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身處陣中的卡贊第一個碰觸到了迅速撲來的風暴.身形一晃.然後開始支離破碎.不過血陣卻是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依舊瘋狂地釋放著強橫的力量.與空間風暴相互碰撞.空間風暴每靠近一寸.就被吞噬一分.兩者形成了一個奇異的平衡.看樣子短時間內是無法分出勝負了.

不過另一邊的人並不這樣認為.雖然攻擊被擋.他也只是小小地驚訝了一下.再想想對方的身份.這一切就都可以解釋清楚了.那個惡魔一邊的人.絕對不會是普通人.目光掃過對方.緩緩開口:「爾等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惡魔的後代竟然強悍如斯.只可惜實力太弱.不然我真想好好和你比試一番呢.現在鬧也鬧夠了.是時候將你們送到那個地方了.」

對方漠然一笑.伸出了右手:愚蠢的亡靈啊.接受神之意志.聽從神之號令.將爾等的罪孽一一清洗.回歸神的懷抱吧.

隨著對方的話說出.一股神秘的力量將兩人束縛住.無法抵抗.身體漸漸失去了控制.強行將兩人拖向對方.兩人就這樣眼睜睜看著自己被抓住.卻只能瞪著眼睛不知所措.

怎麼辦.心中閃過無數念頭.但是卻無法付出任何有實質意義的行動.讓人有些抓狂.但是卻無能為力.連說話都不行.很是痛苦.

「唉.怎麼說你好呢.是蠢貨還是笨蛋呢.呃……似乎沒什麼區別啊.做事就不能謹慎一點么.現在這樣.恐怕又要有大麻煩了.真是個魯莽的小子.」聖者之心幸災樂禍的聲音不合時宜地響起. 第二百二十一章.流沙

意念沉入意識空間:「現在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涼拌唄.」聖者之心不咸不淡地開口.

懶得理會他.現在還沒有危險.到了生死關頭.聖者之心一定會出手的.這個老傢伙老是喜歡賣關子.不理他就好了.

冥鬥士並沒有閑著.束縛住了二人.轉身就走.只是眨眼間便飛出了莊園.向城中央靠近.

小心感知著對方前行的方向.雖然失去了抵抗力.不過觀察一番形勢還是有必要的.

對方速度極快.很快到達了城中一座高大的建筑前.沒有停步.一頭鑽了進去.

宮殿中守衛極為森嚴.不時有全副武裝的守衛來回巡邏.不過對方卻是一路通行無阻.看來在這裡也是有些一定的地位.冥鬥士.即使是冥界也不是隨便就能拿出來的.

對方穿過一道幽深的長廊.然後停留在一座黑色的巨門前:「這兩個傢伙違規在城中戰鬥.而且似乎和裡面的東西有著某些關係.我已經把他們送過來了.」冥鬥士面對著巨門開口.

一個陰沉的身影低沉地響起:「那就把他們送進去吧.」

「是.大人.」冥鬥士的口氣顯得極為恭敬.

神色一變.冥鬥士口中的大人是誰.連冥鬥士巔峰都要如此恭敬對待的人……我不敢想象.

「小心那個螻蟻的精神力.我感覺有些怪異.」那個低沉的聲音突然開口.

「是.大人.」冥鬥士聞言臉色一正:「多謝大人提醒.我會注意防範的.」

四周失去了顏色.一切都暗了下去.

過了很久.彷彿是幾個世紀.又彷彿只是一瞬間.世界失去了光彩.只有無盡的濃霧.

過了許久.當雙目終於適應了這裡的黑暗.這才凝神用波動之力感知周圍的事物.不過讓我出乎意料的是.波動之力竟然也失去了效果.即使是以波動之眼的洞察.能看到的距離也只有一米方圓.一米之外.依舊是一片濃霧.

第一次有了迷惑之色.在波動之眼的洞察下.從來沒有事物可以隱藏.但是現在……事實擺在眼前.容不得我不信.

「還記得剛進入冥界時那層迷霧么.」聖者之心突然開口.

「厄瑞玻斯的黑暗.」我似乎記起了什麼.

「對.就是那個東西.你現在眼前的濃霧.就是那個東西.不過這裡的濃霧明顯更為龐大.我想我們要有新發現了.冥界的濃霧.恐怕起源就是這裡.這兩者一定有著某種奇異的關係.如果我們找到其中的關聯.嘿嘿……」聖者之心得意地解釋道.

「你是說……如果搞清楚了這兩者的關係.也許可以找到鬼神和冥界的關聯.」我神色一動.

「你想的太簡單了.鬼神和這個東西有什麼關係.我們還不能確定.不過.這裡恐怕還隱藏著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關係到冥界的安危的秘密.在外面守著的那個傢伙就是最好的證明.有哪個神階會閑著去給人守門.」聖者之心緩緩解釋著.

「神階.之前的聲音……是神階.」雖然心中已經有了猜測.但是親耳從聖者之心口中說出.又是另外一番感受.

驚訝歸驚訝.現在的處境還不清楚.還是小心為妙.

冥鬥士沒有繼續前行.僅僅是站在門前數步之外.就再也沒有前進了.

「到地方了.你們就老實呆在這裡面吧.這裡的黑暗.即使是神都要止步.沒有神之光的指引.沒有人能走出來.你們就祈求自己不會被裡面的東西將你們吞噬吧.」對方的聲音不悲不喜.說完便緩步退回了門前.將兩人扔在了黑暗中.

巨門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很快恢復了原來的模樣.四周安靜了下來.再沒了任何聲息.

被禁錮的身體開始恢復了知覺.力量一絲絲恢復.不過眼前卻是無盡的黑暗.讓人絕望的黑色.

「咳咳.這裡是哪裡.」一聲低沉的聲音響起.雖然我看不見.不過乾屍的聲音我還是能認出的.乾屍也恢復了對身體的控制.咳嗽了一下開口.

「這裡……我也不知道.不過這黑暗.恐怕就是一切的根源了.」我開口解釋.

所幸兩人都是心智堅定之人.黑暗雖然壓抑.但是還是能保持正常的狀態的.

「我們先熟悉一下這種氣氛吧.接下來.我們恐怕要在這裡待上一段時間了.」我嘆了口氣.在這個地方待久了.會讓人發瘋的.

乾屍沒有說話.他在死亡空間中待了那麼多年.多少已經免疫一些這種影響了.這黑暗.還沒到那種讓他承受不住的地步.

兩人停留了一會.開始向黑暗深處中走去.在黑暗中很容易迷失方向.兩人能做的.也只有盡量靠近保持一條直線緩緩而行了.

不知走了多遠.聖者之心突然傳來了異常:「你……你感覺到了么.那種力量.那種奇異的力量.」聖者之心的聲音說不出的激動.

「什麼力量.鬼神之力么.」我一愣.

「不不不.不是鬼神之力.是那種力量.黑暗中的力量.」聖者之心的話莫名其妙.讓我一陣疑惑.

「黑暗中的力量.」


「對.就是那種奇異的力量.你的空間戒指中的那件鎧甲.其中蘊含的力量就是這種.」

「鎧甲.」我一愣.這才記起之前的拍賣會上還拍下了一件鎧甲.叫做厄瑞玻斯之鎧的鎧甲.不過因為看不到什麼奇異之處.一直沒有注意它.

此時聖者之心提醒.我才想起了空間戒指中還有這麼個東西.稍一思索取了出來.

聖者之心停了一會.似乎正在觀察厄瑞玻斯之鎧的奇異之處.過了一會才緩緩開口:「竟然也是魔器.不過可惜.在這種力量的侵襲下.已經失去了原本的光芒.被那種力量取代.所以一般人是無法查探它的級別的.」

我點點頭.「原來如此.不過你說的力量……我還是不太明白啊.」

「那個力量.你不需要明白.你只要知道他是存在於這黑暗中的力量就是了.」聖者之心淡然開口.

「這個鬼地方.存在著一種詭異的力量.就是這種力量.造成了眼前的迷霧.我現在還不清楚這種力量的來源.不過.這個地方很有可能就是囚禁卡贊的地方.」

「什麼.囚禁卡贊的地方.」我大驚失色.沒想到誤打誤撞.竟然讓兩人進入了囚禁卡贊的地方.本來以為還會花費一番功夫.未料竟然如此簡單就進入了其中.

「對.我觀察了一下這個地方.可以說這裡已經構成了一個獨立的空間.與冥界隔離.只通過之前你所見到的那扇門溝通冥界.冥界的傳說並非徒有虛名.冥界的底部.一定還隱藏著什麼驚天的秘密.只是這個秘密.恐怕沒有多少人知道.到底是什麼秘密.連神都要參與其中.」聖者之心帶著些許迷惑.

聖者之心思索了一會.似乎沒什麼頭緒.只能嘆了口氣:「我們繼續前進吧.希望還能有新的發現.這裡隱藏著太多的秘密.如果不把它們一一解開.我會睡不著的.」

黑暗中只有兩人前行的腳步和地上碰觸發出的沙沙聲.再無他物.一路前行著又過了許久.死一樣寂靜的空間中終於有了聲音傳出.

從極遠處傳出一陣低沉的咆哮.如同野獸一樣低嚎著.讓人心神不寧.

「有什麼發現么.」我問聖者之心.

「沒有.這個聲音並沒有什麼特異之處.而且我的感知雖然要超出你的很多.但是也沒到那種可以洞悉一切的地步.」聖者之心老實回答.

一陣鬱悶.這樣漫無目的地前進.兩人的精神力消耗很大.走不了多遠就得停下來休息一番.這樣下去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比起看得見的危險.隱藏在黑暗中的隱患更讓人頭痛.兩人都不知道眼前有什麼東西.只能一步步緩緩而行.速度極慢.

即使是這樣.兩人還是遇到了麻煩.又前進了一段路以後.腳下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流沙.腳下一軟就陷了下去.

在這個鬼地方.兩人根本不敢御空而行.這樣的流沙就是最麻煩的陷阱.如果落入其中.雖然沒有多少危險.但是又得折騰一番.

不過兩人顯然低估了這個鬼地方流沙的威力.彷彿一個巨大的磁場.一旦陷入其中.越是掙扎.下陷的速度越快.無論怎麼做.下陷都在繼續.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往下陷.卻無能為力.

下陷持續的時間不長.但是這種有力無處使的感覺還是讓人幾欲抓狂.不過我又失算了.身體被流沙席捲著往下墜.未料此時腳下一輕..到底了.

流沙的速度越來越快.可以明顯感覺到下方有一個很大的空洞.否則不會這樣.不過在這個地方.哪來的空洞.我心中疑惑.但卻無從得知.兩人被流沙拖了進來.已經分散開了.現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腳下一沉.終於踩到了真實的地板.看來到底了.不由鬆了口氣. 第二百二十二章.毒王蠍

凝神感知了一下周圍的情形.腳下除了沙子就是沙子.頭頂還有大量流沙不斷落下.得先找個地方避避.凝神感知了一番周圍的動靜.到處都是流沙下落髮出的沙沙聲.又艱難地向前摸索著前行了一段路.耳邊的聲響終於有了削弱的趨勢.

神色一喜.看到走對了.流沙越積越多.要是再慢一步.恐怕就沒那麼容易走出來了.

腳步不停.很快耳邊已經沒有那種窸窸窣窣的流沙聲.世界又重新安靜了下來.恢復了之前的模樣.不同的是.這一次乾屍和我已經走散了.我只能一個人不斷前行.在這個看不到任何東西的地方.要想找到乾屍.恐怕並不比大海撈針容易多少.

眼下最重要的.還是保證自己的處境安全.如果在這裡遇到了麻煩.要付出的代價也許就是生命.容不得我不小心謹慎.

在這樣的寂靜中前行.越久所受到的心理壓力越強.又往前行了好一會.就在我快要失去耐心的時候.四周終於有了動靜.

不同於之前流沙發出的窸窸窣窣聲.這裡的聲響很尖銳.好像有人在用刀刃劃過堅硬的鐵塊.發出刺耳的聲音.不時還能聽到沉重的砸倒在地的聲音和震動.

「什麼情況.」我有些疑惑.開口詢問聖者之心.

「等等.這是什麼.」聖者之心突然冒出這麼一句.過了好一會.才繼續開口:「竟然是兩隻已經絕跡了的毒王蠍.這東西不是絕跡了么.我已經幾百年沒看到了.這個鬼地方竟然有這種東西.」

從聖者之心的口氣上感覺.這東西似乎有些難對付.連他都有些頭痛.

「毒王蠍.是什麼東西.」我疑惑地詢問道.

「這是一種很久之前存在於沙漠中的強大生物.它的身體可以免疫絕大部分的攻擊.它的一滴毒液甚至可以毒死它身體數倍的任何生物.是一種很難對付的魔獸.這些東西在這片特殊的區域似乎進化出了一種特殊的眼睛.四周的黑霧對他們沒有影響.前面不遠處就有兩隻.似乎正在進行一場生死鬥爭.如果你不想招惹它們.就換一個方向儘快離開.」聖者之心凝重地開口.

神色一沉.這東西似乎很難對付啊.連聖者之心都有些頭痛.看來得換個方向了.略一思索.便選擇了避退.

不過剛後退了沒幾步.之前的聲息突然停止.沒有了絲毫聲響.世界再次陷入了死一樣的寂靜中.


動作猛地一滯.麻煩來了.

「避不開了.戰鬥已經結束了.戰勝的那隻正在向這邊靠過來.你小心別掛了啊.」聖者之心幸災樂禍地開口.


一頭黑線.轉過頭小心感知著前方的動靜.無奈波動之眼的感知極為有限.只能感知身側半米內的事物.如果毒王蠍發動突襲.在這麼短的距離中根本無法反應過來.

無奈只能求助聖者之心:「你幫我注意下毒王蠍的動作.提醒我.不然我掛了你就倒霉了.」

面對毒王蠍.我不得不小心.聖者之心也知道其中道理.很快就答應了下來.

「前方百步之外.毒王蠍停在了那裡.似乎正在準備發動衝鋒.」聖者之心正色提醒我.

我點點頭.不聲不響地開啟了血暴.手腕一翻.無雙已經出現在了手中.緩緩默念咒語:

來自遠古的魔神.以吾之名義召喚你的出現.讓天空落下火雨.讓大海變為血池.眾神將為之恐懼.一切將歸為虛無.末日判決.

在這個詭異的地方.血雲的凝聚速度極滿.過了半餉才感應到了血雲的氣息.讓我有些意外的是.在血雲的籠罩範圍內.濃霧竟然有了消退的跡象.波動之力已經可以勉強感知血雲範圍中的事物了.

神色一喜.血雲這次幫我解決了一個大麻煩.雖然很模糊.但是已經足以讓我可以從容應對毒王蠍的攻擊了.

似乎感覺到我的興奮.聖者之心很是欠揍地開口:「喲.有了新歡就忘了我么.你可真是個負心人啊.」

一陣惡寒:「你給我一邊去.別打擾我.」


「嘿嘿.那毒王蠍見血會變得更為狂躁.受你的血雲散發出的血腥味刺激.它的速度正在加快.如果不想死.你還是小心點吧.」聖者之心嘿嘿一笑.提醒我道.

神色一凝.聖者之心既然這樣說了.就不會有假.受這個鬼地方的影響.血雲的範圍只有方圓五十餘米左右.五十米之外.還是原本的模樣.

神色凝重.小心注意著前方.過了半餉.濃霧中終於有了變化.一個藍影以一種驚人的速度瞬間沖入了血雲中.受到血雲的影響.速度終於慢了下來.我也感知到了對方的身形.

一隻足有兩米長短奇異生物.和印象中的毒王蠍有著質的差別.除了尾部一根鉗子相似.再無其它共同之處.

巨大的身體上遍布著毒刺.看起來向一隻刺蝟一樣.正虎視眈眈地盯著我.似乎對自己突然降下來的速度有些疑惑.忍住沒有動.只是陰森地緊盯著我.

有些頭痛.這個東西完全感知不到實力.估計力量都是來自於身體的爆發力.這樣一來.要想有所準備.就有些困難了.

巨蠍稍一停留.便再次發動了突襲.尾部巨大的鉗子狠狠擊向地上.借著毒刺的強悍反彈力.一躍沖了過來.速度超出我的預料許多.只是瞬間便出現在不到十米遠的地方.再次重複之前的方式.狠狠地朝著我的方向襲來.

神色一緊.毒王蠍的身體極為強悍.以毒王蠍這個衝擊速度.根本不能力敵.略一思索.血之影舞.

身形一閃.消失在了原地.轉眼便出現在毒王蠍身側.高舉著無雙狠狠刺向了對方.

「咔.」一聲沉重的聲音響起.臉色一變.這防禦力……以血之影舞的衝刺.竟然只是破開了對方外表的鐵甲.看起來根本沒有傷到對方.

不過毒王蠍卻因為我的這一擊而反應了過來.在空中狠狠一扭身體.竟然強行改變了方向.向我撲來.

神色一變.發動千軍破迅速扭轉身形.衝到對方身後.暫時是擺脫了對方的衝撞.不過以對方的強悍防禦.要想突破.恐怕不是那麼容易啊.

神色一轉.想起什麼似的.血咒-鎖魂術.一個淡紅色的光點瞬間便被引出.伸手一拋.光點便撲向了毒王蠍.瞬間沒入了對方的頭顱.

毒王蠍的動作一頓.撲通一聲掉落在地.就是現在.在毒王蠍沒有意識的一瞬間.我也動了.無雙一閃.已經刺向了毒王蠍的雙目.一聲哧溜溜的聲響傳出.毒王蠍身體猛地一扭.鉗子瘋狂地四處亂掃.試圖找到破壞它的眼睛的罪魁禍首.不過我早有準備.一擊成功.便迅速退離.

毒王蠍的眼睛竟然可以洞察黑霧中的事物.現在我給對方廢了一隻.對方已經開始暴走了.瘋狂地揮舞著巨大的鉗子.想要找到破壞其眼睛的罪魁禍首.不過很遺憾.這東西並沒有多少靈智.沒有意識到之前襲擊自己的生物已經出現在了身後較遠處.只是徒勞地揮舞著鉗子.過了半餉.才重新爬動著.轉過了身.終於是發現了我所處的位置.巨大的鉗子揮舞著狠狠地撲了過來.

目光注意著毒王蠍的動作.神色凝重.現在毒王蠍抓了狂.要想再次靠近對方.恐怕就沒那麼容易了.看來要幹掉對方的另一隻眼.還得等對方緩下來.伺機再動手了.

毒王蠍撲騰了一陣.雖然打的險象環生.不過我還是安全的.這東西沒有多少靈智.只能被我牽著鼻子走.四處撲騰.卻沒有取得任何效果.

折騰了一陣.毒王蠍的速度終於慢了下來.看來是累了.神色一凝.這東西終於慢了下來.這個時候不出手.等它恢復過來.還得再折騰一番.

毒王蠍揮舞了一下鉗子.再次朝我撲來.不過我早有準備.身形一閃再次閃開對方的攻擊.毒王蠍動作一滯..就是這個時候.

毒王蠍速度現在已經不足之前的十分之一.動作已經開始出現了間隙.我要等的就是對方這個空擋.血之影舞再次刺出.狠狠刺向對方的獨眼.

血之影舞的力量把握得極為巧妙.精確地劃破對方的瞳孔.然後身形一閃.這東西這次真的要發瘋了.

不過.失去了視覺的毒王蠍.也和正常生物一般.只能徒勞地四處撲騰而已.習慣了視覺以後.對突然出現的黑暗就沒那麼容易適應了.

毒王蠍瘋狂地四處撲騰了一番.不過我已經沒有什麼興趣了.現在的毒王蠍對我已經無法造成什麼傷害了.對這個刀槍不入的鐵疙瘩.我還真沒什麼辦法.搖搖頭繞過毒王蠍.繼續往前行去.

「小子挺聰明啊.竟然知道毀去對方的雙目.不過這隻毒王蠍似乎靈智未啟.如果遇到了有靈智的.恐怕要想對付他就沒那麼簡單了.」聖者之心在一旁給我潑冷水. 第二百二十三章.魑鬼

沒有理會聖者之心.這個地方絕對不止這麼兩隻毒王蠍.如果幹屍遇到這些東西.恐怕就麻煩了.不過現在我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這個地方暗無天日.要想和乾屍碰上的概率基本沒有.只能估摸著朝之前預訂的路線走.

「等等.你不覺得有些不對勁么.」走了很遠的距離.聖者之心發現什麼似的突然開口.

我正在埋頭趕路呢.猛不丁被叫住.嚇了一跳.猛地抬頭.這才發現.不知何時.頭頂竟然有了去星光一樣閃爍的東西.雖然黑暗並沒有因此被驅散.但是已經依稀可以看到一些周圍的景物了.

四周都是黃沙.從我所站立的位置來看.這個地方看起來像是一條長長隧道.我就立在隧道中的某個點上.身後依然是無盡的黑暗.不過身前.卻多了一些迷濛的微光.看起來神傲異常.

「這是什麼地方.這些東西又是什麼.」這東西讓我有些費解.不由出口詢問聖者之心.

「我哪裡知道.這個鬼地方我也是第一次來.這裡的每一件東西都超出了我的認知.你看這些黃沙.是不是有些奇異之處.這些黃沙.似乎被有意地覆蓋了整個隧道.或者說.這些東西可以抑制靈力的流動.你可以用波動之眼感知一下這隧道中的靈力.在我們落下來時.到遇到毒王蠍.靈力雖然有些難以聚集.但是還是可以勉強使用.不過越往這隧道中走.靈力的流動就越緩.如果我沒猜錯.這條隧道是有意而為.目的是為了囚禁隧道另一端的東西.與這天空的光點.形成了一種極為詭異的陣法.如果這樣猜測沒有錯誤的話.這條隧道並不是唯一的.我們到了盡頭一定還能看到更多的隧道.或者說.這些隧道也是陣法的一部分.」聖者之心一口氣說了一大堆.我聽的雲里霧裡.過了半餉才回過神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