兩人,就聽到身後房門被打開,緊接著傳來姜雲卿的聲音。

「你們幹什麼?」

兩人手中同時一停,扭頭朝著姜雲卿看過去。

姜雲卿皺眉:「阿遠,過來。」

周遠手中一頓,看著姜錦炎的樣子,到底沒忍住,又朝著他臉上擂了一拳頭,打的他栽在地上,這才放開了他站起身來,難得痞氣的呸了一聲。

「你對不起小姐對你的好,要不是小姐,你早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可是你卻幫著別人來傷小姐的心,處處依靠她卻又處處害她,姜錦炎,你你簡直就是個廢物!!」

生在侯門,卻只享了錦衣玉食,連他都打不過。

就這模樣,離了小姐他怎麼活?

他哪來的臉面拿他自己去要挾小姐?!

姜錦炎臉上青紅交加,死死咬著牙。

姜雲卿看了周遠一眼,又將目光落在姜錦炎身上。

就在姜錦炎以為她會說什麼時,她卻是直接冷淡道:「你要去大理寺,最好早些,入夜之後就算有交情,黃雲也未必放你入內。」

說完她側過臉對著身旁的徽羽說道:「送他回去換身衣裳,再去大理寺。」

復又看著周遠:「你跟我進來。」

姜錦炎臉上疼的厲害,可心裡卻更是像墜入了寒潭,見姜雲卿半點都沒有關心他身上傷勢,甚至都沒有多看他一眼,而是直接就帶著周遠就進了房間。

那房門關上之時,姜錦炎眼睛瞬間便紅了起來。

滿是青腫的臉上瞬間褪了血色,眼淚落的猝不及防,心中從未有過的害怕讓他緊咬著嘴唇身上打著顫。

姐姐她……

真的不要他了。 『啪嗒!』

百里遠山幾乎沒有任何思索,猛地跪了下去!

有了第一聲后!

『啪嗒!』

『啪嗒!』

『啪嗒!』

……

瞬息之間!

除了方子林以外!

整個雲山之上還活著的人都紛紛跪倒在地,仿若迎接帝王一般不住叩首!

貼心萌寶荒唐爹 他們用狂熱、敬仰的目光迎接從虛空踏步而來男子!

當張凡從虛空上走下來時,整個雪嶺蠱教已是一片狼藉,百里遠山直接放了一把烈焰,將山寨上包括雪嶺蠱教弟子的屍體焚燒成灰燼,至少滄海魔君與鬼舞先生的屍體則被他們搜索出來放在山腰上,等待張凡的命令。

「張先生,沒有找到何青青小姐嗎?」

朱子歡張口問出了眾人心中的驚懼,因為自始自終張凡都是一個人,當他這句話道出來時,眾人的瞳孔猛地一縮,低下了頭顱。

整個山腰頓時寂靜無聲!

都緊張、驚懼、害怕著,等待審判一樣的情緒充斥在他們的內心之中,這個時間變得無比漫長,甚至不少人的額頭開始流出了冷汗!

特別是高彩蝶與朱子玉,他們乃是元嬰強者,竟然恐懼到如同普通一般,後背已是濕漉漉一大片。

張凡負手而立,目光掃過一群負傷的聯軍,最終沒有真正遷怒於他們。

吞噬了鬼舞先生的靈魂,記憶碎片不斷在他神念中組合,可惜鬼舞先生的靈魂境界不弱,最終無法真正得到清晰的位置。

「你們可知天亡海?」

張凡眉頭一皺,環顧左右問道。

他的記憶里沒有這個所謂的天亡海,而從鬼舞先生的記憶碎片里最為關鍵的就是這個天亡海,如果張凡沒有猜錯的話,南境之主很可能帶著何青青去了這個地方。

時間對他而言極為重要,若是遲了只怕南境之主將會吞了何青青。能斬斷張凡神念鎖定,顯然這個南境之主奪舍之前的境界極高,所以他沒有考慮去處置四大家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