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1 日

轟!

三人的心臟彷彿被狠狠地撞了一下,目光凝固起來。

殺血海,滅血家……這在三位酋長的概念中,根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但是看桑娜的神情,不像是在說謊。

「難道……他真殺了血海……」索格怔怔地開了口,語氣充滿著不可思議。

「是的,他殺了血海。」桑娜堅定地說道。

長長地吐出一口濁氣,索格閉上了眼睛,「既然如此,死在他手裡也就沒什麼好抱怨的了。」

「索格!」扎托和布魯同時大叫起來,「你願死,我們可不願,要死,你一個人死!」

「你們死不死,和你們的意願有關嗎?」一道冷漠的聲音響起,扎托和布魯的目光同時轉過,只見一道璀璨的銀色閃電在空間綻放。

扎託身子狠狠一顫,渾身冰冷無比,但很快,他發現自己並沒有事,只是驚出了一身冷汗。詫異之時,眼眸一抬,瞳孔便飛快地收縮了一下。

「布魯……」扎托不禁張大了嘴巴。

布魯的頭顱在黃土地上滾動,拖出一條長長的血跡,片刻之後停下,一副驚恐的表情映刻在扎托的眼眸之中。

扎托只覺得心靈都在震顫,無盡的恐懼湧上心頭。

布魯,就這麼死了。彷彿一張脆弱的紙,輕輕一撕,就碎了。

「怎麼,怕了?」

扎託身子一顫,滿目驚恐地看著徐寒,嘴唇動了幾下,沒說話。

「你們屠殺北部落勇士的時候怎麼不怕?殺桑洛酋長的時候怎麼不怕?怎麼,現在輪到你們了,就怕了?」冷漠的言語之中帶著諷刺之意。

索格搖頭嘆氣,嘴角帶著一抹自嘲。

北部落七千多條人命,死在他們手上,他們連眼睛都沒眨一下。那時候,生命在他們眼裡是多麼不值錢。現在,徐寒要殺他們,他們一個個膽戰心驚,害怕至極。

這,何嘗不是一個笑話。

「徐寒,我只求你饒我一命,整個南部落我都可以交給你,包括南部落所有的資源。」布魯的死給扎托帶來的震撼很大,他怕死,他想活,甚至,不惜放下尊嚴向徐寒求饒。

「南部落,你以為我會稀罕嗎?」

扎托心頭一顫,臉色大變。南部落,是他手裡最大的砝碼,徐寒不要,他就再也拿不出別的東西來了。

「就算我想要,也可以殺了你之後自己去拿。」

聞言,扎托瞳孔猛地一縮。

「所以,你還是死吧。」話音落下,天雷劍一劍斬去,迅猛如電。

噗!

扎托的胸前射出一道血箭,悶哼倒地,命殞。

此時,索格卻顯得很平靜,平靜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他知道,下一個,就要輪到自己了。


「動手吧,徐寒,你殺了血海,就等於救了南蠻。你有資格殺我們三個。」索格的眼眸彷彿看破一切,視死如歸。

「我當然要殺你。」徐寒冷冷地說道:「你們三個之中,只有你不算良知完全泯滅,但覆滅北部落的罪行,你逃不掉。」

「我知道,我不打算為自己開脫。」

「如果你真的想在死之前贖罪,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徐寒的瞳孔深邃無比,淡漠的目光落在索格的身上。

索格眼睛微微一睜,「什麼事?」

「南蠻國分據四方,沒有一個統一掌權的領袖,這是一個致命的弱點,血海也正是抓住了這個弱點,將你們逐個擊破,南蠻國才論落到今天的地步。現在,我要你幫助我,完成南蠻國的統一。」

索格瞳孔微微震顫起來,南蠻國的統一?多少先輩都做過這樣的努力,最終以失敗告終。現在,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年輕後輩,要統一南蠻?

深吸了口氣,索格的內心有些激動,「好,我可以幫你!」

南蠻國的統一,多少年前,他一直期待著這一天,現在,就要到來了嗎?

他知道,即使他幫了這個忙,徐寒也不會放過他,功,不可抵過,他殺了桑洛,滅了北部落,這個罪,只能以死來謝。

西部落祭壇前圍滿了西部落的勇士。

一道道無比哀痛的目光落在祭壇的西部落旗幟之上,在旗幟的頂端,一顆頭顱懸挂在上面。

這顆頭顱,是西部落酋長布魯的!

他們憤怒,怨恨,卻無可奈何。有不少勇士吶喊著要為酋長報仇,結果變成一具具觸目驚心的屍體倒在祭壇之上。

索格平靜地宣佈道:「西部落酋長布魯已經死了,現在,我宣布,南蠻國四大部落於今天正式合併統一,從此以後,南蠻再無部落,只有國,南蠻國。」

此話一出,立即引出巨大的轟動,在人群中爆炸。

「什麼?南蠻國要統一?開什麼玩笑,上千年來都沒有統一過,今天要統一?」

「是索格的東部落要吞併我們西部落嗎?不允許!我死也不會允許的!」

「不可能!就算布魯酋長死了,西部落絕對不會屈服於東部落!」

抗議之聲越來越響亮,越來越多的人表示不滿。


索格的表情依舊平靜,「我知道,各位有很多不解,甚至以為是我索格要吞併西部落,但我可以很明確地告訴你們,我所說的統一,絕不是哪個部落吞併哪個部落,而是真正意義上的統一,我索格不會擔任南蠻國的領袖,這個領袖,將由三大部落中選出來的能者擔任。」

人群漸漸安靜下來,大家面面相覷,目光中滿是疑惑。

是真的統一?索格不擔任領袖?

如果不是吞併,勇士們心裡還是可以接受的。他們也不希望南蠻國長久各據一方,只有把力量擰成一股,才是最強大的南蠻國。

「這個消息,我已經先向東部落和南部落通知過了,包括北部落在內,所有人都同意統一。」

這時,人群中響起一道質疑之聲。

「索格酋長,你說北部落也同意,可是北部落已經覆滅了,南蠻國沒有了北部落,何來同意一說?」


「誰說北部落沒有了?」徐寒淡漠一語,身形一閃,落在祭壇的旗幟之上,一把取下布魯的頭顱,往天空一拋。

轟!

一道黑色火焰轟擊在布魯的頭顱之上,眨眼之間,那顆頭顱便化為虛無。

突然,西部落的勇士同時露出驚愕的表情。

徐寒的手裡,拿著一面旗幟,這面旗幟,很多人都熟悉,它就是曾經存在的北部落的旗幟!

「旗幟還在,部落就還在,北部落沒有消失。」清朗的聲音在空氣中回蕩,徐寒將北部落旗幟和西部落旗幟掛在了一起,輕風一吹,兩面旗幟一齊揚起。

… 在這些西部落的勇士中,有不少參與了覆滅北部落的戰爭。他們認得徐寒,更認得桑娜。

「那個女人,是北部落酋長桑洛的女兒。」

「果然,北部落還沒有徹底滅亡。」

「她有資格代表北部落。」

索格輕吁一口氣,沉沉說道:「看來,各位也都贊成統一了,至於南蠻國領袖的選擇,將會由北部落的新酋長桑娜主持,於三天之後在北部落遺址召開領袖選拔大比。當然,能參加大比的人必須是在各部落中選出的擁有極高威望的優秀勇士,以實力相爭。」

西部落的勇士們面面相覷,這個領袖選拔大比聽上去很公正,他們沒有拒絕的理由。

三大部落的勇士都接受南蠻國的統一,第二天,由各大部落中選出的優秀勇士名單也統計出來。

東部落的祭壇周圍,人數比起以往多出了幾倍。因為西南兩大部落的人也都聚集在了這裡。

祭壇之上,索格宣布參加領袖選拔大比的名單:「東部落代表,伊茲,布特,卡隆……」

其中,北部落的代表只有一人,便是桑娜。

「以上,就是具備參加將在後天召開的領袖選拔大比的勇士名單。「這時,索格的語氣忽然沉重起來,眼眸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接下來,我要跟大家公開一件事。」

話題突兀地一轉,所有人瞳孔一凝,疑惑地看著索格。

「這件事,你們之中只有一少部分人知道,但我有必要讓所有人知道真相。北部落,不是異國︶賊覆滅的。」

轟!

人群之中如遭雷霆,有些勇士慚愧地低下腦袋,彷彿在懺悔,但更多人在相互投以震驚的目光,這個消息,太過震撼。

「北部落毀於南蠻人之手,罪魁禍首有三個,西部落酋長布魯,南部落酋長扎托,還有一個,是我。」說到此處,索格也慚愧地低下了腦袋。

眾人在驚訝了好一陣子之後,咒罵之聲在人群中炸開。

「真不是東西!南蠻國的人口本來就少,各部落不齊心協力,竟然同胞相殘?!」

「太可怕了!北部落難道不是和我們一樣,都是南蠻人嗎?為什麼要這樣?!」

「扎托酋長和布魯酋長竟然是罪魁禍首?」

「死得好,這都是報應,活該!」

一道道憤怒無比的目光落在索格的身上,但索格的目光依然平靜,他長嘆一聲,緩緩開口:「布魯和扎托有罪,他們受到了應有的懲罰,我也有罪,也該接受懲罰。」

話音落下,索格抬起手掌,一股浩瀚強大的氣勢在掌心湧現。

眾人猛吸一口冷氣,目光驚愕無比。

桑娜怔了一下,似乎想到什麼,瞳孔猛地一縮。

徐寒的臉上也有一抹驚色一閃而逝。

「我,索格,對不起南蠻,對不起北部落,現在,以死謝罪。」

轟!

尾音落下的一剎,一道爆破之聲在空氣中炸響,人群中的女人小孩都嚇得閉上了眼睛。

鮮血,無比嬌艷。

徐寒的瞳孔依舊深邃無比,彷彿沒有半點感情。

即使他提前猜到了桑格想做什麼,也沒有去阻止。不論桑格用什麼來彌補,北部落和覆滅和桑洛酋長的死都已是無法挽回的事實。

死,是他唯一的贖罪方法。

南蠻國,歷經了上千年的勢力分割,終於迎來了統一。

南蠻國的領袖,也就是國王,將在後天召開的領袖選拔大比中選出,挑起整個南蠻國的重任。

值得一提的是,領袖選拔大比召開的當天,所有參加大比的勇士,在大比中遇到桑娜都主動棄權,最終,桑娜未斬一場,卻贏得了大比的第一,成為了南蠻國的國王。

在外人眼中,這是戲劇性的一幕,卻得到了所有南蠻子民的理解。

桑娜,是北部落僅存的一員。所以,只有她來當國王,才不會偏袒任何一個部落,絕對的公平公正。這樣的南蠻,才算是真正的統一。

北部落的大仇已報,南蠻國也迎來了統一。這樣的結局,值得高興,也令人悲嘆。因為,南蠻國統一的犧牲品,是北部落。

徐寒和蝶影也決定擇日離開南蠻國,返回天辰帝國。但在這之前,他們還有一件事要做。

或許有人已經注意到了,整個事件中,遺漏了一個關鍵人物,李丹。

李丹是血海留置在南蠻國,用來監視三位酋長的人物,但是,在索格死後,李丹也像人間蒸發似的消失了。李丹被安置在東部落,霸佔了索格原本的住處,如今,他已經三天沒有回來了。

「出來吧,李丹。」一眾人堵在了山洞門口,徐寒冷漠的聲音傳了進去。

一同前來討伐李丹的人,除了蝶影,徐寒,以及南蠻國的女王桑娜,還有桑娜挑選出來的國王衛士,伊茲、魯特,卡隆等人。

片刻,山洞裡沒有反應。

徐寒目光一沉,魔炎之劍在他的身後浮現,一道道炙熱無比的氣息湧進山洞之中,彷彿要把整個山洞焚燒成灰燼。


「李丹,你再不出來,我就把整個山洞燒掉。」

徐寒的聲音,顯得更加冷漠。

「別!我出來!我這就出來!」山洞裡傳出驚恐之聲,少頃,一個衣衫襤褸之人畏畏縮縮地走了出來。

看到李丹這副模樣,桑娜不禁想笑,這個她曾經深愛過的男人,如今是這般狼狽不堪。

「你以為你跑得掉嗎?」徐寒發出一聲冷笑,說起找人,軒兒可是一把能手,只要他還在南蠻國,就是鑽進土裡軒兒也能把他找出來。

「不不不,我沒跑。」李丹連忙擺手,一臉訕笑,無論是那副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好男人形象,還是那副囂張無比,自以為是的小人嘴臉,全都蕩然無存。

「那你躲在這裡幹什麼?!」國王衛士之一的伊茲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這一眼,瞪得李丹肩膀不禁一縮,一臉苦笑,「我……我……」

徐寒冷冷說道:「你在這裡傳書信向血海那邊求救,我說得沒錯?」

李丹立即露出一臉驚恐:「不不不,我沒有,絕對沒有!」

「別狡辯了,你的書信已經被軒兒攔截下來了。」

這時,軒兒從高空飛下,穩穩地落在徐寒的肩頭,它的嘴裡,叼著一封書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