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路南:有點久啊,是不是雲帆這小子,拉著你說什麼了!

蘇北:看我一臉的嫌棄,你這張烏鴉嘴啊,你剛說完,我就撞到了蘇暖,你說能不費時間嗎?

路南:你遇到蘇暖了?她沒把你怎麼樣吧?

蘇北:我把香檳灑到她身上了!

路南:你故意的?

蘇北:請看我老實的臉,天地良心,我是無意的!是她想對我不軌來著,我完全屬於正當防衛,不信你去查監控。

機靈寶寶Ⅱ爹地別搶我女人 路南看著她發的信息,無奈的搖搖頭。

路南:給雲帆說了吧? 蘇北:嗯,說了,他要求加工資,升獎金!

路南:他肯定在做夢!

蘇北:夢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路南:不!他做的是白日夢!

蘇北:表醬紫!你都不關心一下下屬,為你的重色輕友,做出一點點小小的表示嗎?

路南:我有重色輕友嗎?

蘇北:難道沒有嗎?

路南:我色誰了?

蘇北:我啊!

路南:你能色嗎?

蘇北:我已經翻了無數白眼,好了,不聊了,我進電梯了,沒信號!

路南:嗯!

路南站在停車場,等了兩分鐘不到,蘇北就下來了。

路南伸手將蘇北抱住。

蘇北不好意思的推了推他。

"幹嘛呢!還在停車場呢,我們先上車!"蘇爾比低聲說道。

路南點了點頭,幫她打開車門。

兩個人上車之後,快速的離開停車場。

蘇北沒有注意到,角落裡的葉冉,將這一幕拍了下來。

葉冉名聲已經爛大街,雖然蘇北答應了葉婷洛,沒有繼續追究葉冉,讓她繼續拍那部戲。

可是,已經很少有人敢用她了。

今天這樣的商業酒會,以前的話,她還是能參加的。

可是這次,她連一個請柬都沒有收到。

她不像是蘇暖,背後還有一個蘇家,她的身後,什麼都沒有!

因此,雖然蘇北放過了她。

可是,她卻更加記恨蘇北了。

看著手機上的照片,葉冉露出惡毒的笑意。

蘇北,竟然跟路南糾纏在一起。

這個不知廉恥的女人,看她以後怎麼慢慢對付她。

她一定要讓蘇北比她現在的情況更糟糕!

絕地歸來,冷漠老公愛上我 捏著手裡的手機,葉冉惡毒的想著。

這時,手機突然響起來。

她趕緊接通,蘇暖憤怒的聲音,在手機里響起。

"葉冉,你能幹什麼,讓你給我送個衣服,你磨磨蹭蹭,都多久了還沒來,你不是說自己在這附近呢嗎?"蘇暖生氣的說。

葉冉這才回過神來。

剛才看見蘇北和路南抱在一起,她心裡有點吃驚,徹底忘記了,自己是來給蘇暖送衣服的。

"好好好,我現在在地下車庫,馬上就上來,只不過我沒有請柬,只能給你送到酒會門口,你自己出來取一下!"葉冉說道。

"好了,知道了!別廢話了!快點上來!"蘇暖聲音中,帶著滿滿的不耐煩。

葉冉掛了電話,臉上的神色猙獰極了。

總有一天,她要將這些人,全都踩在腳下!

路南開著車子,一路向著市中心公寓駛去。

蘇北坐在副駕駛上,給蘇寒和蘇凜發消息。

蘇北:寶貝們,睡了嗎?

蘇寒:沒呢,我正在幫大魔王,完善盛世集團的電腦信息系統呢,感覺他們的系統,很不安全!

蘇凜:我也沒睡,媽咪,我正在研究一個項目,估計說了,你也不太懂,反正非常複雜,我已經好幾天都沒有睡好了!

蘇北:心疼寶貝們,時間不早了,早點睡覺,小孩子不能熬夜,至於盛世集團的信息系統,完善也不在這一時,畢竟,以前那麼久,他們都涌過來了,不是好好的嘛!還有小凜,你研究的那些什麼東西,媽咪一個都沒有聽說過,如果可以慢慢來的話,就別那麼趕,為難自己。

我的美女老總 蘇寒:媽咪,我有強迫症,看見不好的東西,總想做到最好,不然我睡不著。

蘇凜:媽咪,科技是人類發展的第一生產力,你懂否?我要是不努力,人類該怎麼發展啊!

蘇凜的字裡行間,都故意透露著憂心忡忡的語氣。

蘇北忍不住笑了,這個活寶,怎麼這麼逗呢!

全人類那麼多人,他不努力,科技就不進步了!

蘇北:好好好!知道我的寶貝們最厲害了,不過,媽咪還是要叮囑你們,早點休息,不然對身體不好,累垮了,媽咪會心疼的!

蘇凜:媽咪,我會乖乖睡覺的,你也早點睡!

蘇寒:媽咪,我也明天再弄,先睡了,晚安!

蘇北:寶貝們,晚安!

路南開著車,他微微側目,就看見蘇北一臉滿足的笑意。

她盯著手機,笑得非常傻。

路南有點好奇,她正在跟誰聊天呢,怎麼這麼開心。

"北北,你在跟誰聊天呢?"路南隨意問道。

蘇北愣了愣。

她的神色有一絲慌亂。

"那個……我問問顧茜瑩回家了嗎?她說她遇見一個很逗的人呢,隨便給我說了說,我覺得挺有意思的! 絕色女尊:權傾武林 "蘇北隨便找了一個借口,敷衍過去。

路南點了點頭。

蘇北一起顧茜瑩,他幾乎就下意識的,想起酒會上的事情。

李雲凱,蘇北的前男友。

他突然對蘇北的過去,充滿了好奇。

可是,他卻非常清楚,自己不能去查,否則讓蘇北知道了,肯定會生氣。

但是,自己問她的話,她也不見得會告訴自己真相。

路南無奈的嘆口氣。

蘇北似乎是察覺到路南不開心了,她神色有點不自在,卻不知道說點什麼,來緩解這種氣氛。

車子好不容易到了公寓的車庫。

蘇北一下車,感覺整個人都鬆了一口氣。

她快速的向著電梯里走進去,誰知道,路南大步流星跟上了。

蘇北的心裡慌慌的,她總覺得,路南心裡有事。

果然,電梯門剛一關上,路南就開口了。

"北北,李雲凱真的是你男朋友嗎?"路南沉聲問道。

蘇北皺著小臉。

她該怎麼回答,酒會上都那麼說了,肯定是真的啊!

可是,她很清楚路南的脾性,她只要說是真的,路南肯定會不高興。

蘇北想了想,她笑了一聲。

"那個……我們大學的時候,年紀都太小了,都是玩玩,也不知道對方什麼為人,後來覺得不好,就分開了!"蘇北乾笑著說道,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到底在講什麼。

路南點點頭。

他突然將蘇北拉過來,抱在懷裡。

蘇北感覺呼吸有點不順暢,她伸手捂著胸口,感覺心臟跳得厲害,還伴著一絲隱隱約約的疼。

蘇北搖搖頭。

她肯定實在瞎想,心臟怎麼會疼呢,就是自己太激動了而已。

她低著頭,依偎在路南懷裡,不敢說話。

路南看著她乖巧的樣子,心裡陣陣難受。

李雲凱,應該是她第一個男人吧!

他的確一直在告誡自己,不要難受,不要拿自己跟那種人比,不要去想蘇北的過去。

可是,他心裡就是難受的抑制不住。

路南的手越來越緊,抱得蘇北喘不上氣。

電梯到了,她使勁掙脫路南的懷抱。

"我有點不舒服,我先進去了!"蘇北說完,幾乎是衝出電梯,向著房門跑去。

路南走進家裡的時候,發現蘇北已經進了卧室。

她將自己卧室門,死死的關上。

路南的眼底,閃過一絲深深的落寞。

他站在客廳里,看著蘇北的卧室許久,才轉身向著樓上走去。

他覺得自己心裡有一團火,他必須好好冷靜一下。

路南上了樓,一頭栽進水裡,他頓時覺得,自己渾身都冰涼了下來。

路南在水裡遊了一圈。

他突然聽到,游泳池另一邊有響動,他游過去一看,發現蘇北也上樓來游泳了。

路南快速的向著蘇北游過去。

蘇北游著游著,突然感覺到身後有人。

她猛地浮出水面,路南也跟著浮出來。

蘇北吃驚的看著路南。

"你怎麼在這裡?"蘇北一邊說話,頭上還流著水。

路南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你又為什麼在這裡?"路南問道。

蘇北神色微微一怔。

"我……我突然想游泳!"蘇北開口,找了一個非常蹩腳的理由。

路南輕笑了一聲。

"是嗎?那我正好也想游泳,所以,我就出現在這裡了!"路南悠悠的開口。

蘇北咽了一口唾沫。

"那你繼續,我也遊走了!"蘇北說完,一頭扎進水裡,向著更遠的地方游去。

路南的眸子閃了閃,他伸手,揉了揉滿頭水珠的頭髮,也向著蘇北游過去。

兩個人你追我趕,在水裡遊了半天。

蘇北累的不行了,她快速的向著岸邊游過去。

路南看見蘇北打算上岸。

他加快速度,兩三下就游到蘇北前面。

他浮在蘇北的面前,擋著蘇北,讓她不能上岸。

蘇北浮出水面。

她有點生氣的看著路南。

"路南,你在幹什麼呢?"蘇北皺著小臉說道。

路南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你難道看不出來嗎?我在游泳啊!"路南說。

蘇北頓時氣結。

游泳就游泳,他幹嘛一直跟在自己身後,整個游泳池那麼大,他難道就不能去別的地方嗎?

再說,他現在浮在自己面前,這又是要幹嘛!

蘇北最討厭這樣的路南了。

她很清楚,每當這個時候,路南的心情,肯定不好!

可是,他卻不願意說出來,每一次都表現的不陰不陽,讓蘇北深深的無力,不知所措。

總裁追妻:老婆大人難伺候 蘇北越想越氣。

最後,她實在氣不過,直接捧了一捧水,向著路南潑過去。

路南沒有注意,被蘇北的突然襲擊嚇了一下。

他下意識的微微張嘴。

然後,猝不及防的喝了一口水。

路南咕嘟咕嘟的吐了兩口,水從嘴角流下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