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轟——”這一吻後,兩人的腦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發生爆炸,又好像有什麼記憶被翻起。

月清寒頭頂猛然間射出一道彩霞,照亮了頭頂的黑夜,直衝雲霄。

隨後她的修爲再次提升!

玄君巔峯!

月清寒的境界提升到玄君巔峯後,一切的因果終於消散。

不過此時月清寒卻不得而知,因爲她和風逸皆處於一種奇妙的幻境當中。

總裁出沒請當心免費線上閱讀_胡盻夲_95總裁小說


“月清寒?”風逸一愣,看着慢慢走來的月清寒。


“風逸謝謝你,我終於突破了。”月清寒輕輕一笑。

第一次看見她笑,風逸覺得自己真的是在雲端飛翔。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月清寒,最後沉默了一會兒道:“你變了。”

“恩,因爲你?或許這就是我的宿命。”


“什麼宿命?”

“指引你,找到心底的答案。”月清寒說道。

“我不白…”風逸神情疑惑道:“我們這是在哪?”

“在夢境中,也許吧。”

“有人來了!”風逸眼神一變拉着月清寒躲在了一方岩石後。

不多時這羣山之巔出現了兩個人,一男一女。

“這人——是我?”風逸震驚道,因爲他發現那男的和月清寒畫像上的一模一樣。

一樣的髮型,一樣的裝扮,手中還握着龍淵劍。

“或許這真是夢境。”風逸摸了摸身後的龍淵劍突然說了一句。

月清寒不說話緊緊的盯着那兩人。

風逸放眼望去,那女的蒙着面紗身段和月清寒差不多,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她,只見那女子此時臉色平淡的對着那男子道:“你真的決定了?”

雖然她的話音很平靜但風逸兩人卻看到了她的手在顫抖。

男子瞭望了這萬里河山一眼,轉過頭來對着女子道:“天下蒼生,皆是吾之父母,家人有難,吾豈能安歇?”

“天下蒼生,呵呵,好一個天下蒼生!”難女子笑道。

“或許我們真的不是一類人,我很後悔當初救你!”

“救與不救皆是因果,我對你心存愧疚…”那男子臉色微微一變,對着女子行了一禮。

“我恨你!”女子眼眶彙集着眼淚可想而知她現在的心是有多痛。

“啪——”一巴掌打在男子臉色。男子不說話,女子卻是流下了兩行清淚。

“一見鍾情隨君行遍天涯,相思血淚臆想燈下紅妝。花開花落思君等君恨君君不知,明日拂塵,青燈古佛從此相逢陌路…”

女子一邊流了一邊訴說着,這像是他們之間的故事一般只有開始卻沒有結局。

男子再次嘆了口氣,望着悠悠蒼山道:“吾心意已決,天下蒼生之道方是正道,大劫將至,吾將歷經所能。施主不必再說了!”

“施主?”那女子開始大笑了起來,微風將她的淚痕拭乾。

“好一個施主啊!”

(未完待續) “好一個施主啊!”帶着面紗的女子慘然一笑。

“這是我欠你的。”男子面色不變道。

“對,這是你欠我的。你要怎麼還?你都爲了天下蒼生出家了,你要怎麼還?”帶着面紗的女子笑道。

“是啊,我欠下的債太多了,但有些事情我必須得去做。”男子神色認真的看了一眼帶着面紗的女子道:“你,明白麼?”

“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女子大聲道。

“你該怎麼還我?”


“用心。”

“你的心已經給了佛。”

“下輩子的心。”男子鄭重道。

“下輩子?我不顧風雨來到你身邊就爲了一個虛無縹緲的下輩子?”女子徹底絕望了癱坐在地上。

“這是我對你的愧疚。”男子再次嘆了口氣,來到她身邊,扶起了她的身體。

“別走——”女子猛然間環住了他的腰,抱得很緊很緊。

“我——想看看你的樣子…”男的輕輕的推開了女子。

女子默不作聲,男子用手輕輕的摘下面紗。

月清寒!真的是月清寒!

風逸兩人驚呆了。

“這。莫非是我兩的前世?”風逸恍惚道。

“繼續看看。”月清寒也是一頭霧水。

“你很美。”男子沉默了半天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我的美只願意給你一個人,奈何你從沒要求我解開面紗過。”女子話中有着濃濃的幽怨。

“我始終是要離開的…”男子道。

“而且,我今天已經算是破了戒,因爲你在我心裏依然那麼美而不是衆生平等,紅粉骷髏。”

“那就別去,以你的能耐這天地間又有幾個人奈何得了你?”女子試圖勸解道。

“可是還有他們。”

“對啊,但這是整個大陸的義務,不是你一個人的責任!”

“是!是我一個人的責任,因爲我已經站在巔峯。大梁只有靠我來扛。”

“那你爲何要出家?現在你依舊能抗,出家了也未必強多少。”

“因爲我還有一道緣沒解。需要出家,因爲我的後生需要我出家,因爲我的使命需要我出家。我義不容辭。”男子神色鄭重道。

“緣?”女子一愣,隨即笑道:“對啊,你有太多的緣了。我只是其中一個罷了。”

“但你也是唯一一個給我送行的人。”男子微微一笑。

“如果可以,我寧願不要!”

男子不說話,而是擡頭看了一眼女子那沾滿淚痕的俏臉隨後在她左邊的臉頰上吻了下去。

“別走好麼?”女子的話並沒有挽回男子的腳步,他悠悠的嘆了口氣:“衆生宏願,不得已而爲之。”

“施主保重!”男子說完對着女子行了個佛禮。

“嚓——”頓時間一陣金光閃爍男子身上的龍淵劍消失不見,那一身俠客裝扮也變爲了一席僧衣。

“你——”女子只說了一個你子便低聲哭泣了起來。

男子默默的看着她,兩人對視着。

“保重。”再次說了一聲保重,男子轉身而去,在轉身的瞬間他的滿頭秀髮開始向四面八方飄散而去,像是希望的種子飛到世界的各個角落。

他的頭上開始浮現出光暈,一頭麒麟早已乖巧的等在虛空中,

他沒有回頭看女子,騎上麒麟,遙遙而去。

“不——”女子哭的撕心裂肺癱在地上。

不過,是一個轉身的距離,從此便註定紅塵相隔…..

不一會兒,女子站起身來,對着他離去的地方喊道:“既然你說,紅粉便是窟窿,那我要這容顏又有何用?”

“我毀了它!”說罷,女子從腰間抽搐短劍,沒有絲毫猶豫便朝着自己的左臉劃去。

一滴滴血從她臉色滴落。

她的心也在慢慢破碎。

一旁的風逸和月清寒看得心情沉重萬分。

“問世間情爲何物,直教人生死相依。”風逸嘆了口氣。

“嗤——”就在那女子放下手中短劍的時候,突然她左臉上發出一陣金光,那金光像是充滿了無限的柔意,將她臉上的傷痕都磨平,最後在她左臉頰上形成了一道心行的印記。

“我會一直陪着你,直到天涯海角。”一道聲音從印記中傳出。

女子摸了摸自己的臉,笑容又是驚喜又是失落她喃喃道:“這便是你對我愛的那一絲情絲麼?也罷,有它我已經很知足了,我會好好活下去。”女子撫摸着自己臉上的印記消失在羣山之巔。

而風逸兩人也隨着那男女的消失清醒了過來。

看着櫥窗中射出的一縷陽光,風逸苦笑了一聲:“沒想到這一夢便到了天亮。”

“恩…現在你應該弄明白一些了吧。”月清寒回答道。

“恩,大體上明白了,我一定和那男的有着某種聯繫,還有那大佛,原來他不出家的時候是這個樣子,不過和那白髮公子又是什麼關係?還有那撐着傘的女子…”風逸思索之間看了一眼一旁的月清寒。這一看卻把風逸下了一跳。

只見她臉色的印記已經變成了紫色,更爲她的一張俏臉增添了幾抹妖嬈。不當如此,風逸覺得此時的月清寒和之前的用天差地別來說也不爲過。

她變得更美了,更有氣質,而且…更溫柔…

風逸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覺得她變得更溫柔了,好像這個詞語與她根本掛不上勾,不過事實確實如此。

她雖然外表冰冷但眼神已經有了暖色,這樣的月清寒顯得很有人情味。待看到她修爲時,風逸嚇得坐在了地上。

“以我現在的能力最少能勘破最高玄君大成的修爲,你你你,這是什麼境界?我直接看不透。”

“你說玄君大成之上有什麼境界?”

“我的媽呀!”風逸嚇得直闖大氣。

“玄君巔峯!你是玄君巔峯啊!”風逸震驚之後便回過神來陰險道:“既然我幫你提升了,那托住滄家的事,你可不能耍賴啊!”

“放心,我和你不一樣。”月清寒淡淡道。

“恩,這就好。”

“滄月武會我不會參加,我回滄月城的目的已經達成了,等你風家滅了羅家之後,我便要返回宗門準備仙道盛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