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轟,江夏王以孩童的模樣,一拳在地上轟了一個30cm左右的坑。

「呼,越來越熟練了~」江夏王恢複本身的模樣,擦了把汗,這裡的早晨依舊很熱。

「沒想到你這麼用功啊。」烏鴉讚許的看看江夏王,「你的耍猴練得不錯嘛。」

「去去去,我這是集中身體其他部位的力量於一點,無形中傷人。」江夏王得意的笑笑,露出他那一口白牙。

「說的還挺邪乎~」烏鴉著手做起了早飯。

「小唐指導我的~~嘿嘿~」

「你們很要好啊,可怎麼看都覺得他這樣的人,不該是你這種2貨的朋友才對。」烏鴉撇撇嘴。

「笑話,我哪裡不配做莫青的朋友了,我跟你說我厲害著呢,我倆可是遊戲里的黃金搭檔。」

「還腦白金呢~」烏鴉撇撇嘴,「我也看過你們sll戰隊的一些報道,莫青人氣很高的樣子,上次人氣榜還第三名呢~還有你們sll里那個什麼玉面公子,雖然實力一般,但是人氣超高,簡直都是明星玩家。如今真是個看臉的時代,連遊戲圈都墮落了,嘖嘖~」

一聽「玉面公子」江夏王又想起之前的排行榜,「烏兄,你知道這些東西不可盡信的嘛~對了,這麼久了不知道有沒有出新的排行榜!」

江夏王打開手環查看了最近幾天的新聞,又單獨搜索關鍵詞「排行榜」,終於調出了想要的資料。

「果然有了新榜單!」烏鴉湊過來,「我去,變動不小啊!」

「小隊綜合實力榜,第一名還是那個淺棕色分支咖啡小隊,而且他們的小隊隊長光今井翼蟬聯了玩家人氣榜第一名的位置……」江夏王嘟囔著。

「江兄你往下看,真的變動不小。」烏鴉著急了,拽過江夏王的胳膊開始念叨,「綜合實力榜第二名碧綠色分支翡翠小隊,這個小隊上次根本就沒有上榜,居然一下子竄上來。第三名暗黑色分支木炭小隊;第四名乳白色分支冰糖小隊;第五名深紫色分支山竹小隊這三個上次倒是都有……」

江夏王還在盯著第二名的隊名認真的看著,烏鴉已經繼續念到了玩家人氣榜,「玩家人氣榜,第一名,光今井翼,隸屬咖啡小隊;第二名,景雲;第三名,莫青;第四名,冷眸;第五名,嵐凱;第六名,蓮花菲比;第七名,江夏天;第八名,晴洛;第九名,照真萬火女;第十名,照真鍾之喬……」

「江兄,你有沒有發現什麼問題?」烏鴉嚴肅的問道。

江夏王托著下巴認真思考,「當然。居然又沒有我……」

「別鬧,說正經的。你看,人氣榜尤為明顯,上次很多人都已經被替代了。有的名次變動,有的都已經落榜了。也許有的已經……」 「居然又有江夏天這貨,不科學啊~」江夏王完全沉溺在自己的思維里。

「江夏天是玉面公子,我聽說過他的真名。」烏鴉說道,「你看看,你兩就差一個字,人氣怎麼差這麼多呢!」

「誰說的!我人緣可是很好的!」江夏王力爭,「這個人氣榜要是再往後排十個人一定有我!」

「咦?江兄,你看!」烏鴉伸手指著光屏的左下角幾個微小的白色文字,江夏王眯起眼睛,總算看清了上面的字:訂閱玩家人氣榜11-20名,每月100j,手環點擊進入。

江夏王二話沒說,直接點擊小字進入了訂閱界面。烏鴉也跟著一起看,「直接在手環里扣除費用,很方便呀~」

「好勒,訂一個,肯定有我!」江夏王點擊了確認鍵,光屏上各種溫馨提示訂閱成功,並且扣除了相關費用。

江夏王迫不及待的再次打開玩家人氣榜,這次,果然出現的玩家名單是1-20名。江夏王和烏鴉都死死盯著屏幕,從頭到尾來回看了兩遍,都沒有找到江夏王的名字。


「……」江夏王有點失落。

「別灰心啊江兄,你看!」烏鴉再次指著光屏左下角的小字:訂閱玩家人氣榜21-30名,每月200j,手環點擊進入。

江夏王再次點進去,付了200j,訂閱了玩家人氣榜21-30名的名單,結果依舊讓人失望……

「……」江夏王嘆口氣,「怎麼會這樣,沒有,我還化掉了200j……」

「江兄,是300j。11-20是100j,21-30是200j,加起來可是300j。而且一個月一付。」

江夏王關掉手環,「哎~可能下次就有我了。」

「我看人家人氣榜上的似乎都是各隊的隊長,咱們小隊居然是莫青。你說你這個隊長是怎麼當的,這麼多年遊戲你都白混了啊~」

「其實我也是第一次做隊長……以前都是有隊長領導我們…這一次隊長不在…」

「啊?以前玩遊戲你都不是做隊長的么?說的也是哈,江兄就你這智商也是醉了~」烏鴉攤手。

「是呀,我們sll戰隊有個隊長,他叫洛諾米森,是個非常懂得利用我們每個人優勢而作戰的可靠隊長,莫青也很信服他,不過這次他應該沒有來這個遊戲…」

「怎麼呢?這麼強力的人會不來?」

「因為…他是個殘疾人。」江夏王臉上有一絲傷感,「先天性殘疾,腰部以下無法自由活動,不過在遊戲里,有虛擬的身體,所以他是一個無往不勝的將軍…這個遊戲需要帶著自己的身體進入,他就不可能回來啦…」

「真遺憾…」烏鴉臉上也露出遺憾的表情,嘆了口氣,他把早飯遞給江夏王,「快吃吧。」


「烏兄你果然只有做飯的時候,最有魅力。」江夏王胡亂洗了一下手,就狼吞虎咽起來。

「看你說的,我魅力點可多著呢,你就等著慢慢發現吧。」烏鴉得意的揚揚頭。

「好啊,我一定用心發現,噗哈哈哈~」江夏王大笑,「哦,對了,烏兄,小唐昨天交代我起得早先去探探路。」

「所以你打算先去探路?怎麼總是你做這種事呢,他還在呼呼大睡~哎~」烏鴉語氣里有一絲無奈。

「啊哈哈哈~我比較擅長這個嘛。」江夏王倒是一臉理所當然。

「…….」烏鴉撇撇嘴,「話說,你真覺得莫青把你當朋友?真拿你當回事么?怎麼感覺總是讓你去做些費力又危險的事情。」

「小唐他…」江夏王吃完後放下碗筷,雙眼凝視著前方,說的十分堅定。

「正是因為他對我的信任,所以他才會放心我去做…我們就是這樣彼此信任。」

江夏王回頭沖烏鴉一笑,說的字字堅定,初升的太陽有一些晃眼。

「我從不會懷疑莫青。」

「…….」烏鴉看著江夏王,有些晃神,他別過頭,心不在焉的收拾手裡的東西。這一刻的江夏王竟如此耀眼,對朋友的信任能到達這個程度么……

這麼多年了…自己一直孤身闖蕩,顛沛流離,沒有人可以相信,沒有人可以依靠,一直都只是一個人….

多麼想有這樣一個朋友,無條件相信自己…

戚落櫻收拾好自己的瓶瓶罐罐從草屋裡出來,看到江夏王一副神采奕奕的樣子,「咦,江大哥,烏鴉大哥,你們吃過早飯了啊~」

「是啊小七~」江夏王朝著戚落櫻揮手,「好啦,我去叫小唐起床。」

直到莫青起床,蠻熙才從另一邊回來。他十分鄙視的瞥了江夏王和莫青一眼,「不用探路了,勞資閑得無聊去逛了一圈,安全。」

「呦西~火力全開!」說著,江夏王和烏鴉倆人走在最前面,向地圖中圈起的山走去。

越走越熱,越熱越疲憊,冰淇淋小隊彷彿一步步走向一個火爐,溫度至少也有50度。

「烏兄,把你的寶貝拿下來給我用用唄…」沒走多一會,江夏王渾身出汗到不停往下滴汗,只能不停地補充水分以至於不會被烤乾兒,他用幾個衣服做了一個遮陽傘狀的東西蒙住頭,但還是承受不住炎熱的氣溫。

「不行啊江兄,你知道我離不開它,而且它認了主人是不會主動離開的…」烏鴉搖搖頭,堅定的捂住心口的散熱果凍。「我可靠它活了。」

不同於江夏王的狼狽,烏鴉一路走得滿面春光十分順利,散熱果凍幫他的身體驅散了熱氣流,彷彿一個透明的隔熱層。

莫青顯得十分虛弱,原本穿的就比別人厚了不少,現在更是十分痛苦。只能挪動著腳步跟在隊尾。頭頂的烈日雖然炎炎,但是絕大多的熱量缺失來源於他們腳下踏著的土地。

地圖上所顯示的為數不多的訊息來看,這並不是普通的山脈。

「挖!!水!!!!!」本來雙目無神,無精打採的江夏王,突然看到前方不遠處有一個不大的天然水池,涔涔的冒著白汽,幾塊大石頭堆砌在旁邊,一幅天然浴場的模樣。

「水?溫泉吧…」烏鴉皺起了眉,他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這一路荒山野嶺,怎麼突然就出來一個溫泉。

江夏王蹭蹭蹭跑了過去,剛要跳下去,突然想起之前自己的衝動,在水邊一個急剎車,煞有介事的先試探了一下水溫,證明不同於這赤烤的空氣,才撲通一下跳了下去,水裡竟舒適的不得了。

「快來烏兄!這水裡好清涼!!」

烏鴉抽了抽嘴角,在旁邊的石頭上坐下。「我才不下去,你自己洗吧。」


「都是大老爺們,有啥不好意思的啊~快下來!」江夏王在水裡彷彿恢復了活力,「瓦,還有恢復體力的功能!我就知道這遊戲里的池水都有點問題~哈哈哈~」

「誰不好意思了!」烏鴉長滿雀斑的臉有一絲紅暈,「我可是個紳士!」

「好吧,誰讓你有散熱果凍。」江夏王也不再邀請,自己在水裡泡著,偶爾還潛下去,雖然水溫不低,但比起外面的空氣,這裡絕對是乘涼的好地方。

「不過江兄….這溫泉…」

「….這溫泉說明…附近有火山。」

烏鴉猛地轉過頭,看向接下自己話茬的聲音來處,這沒感情的聲音,一聽就是從剛才一直吊在隊尾的莫青。

果然,莫青身邊還有戚落櫻和蠻熙,雖然也被這溫度所折磨,可比起江夏王來說,優雅了不知多少倍。

「嗨~莫青~你們可算趕上我們了。」烏鴉喜出望外,雖然莫青這人不怎麼樣,但關鍵時刻還是靠得住。

「小唐!!!」江夏王從水裡探出頭,興奮地招呼,「快來快來,水裡很舒服!」

莫青瞥了他一眼,嘆了口氣,倒是戚落櫻興奮的跑了過去,一邊自言自語著這泉水多麼稀有,可以調製什麼藥物。

「江夏王,你還真是毫無戒心。」莫青有些無奈,語氣里也透著一絲責備。

「不是的!小唐我跟你說,我下來之前試過水溫的!」江夏王趕緊自我澄清。

「…..誰關心的是你有沒有試水溫!你就是下鍋的餃子,我都不管!」莫青腦袋上爆出井字,「我是說你面對這樣的溫泉,還能這樣心無旁騖的玩耍…..要知道,只有火山旁,才會出現這樣的天然溫泉,這如果是現實里的旅遊也就算了,可這是遊戲!是這個死亡率這麼高的遊戲!如果你是遊戲設計員你會怎麼做?告訴你,要是我,我一定會在這裡安排一個活!火!山!只等玩家接近,便來個火山噴發…而你…我們的隊長…竟毫無覺察,在這裡悠閑的泡溫泉!!!」

莫青的語氣越說越重,烏鴉和戚落櫻獃獃的吞了口口水,一言不發,江夏王更是像個犯了錯的孩子,撅著嘴低下了頭,「小唐…都說了你是個…烏鴉嘴…」最後幾個字因為他頭低的太低而進入水裡,變成了一陣氣泡的咕嚕聲,看起來好像有什麼委屈。 蠻熙挑挑眉吹了個口哨,打破這尷尬的氣氛,「哼~火山就火山唄,至於在這唧唧歪歪這麼半天,墨跡。」

烏鴉和戚落櫻倒吸了一口冷氣,對視了一下,戚落櫻儘是擔憂,但烏鴉卻滿臉放光,還小聲叨咕,「有好戲看嘍~哈哈~」

莫青頓了一下,意味深長的回頭撇了蠻熙一眼后,繼續盯著溫泉里的江夏王,他嘆了一口氣,語氣變得冰冷,

「我知道你不擅長做隊長,但我希望你能明白,這遊戲不同以往,你死了的話,我無法復活你…」莫青也低下頭,汗水沿著髮絲滴落,沒人看得到他的眼睛,「你曾經在我面前死過一次了…而葉紫、筱雨還有狄竟……他們顯然沒有的幸運,你想要他們白死么?你想想你的所作所為,對得起那些人,給你的信任么….」

本來還在水裡看著莫青吹水泡的江夏王突然一愣,往事一下湧上心頭,夥伴的死去歷歷在目,那些他一直不願想起,一直用笑容去掩蓋的東西,就這樣被莫青輕易掀開。


江夏王目光獃滯,但他騰地一下從水裡站了起來,一步一步走到岸邊,他咬咬下唇,輕微皺眉,隊里所有人就這麼看著他,誰也沒有說話。


江夏王活動了一下胳膊,然後抬起頭直視莫青的雙眼,那眼神里彷彿閃著光,他用那少有的嚴肅與認真,對莫青說,「我說過的,就一定會做到。」

說完,江夏王頭也不回的往前走,冰淇淋小隊的成員們看著江夏王一步步前行的背影,有種說不出的滋味,大家紛紛動身,跟著他往前走,懷著各自的心思,誰也沒有再說話。

我說的太嚴重了么?莫青看著江夏王的背影暗暗想。

如果再不認真的話…….江夏王…….你必須要成長。

「啊!那個….」戚落櫻尷尬的笑笑,打破了這沉默,「莫青剛剛說的活火山的事,是真的么?」

「肯定是真的,你忘了他是烏鴉嘴嘛?而且超級靈驗,好的不靈壞的靈。」烏鴉走到戚落櫻身邊,與她同速前行,裝作小聲的跟戚落櫻說,「即使沒有火山,他一說也會有…」

「啊….那我們怎麼辦…」戚落櫻皺起了小臉,思考這東西對她來說,有點困難。可是看向莫青,對方絲毫沒有開口的意思,自己只好皺著眉繼續往前走。

繞過一座禿山後,伴隨著被烤熱的空氣,地圖上標註的山峰映入每個人眼帘——那是一座方圓幾百米的獨立山峰,山體呈現黑紅色,山腳沒入四周光禿禿的山群,山體雖不高,但頂端呼呼冒出的熱氣,無疑證明那是一座絕對正宗的火山。

「…小唐…」江夏王停下腳步,回頭對莫青說,「你說,我們要不要繞道走…」

「可以繞道,但我們需要繼續在這樣荒蕪的山群里待至少多待上一個星期才能繞過去,否則就只剩原路返回可選。」

「…你們怎麼看?」江夏王一一掃視過每位隊員的臉。

「江兄,越來越有隊長范兒啊~啊哈哈哈~」

「我,我不擅長思考這些事的,我聽你們的就好。」戚落櫻扶了一下眼鏡。

「哼,這你們就怕了,那你們回去,我自己走。」蠻熙說完,挑釁的看向莫青。

「要走你就走,別看我。」莫青一臉淡漠的迎上蠻熙的視線。

「嘁,算你狠。」蠻熙沒再說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