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4 日

身後,溫姐用眼神示意田瀟瀟答應,眼睛都快抽風了。

璟雯沒想到田瀟瀟沒賣,她愣了一下,倒也尊重田瀟瀟的決定,跟田瀟瀟又說了幾句之後,才離開。

等璟雯走後,溫姐才看向田瀟瀟,「你是傻的嗎?先前十萬就算了,現在五十萬你也不賣?而且還是圈內製片人的電影,雖然是個文藝片,但賣出去對你之後也有不小的幫助…」

她還在勸說。

「這段純音樂苒苒有幫我修改過,而且,言天王也不建議我賣掉。」田瀟瀟懶懶的抬頭,咬了一口蘋果。

聽到秦苒跟言昔的名字,溫姐一頓,立馬改口,「那就不賣了。」

頓了頓,溫姐又坐在椅子上,看著吃蘋果的田瀟瀟:「為什麼言天王會管你純音樂的事……」

溫姐低眸,思索秦苒跟言昔之間的關係,似乎有一條線出來,但……

太匪夷所思了……

**

樓下,秦陵跟秦修塵吃完飯一起回到房間,給秦陵授課的老師已經坐在桌邊,桌子上擺著電腦跟書。

老師講解之後,秦陵就打開電腦。

他看了秦陵一眼,然後壓低聲音,示意秦修塵跟他一起出去。

「您說。」秦修塵帶上門,對秦陵的老師非常尊敬。

「小陵的天賦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平生第一次見到,幾乎都是一點就通,」秦陵的老師看著門的方向,口中忍不住讚歎,「最多再一個月,我就沒有什麼新的東西可以教他的了,您要準備給他找一個新的老師。」

聽完,秦修塵一愣。

他預料到秦陵的天賦不錯,但沒想到老師對秦陵的評價這麼高。

以前秦家還有不少技術大師,現在這些工程大師都投奔了秦四爺,秦修塵只能在外界找可信的人。

控制慾 秦修塵能信任的人有限,再往上找,恐怕不得以要暴露秦陵了……他大肆找工程大師的消息、還有秦陵的消息總會暴露出來……

「謝謝老師。」秦修塵收攏思緒,開始思考一個月之後秦陵的問題。

綜藝節目已經拍攝到一半,秦修塵之後的行程還沒確定。

他低頭看著手機,經紀人給他發了幾部電影劇本,他神手劃了划,最後定在了M洲的一個劇本上,給經紀人回復了一句定下這個劇本。

秦修塵指尖按著手機,眸色低斂。

國內勢力秦四爺能插手,M洲呢?

秦修塵唇微抿,收起手機,回房間。

寶寶來襲:總裁爹地要乖 **

星期一。

江院長辦公室,他慢慢悠悠的捧著茶杯。

就看到周郢匆匆忙忙趕緊來,面容急躁。

「坐,」現在物理系出了宋律庭之後,今年又多了個得意門生,江院長正是得意之時,看到周郢這樣,他慢慢點著手指,「什麼事讓你急成這樣?要有個教授穩重的樣子,淡定。」

「你把秦苒的名額提交到下個月初的考核了了?」周郢一張臉色漆黑。

江院長握著茶杯的手一頓,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秦苒的名額被提交上去了?!」

不管是四大家族還是普通學生的考核,一個大學只有一次。

失敗了就永遠失去了進實驗室的機會,無論你是普通學生,還是四大家族的人,當初程溫如就是普通考核失敗,一直沒有進醫學研究院。

所以,各大高校每年選拔去考核的人店都非常認真,讓學生簽保密協議或者保證書的時候,都是再三確認這個學生各項實驗各項基礎知識已經達到了極限,才會報名。

這個名單也是物理系進行開會考核得來的。

現在專業性的人才越來越少,物理系不僅僅是為了物理學院的資源,也是想培養出幾個能挑起實驗室甚至研究院大梁的京大學生。

這麼多年來,京大學生進實驗室的多,但在實驗室能挑起大梁少,只有A大出了幾個實驗室的負責人。

也因此,京大的地位岌岌可危,周校長才會對每年的狀元這麼執著。

眼下先是出了宋律庭,又是出了個秦苒,京大物理繫上上下下老師主任都對兩人十分看重。

秦苒入學考試自動化的成績物理系幾個博士、院士都看過,甚至還一起大大小小開了不少會議。

在實驗室調回了不少實驗室的博士,就是為了輔導秦苒。

因為有宋律庭在前,院長等人已經給秦苒打造了一套完整的方案。

江院長本來是打算寒假讓秦苒做一些考核題,如果她有把握,就讓她開始接觸實驗室的光電核磁實驗,如果不比宋律庭差。

江院長就在次年三月給她報實驗室。

秦苒跟宋律庭,物理系對他們二人充滿期待,對他們的前程十分認真嚴謹,生怕他們走錯一步。

他安排得妥妥噹噹,眼下聽到周郢的話,對他不亞於五雷轟頂。

秦苒考核內容都沒有接觸過,幾大實驗也沒碰過……

江院長沒打算讓她這麼早就參加考核。

眼下只剩半個月的時間,別說考核的理論題,光是光電核磁實驗,秦苒也忙不過來。

如果這次被刷下,明年秦苒就沒有了機會……

江院長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他直接坐起來,拿起辦公桌上的座機,給實驗室負責人打了一個電話。

實驗室負責人聽到江院長的來意,一愣,「你們學校大一的那個名額是周校長提交上來的,我當時讓助理打電話跟他確認了好幾遍,這麼大的事情……你們還能報錯了?」

是校長?

難怪能越過他直接給秦苒報名,江院長忍下了心中的怒氣,壓著嗓音問:「周校長沒有跟我商量過,秦苒這個名額能不能撤銷?」

「保密協議跟申請書都已經申請上了,實驗室的規定有多嚴格您也知道,就算是程家人也一樣。」負責人搖頭。

掛斷電話。

江院長坐倒在椅子上。

周郢站在辦公桌邊,看著江院長的樣子,就知道大概了。

「是我爸?」實驗室負責人那邊聲音大,周郢聽得很清楚,他抿了抿唇,「他有必要這麼急功近利? 多情總裁 秦苒的天才程度近百年難得一見,他為了他可笑的業績資源就這麼隨意賭一個人的前程嗎?」

聽著周郢的話,江院長張了張嘴,他坐直身體,神色低斂:「周校長也不是亂做決策的人,秦苒聰明,給她半個月時間,她理論考試肯定能過。」

「理論考試過了還有實驗,過不了,就……」周郢看向窗外,不到半個月的時間,想要單獨培訓秦苒……

時間太緊迫。

如同江院長所說,給秦苒半個月,理論一定會過,她在物理上的天賦超乎尋常,正是因為這樣,周郢才更加痛心!

周郢面色陰沉。

他都懷疑他爸爸是不是A大派來的卧底。

江院長勉強打起精神,拿起座機給秦苒打了一個電話,讓她先到辦公室來一趟。

不管怎樣,名字報上去了,物理系也不會放棄她。

秦苒這邊,還在圖書館看書。

她按著耳機,走到走廊外面,「江院長?」

「秦苒同學,你現在在哪兒?」江院長聲音聽起來似乎有些弱。

「圖書館。」秦苒手撐在窗台上,俯瞰校園,聲音不緊不慢。

江院長頓了頓,語氣溫和:「你來我辦公室一趟。」

**

與此同時。

物理實驗室,地下二層,負責人掛斷了電話,神色莫名。

身側的助理聽得差不多,他小心翼翼的問道:「京大那邊出問題了?」

「聽說是報錯了,鬧了個大烏龍,物理系那邊並不知道周校長把他們新人王的名字報上去了。」負責人推了下眼鏡,搖頭。

「難怪,我就說那個新人王報得太早了,物理系不至於這麼急,才入學兩個月,幾個實驗應該都沒摸過。」助理從桌子上抽出了一份審核表,是秦苒期中考試成績,「她期中考試全滿分,潛力無限。」

負責人搖頭,輕嘆:「可惜了。」 嘎啊嘎。

嘎嘎的叫聲再次傳入洞穴中,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之後,一隻穿山甲探出小腦袋觀察起洞穴外部的世界。嗅了嗅空氣的味道,在發現是嘎嘎之後,這隻穿山甲遲疑了一下,然後望向洞外的嘎嘎。

幾聲撞擊聲之後,四顆種子再次掉落到洞穴口,這是嘎嘎閒暇時收集的種子。

穿山甲疑惑的看了看種子和嘎嘎,但貌似對自己的視力不太信任,小傢伙又嗅了嗅空氣中的氣味,似乎在分辨什麼,然後,它小心翼翼地從洞穴中鑽出,一面警惕着嘎嘎的動作,一面靠近種子,然後抓起其中一顆就縮回洞穴。

“哈哈哈哈,笑死咱了,這個傢伙。”

無語的看着這隻穿山甲小心的動作,嘎嘎覺得這隻穿山甲越看越可愛。

【背甲獸(河蟹世界)交流任務

目標:獲得這一窩背甲獸的友好。(1/12)

獎勵:100(進化值)

恆溫系統】

“咦,這次沒有使用精神交流居然就已經交好了一隻啊,不錯,看來有繼續發展的前途。”

“而且,終於有較好的恆溫組件了,主要聽起來就不像恆溫扇脊那麼簡陋。”

正在嘎嘎對交流的方式繼續思考之時,洞內再次傳出一陣陣窸窸窣窣的聲音,然後似乎發生了點混亂,又一個小腦袋冒了出來。

吱吱。

對方沒有跑向剩下的三顆種子,而是對着守在洞口的嘎嘎鳴叫起來。

“嗯?想告訴我什麼嗎?”

精神力覆蓋到這隻背甲獸腦部,對方精神力一如既往地保護着大腦,拒絕一切探查,但嘎嘎還是能感受到對方某些情緒,像是對方想要傳達給嘎嘎一般。

“對啊,其它動物想向另外的個體傳達意思時,精神力並不會阻隔這種意思的情緒波動,這樣一來,我現在才能感受到它們想向我傳達的情緒。”

“這是?疑惑、善意、急切?”

“啊,都是情緒,不知道具體意思口牙!”

吱吱!

見眼前的動物沒有動作,這隻背甲獸似乎有些不滿,又慢慢的縮回了洞中。

“你到底神馬意思的說,喵的,是要咱把食物送到洞口麼?”

暫時不理解對方的意思,嘎嘎只得自己想了個理由,然後上前將三顆種子放到了這隻背甲獸面前,但對方需要的明顯不是種子。

這時,洞穴內再次傳出了一陣躁動,那隻背甲獸似乎被推出了洞穴,正在嘎嘎疑惑之際,又是幾隻背甲獸接二連三的跑了出來。

“一個都不少的出來了?難道是對咱表示歡迎?咱會不好意思的啦,呵呵。”

事實並沒有嘎嘎想到那麼美好,緊接着十二隻背甲獸出現的不是它們的同族,而是一條數米長的巨蛇。

“我……我說怎麼回事嗎,原來是有敵人!”

壓制住自己見到蛇類時的不舒服,嘎嘎吼叫着吸引了這隻巨蛇的注意力。巨蛇在發現嘎嘎龐大的身形時有些疑惑,貌似準備返回洞穴,但嘎嘎的吼叫和之後嘎嘎移動到洞穴口的行爲,無意間堵住了對方的退路。

噴吐着蛇信在嘎嘎面前盤成一團,蛇類專屬的攻防陣勢被這隻巨蛇使了出來。

“喵的,我說,這些蛇難道本能的就會這種方法麼?”

稍稍試探了一下這團蛇,判別不出對方的毒性多大,甚至也判別不出對方是否是毒蛇,看着這頭扁圓腦袋,佈滿鱗甲,正嘶嘶地威脅着嘎嘎的巨蛇,嘎嘎漸漸平靜了下來。

之前只是因爲對蛇類的不舒服,而讓嘎嘎有些措手不及,但等靜下來後,嘎嘎才發現這隻蛇面對此時的嘎嘎甚至普通的觸手嘎嘎獸都不會有什麼大的威脅,因爲對方還是太弱了。

掃視了一下週圍的十幾只背甲獸,它們大多都看着洞口,反而對戰場注意較少,似乎洞穴內有很重要的東西。

“不就是一堆種子嗎,反應這麼大。”

稍稍對這些小傢伙對食物的重視觀念提升了一個等級,嘎嘎後退幾步依舊堵着洞口,以免這條巨蛇乘機躲入洞穴中,晃動着觸手從山坡邊纏繞着取出幾塊石頭,嘎嘎試了試力度。

“雖說之前有玩過扔木頭之類的較輕的東西,但看了觸手的等級也需要提升一下了,只是快石頭就無法做大的動作了。”

扔掉兩塊石頭,嘎嘎試着用兩根觸手去纏繞一塊石頭,這次倒還可以,但巨蛇看來已經沒有耐心了。

噴吐着蛇信,巨蛇從盤起狀態退出,扭曲着身體向嘎嘎快速接近。

砰。

一塊巨蛇腦袋大小的石頭砸在了巨蛇身旁。

“切,歪了。”

無視之前的失敗,嘎嘎再次對準目標拋出石塊。

砰!

這次石塊掉落在蛇頭前方,依舊是脫靶。不過這條巨蛇看來意識到石頭的危險,扭動着身體向旁一轉,開始大弧形接近嘎嘎。

“喵的,你就不能走直線嗎。”

“不過蛇‘走’‘直線’纔不正常吧。”

“……”

迅速捲起兩塊石頭,再次扔向巨蛇,但依舊被對方躲開。

“去死去死!”

再次捲起兩塊石頭,這次嘎嘎沒有直接拋出,而是帶着石頭衝向了巨蛇,同時吼叫着在頭頂的獨角上放出陣陣電光。

看來意識到敵人的強大,面對衝過來的嘎嘎,這隻巨蛇居然再次擺出記憶中攻防皆備了團蛇陣。

“嘿嘿,就是要這樣嘛,咱會好好照顧你滴。”

用恐嚇的方法讓巨蛇擺出無法機動躲避的團蛇陣,嘎嘎立即停下前衝的腳步,然後迅速晃動着四根觸手就是兩塊石頭飛出。

砰砰!

雖然投擲技能沒什麼鍛鍊,但面對就在身前不遠處團起來的巨蛇,如果還砸不中就只能無語了。

一塊石頭砸在巨蛇團起的蛇身上,讓巨蛇一陣疼痛。

與此同時,另一快石頭正好飛向巨蛇上方,看起來還是杯具的脫靶了。

但爲了照顧觀衆(背甲獸們)和同事(嘎嘎)的情緒,這頭巨蛇完全無視了飛來的攻擊性武器,充滿犧牲精神的將大嘴一張,就迅速地接住了高速飛形的石塊。

“好球!”

不得不感慨這頭巨蛇的反應力,嘎嘎不住的點頭讚美中……

不過對巨蛇而言這可不是好事,很明顯有時過於敏捷的反應沒有很好的動態視力配合的話,反而會弄巧成拙,完全沒有注意吞掉的是什麼東西的巨蛇,此時就承受着自己吞下的苦果(石頭)。

痛苦的晃動着腦袋,這頭巨蛇開始繞着那小塊地域爬形,完全忽視了外界的情況,只是不斷張合着大嘴似乎想將石頭吐出來,但嘎嘎怎麼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了?

“再來,看咱的——觸手投石機!”

連續不斷的石頭砸在巨蛇所在區域,慘叫也不斷產生,不斷減弱,而那十幾只背甲獸看起來已經被嚇呆了,只是愣愣的盯着被不斷蹂躪的巨蛇,然後望了望興奮地投擲着石塊的嘎嘎。

“再來,繼續,看咱的,耶,喵……咦,沒石頭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