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軍令一下,十萬大軍如同一道鐵血洪流而來!

這已經不是三千弓兵能夠抵擋的了,周倉和張曼成直接率軍出城迎戰!

或許在城外決鬥,反而是最好的選擇

雙方迎戰,

不等周倉和張曼成準備大肆殺戮之時,玩家部隊中的紫品歷史武將卻是找到了自己二人,很有針對性的打了過來……. 半空之中,楊嘯的天山劍法在斷虹劍神兵的強大殺氣加持下,威力駭人,千百劍影重重疊疊,追殺著西門丁。

西門丁知道斷虹劍殺氣的厲害,利用自己進化境界高,移動速度快的優勢,始終和楊嘯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以免被楊嘯近身截殺,

而他隔空攻擊的開山拳,每一拳轟出來的狂暴殺氣,都猶如炮彈一般,落到了楊嘯身前,並且瞬間爆炸。

兩人在半空之中戰鬥了數十個回合,大家對於楊嘯年紀輕輕能夠和西門丁戰成平局,也都心懷欽佩,

不過,他們對於西門簡單樸實的開山拳,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開山拳只是一門簡單的基礎拳法,類似楊嘯曾經學習過的金蜂劍法。

現場的數百嘉賓,幾乎人人都曾學習過開山拳,但是,能夠將開山拳施展得如期精湛威猛,卻又不得不佩服西門丁。

看似簡單笨拙的開山拳,在西門丁手中簡直變成了極具毀滅戰力的核武器一般,每一拳打出去,狂霸的殺氣轟碎虛空,爆炸產生的衝擊波,令得周圍空間劇烈波動,即便站在地面圍觀的人,也都感覺地面微微振動。

楊嘯的天山劍法雖然精妙,千百劍影舞得密不透風,將他層層包裹起來,斷虹劍的殺氣也夠強烈,能夠碾碎西門丁的攻擊,

但是,如果楊嘯不能近身搏殺西門丁,在大家看起來,楊嘯似乎根本不能把西門丁怎樣。

半空之中,楊嘯突然對地面的耶律彩雲大喝一聲,

「上來看清楚點,天山劍法最後三劍,」

楊嘯一聲怒吼,身影一閃,對著西門丁衝過去,連綿劍影猶如江河之水,飛向西門丁,劍影所過之處,虛空盡碎。

西門丁一驚,一個瞬移,向後閃避了數十米。

不過,這一次,楊嘯沒有絲毫停留,攜帶千百劍影,對著西門丁窮追不捨。

西門丁一邊閃避,一邊大叫道:

「小子,你的基因進化等級沒有我高,速度沒有我快,你能奈我何?你以為光憑一把破劍就可以打敗我,做夢吧你,老子今天累都要累死你,哈哈….」

楊嘯也不答話,只是急速追擊,將天劍劍法的最後三招連綿不絕地使出來。

漫天劍影,殺氣澎湃,比起之前的攻擊,威力何止提升了一倍。

耶律彩雲雖然修鍊天山劍法半年,但是這種拚命的實戰卻很少,對於劍法中的有些精髓掌握的不是很好,

此刻看著楊嘯施展的天山劍法,內心振動不小,彷彿突然開竅一般,領悟到了劍法的精髓。

片刻之間,天山劍法的最後三招絕學使完了。

耶律彩雲有些擔心,楊嘯的斷虹劍夠厲害,劍法也非常凌厲,可是,如何截殺西門丁啊?

只聽得楊嘯一聲怒吼:

「老狗,小爺和你玩夠了,拿你狗命來!」

手中斷虹劍對著數十米之外的西門丁猛然劈去,

眾人只見到一股凌厲的殺氣瞬間暴漲,閃電一樣劈到了西門丁的身前。

西門丁猛然一驚,一道死亡的恐懼從內心升騰而起,

他感覺到這道殺氣速度實在太快了,快到他沒法反應過來,而且殺氣的強烈程度也令他心悸不已。

他本能地使用瞬移,同時激出防禦光盾,希望可以避開,

不過,還是遲了,

「嗤——」

一聲輕響,西門丁身前的空間被劈開,一道狂暴的殺氣洶湧而至,

就在一瞬間,防禦光盾劈成兩半,他感覺一道光進入了自己的身體,沿著肩膀向下劈,穿過自己的胸部,腹部,一直劈到了大腿,

「啊——」

一聲慘叫回蕩在半空之中,令人毛骨悚然,

一片血霧在半空中炸開,

緊接著,西門丁的身體從半空中墜落,

砰地一聲,砸在了地面花園,

屬於他的兩段不同的軀體,分別砸落到了相距十米左右的地方。

一切戛然而止。

楊嘯手持斷虹劍,站立在半空之中。

女學霸在古代 西門丁沒有神兵,對於神兵的使用只是一知半解,他只知道楊嘯手中斷虹劍的厲害,卻不知道,楊嘯可以催動斷虹劍的殺氣,瞬間增長到百米遠的距離。

剛才,楊嘯不過是拿他練手,向耶律彩雲傳授天山劍法在實戰中的運用,等到劍法使完之後,楊嘯便再也沒有耐心和他耗下去了,直接一劍便將他劈死了。

戰局逆轉得太快了,令所有圍觀的賓客都有些措手不及,目瞪口呆,

更重要的是,在一小時之前,沒有人會想到,雄霸飛鵝城幾十年的西門家族,會在一個小時內,接連失去了作為霸主的西門丁和西門吹雪。

幾乎所有賓客都是滿腦空白,包括西門家族的族人也是如此,他們甚至忘記是該去圍堵楊嘯,還是該放下兵器求饒,

西門丁,西門吹雪,還有西門家的管家,這三個人物是西門家族最厲害的三人,

連他們都不是楊嘯的對手,剩餘的這些族人難道可以對抗楊嘯?

全場一片死靜,所有人獃獃地看著半空中的楊嘯。

楊嘯一翻身,降落到了花園中央,站在了距離西門丁屍體數十米之外的地方,掃了一眼周圍的人,冷冷地說道:

「還有誰想要給西門丁父子報仇嗎?」

「……」

全場一片死寂!

楊嘯看來一眼地面幾十拿著兵器,之前還叫囂著要殺死自己的西門族人,用手一指,說道:

「你們是不是要給西門丁父子報仇?」

韓娛之請簽收 「啊?」

西門家族的族人看到楊嘯手指自己,慌得一逼,有人搖搖頭,說道:

「不敢,不敢。」

「哦,只是不敢,內心還是很想殺了我給西門丁報仇吧?」

「啊?沒有,沒有,真的沒有這樣的想法。」

有幾個見風使舵的族人趕緊回答道。

「你們手上好像都拿著劍啊,刀啊,難道不是想殺我的?」

「咣當,咣當,,,,」

幾十把刀劍棍棒之類的兵器全部扔在了地上,

「撲通」一聲,幾十個西門家族的族人跪在地上,磕頭求饒道:

「公子,饒命啊!」

「我們只是西門家的傭人啊,我們剛才也是迫不得已,現在既然西門丁父子死了,我們也不在聽命於他們了。」

幾十個族人磕頭求饒。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陵縣這邊的戰況,完全在按照呂青的計劃在進行,十萬大軍圍攻這一萬部隊,就像瓮中捉鱉,也不急於破城,漸漸地將他們包圍在一起

周倉和張曼成被那兩名武將糾纏著,不得抽身下令,只能拚死相搏,可那兩名武將受到的軍令就是糾纏,沒有要跟他們死命相鬥的意思,就是一直糾纏糾纏

你打我退,你退我追~

死纏爛打之下,周倉和張曼成身後的士兵卻是很快的被十萬大軍圍住殘殺

「鐺!」

一刀逼退了面前這武將,張曼成緊皺眉頭,自己離周倉並不遠,連忙說:

「這樣下去不行,用不了多久,我們士兵就會被殺光!」

「那你去指揮,我來攔住這兩人!」

周倉聞言,一邊打,一邊回應道。

好歹周倉也是三國演義之上有過名字的,對付這兩個無名紫將,還是可以的,若不是對方執意死纏爛打,不和周倉硬碰,怕是早就被周倉給斬殺了

同樣是紫品歷史武將,還是有差距的

當下,周倉一刀砍退面前這人,又立刻迎上了要追殺張曼成的那武將

張曼成趁機連忙後撤,撤回部隊之中,觀察局勢,卻發現對方部隊已經包圍了過來,還好自己部隊身後是城門,不用擔心後背偷襲

張曼成開始指揮部隊,一陣左突右沖,在他的帶領下,那些玩家根本不是對手,幾番就被衝殺出一個缺口,正當他準備帶部隊衝出去之時,原本要糾纏自己的那員武將又趕了過來,兩人瞬間廝殺在一起,玩家部隊又圍住了大唐軍隊….

場面膠著,但是大唐部隊的數量卻是在銳減,局勢不容樂觀

呂青混在軍中,不時查看著戰局變化,看到張曼成之後,呂青雙眼放光,這張曼成很有想法,以後若是能收為己用,就太好了,一定是個不錯的將領,再看周倉,雖然對於局勢的掌控和布局沒有張曼成那般智謀,但是能一人抗下兩名紫品歷史武將,還是足以引起自己青睞

這二人還是挺猛地,可惜面對的是十倍敵軍和勢當力敵的兩員猛將,等到他們身後士兵被殘殺殆盡,之後再用人海戰術,就能輕鬆滅殺二人!

當然了,最好的計劃就是能夠收服二人~

……

遠遠的,廝殺聲喊殺聲震天響地的傳了過來

賀翎一路縱馬飛馳,聽到這廝殺聲后,微微一驚,怎麼,陵縣還有自己的部隊在?

不應該都回到大唐鎮防守了么?

心有疑惑,不由得加快馬鞭

當陵縣縣城出現在地平線上時,賀翎這才看到竟然有十萬玩家部隊對著只剩下數千人的大唐部隊圍剿

大唐部隊領兵之人正是張曼成和周倉!

兩人奮力搏殺,看那些士兵渾身的鮮血,似乎已經廝殺了許久……

賀翎眼中殺機涌動,猛地一躍馬下,手中長槍一提,就朝著那玩家部隊疾沖而上!

「報!!」

這時,也有人看到了後方衝來的賀翎!

連忙對著呂青報告:「後方出現一員猛將,殺氣騰騰,似乎是對付我們來的!!」

「什麼?」

呂青一驚,面色微變,連忙向後一看,卻發現了一人正提槍朝著自己后軍衝來,看那渾身迸發的殺意凜然,還有一身散發著微光的衣裳,足以證明他的不凡之處!

難道又是大唐的將領?

想到這,呂青眉頭緊皺,還好自己人多,大不了用人海戰術,先滅殺了這人!

當下連忙下令,抽出足足三萬部隊,去對付賀翎

「這人面貌竟然這般眼熟?」

呂青仔細打量了一番賀翎,自喃道,總覺得在哪裡見過他一樣,可這面貌在腦海中也沒有具體能夠對應的存在…

利刃 三萬玩家部隊,也是一個很恐怖的數量了,尤其是對付一個人的時候~

彷彿無邊無際的圍攻而來

一般人可能面對這情況,肯定轉身就跑,逃命去了

可在賀翎的眼中,就像是一群菜雞朝自己沖了過來,而自己手中的長槍,就是屠殺他們的利刃,完全構不成任何威脅

「道!」

在第一個玩家士兵衝到賀翎面前時,一個深藍色的虛幻『道』字突然在賀翎身上浮現,一閃即逝

「那是什麼?」

呂青剛好將這一幕收入眼底,不由得一驚,剛剛那一個『道』字,是自己眼花了?

只見賀翎如同狼入羊群,一輪橫掃槍尖噴吐殺氣,一揮就是數千人倒飛而出!

「卧槽~」

呂青咽了口口水,一臉驚然,幾千人在天空中像炮彈一樣飛,是什麼場景?

太可怕了吧,確定您是紫品歷史武將嗎?

看那噴吐出來的槍氣,普通紫品歷史武將只有半米左右,您這一出就是三米左右!

巨大的力量橫掃到一人,那身形就會直接爆射後退!牽連到後方的人都一同被打飛~

這三萬部隊根本沒有接近賀翎的機會!

「叮!進入戰鬥狀態,激活大道龍體—【共鳴之霸王心法】!」

「叮!進入戰鬥狀態,激活大道龍體—【共鳴之霸王武道】!」

「叮!由於勇武值達到上限,【共鳴之霸王心法】翻倍效果所能提升的勇武值,全部用於加強肉體強度之上!」

一進入戰鬥狀態,這系統提示音就響徹在耳邊,賀翎感覺肉身一陣隱晦的力量浮動,也沒有太多的變化,自己這一身發光的道衣一進入戰鬥狀態后,變得暗淡起來,光芒內斂,卻又輕盈如絲,似乎和肉身合為一體

再次一槍擊飛數千人,賀翎的身影如同一道炮彈一樣,唰的一聲就掠過了這兩萬前來包圍自己的玩家部隊,沖著那些圍攻自己大唐士兵的玩家部隊殺了過去!

一路殺氣騰騰,所有擋在自己面前的人直接被轟飛了

「TMD,我大唐的士兵,是你們能動的?」

賀翎面露狠色,怒喝一聲,身影直接衝到了呂青所在的后軍,手中的長槍如同是一條毒龍一樣,盡情的收割著周圍士兵們的性命

呂青被賀翎的強悍嚇得驚魂未定,離得近了,呂青這才認出來了賀翎,面色隨之大變,不由得一個踉蹌差點坐倒在地:

「賀…..賀翎!?」

「主公!是主公!」

另一邊,大唐部隊中也有人觀察到了賀翎,連忙驚喜的大喊道! 楊嘯也不想做得太血腥,這些人也沒有能力威脅到他的安全,於是對周圍的賓客大聲說道:

「西門丁夫子已經死了,你們之中,誰在小鵝城威望最高?請站出來。」

全場的人都是一愣,不知道楊嘯要幹啥。

楊嘯又輕咳一聲,說道:

「飛鵝城不可一日無主,你們總要重新選出一個城主吧?」

根據飛豹帝國的規則,大城市和中型城市的城主大多是帝王委派的,像飛鵝城這樣的小城,往往是本地實力最強橫的家族,獲得上一級管轄城主的同意之後,才被正式任命。

像楊嘯今天這樣,殺死了城主,一般來說,便要由當地各方勢力選擇產生新的城主。

如果楊嘯是本地家族,他自然能夠被推選為新城主,但是,他作為一個外來的陌生人,是很難獲得各方勢力支持,成為新一任城主的,

而且,楊嘯也沒有想當城主的想法,這麼一個小城,他真不稀罕啊,他在紫源星可是整個星球的首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