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6 日

這一哭不是無聲的落淚,而是嚎啕大哭,我不再在乎周圍的眼光,也不再在乎場合是不是不對,我真正的哭了起來,哭了一會我又笑,仰天大笑,像個神經病一般。

老蔡吐的差不多了,不知什麼時候他走到我的旁邊,他對我說:「小麗,難受就要哭出來,不僅如此,你還要喊,還要嚎,大聲的嚎……。」

我彷佛變成了只知道發泄情緒的機器,聽著老蔡的話,順從的放聲大喊,具體喊了些什麼我不記得了,好像什麼都有,亂七八糟的一大堆,老蔡也在喊,也在嚎,我喊一句他也跟著喊一句,比我更加瘋狂。

空曠的巷子里不是沒有人,還有那些小吃店的老闆和服務員,聽到動靜以後門口站了不少人,他們都在看著我和老蔡,不過我和老蔡卻沒有收斂,反而喊的更大聲更起勁了,我們把他們當成了觀眾,而他們應該把我倆當成傻逼了吧。

商鋪上面是住戶,有些被吵醒的推開窗戶往下看,大部分看到我和老蔡兩個醉漢沒有計較,關上窗繼續睡覺去了,少部分火氣比較大的則會罵上幾句,我和老蔡沒有計較,因為我們根本就聽不清他們說了什麼,其中有一個比較突出的,瘦瘦弱弱的小青年,從二樓伸出半截身子,露出他上半身清晰可見的排骨對我和老蔡罵道:「你倆傻逼大半夜嚎個幾把,吵到老子了知道嗎?」

由於隔的不遠,我和老蔡都聽到了他罵我們的話,我抬頭看了一眼,發現這小子陽氣弱的十分可憐,沒開天眼都能發覺,顯然是全民打飛,機玩的太多太投入了,我喝了酒,心裡本來就不痛快,抬頭便是一句:「怎麼了,痿了嗎?」

老蔡笑了,我也笑了,周圍的人都笑了。

老蔡也抬頭對那人罵了一句:「你說的對,老子們在幫你把幾把嚎回來。」

好像還真讓我說對了,那小青年聽到這話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氣急敗壞的對我和老蔡破口大罵。

我們當然不能忍了,於是不甘示弱的把他祖宗十八代所有女性都問候了一遍。罵的內容十分不堪入耳,這裡就不說出來了,反正最後罵了二十多分鐘,終於以那小青年啪嗒一下關上窗戶告終。

這件事兒說起來確實是我和老蔡乾的不地道,本來嘛,人家正在跟日本動作片做學術交流呢,我們卻打擾了人家的雅興,嚴重一點估計都斷絕他以後再做學術交流的可能性了。

但正如佛語里那句話說的那樣: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人的內心都有兩面性,恰好那晚上喝多了酒的我就完全釋放了魔性的一面,可是也沒辦法,事情都過去了,如果那哥們能看到的話,我只能在這裡跟他說聲對不起了。 空曠的巷子里不是沒有人,還有那些小吃店的老闆和服務員,聽到動靜以後門口站了不少人,他們都在看著我和老蔡,不過我和老蔡卻沒有收斂,反而喊的更大聲更起勁了,我們把他們當成了觀眾,而他們應該把我倆當成傻逼了吧。

商鋪上面是住戶,有些被吵醒的推開窗戶往下看,大部分看到我和老蔡兩個醉漢沒有計較,關上窗繼續睡覺去了,少部分火氣比較大的則會罵上幾句,我和老蔡沒有計較,因為我們根本就聽不清他們說了什麼,其中有一個比較突出的,瘦瘦弱弱的小青年,從二樓伸出半截身子,露出他上半身清晰可見的排骨對我和老蔡罵道:「你倆傻逼大半夜嚎個幾把,吵到老子了知道嗎?」

由於隔的不遠,我和老蔡都聽到了他罵我們的話,我抬頭看了一眼,發現這小子陽氣弱的十分可憐,沒開天眼都能發覺,顯然是全民打飛,機玩的太多太投入了,我喝了酒,心裡本來就不痛快,抬頭便是一句:「怎麼了,痿了嗎?」

老蔡笑了,我也笑了,周圍的人都笑了。

老蔡也抬頭對那人罵了一句:「你說的對,老子們在幫你把幾把嚎回來。」

好像還真讓我說對了,那小青年聽到這話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氣急敗壞的對我和老蔡破口大罵。

我們當然不能忍了,於是不甘示弱的把他祖宗十八代所有女性都問候了一遍。罵的內容十分不堪入耳,這裡就不說出來了,反正最後罵了二十多分鐘,終於以那小青年啪嗒一下關上窗戶告終。

這件事兒說起來確實是我和老蔡乾的不地道,本來嘛,人家正在跟日本動作片做學術交流呢,我們卻打擾了人家的雅興,嚴重一點估計都斷絕他以後再做學術交流的可能性了。

但正如佛語里那句話說的那樣: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人的內心都有兩面性,恰好那晚上喝多了酒的我就完全釋放了魔性的一面,可是也沒辦法,事情都過去了,如果那哥們能看到的話,我只能在這裡跟他說聲對不起了。

宿醉讓人很難受,至少我就挺難受的,第二天我感覺頭很痛,睜開眼看到的是一間陌生的屋子,我喊了幾聲老蔡沒得到回應,老蔡顯然沒在,或者是還沒醒。

看周圍的樣子,好像是學校宿舍,我不記得昨晚是怎麼到這裡的了,好像後來我和老蔡邊喊邊搖搖晃晃的走,然後我倆摔倒了,再然後我就失去了意識,再醒來時就是現在看到的這樣了。

我慢慢坐起來,想要找點水喝,肚子里空落落的,喉嚨也很痛,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喊的太大聲太瘋狂的緣故。

下了床我走了兩步,發現還沒緩過來,走兩步差點摔倒,我連忙扶住床架子,卻看見老蔡在我旁邊的床上睡的正香。

我打量了一下,這是一間四人的宿舍,和高中時候住的一樣,兩張鐵架子焊接的上下床,除此之外還有幾張破舊的書桌,像是二手市場淘來的一樣,當然了,看那破舊程度,也有可能是垃圾場撿來的。而且,後者的可能性極大。

老蔡還沒醒,我打算讓他多睡一會兒,於是我扶著床站了會兒,感覺大腦清醒了一些,這才在宿舍里走動起來,不出意料的是宿舍里很乾凈,當然了,這裡說的乾淨的意思是指除了不該有的,該有的東西一樣都沒有,不該有的倒是挺多,比如灰白的牆上掛著亂七八糟的長腿動漫少女,其中還夾雜著日本某一位動作女巨星的性感照片。斜眼一瞥,課桌里似乎還有一條三角內褲,男士的,都特么發霉了,我去他大爺的。

我想喝水,可是這樣的環境顯然是不可能有水的,就算有我也不敢喝。

這時候門被推開,我聽見動靜順勢看過去,頓時嚇了我一跳,心情也不知道是驚喜還是驚嚇,驚喜的是門外站著的兩人我太熟悉了,驚嚇的是緣分這東西真特么奇妙,讓我的大腦有一瞬間的短路,我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我是在做夢嗎?

只見門外站著兩人,一個是猥瑣,一個是肚皮,他倆手裡提著袋子,正看著我冷冷發笑,戲謔的表情大概想問我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能不意外嗎?在這裡看到他倆簡直讓我意外的像是做夢一般。

猥瑣看著我說:「喲,醒了?」

肚皮揚了揚手中的袋子接話:「是不是感覺肚子很餓,喉嚨很乾?很想喝水,最好再來點能吃的?」

我點頭,他倆走進來,齊齊來了一句:「叫聲爸爸聽聽……。」

我笑了一下,還記得高考結束那天我送他們幾個去坐車,那時候我佔了一回他們的便宜,未經同意便認了四個兒子。那時候我想以後反正也很難遇到,咱們三年同窗的情誼實在太深了,何不再加深一點?

現在報應來了,來的這麼讓我不敢相信,不過他們唯一的敗筆就是還要問我的意見,像我那次,直接不給他們發表意見的機會,那才是宗師級別的佔便宜方式。

我笑著問他倆:「怎麼了,橘子不夠甜嗎?你們要這麼報復我?」

肚皮把袋子放在課桌上,他轉頭對我說:「小麗,我是真看走眼了,平時看你一副悶騷樣兒,原來你這小子蔫壞蔫壞的。」

我笑了,拿起一瓶礦泉水扭開灌了幾口,感覺乾的像火燒似的喉嚨舒服了不少,我問他們:「你倆怎麼會在這裡的?」

猥瑣氣鼓鼓的對我說:「這不很明顯嗎?咱們來到同一所學校,還十分巧合的分到一個宿舍了。本來我還想著能認識五湖四海的朋友呢?結果到這一看,嘿……,還是你幾個損貨。」

「我覺得這學校的老師肯定是腦子進屎了,非說什麼老鄉比較相處的來。」

我問他我和老蔡是怎麼回來的。我不問還好,一問猥瑣更生氣了,他看著床上睡著的老蔡滿臉幽怨,然後又看看我,再看看肚皮,臉上的表情始終沒變,他說:「本來我和肚皮昨天就到了,到了之後我們也沒事做,就尋思著去網吧打打遊戲,回來的時候恰好就看見你倆倒在大街上,沒辦法,我倆也不能丟下你們不管啊,就想著把你倆給背回來。」

說到這裡猥瑣瞪了一眼肚皮,肚皮不好意思的笑著不敢和他對視,猥瑣接著說道:「劉肚皮這小子也不是好東西,搶先一步把你給背走了,老蔡一百七八十斤,老子才多少斤,可把老子累死了,現在腿肚子還打轉兒呢。不行,老蔡這小子必須讓他減肥。」

猥瑣眼睛直勾勾盯著躺屍的老蔡,手裡拿著一根雞腿狠狠一咬,似乎跟嘴裡這根肥的直冒油的雞腿有深仇大恨一般。

老蔡這時候也醒了,他呻吟了一聲,然後抬手揉了一下腦袋,迷迷糊糊的說道:「誰啊,……誰要我減肥呢?」

我看他自己坐起來,便拿了一瓶水遞給他,老蔡看見水就像是狗見了骨頭似的眼裡泛起綠光連忙伸手接過,他三兩下扭開把瓶蓋一扔,我只聽見嘰里咕嚕一陣亂響,然後一瓶水一滴沒剩,喝完之後他打了個嗝,問我有沒有吃的。

問我這話的時候他的目光也是四周打量的,然後他就又迷蝴了,只見他揉了揉眼睛,然後發出一聲尖叫:「卧槽,你倆怎麼在這兒?」顯然老蔡看到猥瑣和肚皮在這兒也十分不敢相信。

猥瑣對他說:「感謝神吧,要不然昨晚你得睡大街,不對,你還是感謝我來得實在一些。」

肚皮也接話了:「是不是感覺肚子很餓,想要吃的?」

老蔡點頭,然後猥瑣和肚皮又異口同聲來了一句:「叫爸爸……」

「滾一邊兒去。」老蔡三兩步走到桌子邊,拿起袋子里裝著的另一隻雞腿就啃,猥瑣在旁邊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悲痛的說:「我二十塊錢的烤鴨啊……。」神情之悲痛,眼神之凄愴,就像是他自己的腿一般。

好吧,原來那玩意兒是鴨腿……。

老蔡一邊啃著鴨腿,一邊含糊不清的說道:「不就是一隻烤鴨嗎?等會兒給你買二十隻,撐死你……。」

什麼叫土豪,這就是典型的土豪啊,小學時候我認為的土豪是吃辣條不舔手指,喝酸奶……那會兒我還不認識酸奶。後來我認為的土豪是一次買零食能花上二十塊錢不眨眼的,那就是土豪,再後來老蔡回來了,於是老蔡就成了我心目中標標準準的土豪形象。

不過老蔡確實有讓我們把他奉為土豪的資本,他家有錢啊,宿舍里四個人,除了他之外其他三人都是農村來的,老蔡雖然也是農村出去的,但他那情況應該叫做『生於農村而高於農村』。

於是我看著眼前毫無吃相的土豪,說道:「土豪,那什麼,昨晚一百多的飯錢能跟你報嗎?」

「飯?昨晚吃飯了嗎?那我為什麼感覺好餓?」老蔡一本正經的問我。

好吧,土豪也有摳門兒的時候啊。 好像還真讓我說對了,那小青年聽到這話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氣急敗壞的對我和老蔡破口大罵。

我們當然不能忍了,於是不甘示弱的把他祖宗十八代所有女性都問候了一遍。罵的內容十分不堪入耳,這裡就不說出來了,反正最後罵了二十多分鐘,終於以那小青年啪嗒一下關上窗戶告終。

這件事兒說起來確實是我和老蔡乾的不地道,本來嘛,人家正在跟日本動作片做學術交流呢,我們卻打擾了人家的雅興,嚴重一點估計都斷絕他以後再做學術交流的可能性了。

但正如佛語里那句話說的那樣: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人的內心都有兩面性,恰好那晚上喝多了酒的我就完全釋放了魔性的一面,可是也沒辦法,事情都過去了,如果那哥們能看到的話,我只能在這裡跟他說聲對不起了。

宿醉讓人很難受,至少我就挺難受的,第二天我感覺頭很痛,睜開眼看到的是一間陌生的屋子,我喊了幾聲老蔡沒得到回應,老蔡顯然沒在,或者是還沒醒。

看周圍的樣子,好像是學校宿舍,我不記得昨晚是怎麼到這裡的了,好像後來我和老蔡邊喊邊搖搖晃晃的走,然後我倆摔倒了,再然後我就失去了意識,再醒來時就是現在看到的這樣了。

我慢慢坐起來,想要找點水喝,肚子里空落落的,喉嚨也很痛,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喊的太大聲太瘋狂的緣故。

下了床我走了兩步,發現還沒緩過來,走兩步差點摔倒,我連忙扶住床架子,卻看見老蔡在我旁邊的床上睡的正香。

我打量了一下,這是一間四人的宿舍,和高中時候住的一樣,兩張鐵架子焊接的上下床,除此之外還有幾張破舊的書桌,像是二手市場淘來的一樣,當然了,看那破舊程度,也有可能是垃圾場撿來的。而且,後者的可能性極大。

老蔡還沒醒,我打算讓他多睡一會兒,於是我扶著床站了會兒,感覺大腦清醒了一些,這才在宿舍里走動起來,不出意料的是宿舍里很乾凈,當然了,這裡說的乾淨的意思是指除了不該有的,該有的東西一樣都沒有,不該有的倒是挺多,比如灰白的牆上掛著亂七八糟的長腿動漫少女,其中還夾雜著日本某一位動作女巨星的性感照片。斜眼一瞥,課桌里似乎還有一條三角內褲,男士的,都特么發霉了,我去他大爺的。

我想喝水,可是這樣的環境顯然是不可能有水的,就算有我也不敢喝。

這時候門被推開,我聽見動靜順勢看過去,頓時嚇了我一跳,心情也不知道是驚喜還是驚嚇,驚喜的是門外站著的兩人我太熟悉了,驚嚇的是緣分這東西真特么奇妙,讓我的大腦有一瞬間的短路,我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我是在做夢嗎?

只見門外站著兩人,一個是猥瑣,一個是肚皮,他倆手裡提著袋子,正看著我冷冷發笑,戲謔的表情大概想問我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能不意外嗎?在這裡看到他倆簡直讓我意外的像是做夢一般。

猥瑣看著我說:「喲,醒了?」

肚皮揚了揚手中的袋子接話:「是不是感覺肚子很餓,喉嚨很乾?很想喝水,最好再來點能吃的?」

我點頭,他倆走進來,齊齊來了一句:「叫聲爸爸聽聽……。」

我笑了一下,還記得高考結束那天我送他們幾個去坐車,那時候我佔了一回他們的便宜,未經同意便認了四個兒子。那時候我想以後反正也很難遇到,咱們三年同窗的情誼實在太深了,何不再加深一點?

現在報應來了,來的這麼讓我不敢相信,不過他們唯一的敗筆就是還要問我的意見,像我那次,直接不給他們發表意見的機會,那才是宗師級別的佔便宜方式。

我笑著問他倆:「怎麼了,橘子不夠甜嗎?你們要這麼報復我?」

肚皮把袋子放在課桌上,他轉頭對我說:「小麗,我是真看走眼了,平時看你一副悶騷樣兒,原來你這小子蔫壞蔫壞的。」

我笑了,拿起一瓶礦泉水扭開灌了幾口,感覺乾的像火燒似的喉嚨舒服了不少,我問他們:「你倆怎麼會在這裡的?」

猥瑣氣鼓鼓的對我說:「這不很明顯嗎?咱們來到同一所學校,還十分巧合的分到一個宿舍了。本來我還想著能認識五湖四海的朋友呢?結果到這一看,嘿……,還是你幾個損貨。」

「我覺得這學校的老師肯定是腦子進屎了,非說什麼老鄉比較相處的來。」

我問他我和老蔡是怎麼回來的。我不問還好,一問猥瑣更生氣了,他看著床上睡著的老蔡滿臉幽怨,然後又看看我,再看看肚皮,臉上的表情始終沒變,他說:「本來我和肚皮昨天就到了,到了之後我們也沒事做,就尋思著去網吧打打遊戲,回來的時候恰好就看見你倆倒在大街上,沒辦法,我倆也不能丟下你們不管啊,就想著把你倆給背回來。」

說到這裡猥瑣瞪了一眼肚皮,肚皮不好意思的笑著不敢和他對視,猥瑣接著說道:「劉肚皮這小子也不是好東西,搶先一步把你給背走了,老蔡一百七八十斤,老子才多少斤,可把老子累死了,現在腿肚子還打轉兒呢。不行,老蔡這小子必須讓他減肥。」

猥瑣眼睛直勾勾盯著躺屍的老蔡,手裡拿著一根雞腿狠狠一咬,似乎跟嘴裡這根肥的直冒油的雞腿有深仇大恨一般。

老蔡這時候也醒了,他呻吟了一聲,然後抬手揉了一下腦袋,迷迷糊糊的說道:「誰啊,……誰要我減肥呢?」

我看他自己坐起來,便拿了一瓶水遞給他,老蔡看見水就像是狗見了骨頭似的眼裡泛起綠光連忙伸手接過,他三兩下扭開把瓶蓋一扔,我只聽見嘰里咕嚕一陣亂響,然後一瓶水一滴沒剩,喝完之後他打了個嗝,問我有沒有吃的。

問我這話的時候他的目光也是四周打量的,然後他就又迷蝴了,只見他揉了揉眼睛,然後發出一聲尖叫:「卧槽,你倆怎麼在這兒?」顯然老蔡看到猥瑣和肚皮在這兒也十分不敢相信。

猥瑣對他說:「感謝神吧,要不然昨晚你得睡大街,不對,你還是感謝我來得實在一些。」

肚皮也接話了:「是不是感覺肚子很餓,想要吃的?」

老蔡點頭,然後猥瑣和肚皮又異口同聲來了一句:「叫爸爸……」

「滾一邊兒去。」老蔡三兩步走到桌子邊,拿起袋子里裝著的另一隻雞腿就啃,猥瑣在旁邊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悲痛的說:「我二十塊錢的烤鴨啊……。」神情之悲痛,眼神之凄愴,就像是他自己的腿一般。

好吧,原來那玩意兒是鴨腿……。

老蔡一邊啃著鴨腿,一邊含糊不清的說道:「不就是一隻烤鴨嗎?等會兒給你買二十隻,撐死你……。」

什麼叫土豪,這就是典型的土豪啊,小學時候我認為的土豪是吃辣條不舔手指,喝酸奶……那會兒我還不認識酸奶。後來我認為的土豪是一次買零食能花上二十塊錢不眨眼的,那就是土豪,再後來老蔡回來了,於是老蔡就成了我心目中標標準準的土豪形象。

不過老蔡確實有讓我們把他奉為土豪的資本,他家有錢啊,宿舍里四個人,除了他之外其他三人都是農村來的,老蔡雖然也是農村出去的,但他那情況應該叫做『生於農村而高於農村』。

於是我看著眼前毫無吃相的土豪,說道:「土豪,那什麼,昨晚一百多的飯錢能跟你報嗎?」

「飯?昨晚吃飯了嗎?那我為什麼感覺好餓?」老蔡一本正經的問我。

好吧,土豪也有摳門兒的時候啊。

我和老蔡沾了猥瑣和肚皮的光,隨便墊了墊肚子頓時感覺好受多了,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下午兩點多,於是他們陪我去新生報到處報道,然後又陪我去校門口超市裡買了被子和床單。

什麼叫大學?以前在我的認知里,大學代表的是自由戀愛和足以自由支配的時間,而看到校園裡來來往往的人群之後,我的認知又發生了小小的改變,大學還代表著社會。

是啊,大學代表的是與社會緩慢接軌的橋樑,小時候以為讀書就是讀書,社會就是社會,現在才知道大學不一樣,在這裡面不止需要讀書,還需要接軌社會。

比如四周白花花的大長腿,那叫鶯鶯燕燕翠翠紅紅,真他大爺的社會。

當然了,那些一看就知道不是新生,因為新生和她們比起來猶如天塹鴻溝,十分的涇渭分明。

不過這好像是一個必然的過程,因為她們曾經也是新生啊,這就像是人類的進化歷程一般,誰都逃不掉。

進化自然是往人類需要的方面進化的,這是自然規律,至少猥瑣眼睛里冒著的綠光無疑證明了這一點。

正所謂龍回大海,鳥入天空,猥瑣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四周的大長腿,越來越放大的瞳孔就像是盯著中午他買的兩隻烤鴨腿一般,他使勁兒咽了口唾沫,低聲嘶吼了一句:「小麗,老子喜歡這兒……。」

肚皮和他的表現差不多,聞言也不住點頭。 當然了,我絕對沒有嘲笑猥瑣長得丑的意思,其實猥瑣長的也並不算多醜,他屬於耐看的類型,第一眼看到他你心裡只有一個想法:這人真特么丑!仔細一看,嘿!丑是丑了點,但是丑的還挺有個性,而相處一段時間之後你就會覺得,這人好像也沒那麼丑嘛。

這就是我對耐看兩個字的理解了,猥瑣就是屬於這種類型的,而悲催的是,大多數人都是膚淺的,我覺得一般人應該不會花時間去了解一個第一眼看上去就覺得好醜的人吧。特別是異性,則更沒有這種可能了,因為,男女是不可能混住的,如此一來便徹底斷絕了別人被動了解他的可能性。

這些都是后話暫且不提,話說我們幾個抱著被子站在操場欣賞著四周的美女們,我本來想先回宿舍打掃一下衛生的,畢竟課桌里那條發霉的男士內褲太特么膈應人了,但是猥瑣雙眼冒光看著四周的大腿越來越興奮,沉浸在美好未來的期待里不可自拔,我又不忍心打斷他,於是不得不陪他多站了一會兒。

這時候校門口開進來一輛車,到我們不遠處停了下來,我一看,還是輛寶馬,聽到動靜他們幾人也齊齊看了過去,這一看又把猥瑣和肚皮給看呆了,只見車門打開,下來一個膚白貌美大長腿的高個子美女,確實很漂亮,就連我也不禁這麼覺得。

高個子美女下車之後車裡又下來一個中年男人,一看就是爸爸送女兒讀書來了,可是接下來我愣住了,只見那高個子美女對那中年男人甜甜一笑,然後他們抱在一起……親嘴了……。

不好意思,鄉下人說話比較粗俗,這裡應該用『接吻』才對。他們接吻了,我和猥瑣以及肚皮都呆住了,這是什麼操作?這一吻可不是蜻蜓點水輕輕啄一下,我都看到那男的伸舌頭了,尼瑪,三觀盡毀啊。

我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把抱在一起接吻,年齡差距如此巨大的倆人想象成父女關係了,因為我要還是這麼想的話,那我的思想得齷齪到什麼地步去?

倆人旁若無人的親了一會兒,然後那女的對男的擺擺手,男的便上車走了,那女的路過我們的時候飄過一陣濃厚的香水味,她好像還不屑的罵了一句:「屌絲,沒見過接吻嗎?

我們還是獃滯狀態,接吻我們都見過,但只是在電視里,而且還是看不到嘴或者就算看到嘴也看不到伸舌頭的那種,像這種現場表演還是第一次見,對我們來說,這無異於要被大人捂住眼睛的限制級畫面了,更何況還是這種隔代……難以形容的接吻,要在古代,這種行為可能要被浸豬籠吧?嗯,肯定會。

老蔡比較淡定,似乎見怪不怪了,難道這是專屬於大城市的特色嗎?我心裡奇怪的想道。

猥瑣無疑被震撼到了,雖然我也被雷的不輕,但猥瑣似乎要嚴重一些,這種情況應該嚴重的打擊了他對美好未來的嚮往,他目光獃滯的對我說:「小麗,我覺得這倆人是父女,你覺得呢?」

我覺得?我覺得你大爺。猥瑣的思想果然很齷齪,我心裡對他下了終極定義。

看過這麼一幕之後猥瑣終於肯回宿舍了,我們一起把宿舍里裡外外收拾了一遍,課桌里藏著的那條發霉的內褲確實很噁心,我用掃把掃到垃圾桶里,看到上面還有些泛白的斑點,他大爺的,這得死多少子孫後代?

弄乾凈宿舍之後已經是晚上了,老蔡說請我們吃飯,還是燒烤,只是在這次我沒有喝酒了,事實證明喝醉並不能使人減輕痛苦,使人減輕痛苦的是喝醉之後肆無忌憚的發泄,昨天晚上又哭又嚎,不得不承認我心裡確實好受了許多。但同樣的,酒醒之後真的很難受,那種感覺是個正常人都不想體驗第二次。

期間我問猥瑣知不知道曹兄和眼鏡去哪裡上的大學,猥瑣告訴我,眼鏡去了重慶,曹兄則去了貴陽。他說完后問我:「小麗,你QQ怎麼不上線了?我們都聯繫不上你了。」

我苦笑一下,把對鄧倩說的話對他說了一遍,只是修改了一點,我對他說我手機壞了,密碼也忘記了,於是重新申請了一個號。

猥瑣和肚皮重新加了我,和鄧倩比起來,他倆對我的空間不感興趣,甚至連我資料上面的性別是什麼也不感興趣,這樣挺好,也懶得我再費勁編嚇話給他們聽了。

夜晚我躺在床上思緒萬千,這是我來到這個陌生環境的第一夜,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個晚上,昨晚不算。

明天開始我就要去到一個全新的班級,認識全新的同學和老師,然後體驗一種全新的生活。我還是會經常想起宋貂來,每次看到什麼新鮮事物的時候我都會幻想,如果此時宋貂在我的身邊,和她訴說這些新鮮的東西的時候,看著她露出兩顆小虎牙甜甜的對我笑,那該有多麼美好。

我的心又痛了,白天我可以裝作若無其事,因為我的身邊還有朋友,但寂靜的夜晚卻怎麼也逃不掉。我習慣性的打開QQ,把宋貂最後對我說的話又看了一遍,一個字都不肯放過,然後又一個人偷偷流著眼淚。

有些事情誰都不懂,哪怕是和我關係最好的老蔡,懂的只有我自己而已。老蔡不知道我和宋貂之間發生的種種,他也不知道我做的那個夢,所以其實就連他都不知道我的心到底有多痛。我不想跟他說這些,因為這是我和宋貂兩個人的秘密,我們是彼此最親密的人,我們不需要世人的見證,我們彼此愛著,這就夠了。

我睡著了,又做了

說起來軍訓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武俠夢,夢想自己一個人撂倒一群大汗,享受周圍羨慕的眼光,那是多麼舒爽的感覺啊。所以大家都看得很認真,特別是當然了,我絕對沒有嘲笑猥瑣長得丑的意思,其實猥瑣長的也並不算多醜,他屬於耐看的類型,第一眼看到他你心裡只有一個想法:這人真特么丑!仔細一看,嘿!丑是丑了點,但是丑的還挺有個性,而相處一段時間之後你就會覺得,這人好像也沒那麼丑嘛。

這就是我對耐看兩個字的理解了,猥瑣就是屬於這種類型的,而悲催的是,大多數人都是膚淺的,我覺得一般人應該不會花時間去了解一個第一眼看上去就覺得好醜的人吧。特別是異性,則更沒有這種可能了,因為,男女是不可能混住的,如此一來便徹底斷絕了別人被動了解他的可能性。

這些都是后話暫且不提,話說我們幾個抱著被子站在操場欣賞著四周的美女們,我本來想先回宿舍打掃一下衛生的,畢竟課桌里那條發霉的男士內褲太特么膈應人了,但是猥瑣雙眼冒光看著四周的大腿越來越興奮,沉浸在美好未來的期待里不可自拔,我又不忍心打斷他,於是不得不陪他多站了一會兒。

這時候校門口開進來一輛車,到我們不遠處停了下來,我一看,還是輛寶馬,聽到動靜他們幾人也齊齊看了過去,這一看又把猥瑣和肚皮給看呆了,只見車門打開,下來一個膚白貌美大長腿的高個子美女,確實很漂亮,就連我也不禁這麼覺得。

高個子美女下車之後車裡又下來一個中年男人,一看就是爸爸送女兒讀書來了,可是接下來我愣住了,只見那高個子美女對那中年男人甜甜一笑,然後他們抱在一起……親嘴了……。

不好意思,鄉下人說話比較粗俗,這裡應該用『接吻』才對。他們接吻了,我和猥瑣以及肚皮都呆住了,這是什麼操作?這一吻可不是蜻蜓點水輕輕啄一下,我都看到那男的伸舌頭了,尼瑪,三觀盡毀啊。

我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把抱在一起接吻,年齡差距如此巨大的倆人想象成父女關係了,因為我要還是這麼想的話,那我的思想得齷齪到什麼地步去?

倆人旁若無人的親了一會兒,然後那女的對男的擺擺手,男的便上車走了,那女的路過我們的時候飄過一陣濃厚的香水味,她好像還不屑的罵了一句:「屌絲,沒見過接吻嗎?

我們還是獃滯狀態,接吻我們都見過,但只是在電視里,而且還是看不到嘴或者就算看到嘴也看不到伸舌頭的那種,像這種現場表演還是第一次見,對我們來說,這無異於要被大人捂住眼睛的限制級畫面了,更何況還是這種隔代……難以形容的接吻,要在古代,這種行為可能要被浸豬籠吧?嗯,肯定會。

老蔡比較淡定,似乎見怪不怪了,難道這是專屬於大城市的特色嗎?我心裡奇怪的想道。

猥瑣無疑被震撼到了,雖然我也被雷的不輕,但猥瑣似乎要嚴重一些,這種情況應該嚴重的打擊了他對美好未來的嚮往,他目光獃滯的對我說:「小麗,我覺得這倆人是父女,你覺得呢?」

我覺得?我覺得你大爺。猥瑣的思想果然很齷齪,我心裡對他下了終極定義。

看過這麼一幕之後猥瑣終於肯回宿舍了,我們一起把宿舍里裡外外收拾了一遍,課桌里藏著的那條發霉的內褲確實很噁心,我用掃把掃到垃圾桶里,看到上面還有些泛白的斑點,他大爺的,這得死多少子孫後代?

弄乾凈宿舍之後已經是晚上了,老蔡說請我們吃飯,還是燒烤,只是在這次我沒有喝酒了,事實證明喝醉並不能使人減輕痛苦,使人減輕痛苦的是喝醉之後肆無忌憚的發泄,昨天晚上又哭又嚎,不得不承認我心裡確實好受了許多。但同樣的,酒醒之後真的很難受,那種感覺是個正常人都不想體驗第二次。

期間我問猥瑣知不知道曹兄和眼鏡去哪裡上的大學,猥瑣告訴我,眼鏡去了重慶,曹兄則去了貴陽。他說完后問我:「小麗,你QQ怎麼不上線了?我們都聯繫不上你了。」 什麼?單挑……?我接過老蔡手裡的盒飯打開,抬頭問他:「真的假的?」

老蔡點頭:「真的。」

還別說,老蔡說的確實有可能是真的,試想想,他們是戰友,而且我一個大一新生居然打了教官,雖然是這個教官自找的,但是這無疑是打了他們所有教官的臉啊,換做是我估計也得把場子找回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