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1 月 20 日

這一刻。

林銘只覺得,大量的感悟蜂擁而入自己的腦海之中,這一刻,彷彿手中長槍,當真成了自己身體一部分。

掌握了槍意,林銘覺得,自己對於槍的感悟,發生了翻天覆地變化,一些晦澀,豁然醒悟。

「死吧。」

猙獰面孔臨近,長劍殺向林銘周身要害。

不過,這一刻的林銘,一臉平靜,很是淡然。

「以你之血,祭我槍意!」

少年低聲呢喃。

下一刻,長槍刺出,這一刻,眾人只覺得,林銘這一槍閃耀無比,尖端猶如化作煌煌大日。

噗嗤。

下一刻,鮮血飛濺。

一根槍頭,從黃耀日脖頸後端,刺出。 第2532章

「那他現在究竟是什麼樣子的?」萬晨歌追問,「到底是什麼樣子的,連讓我見都不願意見?」

慕安安搖頭,「樣子你無法想象。」

連慕安安見到都是一種震驚的狀態。

從未見過那樣變成魔鬼一樣的人。

他強撐著,不僅是因為七爺的醫療團隊,還有對萬晨歌的不放心,內心的執念感。

一個人的身體可以不可控的破敗。

可是意志力,是打不敗的。

宗政承允強撐一切,就是那點意志力。

「我就是想知道,到底多慘,慘成那樣,他到底怎麼撐的?」

萬晨歌撥弄著頭髮,有些崩潰,「我很擔心他,我之前不敢睡覺,是因為我每天都會做噩夢,都會去想,他變成什麼樣子,更害怕,突然有一天,你跟七爺跑到我面前,跟我說,他已經沒了……」

別說是這件事沒發生。

就是現在萬晨歌自己說起這件事,心裡就刺疼的厲害。

整個人是崩潰的邊緣。

要真發生了,她會發瘋。

慕安安很能明白萬晨歌的心情。

她和萬晨歌性格很像,所以當初在趙起余的引薦下,兩個人一認識,就是相見如故。

明明是兩個女老大,見面的時候,肯定互相看不對眼,要打起來。

可她跟萬晨歌,一個晨哥的喊,一個安姐的叫,簡直不要太和諧。

兩個人做事說話,都有一種心照不宣感。

不僅是因為性格相似,還有一點很重……

兩個人很有一個很深愛的男人。

會擔心這個男人過的好不好,這個男人如若出事,會比自己出事還要煎熬,崩潰。

慕安安完全能夠理解。

她也無法想象,如若七爺出事,她會有怎樣的崩潰。

慕安安就說,「我理解你,可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我想見他。」萬晨歌聽不下去,抬頭看著慕安安。

慕安安俯身,雙手撐著萬晨歌的肩膀跟她對視,問了一句,「晨哥,你能相信我嗎?」

萬晨歌看著慕安安。

她是相信她的。

以前開始就相信。

慕安安雖然才20歲,可因為是在宗政御身邊長大,所以身上的氣場和氣質很接近宗政御。

她在宗政御面前,在怎麼小孩子,在怎麼幼稚。

可是面對外人,面對事的時候,慕安安完全就是很冷靜,並且很成熟。

處理和看待事情的方式,完全就超過了同齡人。

跟慕安安對視了大概有一分鐘的時間,最後萬晨歌妥協,點頭。

她心裡明明知道,只要點頭,接下來慕安安說的話,就是萬晨歌不想聽的。

可即便如此,萬晨歌還是選擇點頭。 看到如此自信的高媛媛和林菲菲,心中不由閃過一抹怪異來,他很想看看這兩個直男癌晚期,怎麼面對兩位絕世大美女的強大攻勢。

高媛媛,天恩集團總監,雖然現在這個研發部總監是林天恩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得來的,但是他之前,短短數年時間,成為副總監那可是依靠自己的實力一步步走到這個位置的。

最重要的是她才二十九歲。

在大學期間,更是以女孩子之軀成為學生會主席。

林菲菲,醫學博士,跟隨鍾老研究病毒學,天才女博士,現在的醫學造詣已經達到一代名醫的水平。

同樣的優秀,一點不比蕭戮和葉真差。

而且兩人還充滿了自信,充滿了信念,一旦發動攻勢,一定會相當猛烈。

姜天看着兩人自信的眼神,直接當着兩人的面,一個電話打了過去。

「葉真,忘記我的命令了嗎?我讓你保護的人呢?」姜天當夜讓葉真貼身保護高媛媛,這小子居然跑了。

電話另一頭的葉真此時正在跟蕭戮喝酒。

常年征戰,面臨生死危機,神經緊繃,一刻也沒有放鬆,現在來到魔都這樣的大都市,沒有危險,沒有徵戰,難得放鬆一下,自然少不了好好放鬆一下。

突然接到姜天的電話,而且電話一通,迎來的就是姜天劈頭蓋臉的呵斥。

葉真當場臉色一變,隨後立馬想到了之前自己想到的點子,連忙叫屈起來,一副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的說道:「殿主,我可沒有違抗命令,我受了傷,很重的傷,必須要住院治療,你不信,你可以問殺戮天王,他可以作證,就是他把我送到醫院的。」

「靠,你小子出賣我。」

在一旁喝酒的殺戮天王,聽到葉真的話,整個人頓時炸毛了,就像是受驚嚇的小鹿一樣,一下子站了起來,指著葉真,半天說不出話來。

好小子,當着殿主的面出賣我。

看到蕭戮憤怒的表情,葉真也知道自己說錯話了,連忙對着蕭戮做出一個求饒的表情。

「蕭戮那小子也在是吧,那正好,告訴他我的命令,最近域外勢力猖獗,三番五次刺殺林菲菲,我現在已經答應軍方成為中域戰神,鎮守魔都,所以,這林菲菲的安全必須要保證,就讓他貼身保護林菲菲。」

「至於你,立馬滾回去,保護高媛媛,告訴你們兩個,他們可是我老婆的朋友,要是他們出了事,讓我老婆傷心,看我怎麼收拾你們兩個。」

「啊!貼身保護。」葉真頓時慘叫一聲。

姜天冷哼一聲說道:「啊什麼啊!這是命令,好了我掛了。」說着就掛斷了電話。

聽到另一邊掛斷電話的聲音,葉真當場懵了,蕭戮也是徹底懵了,兩人心裏有一種草擬嗎的感覺。

甚至是有一種抓狂的衝動,蕭戮更是越想也不對勁,看向葉真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葉真嚇了一大跳,頓時說道:「殺戮天王,這可不能怪我,誰讓你來神州的,你來了,這就是任務,這可是我們殿主算計好的。」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對不起,我回來遲了,讓你擔心了。」毀滅天王充滿歉意的說道。

看著眼前的蘇小荃,滿是疼愛。

本來毀滅天王的想法中,女人代表麻煩,代表失去自由,代表武道之路的阻礙,女人什麼的,不要也罷。

但是蘇小荃的出現,卻完全改變了他的想法。

說不上一見鍾情,但是卻有念念不舍。

按道理說,哪怕是念念不舍又如何,女人是老虎,但是殺戮天王和林菲菲的事實去給他提了一個醒,喜歡一個人,遇到一個人,千載難逢,當真正的失去了,你才會後悔莫及。

所以他做了一個決定,要來見蘇小荃。

這段時間,神州外憂內患,外有a組織的征伐,內有宗門勢力的亂局,到處都是殺戮和征伐,毀滅天王更是上了戰場,蘇小荃這幾日是充滿了擔憂,一刻鐘都不能睡一個安穩覺。

現在終於看到毀滅天王完好無缺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懸起的那一顆心總算是放了下來。

就在兩人你儂我儂的時候。

蘇家之內,卻是熱鬧不已。

什麼?小荃真的跟毀滅天王在一起了。

很快整個蘇家都知道了,紛紛偷偷摸摸的道門口偷看起來。

就連姜天都被驚動了,很是詫異和高興,「不錯,毀滅這小子,居然把小荃妹妹給拿下了,走,兮兮,我們去看好戲去。」

這一番動作,自然瞞不住毀滅天王,毀滅天王何等人物,一尊戰尊。

毀滅天王頓時臉色一紅,對著蘇小荃說道:「小荃,不如我們到處走走,這裡?」

說著隱晦的朝著別墅那邊看了一眼。

蘇小荃立馬朝著身後看去,人影閃過,她哪裡還不知道怎麼回事,頓時臉一紅,很不好意思起來,對著毀滅天王點點頭說道:「嗯。」

當即兩人手牽著手,離開別墅門口。

蘇小荃更是一臉羞紅,走的那叫一個快啊。

被蘇小荃拉著,毀滅天王,一臉微笑,兩人離開別墅,就朝著不遠處的荷花園走去,荷花園,這裡有山有水,風景秀麗,美不勝收。

雖然是一大早,但是晨跑的人可不少。

走著走著,蘇小荃,突然轉身對著毀滅天王說道:「滅哥哥,你背我好不好。」

毀滅天王微微愣了一下,隨即笑著點頭說道:「好啊。」

當即就蹲下身子,示意蘇小荃到自己的背上來。

蘇小荃很是高興,她之所以踢出讓毀滅天王背著自己,就是看到不遠處一隊情侶正在被你儂我儂,男的正背著那個女的,一臉羨慕。

現在自己也能被自己的滅哥哥背著,真好。

這一刻,蘇小荃充滿了幸福,充滿了高興,彷彿就像是踏入深淵一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