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轟!

一股龐大無比的無形源力壓迫籠罩而來,劉燁也是一口鮮血吐出,被這道聲音生生震得後退幾步,方才止住身形,眼中望向遠處的安澤,充滿了不甘與怨毒。

場下的大大小小的修士們也是震驚不已,這劉燁只是說了大家心中的想法,竟然惹得這辰真院長如此暴怒,那些剛欲出口的修士也是深深咽了下口水,看來這才叫禍從口出啊。


「我辰真做事合適輪到別人評頭論足,望你天賦不淺,這只是一個小教訓,記住年輕人,禍從口出!」

辰真正色繼續道,「雙修,安澤,通過第一輪測試!!!」

「雙修?」

「這小子真不簡單。」

「廢話,這安澤俠士本來就是天縱奇才,要不怎麼能擊退這黑皇宗弟子呢。」

人群中也是被這安澤的雙修天賦驚訝無比,畢竟這安澤是這通銘城第一個雙修天賦如此出眾的青年,蘇曄心中也是放下了那塊懸著的石頭,心中為安澤感到高興。

「太好了。」

一直在一旁閉著眼睛不敢看的林歆兒也是高興的歡呼起來,這安澤真的沒有讓這自己失望。

「果然厲害。」蘇烈不由自主的點點頭,輕聲道。

「杜兄,這安澤兄弟還真是天縱奇才啊,不知道能不能成為朋友呢。」

金迦卻是顯得比安澤自己還高興,一把拉住杜濤,興奮道。

「咳咳…..金兄,你…那個不要激動。」杜濤也是無奈的一笑,這金迦還真是性情中人,不過這安澤著實也是讓他感到驚訝。

「謝謝前輩。」

安澤不由得一笑,感激道,這樣的結果安澤顯然十分滿意。

「喲,小子天賦這麼好。」

白蘿蔔有些戲謔道,「要不是這范老傳授你九幽決,讓你洗精伐髓,你怎麼會有這樣的天賦。你可不要辜負范老的幫助啊。」

「嗯。」安澤輕輕點頭,他也是知道,以前自身體質羸弱,若是沒有范爺爺的十餘年的指導與幫助,自己也不會習得這神奇的九幽決,不過其實沒想到這九幽決讓自己如此蛻變。

不僅是為了范老,更是為了自己的家人,既然有如此好的基礎后,就得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才行,為了當初的對娘的那個承諾。

安澤突然想起這邪君傲當初在林歆兒房間內的一番話,這九幽決到底什麼來歷?安澤心中也是產生了疑問。

「好了,今天的第一輪測試到此結束,通過的十二人請於三日正午後到這練武場集合。」

辰真身形一動,便是消失在這練武場之中,隨著辰真的離開,人群也是逐漸減少而去。


劉燁怨毒的看了安澤一眼,憤然離去,他也是看得出這辰真十分看重安澤,現在卻拿安澤無可奈何,著實讓人窩火。

吳敏一行人也是悄悄離去。

安澤也是回到蘇曄一行人之中。

林歆兒快步跑到安澤前面,神情十分激動,一把握住安澤的雙手,道。

「安澤,你怎麼這麼厲害,好棒呀。」

安澤臉一紅,摸摸頭,憨實一笑,「僥倖而已,才第一關罷了。」

「哎,安兄弟不要謙虛,這修行向來是強者為尊,安兄莫要謙虛。」蘇烈哈哈笑道,對著安澤十分滿意,看樣子蘇曄和這安澤倒是十分般配,若是能招募到這個安澤與蘇曄成為一對,憑藉安澤的天賦,未來一定可以有著不可估量的成就,蘇烈心中也是暗暗打著算盤,準備和大哥蘇通商量商量這件事。

「恭喜了,安澤。」蘇曄也是會心笑道,這安澤天賦著實不凡,的確沒有讓自己失望。

「安兄弟!!!」

遠處傳來一陣雄厚的呼喊聲,安澤回頭望去,一個虎背熊腰的青年拉著一個瘦弱的青年狂奔而來,赫然便是這金迦和杜濤。

「你們?」安澤有些愣愣的,他可記得自己並和這兩人有什麼交集,也不認識對方。

金迦憨憨一笑,一拍安澤後背,笑道。

「唉,安兄不要驚訝,我金迦最喜歡結交優秀之人,安澤兄你真是讓我佩服不已,我們交個朋友可好,以後大家有事可以互幫互助嘛。」

杜濤搖搖頭,這金迦也太那個啥啦,人家認都不認識咋們,這也顯得阿諛奉承了吧。

沒料到安澤會心一笑,「既然金兄和杜兄願意結交我這個朋友,那我便不推辭了,日後若是需要我幫忙,儘管開口。」

「那好,安澤兄以後我們就是兄弟了,不如我們就此結拜成為兄弟吧。」金迦開口建議道。

「這…」安澤愣了一愣,旋即開口道,「那好。」

「真的?」金迦和杜濤有些驚訝,看來這安澤並不是敷衍他們。

「金迦大哥,這裡你最年長,你就是我大哥,而杜濤兄你其次,便是我二哥,我最小,便是三弟。」

安澤正色道。

「那好。」

旋即,金迦、杜濤、安澤三人便是同時跪地,望向蒼穹神情嚴肅道。

「今日我與安澤、杜濤成為兄弟,不求同年生,只求只求同日死,若是做對不起兄弟之事,天不容我!!!」

「今日我與安澤、金迦成為兄弟,不求同年生,只求只求同日死,若是做對不起兄弟之事,天不容我!!!」

「今日我與金迦、杜濤成為兄弟,不求同年生,只求只求同日死,若是做對不起兄弟之事,天不容我!!!」

三人異口同聲發誓之後,都顯得十分高興。

「三弟,日後若是在通銘城有誰敢動你,大哥和你二哥第一個找他麻煩。」金迦哈哈大笑,杜濤也是欣慰一笑,能有安澤這樣正直俠義的三弟也是人生的一個幸事。

「那日後多勞大哥和二哥了。」安澤也是回應道。

殊不知,在多年後有人問及這段往事時,金迦和杜濤卻是對當年這草率的拜把子感到無比自豪,都稱這件事是這輩子做得最好的決定!!!

… 十幾個保鏢護著她,戴心萌一直替她擋鏡頭。

「薇兒小姐。」

顏早道車門口,忽然有個熟悉的男人聲音喊她,她扭頭,程行之穿著飛躍的隊服,從薇兒派來給他們領路的車上下來,面帶微笑的看著她。

顏早愣了愣,趕緊也回給程行之一個微笑,「程隊長你好。」

點了下頭,她抬腳上車。

上車后,記者的攝像頭對著車裡面拍,戴心萌立即拉上了車門。

顏早車門關上了,那些記者又把注意力放到了程行之身上,「是飛躍的程隊長。」

一個個蜂擁而上,程行之身邊沒有那麼多保鏢和保安護著,記者們阻擋了程行之上車。

「程隊長,聽說你和藍隊長夫人是同學,也是曾經的情侶,你對藍隊長夫人陷害藍隊長這件事怎麼看?」

「能說說您的想法嗎?」

「有人爆料說藍隊長夫人是因為你才去陷害藍隊長的是這樣嗎?」

「以你對藍隊長的了解,這件事情他是被陷害還是他自己所為呢?」

問題還是圍繞著藍暮禁藥的話題。

外國記者比國內的記者提問題還要大膽,還要直白。

不會考慮當事人的感受,甚至就是要diss嘲諷,尤其是外媒對異國的名人。

面對一個個犀利的提問,程行之嘴角還是很紳士的掛著微笑,大膽直面的面對記者的閃光燈。

等大家問題都停了,他緩緩開口,「我和藍隊長夫人從來都只是同學和朋友,以朋友對她的了解,她是個天真善良的女孩子。」

他話音停頓,目光換了個記者的鏡頭,又接著道:「至於藍隊長是不是被陷害的,我想以藍隊長的能力,應該很快就會有結果,你們如果真的那麼著急,可以集資出錢請偵探去調查。」

說完他還投給大家一個微笑,然後轉身上了車。


最後一句話,傻子都能聽出來程行之是在諷刺這群記者。

然後轉身,他身後也有記者,擋了他的路,他嘴角的笑容瞬間消失,整張俊臉像是突然變了天,冷酷起來。

幾個擋路的記者見狀,腳不由自主的挪步,騰出一條路讓程行之過去了。

……

今天直播要來三個大咖,而且還有她喜歡的藍暮,恩迪從早上就開始忙,把她平時的直播間又給重新布置了一遍。

挑了幾十套衣服過來,把她的造型師都給喊過來了,幫她挑選搭配。

直播間就在她自己的私人海景別墅,二樓迎著海的主卧室。

恩迪最終挑了件很符合房間風格的粉色公主紗裙,頭上戴著皇冠,化著只有在電影或者童話故事書里能看的到的公主裝。

裙子上半身是緊身的,把她豐滿的胸圍給展現出來了。

顏早進了房間,看到滿房子的粉色,差點暈了,四處打量,嘴角抽搐的停不下來。

恩迪看到顏早,興奮不已,「薇兒。」

她上前認清的拉著顏早的手,「我給你的直播打賞過,在你榜前十呢。」

顏早微笑點頭,「謝謝。」

她還對這粉色的房間表示一言難盡。

「恩迪小姐。」戴心萌跟在顏早後面,對恩迪點頭打了聲招呼,「我去準備一下。」

恩迪很有禮貌的回應,「好的,辛苦戴助理了。」

然後她掀起眼皮,看到門口,眼睛一亮,「程隊長你來了。」

她鬆開了顏早的手,往門口迎去。

顏早回頭,看到程行之,她彎了彎唇,很是尷尬。

她就知道,身份識破,肯定會面臨這種見面尷尬。

程行之很紳士的對顏早微微頷首,恩迪拉著他寒暄,「程隊長,薇兒說她不需要補妝的了,現在你去衣帽間,我的化妝師和造型師都在裡面,你進去化妝吧。」

程行之輕輕搖頭,「我不需要化妝。」

他淡淡的語氣,溫和的聲音,卻透露著堅決。

恩迪也沒有勉強他,「可以,你這顏值不需要化妝的。」

管別人化不化妝,只要她自己美美的上鏡就可以了。

她對著程行之一陣寒暄后,後知後覺,想起來她還沒有給程行之和薇兒互相介紹,「你們兩在一起直播過,應該不用我介紹了。」

顏早和程行之同時點頭。

不知不覺的情況下,程行之站到了身邊,顏早目光不好意思往程行之臉上瞥,只想快點完工走人。

她開口催促恩迪,「恩迪小姐,我們先來試播吧。」

「好的。」

恩迪很興奮,提著公主裙裙擺,愉悅的步伐往桌子那走,幾十部手機鏡頭對著他們,桌上放的口紅和珠寶首飾,都是今天的公益拍賣品。

椅子都是粉色皮的,就一把椅子。

恩迪過去,拉開椅子,邀請顏早坐下,「薇兒你坐,我和程隊長還有……」

她話說一半,意識到自己差點說漏嘴,趕緊改了口,「就站著。」

但藍暮要來的事情,現在肯定要先打個預防針了。

想著,她又故作突然想起來的語氣接著道:「對了,我有件事要和二位說下。」

顏早和程行之兩默契的同時點了下頭,用眼神示意恩迪繼續說下去。

恩迪說:「今天我還請來了一位神秘嘉賓。」

聽到』神秘嘉賓』這幾個字,顏早和戴心萌相視一眼,並沒有當回事兒。

想著恩迪維萊特小姐身邊不乏名人朋友,請個把過來,也不是沒可能的。

反正就五分鐘的直播時間,隨便聊聊就過去了。

顏早都不在意,程行之更不以為意了。

今天主播是顏早,打著薇兒的旗號宣傳的,很多薇兒的粉絲已經迫不及待的在薇兒的各大社交平台上問什麼時候開播了。

戴心萌在給顏早調試鏡頭,程行之站在一旁,一米九多的身高,讓戴心萌感到壓力,戴心萌指著顏早旁邊的板凳,笑著對程行之道:「程隊長,現在調試鏡頭,你先在這個小板凳上坐下吧。」

程行之微笑點頭,「謝謝。」

他走過去,拿起板凳,往顏早身邊靠近了點,然後才彎腰坐下。

顏早能感受到程行之的目光,她緊張的眼珠子都不敢動。

忽然,程行之開口了,「薇兒小姐皮膚挺好。」 「如何,我的眼光如何。」邪君傲似乎有些得意,面帶笑容,望著練武場中安澤一行人,輕輕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