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1 日

轟!

聖雲道人五指一扣,一股雄渾如海的玄力漩渦運轉起來,浩瀚的玄力彷彿鋪天蓋地一樣暴轟而去,狠狠地轟向楚原。

這一掌,差不多有著武霸階的戰力,饒是楚原已經達到了武尊階巔峰,肉身強橫,在這一掌面前也是絕無生機。

生死之際,太元道人直接出手,拼盡全力將這一掌擋了下來,他本身也被掌力轟飛,撞到了門柱上,將一排排的石柱都給撞塌了。

聖雲道人的修為深邃無極,在六大長老內都堪稱不弱,要掀翻一個太元道人,簡直易如反掌。

見到太元道人被傾塌的石柱掩埋,聖雲道人緊跟著又是一掌,罩向楚原面門。這一掌迅如雷霆,雷霆萬鈞,楚原根本來不及反應,恍惚間只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快要被掌力撕碎!

砰!

正在此際,那石柱內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而後太元道人再度飛掠而來,一掌全力地擋在了聖雲道人的掌力上,悲催的是,他又被轟回到了破碎的石柱當中,摔得鮮血狂吐!

楚原連忙掠到太元道人跟前,面色凝重地道:「師尊,你沒事兒吧?」

「沒……沒事兒……」太元道人滿臉鉛灰,毫無生氣,顯然受傷不輕。

「哼!你這師尊當得夠格,居然還想替弟子受死?」聖雲道人眼裡依舊殺氣騰騰,絲毫沒有放手的打算。

哪怕是屠了太元宮,他也勢要誅殺楚原,永遠封印這個絕密。

「長老,你地位尊貴,隨意轟殺外門弟子,宗門不會過問,可我終究是個內門長老,你若是殺了我,宗門怕是會深究下來,到時,長老怎麼解釋?畢竟,我可是沒犯什麼錯,以我的內門長老身份,就算犯了錯,也該由六大長老商議處置,長老並無權殺我!」太元道人一邊吐血一邊鎮定地道。

仙門之中,弱肉強食,強者可以隨意轟殺弱者,哪怕是楚原這樣天賦超絕的外門弟子,由於身份卑微,聖雲道人一天轟殺一堆都沒人管。

可太元道人乃是內門長老之首,也是日後上層長老的最有力候選人,地位也算是尊崇,聖雲道人當然無權隨意殺他。

這一句話,直戳聖雲道人心窩!

眼下他盜取了玄陽仙石,正是心虛的時候,怕引起宗門上層注意,如果真將事情鬧大了,怕他也沒好果子吃。

「這個弟子什麼時候都能殺,眼下有太元給他當擋箭牌,我就先饒他一命,日後有機會,一定將他誅滅!」聖雲道人咬了咬牙,隨即飛離太元宮? 在聖雲道人離開太元宮之後,太元道人狼狽地從血泊中站了起來,渾身是血,滿眼的沉重。他周身精元肆意流瀉,吞下了多枚皇級丹,這才勉強穩住了氣血真元!

「弟子謝過師尊!」楚原當即跪下,朝太元道人行禮,也不顧什麼天帝身份了。


他是由衷感謝太元道人,否則,剛剛自己必死無疑,那重奪天帝、橫掃萬界的雄心就要被扼殺在襁褓里了。

「謝什麼謝,弄口酒喝,杯酒下肚,傷愈三分。」太元道人依然不忘喝酒。

一番酣飲之後,太元道人鄭重地問道:「你怎麼得罪了聖雲長老?如果不是我在,恐怕你早就灰飛煙滅了,你膽子真夠大啊!」


「師尊,弟子躺槍啊,我也不知道怎麼得罪他的。我今天撿到了三枚魔丹,然後就引來了聖雲長老追殺!」楚原一臉無奈。

「魔丹?拿來瞧瞧!」太元道人從楚原手裡接過了天魔暴體丹!

太元道人琢磨了半天,這才驚駭地道:「這三品皇級魔丹,應該出自魔界,它跟聖雲長老有關係,莫非聖雲長老與魔界勾結,魔界給他魔丹煉體?這麼珍貴的魔丹,絕對不會白給他,看來聖雲長老一定會有所償。拿什麼來償呢?莫非是……玄陽仙石?」

每一個念頭閃過,太元道人的驚愕之色就要強烈一分,到最後他快把眼珠子都給瞪掉了。

「玄陽仙石是什麼?」楚原頗為納悶。

「這玄陽仙石是珍貴的寶石,蘊含超強的玄陽之氣,能煉製玄陽丹,品質精鍊一些的玄陽仙石,足可以煉製四品皇級丹!此丹對修者壯大玄力、突破境界、破魂渡厄有著絕妙的用處,素來是宗門禁物。就連六大長老想要拿玄陽仙石修鍊,都要一致通過才行。如今,這聖雲長老怕是盜取玄陽仙石來兌換天魔暴體丹了。」太元道人越來越震驚。

「這聖雲長老腦殘么?玄陽仙石豈不是比天魔暴體丹好得多,幹嘛不直接拿它修鍊?」楚原詫異地道。

太元道人搖了搖頭,道:「不清楚,或許跟他修鍊的功法屬性有關吧?也有可能,這聖雲長老無法徹底吸收玄陽仙石的玄陽之氣,還不如天魔暴體丹來的直接——對了,你小子剛剛說到了傀儡,這些天魔暴體丹,就是壯大傀儡的絕佳丹藥,你如果有傀儡,拿此丹餵養它們,絕對強的嗷嗷叫!」

「多謝師尊,弟子明白了,師尊先安心養傷,弟子去拜見仙靈長老或青木長老去了,請他們幫我煉製傀儡。有師尊的令牌,我想他們或許會給幾分薄面。」

說罷,楚原凌虛而去,朝仙靈道人所在的仙靈宮而去。


一路上,楚原雙拳緊握,滿眼殺氣地道:「這聖雲道人想除掉我,那就留不得他,儘管我如今實力不足,可我一旦強大了,第二個殺的就是他。」

「天帝大人,那第一個是誰呢?」

「魯嗣!」

「嘿嘿,看來天帝大人對魯嗣真是恨之入骨啊?搶天帝大人的女人,就他媽該死!」楊清隨時不忘拍馬屁。

「如今來看,我得罪的人可真不少,已經遍及了四大仙門和魔界,我的人緣貌似不太好啊!」楚原自嘲地苦笑道。

仙靈宮位於仙靈峰之巔,高聳入雲,直通九霄,無盡的仙靈之力環繞,讓此宮看上去猶如天宮一樣壯闊、浩瀚。

而在仙靈宮外布有一道曠世的大陣,這陣法乃是由無數道符籙融合精神靈訣組成,陣法之中又有結界,相互交錯,複雜無比,強橫的精神波動遠在千丈之外就擾亂了楚原的神識。

「好強橫的氣息,看來,這仙靈道人的確是位非凡的大神符師,光是這陣法和結界,我破上百年都破不掉。幸虧有太元道人的印信在,不然仙靈道人絕不會召見我!」楚原滿眼驚惶,迅速地落在了仙靈宮的陣法之外。

很快,十來個身穿仙袍,精神抖擻的外門弟子迎了上來。

這些弟子個個虎虎生風,眼眸里散發出熾盛的戰意波動,一看便是不弱的神符師。

「何人這麼大膽,敢闖入我仙靈宮地界?」一名弟子喝道。

「我是太元長老座下弟子,有事拜見仙靈長老,這是太元長老的印信!」楚原說著,將太元道人的令牌丟給了那名弟子。

仙靈道人同樣也是內門長老,地位甚至還略低於太元道人,因此座下弟子也還算買他的帳。見楚原拿出了太元道人的令牌,當即前去通報。

百息之後,那弟子返了回來,他擺了擺手,身後的陣法霍然敞開,出現了一條狹窄的通道。

楚原沿著通道穿過陣法和結界,來到了仙靈宮的虛無靈室!

虛無靈室有著超級強大的精神靈力波動,在這區區二十丈方圓的房內,涌動著將近百萬斤的精神靈力流。

這些精神靈力充斥在房內,不斷壓縮、再壓縮,形成一股超級強橫的力量,足以將整座仙靈宮都炸成齏粉。

可是,如此磅礴的精神靈力卻被牢牢地封印在了精神靈陣之內,既無法爆炸開來,那就只能相互壓縮,房內的空間都扭曲了,幾乎快成為實質一樣,一腳踏進去,就像踩到了牆一般。

咯咯!

當楚原進入虛無靈室內之後,頃刻間無盡的精神靈壓朝他肉身擠壓過來,恐怖的力量直要將楚原壓縮成球,他感到渾身的骨頭都在劇烈響動。

這種感受極為痛苦,就彷彿是背著一座山峰在行進,每踏出一步,肉身都要扭曲一次,楚原幾乎快要崩潰了,識海都在猛烈扭曲!

此時,楚原看到在虛無靈室的盡頭,一名老者盤坐在蒲團上,道骨仙風,神色鎮定,那些靈力衝擊著他的肉身、靈魂,他非但毫無痛苦之感,反倒在以驚人的速度吞吐著精神靈力,如此反覆循環,他本身的氣息也在迅速提升。

能在這虛無靈室不被精神靈力碾壓,還能這般淡定修鍊的,怕也是只有仙靈道人的。

「弟子楚原,見過仙靈長老!」楚原緩緩挪到老者身前,躬身行禮。

由於精神靈力太強,楚原根本無法完全躬下身來,稍有不慎,靈力威壓可能就會將他的肉身壓垮。

但楚原肉身經過金烏火卵的融煉,已經變得相當強悍,勉強可以在這虛無靈室保持鎮定,不會擊潰!

老者緩緩回過頭去,盯著楚原上下打量了半天,這才沉聲道:「太元的弟子,找我有什麼事么?難道是借符籙或是靈陣?」

「回長老,並不是!」楚原連忙否定。


仙靈道人眼眸一凝,詫異地道:「太元除了派人來我這仙靈宮索要符籙、靈陣和靈丹,還能做什麼?」

「長老,弟子想要請長老代我煉製十八具傀儡,不知長老……」楚原話到一半,微微抬起眉頭盯著仙靈道人。

「傀儡?什麼傀儡?煉製傀儡的傀儡之術我自然精通,只是,你如果想煉製一些小傀儡來壯大實力,那我的弟子就能做到!」仙靈道人鎮定地道。

仙靈道人乃是宗門內最頂尖的神符師,哪有功夫替一個外門弟子煉製小傀儡?這傳出去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

唰!

楚原毫不遲疑,即刻將萬界仙瞳內的十八具上古屍身祭出。看到這些上古屍身,仙靈道人簡直驚呆了!

「這些屍身你從哪兒來的?他們雖然死了許久,但精元凝而不散,個個都有著超強修為,如果煉製成傀儡的話,那將是一支戰鬥力超級恐怖的殺器團!」剛剛還不以為然的仙靈道人,此時眼眸里卻是流露出了深邃的驚愕。

「這些是弟子意外得來的,不知長老能否幫弟子煉製成傀儡?如果長老喜歡,統統送給長老也行!」楚原奸笑道。

楚原很清楚,身為內門長老,向外門弟子奪取傀儡,這種事玄靈道人即便是想做,也沒臉做出來!

「我豈能奪取你的傀儡?這些上古屍身的確是煉製傀儡的絕佳材料,我都有些眼紅,但我本身也有這等級別的傀儡,不需要你的。既是太元引薦你來的,那我就免為其難,幫你煉製成傀儡吧!只是,以你的修為,駕馭得了么?」仙靈道人眼中閃爍出懷疑的光澤。

在他看來,這些堪比武狂階的傀儡,足足有十八具,哪怕是最頂尖的內門弟子都很難催動,何況一個區區外門弟子?

「我相信,長老一定會向傀儡體內煉入本命靈力,我只要注入玄力,維持這些靈力的運轉,就能如意操控傀儡,雖然這樣一來也會耗損不少的玄力,但弟子還是有把握的!」楚原鄭重地道。

仙靈道人面色一寒,道:「你小子,如此機靈,難怪會討得太元的歡喜,太元最喜歡你這樣機靈的弟子。好,我答應你,幫你煉製傀儡,並且煉入本命靈力!」

唰!

仙靈道人眼眸中浮現出道道凌厲之色,隨即,他手掌一拋,十八道青紅色符籙飛射而出,轟入到了十八具屍體當中。

砰!


在符籙紛紛進入屍體之後,仙靈道人開始念動咒訣,朝符籙內輸入本命玄力,一股股玄力注入之後,那些屍體劇烈晃動起來,一個個地發出了奇怪的異響,格外驚人。

而在異響之時,這些屍體的四肢皆是活動起來,微微蠕動,彷彿是具有了生命一樣。

伴隨著四肢蠕動,很快,屍體們紛紛張開了嘴,眼睛也隨即暴睜,彷彿是狂魔一般咆哮起來。

轟隆!

玄靈道人連忙朝其中轟入一道道精神靈力,以這些靈力壓制傀儡,同時,他念動道道咒訣,咒訣之力將傀儡們紛紛壓制了下去。

在注入符籙和靈力之後,這些傀儡都擁有了第二生命,那些凝而不散的精氣再度蘇醒,化作了可怕的生命力,爆發出恐怖的力量,令傀儡徹底狂暴。

當然,在這咒訣的壓制下,傀儡們卻變得異常平靜,完全聽從仙靈道人的掌控,隨心駕馭。

之後,仙靈道人又朝傀儡體內打入了不少的材料,進行融合、強化,待得傀儡煉製成功之後,差不多耗費了足足三個時辰。

此時的傀儡通體邪氣狂溢,散發出盈盈不絕的生命氣息,極端可怕,但有著咒訣的掌控,傀儡倒也異常聽話。

「小子,傀儡已經煉製成功了,耗費了我不少真元,若不是我欠著太元一個人情,我斷然不會如此浪費精力來煉製這些傢伙。現在,我將咒訣傳給你,只要掌握了這些咒訣,就能夠操控傀儡們,進行攻擊。雖然裡面煉有我的本命玄力,可是要駕馭傀儡們,依然會耗費你極大的精元,你可要想好了……」 「弟子謝過長老垂愛,這些傀儡固然強大,可憑藉弟子對咒訣的領悟,及其長老的本命靈力加持,我絕對能完全地掌控它們!」楚原眼裡戰意涌動,信心爆棚。

只要將十八具上古屍身煉製成了傀儡,那如何操控,實在就是小事一樁了。

「這些傀儡就先留在虛無靈室吧,等十天之後你練成了咒訣,再來將它們收走!」仙靈道人正色道。

在仙靈道人看來,以楚原這純粹門外漢的實力,想要練成咒訣,沒個十天八天是絕對不行的!

不過,楚原卻是兀自笑道:「長老言重了,實在不敢太過叨擾長老,給弟子兩個時辰就夠了。」

楚原緊握著蘊含咒訣的玉簡,盤坐在了虛無靈室的一端,當即開始盤身修鍊。

這咒訣並不複雜,只是有些深奧晦澀,對於外行而言極難修鍊,楚原正是外行,在仙靈道人看來要練成這咒訣起碼需要十天。

可楚原有著逆天的智慧和武道經驗,領悟力超強,修鍊這堪稱毫不熟悉的咒訣,也並不吃力。僅僅兩個時辰,絕對是足夠了!

嗤嗤!

楚原盤身而坐,手中玄力飛速纏繞,不斷變換,他識海中咒訣心訣反覆涌動,一道道複雜的文字被他瞬間吃透。

這咒訣的確堪稱艱深晦澀,對於外行而言,尤其是外門弟子,修鍊十天半個月能練成,已經算逆天了,就算練成也未見得就能駕馭這十八具傀儡,將它們收服。

而楚原在開始階段的確也碰到了極大的麻煩,屢次修鍊都無法將咒訣之力完整地施展出來。可楚原畢竟有著超強的武道經驗,逆天的智慧,過了差不多一個時辰就將咒訣完全地領悟了去。

哧!嘭!

瞬間,當楚原運轉咒訣之力時,一道道靈芒纏繞開來,這些靈芒蘊含著恐怖無極的力量,盤踞在他的五指之間,醞釀起一股可怕的力量。

唰唰唰!

楚原念動咒訣,一道道古老的文字在他身前凝結,這些文字凝結成一道強大的符籙,狠狠地轟向了眾多的傀儡。

在這咒訣的掌控下,那些傀儡居然紛紛站了起來,一個個發出通天的咆哮,隨著楚原操控,這些傀儡皆是馬首是瞻,完全聽從擺布!

「收!」

萬界仙瞳轟然打開,楚原狠狠一抓,直接將那些傀儡皆是收入到了其中。

「什麼,這傀儡之術你居然真的練成了?沒有想到,你一個外門弟子,竟然能在兩個時辰內練成傀儡術,果然非同凡響。難怪你血脈天賦不高,但卻深受太元喜愛,果然是有原因的。」仙靈道人也是感到深深的驚詫,楚原的表現地卻相當驚人。

「長老過譽了,若是沒有長老親自出面煉製這些傀儡,弟子也是沒有用武之地啊!」楚原恭維道。

在將傀儡紛紛收服了之後,楚原辭別了仙靈道人,離開了仙靈宮。

回到落雲峰之後,楚原連忙將十八具傀儡取了出來,一尊尊傀儡猶如古老魔神一般,通天而立,皆是散發出可怕的威壓。

經過仙靈道人祭煉,這十八具上古屍身已經成了超級可怕的殺器,每一尊都有著恐怖的戰力,相當於武狂階巔峰修者!

十八具武狂階巔峰傀儡,戰力遠遠強過武霸階,也就是說,哪怕楚原碰上祖帝境三階,全力拚殺的話,都能轟殺對方。

當然,由於他修為不足,強行操控這些傀儡的話,會極大耗費真元,哪怕誅殺了武霸階,他也損耗得七七八八了。根本上來說,他還是要提升玄力修為,儘快進階!

「天帝大人,這十八具傀儡,叫什麼名字比較拉風呢?天帝十八傀?有點難聽!這樣吧,叫戰天十八傀如何?」楊清說道。

「戰天十八傀?力能戰天,這名字不錯!」楚原感到頗為滿意。

轟!

楚原施展咒訣,將咒訣之力注入到了傀儡體內,驟然間,這些傀儡紛紛暴動,一個個釋放出了可怕的威壓。

隨著楚原心念一動,十八具傀儡當即掠向了落雲峰之巔。

「破!」

楚原厲喝一聲,十八具傀儡紛紛出手,一道道狂暴的拳力接連轟向落雲峰的山澗之內。頃刻,天崩地裂,無盡的石塵接連炸起,直衝天霄。

無盡的拳力震撼下,一座座山峰幾乎快要崩滅,地動山搖,塵浪四起。

「好恐怖的威力,看來這些傀儡的確是逆天兇器,有它們作為殺手鐧,我的底氣無疑就足了許多……」楚原眼眸里釋放出凌厲的光澤,一副執掌天下的氣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