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踏天大聖、黃眉翁、六賊和尚,以及現在抵達的魔宗大人物,每一個都各有特色,每一個的實力都高高凌駕在眾人之上,在他們面前,連冰釋天都沒有插嘴的份兒,他們這些晚輩又哪敢開口?

不過,事態發展到這種地步,已是令陳汐徹底鬆了口氣,他知道,自己已再不用藉助小鼎的力量去和冰釋天拚命了,只需靜觀其變,伺機而動就足夠了。

「先天魔宗方斬眉!想不到你這魔頭也來了,早在數千年前,我就想和你戰上一場,卻一直無緣相見,擇日不如撞日,咱們這就比劃比劃吧!」就在這時,踏天魔王猛地仰天大笑,身上戰意狂涌,躍躍欲試。

方斬眉!

一聽到這個名字,玄寰使者們的臉色又是一變,就連冰釋天都眼瞳一縮,露出一抹深深的忌憚。

此人是魔道中最為驚采絕艷的霸主級人物,不知多少歲月前就已名揚天下,震驚玄寰域大世界,只不過後來,也不知因何原因隱退,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這在當時,還引起了莫大轟動,所有人都推測,此人早已破九劫而飛升天界了。哪曾想,他竟會在這時候橫空現身,出現在這裡?

「想和我戰鬥?先問問你師尊是否同意吧!」方斬眉瞥了一眼踏天大聖,雲淡風輕說道。

被人提及自己的師尊,踏天大聖神色一滯,禁不住嘆息連連,一副很無奈的模樣,再沒了戰鬥**。

「小胖子,趕緊隨小僧走吧,大禪林寺的一幫光頭可都在眼巴巴等著你呢。」一側,六賊和尚突然來到凌魚身邊,笑眯眯打量了一番,說道。

眾人見此,暗道一聲果然如此,他們都早已被之前的一幕幕驚得麻木,這時候反而顯得平靜許多。


「我?」凌魚愕然,撓著腦袋,一臉憨厚地問道,「前輩,您沒認錯人吧?」

「認錯誰,也不會認錯你。」六賊顯得很有耐心,笑眯眯說道。

「您確定?」

「確定。」

「真的?」

「真的。」

「真的沒有搞錯?」


「真的沒有。」

「可我……」


「小兔崽子!有完沒完了!」

砰!

六賊終於受不了了,抬手拍暈了凌魚,無奈搖頭道:「真是的,咱們佛宗弟子雖說都很啰嗦,但像你這兔崽子這般啰嗦的,還真是絕無僅有,奇葩啊!」

見到這一幕,踏天大聖、黃眉翁、方斬眉都忍不住大笑出聲,能啰嗦得讓六賊都受不了,這小胖子還真夠奇葩的。

陳汐等人也都莞爾不已,他們都看得出來,六賊的確是發自內心要帶走凌魚,收為大禪林寺弟子的。

只有冰釋天,依舊陰沉著臉,面無表情,又一個大楚王朝弟子被佛宗大人物帶走,這令他的心情愈發鬱悶憋屈起來了。

接下來,方斬眉也同樣選中了梵雲嵐。

梵雲嵐似並不意外,安心接受了這份天大機緣。

陳汐也並不意外,在很早以前,他就曾聽自己那位喜歡女扮男裝的師姐說過,梵雲嵐乃是邪蓮伴生之體,又出自魔宗,被方斬眉選中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不過令陳汐意外的是,方斬眉選中了梵雲嵐之後,突然目光一掃旁邊的趙清河,竟又將趙清河選中了!

至此,他們大楚王朝的子弟,除了陳汐和卿秀衣,其他人全部都被突然而至的大人物選中了!

這樣的一幕,別說陳汐他們,在場所有人,又有誰能夠想象得到?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韓載風嘴角抽搐,低頭道:“宋櫻芝她們沒和你說啊,昨晚跟人打架了……”

要不說,說話是門學問,“跟人打架”和“被人打了”聽起來氣勢就完全不同。

“來都到這邊來~~”遠處班長喊話。

陸寒也顧不得細問韓載風到底是怎麼回事,兩人先過去了。

楊欣老師滿面春風,在海風中微笑着向大家致謝,並說道:“這是秦昊,秦大帥哥,大家也都認識了吧,上個月來給大家科普過劇組選角的一些問題。這次來呢,是因爲要籌拍一個網劇,順便看看咱同學中有沒有合適的人選。”

一旁滿身儒雅的秦昊微笑道:“主要是給楊室長過生日,當然劇組的新劇是《重生之搖滾學霸的殭屍少年》,講的是前世是一個愛好搖滾的學渣,重生後成爲學霸,一邊搖滾一邊學霸的故事。選角是面向全國的,這次我回濱海,正好是來咱們母校看看。說起來,我也是濱海出來的哦。”

劇組的副導演,也是選角導演,自然是能得到這些學表演的學生的認可,再加上秦昊說話又好聽,還會彈吉他,很快就和大家熟起來,甚至還自彈自唱了一首歌。

但這裏的性質畢竟是班會,有個“外人”在,終歸是拘束一點。秦昊也意識到這點,在這玩了一會兒就藉故先離開了。

這一下,氣氛才真正熱烈起來。大家圍成圈,圈裏是燭光和水果蛋糕,外圈有鋼琴,架子鼓,吉他……徐徐海風吹拂,師生其樂融融。

大家都很開心,笑聲飄蕩肆意,唯獨韓載風有些鬱悶,他笑起來臉疼,但又抑制不住內心的笑意啊。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小廣場上蕩起生日歌。

鋼琴曲不知何時介入,很完美的爲歌聲點綴,此時此景令人心曠神怡。韓載風仰面倒在草坪上,伸手擁抱天空感嘆:“活着真好啊,青春真好。”

琴聲叮咚如泉水涓涓,於海風中化爲糖果滋潤心田。生日歌的調調不知何時轉換成了另一首舒緩浪漫的曲子,是那首……《夢中的婚禮》。

前奏,低潮,過度,**。溫暖如風,柔如彩虹。一顆流星劃過星空,如一滴幸福的淚。

在這琴聲中,有個男生默默低下頭,把手機上的遊戲全刪了,並立下決心以後要好好學習。

有個女生,把前任的聯繫方式刪了,決心要重新來過。

還有一個女生默默的YY,心想,如果彈鋼琴的人在彈完後走過來柔聲說“我其實是彈給你一個人聽的”該多好。

韓載風,一個自幼練習八卦遊身掌的純直男,此刻也柔軟了啊,他不禁擡頭看去,看到是一個略顯瘦削的男子坐在海風中彈琴,身上的穿的衣服,是陸寒常穿的那套白西服,但……臉上帶的狗頭面具是怎麼回事?

幹嘛……萬聖節的嗎?

不過……到底彈琴的是誰啊?班裏還有會彈琴的男生?有人花錢請的鋼琴聲?那穿陸寒的白西服又算怎麼回事?

宋櫻芝閉上眼睛,在沉醉,她的頭輕輕靠在楊欣老師的肩膀,楊欣老師攬住她的後腰,兩人隨着琴聲搖晃。“我是一個沒有音樂才藝的女人,當我聽到這首樂曲時,它彷彿把我帶到另一個世界,真的是我聽過最好聽的曲子,我對它癡迷了。”宋櫻芝閉着眼睛輕聲說。

楊欣深深的呼吸一口海邊清新的空氣,側着頭看過去,看着那帶狗頭面具忘情起伏在鋼琴旁彈琴的男子,也輕聲問道:“如果世界很危險,音樂一定最安全。”

一旁,夏天影也在沉醉,她輕聲道:“不知道爲什麼,在我心裏,這首曲子其實講述了一個悲傷的故事,一個人愛而不得,只能在夢中幻想。”

曲畢。

彈琴的人摸索着走到楊欣老師面前,柔聲說道:“楊老師,感謝你盡心盡力盡職盡責的教我們這兩年,這首《夢中的婚禮》送給你,祝你生日快樂。”

“謝謝你……同學,你是?哪個班的,能否摘下狗頭讓我看看。”楊欣老師感動道。

男子搖搖頭,擺擺手,道一聲“珍重”就離開了。不知是戴着面具看不清路,還是他心裏情緒激盪,總之他走得時候是踉蹌了一下。

到了黑暗沒有燈光的地方,陸寒摘下面具,揮拳激動道:“任務完成!”

其實,在彈到一半的時候,就感受到了系統的【任務完成:幻想幣+3,獲得隨機裝備圖紙(白)】

的信息。

音樂也有把他自己感染到,原本計劃,最後還是要摘掉面具去和楊欣老師祝賀的,但既然任務已經完成,那也沒必要去說了。

俗話說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同樣是搞音樂的人,怎甘心被別人比下去。

班裏的樂隊,在鋼琴曲結束後馬上就上臺,架子鼓鼓點狂躁,吉他彈起來,主唱唱了一首《我從崖邊跌落》獻給楊欣老師。

……

陸寒離開小廣場,回到宿舍。這邊雖然師生其樂融融,但是他還是更關心剛獲得的【隨機武器圖紙】。

爬上上鋪,閉目養神,便進入遊戲世界。

【隨機裝備圖紙】被自動發放到儲物箱裏,拿出來看,是一張撲克牌樣式的卡片。上面寫着一段話:

將圖紙和原材料一起投入主基地,並花費1個幻想幣,可獲得匹配玩家身材的隨機裝備一件,品質白色。

要原材料,還要錢?1個幻想幣那麼多……

感覺有點坑,但是“隨機”二字從來都是挺吸引的,特別是玩遊戲的時候,誰知道會不會隨機出好東西?

原材料又是什麼?


這個遊戲很多能力可以具現,是挺好玩的,但就是沒有攻略和說明,什麼都要自己摸索,這點很煩。

走到“黑暗聖地”那裏詢問,也沒有得到迴應。除了剛建造起那天,裏面的黑色面板出過信息,這玩意就再沒亮起過。

距離第三波攻擊,還有兩個小時。

幻想幣數量:10

三座箭塔的箭矢儲存量,不足90支。

如果一會兒的攻擊怪物數量在30只以下,倒是勉強可以守。若是超過30只,箭矢肯定不夠,需要再花1枚幻想幣再兌換一座箭塔。

看看入口外面的兩條壕溝,希望那玩意給力吧。

月亮井裏面的水又滿了,陸寒用井邊的水壺打滿一壺,喝了一口清涼甘甜,很是解渴。剩下大半壺留着,一會兒若是打起來,體力不支了可以恢復體力。

“這水不知道還有沒有別的好處……要不要帶回家讓老媽喝一壺?”

老媽爲了供自己上學,這些年很是不容易。而且藝術生的花費又多,沒少受累。一念及此,陸寒就打定主意,過幾天休息回家看看。自從多年前搬離市區,回到鄉下老家,自己在市裏上去,回去頗不方便,一年也難得見老媽一次。

東想西想的,圍着基地轉悠,時不時瞅瞅外面的大霧,準備迎接第三部攻擊的到來。

【第三波攻擊倒計時,三,二,一】

遊戲語音突然響起,不知哪裏也響起了一聲低沉的號角。

“第三波攻擊(動物系)抵達,做好戰鬥準備。”


“進犯之敵:御風駒30/30”

“稀有怪物:御風駒精英1/1”

“怪物首領:御風駒王1/1”

“攻擊方式:踐踏,衝撞”

“特殊攻擊:無”

“戰役規格:小規模騷擾”

轟隆轟隆!

外面馬蹄聲震動,整個地面都在顫抖,如同騎兵衝鋒。

“三十匹馬?確定只有三十嗎?”

陸寒被這氣勢嚇到,看慣了小說裏經常說的千軍萬馬衝鋒,本能的以爲只有那樣纔會有地震。沒想到現實裏遇到,三十匹馬一起奔跑,就有這麼大的動靜!

嗖嗖嗖!

箭塔開始射擊!

霧氣中戰馬嘶鳴,已經能看到白色的身影衝鋒而來。陸寒彎弓搭箭準備射擊。

轟隆!

跑在最前面的那匹馬,一蹄子踏進第一道防禦壕溝裏,巨大的馬身栽進去,壕溝地下傳出嘶鳴。

嗖!箭塔發射出的一支飛箭射過去,貫穿馬首。

【擊殺御風駒,獲得經驗值80點】

【擊殺御風駒,獲得經驗值80點】

馬羣衝鋒聲勢是很強,但是缺點也明顯,一旦前方受阻形成踩踏,後面就會亂作一團。

防禦壕溝發揮了巨大的作用,即便是有馬匹奮起一躍,跳過第一道壕溝,前面正好還有一道。跳的遠了,直接掉進第二道溝,跳的近一點,後蹄會掉進第一道溝。

可謂是人仰馬翻,極爲慘烈。三座箭塔的射擊頻率很淡定,有節奏的收割。

陸寒拎着長弓在後方巡守,只要對零星踩着同伴屍體衝過來的漏網之馬進行射擊即可。弓箭的威力是很強,但對付大型戰馬不算擅長。雖然目標大,容易射中,但馬的生命力很強,即便是被射了幾箭多不容易死。除非直接命中馬首或是心臟。這會兒的功夫,陸寒倒是希望自己能掌握一門近戰的武技,比如齊眉棍或是球棒之類蠻力型攻擊手段。

除了在入口處巡守,還要看看其他地方會不會有戰馬衝進來。

這主基地四周,只是一圈柵欄圍着,看上去防禦力很薄弱。好在這些“御風駒”看上去很莽,絲毫不講戰略,硬是在門口站擼,都被箭塔射死。而且,怪物死了之後,沒一會兒就會變成黑煙。這樣使得壕溝地下沒有被屍體填滿,基於這一點,壕溝堪稱是完美的防禦手段。

“30匹御風駒看來問題不大,還有一匹御風駒精英,一匹御風駒王,不知道什麼來頭。”

思量再三,安全起見,陸寒也不當守財奴了,又去購買了一座箭塔,放在入口的另一側。這樣兩側各有兩座箭塔,火力網更密集。

而且新的箭塔自帶100支箭矢,彈藥也充足,那御風駒精英和御風駒王即便是再強,一旦掉進連環壕溝裏,也會被射程篩子。

又過了一會兒,外面戰馬嘶鳴漸稀。

【擊殺御風駒精英,獲得經驗值500點】

【擊殺御風駒首領,獲得經驗值800點】

“作戰成功,成績計算中。”

遊戲語音忽然播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