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5 日

趙雲,黃月英,貂蟬等人正按照計定好的行軍計劃率領太平軍將士,兵分三路趕往洛陽。

就在此時,突見前方天空烏雲蔽日,異象生成!觀其所在方位,赫然便是京師洛陽!

黃月英凝目遠望,待窺見那黑氣中巨蛇依稀顯露的身影之時,俏臉之上不禁赫然色變。急忙傳下將令,命大軍停止前行。一拍坐下的熊貓坐騎,飛馳到中軍尋到了洛璃。

「洛璃姑娘,事情有變,還請速與主公聯繫。」

洛璃嘴角似笑非笑地看著黃月英。

「才分開不足兩日,莫非軍師姐姐就想念奴家那無良的主人啦?」

黃月英聞言沒好氣地白了洛璃一眼。

「莫要說笑,此天象絕非尋常。莫非你沒看到么!」

「安啦,安啦,本宮剛與他聯繫過。看把軍師姐姐你給急的。」洛璃原本還欲再調侃她兩句,可看黃月英一臉凝重的模樣,吐了吐舌頭。不再開玩笑。

「他可曾說何時歸來?所謀之事可曾順利?」黃月英聞言臉上一紅,急忙問道。

「未曾。不過卻說對你好生挂念。讓你今晚洗白白在房中等他。對軍師姐姐的好身材他可是一直垂涎得緊呢。」

「瞎說!主公怎會出此輕薄之言!」黃月英聞言大羞。伸手一戳洛璃的眉心。翻身上了熊貓,落荒而走。

「哼!天魔族之人便是可惡!」黃月英剛走不遠。天狐和囚牛伸頭拱開了車帳,神色頗為厭惡地瞪了正自抿嘴輕笑的洛璃一眼。口吐人聲,恨恨地說道。

「滾!你兩頭小妖莫要在本宮身前礙眼。惹惱了我,仔細將你等燉鍋好湯!」

洛璃伸指在囚牛腦袋上彈了個腦嘣。轉頭目視著洛陽城上空翻滾的雲團,俏臉上的笑容霎時不見。

「奴家無良的主人啊,你為何總是麻煩不斷呢?」

洛璃口中喃喃自語。就連囚牛從車帳中鑽出來將她裙邊的薯片叼走也未曾發覺。 洛陽有變!

黑霧迷城!空中驚現八首八尾巨蛇虛影!

洛璃傳來的消息是如此的突然!如此的驚人!

「媽的,又讓你這狗日的給蒙對了。我發現你這傢伙整一個事兒媽,什麼事兒一旦和你沾邊准沒好。」張炎彬目光複雜的望著周啟。語氣中不無調侃之意。剛被人當了回槍使,至少在口頭上討些便宜回來也是好的。

「呵呵,雖然老子看這白毛兒不順眼,可這狗日的至少這次是說對了。」

「是啊,和頭兒在沾邊的事情,不要太刺激。」

耳聞趙大明和張定軍兩貨在身後交頭接耳。周啟嘴角一抽,抬眼注視著明月空。

「怎麼?明大少不是怕了吧?」

「廢話!我是那怕事的人么?」明月空一挑眉,目中寒意一閃。

「我可告訴你,這事兒既然被我知道了,怎麼都少不了我那一份兒。再說,還有什麼比你這傢伙更大的麻煩?」

周啟微微一笑,不再多言。明月空看樣子是指定賴上自己了。不過正好,事到如今幫手只嫌少不嫌多。在聽到消息的第一時間,他便意識到。這會是個天大的麻煩!

「這事兒你們怎麼看?」

周啟轉過身,遞了支煙給付雲生。目光一掃趙大明和張定軍。點煙的同時,出聲問道。

「嘿嘿,當然是聽頭兒你的,你怎麼說,咱們就怎麼辦。」張定軍呵呵一笑,伸手撓了撓大光頭。一拍趙大明的肩膀,把胖子拍的一哆嗦。

「嗯啊,沒錯兒。我說你特么輕點兒!」趙大明小雞吃米般點了點頭。揉著酸疼的肩膀,偏頭怒視著張定軍。

「剛才不是挺能說的嗎?現在都不說話了?大明,你知道的東西一向不少,你來說說看。」

「額。」趙大明和張定軍對視一眼,壞了,頭兒這耳朵是特么怎麼長的,自己和張定軍說那麼小聲他都聽得見。

「我就是覺得有點兒奇怪,八個腦袋、八條尾巴的大蛇,聽起來怎麼像島國的那貨呢?」既然周啟問道,胖子一琢磨,便將心中的猜測給說了出來。

「你是說八岐大蛇?」聞言周啟的目光一凝。不聽胖子這麼一說,他還真沒往那方面去想。

「我去,這特么怎麼可能?我說胖子,你不會是愛情動作片看多了吧?秦皇陵下封印著八岐大蛇?這得開多大的腦洞啊?」明月空一臉好笑地走了過來。目視著趙大明笑得叫一個不懷好意。

「呸!你特么才腦洞大開呢!你全家都腦洞大開!」趙大明小眼睛瞪得溜圓,胖墩墩的身體一蹦三尺。

「明少,這傢伙或許說的沒錯。」一向寡言少語的老九,突然插了一句。

儒神 「嗯?」明月空偏頭一望老九,眉頭微微一皺。

「以前我玩過一款叫做無雙大蛇的電腦遊戲。內容就是以三國和島國戰國時代為背景。」

「你確定?」

「嗯!最終BOSS魔王遠呂智,傳聞就是以島國神話《古事記》中的八岐大蛇為原型。就是不知道會不會同這有關?」

「對嘛!我說呢!還是這位美女秀外慧中有內涵!」趙大明目光一瞟老九婀娜的身材,在她高聳的胸脯上盯了一眼。包子臉上霎時春花燦爛,笑得叫一個騷.浪賤。

「滾!」老九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轉過身去不再出聲。

細細思索了一番兩人的話語。周啟微一沉吟。越想越覺得可能!萬一真是八岐大蛇臨世,任務劇本按照無雙大蛇世界來進行。只怕麻煩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大!

「速度趕過去!」周啟將煙頭扔掉,用力踩滅。偏頭望向明月空。

「媽的,你真當老子是印捲軸的?」

明月空口中罵罵咧咧地抱怨了一句,雖然如此,隨著他手腕一翻,掌中已然多了一張遠距離群體傳送捲軸。

「放心,我不會讓你明大少吃虧的。你還有幾個人留在遼東對吧?」周啟突然出聲問道。

「沒錯,怎麼?難不成你有辦法將他們弄過來?」

「嗯,一切先到洛陽再說。」

竟然還真有?明月空目光一閃。這傢伙究竟還藏著多少秘密?

片刻之後。京師洛陽南面七十里,太平軍大營。

隨著空氣如水波般一陣波動。一道月白色的傳送門徐徐開啟,待晶瑩的魔法光輝逐漸變得穩定,白光一閃,從中顯露出周啟的身影。

「主人?」周啟剛一出現。自遠而近的歡呼聲過後,半空中一道紅影如電閃至,落入他的懷中。

周啟一低頭,正迎上洛璃紅寶石般璀璨的目光。再次見到魔女嬌俏的模樣,他心中亦十分歡喜。忍不住在她光潔的額頭上輕輕一吻。

「我去!這美女是誰?」隨後走出的明月空抬眼看見這一幕,再一見洛璃絕世的姿容,頓時怔在了當場。臉上的表情怎一個羨慕嫉妒恨了得。

周啟微微一笑。伸手攬住洛璃的纖腰。轉頭注視著明月空。

「明大少,你立刻通知你的人做好準備。稍後就由洛璃出手將他們接過來。」

「她?」明月空戀戀不捨地從洛璃臉上好不容易挪開目光,聞言又是一驚。看不出來,這模樣嬌滴滴的大美女,竟然還是一個空間法師?

就在眾人一一從傳送門裡走出來的同時,不遠處只聞戰馬嘶鳴,蹄聲雷動!

周啟抬眼一看。嘴角不由露出了一絲笑意。原來是太平軍眾將聞訊趕了過來。

當先一人,一騎如雪!坐下白龍駒,手持龍膽長槍。遠遠看去,恍若神將臨世。待戰馬飛奔到近前,甩蹬離鞍下馬沖著周啟抱拳一拜!

「趙雲見過兄長!」

「賢弟勿用多禮。」周啟伸手一攙趙雲。見結義兄弟平安無事,心中亦自歡喜。

「趙雲!」明月空初見洛璃已然驚為天人,此刻見趙雲飛奔而來,見到周啟之後更是大呼兄長!頓時張口結舌作聲不得!

不但他如此,就連身後的老九等三人也是一副見了鬼的樣子。周啟這混蛋究竟是搞了什麼鬼,竟然連趙雲都收入了麾下。

然而還沒等幾人的驚訝從臉上消退。只見不遠處,幾匹戰馬相繼飛馳而來!

「末將魏延見過主公!」

「末將黃忠見過主公!」

「末將龐德見過主公!」

「祝融見過主公,孟獲見過主公。」

明月空每聽一個名字,心中便是一聲「卧槽」!只是這片刻,他竟然就見到了七位無雙世界中鼎鼎大名的歷史名將!而且每一個人都可算得上獨擋一面的狠角色!

「我去!那什麼鬼?」明月空正愣神的功夫,突聞身旁的老五一聲驚呼,忍不住循聲一看。

只見自軍營的另外一個方向。三頭身軀黑白分明,體型超級巨大的「滾滾」,中間還有一匹通體潔白如雪的戰馬正如飛而來!

還未等憨態可掬的熊貓坐騎走近,一抹亮麗的風景線已然將所有人的視線吸引了過去。

坐騎背上騎乘著四名女將,不但姿容靚麗,艷絕塵寰,更春花秋月,各勝揚長。

騎乘在白馬背上的麗人。一身水紅色的鏤花荷葉甲,衣帶翩翩,在天光之下恍如天仙降世。美得不可方物。眉目流轉間,彷彿這世間所有的美好都凝聚在她的嬌容之上。

左右兩騎上的女將,髮髻高挽,玉面桃腮,一身背大弓,一腰懸巨弩。一眼望去,英姿颯爽的同時,不失江南水鄉女兒家的柔美風情。

中間一位黃髮垂肩,一身綠衣的女將,面如九夏芙蓉,身形卻似三春楊柳。姿容俏麗眉目間卻凸顯智慧之光。身段看似柔弱卻偏偏手持一柄戰場之上以悍烈而著稱的長柄戰戈!

還未等四女來到近前,周啟輕輕拍了拍洛璃的後背,便縱身一閃迎了上去。

「這幾位是?」明月空好一陣眼花繚亂,弱弱地向付雲生開口詢問道。

「騎白馬的是貂蟬姑娘,其他三位是孫尚香,步練師和月英軍師。」

「我擦!禽獸啊!」明月空心中一聲哀嚎。曾幾何時,YY貂蟬可是他心中的夢想。更何況,還有那傳說中的弓腰姬孫尚香也在眼前!周啟這王八蛋!竟然把如此水靈的好白菜都給收進框里了!

最特么氣人的是,不是一棵收進了框里,而是一堆!

「我說大軍,要是咱們告訴這白毛兒,咱們頭兒把洛神甄宓給睡了,你說丫會不會發瘋?」

「嗯,我看八成。不瘋他是我兒子。瘋了我是他老子。」

明月空經歷一番羨慕嫉妒恨的同時,後背上卻是冒起了冷汗。幸虧自己和這傢伙結盟了。要是沒有洛陽出這麼檔子事兒,就憑眼前這11位歷史名將,周啟就足以將自己在遼東占的那塊地盤給平推無數遍!

「警告!未知契約者觸發本次隱藏任務——無雙大蛇!第三階段任務添加絕地生存模式!任務目標:必須於24小時內消滅復活的八岐大蛇!一旦任務完成,所有參戰的契約者,獎勵積分10分,紫色傳說裝備一件。貢獻最高的契約者,額外獎勵積分10分、橙色神話裝備一件!任務失敗,全員抹殺!隱藏任務期間,契約者將無法進行回歸!」

就在這時!位於本次任務中的所有契約者同時收到了來自空間的提示!

真的是八岐大蛇!居然被那死胖子說對了!

明月空心中猛然一驚。這隱藏任務獎勵不能說不豐厚。而懲罰也相對來說異常的嚴酷!

一念到此,他注視著遠處正凝神思索的周啟。

觸發隱藏任務的會是誰?是周啟這混蛋?還是那張炎彬! 「都聽到了?」周啟臉上神色不變,暗自傳音團隊頻道。

「我說不會是你小子觸發了隱藏任務吧?」付雲生插聲問道。昨夜朝歌,周啟誅殺九尾妖狐。今日空間就發布了隱藏任務的消息,他這麼想絲毫不奇怪。

「應該是張炎彬。他一定是有所舉動滿足了觸發任務的條件。當然,還有一種可能,或許這一切他已經計劃了很久!」

「計劃了很久?這傢伙不會是從秦皇陵出來之後就打算這麼做吧?」付雲生臉上一怔。如果真是這樣,只能說張炎彬此人心機之重,細思極恐!

「沒錯,按照我的猜測很可能是這樣。 陰陽靈官 不過事情恐怕不是這麼簡單。具體其中有什麼隱情,或許只有張炎彬本人才知道。」

周啟抬頭目視著遠方黑霧迷濛的天際。匆匆結束了團隊通話。身形一閃,來到了明月空的身邊。

「立刻通知你的人做好準備。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

早被刺激的要發狂的明月空目光複雜的注視著周啟。

「媽的,她們不會全是你的人吧?」說話的同時,他眼神往著貂蟬等人身上一掃。

「少廢話,趕緊的。」周啟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不置可否,來了個默認。

「卧槽!老子不扶牆就服你。你狗日的牛逼!不過女人太多,真心不是什麼好事,別怪我沒提醒你。」

「滾犢子。這就不勞你明大少操心了。」

兩人正說話的同時,卻見黃月英翩然走了過來。似有話要說。

周啟撇下明月空,轉身迎了上去。

「主公……。」

黃月英剛一開口,便被周啟一伸手堵住了香唇。

「怎麼還叫我主公?」

如此親昵的舉動,頓時令她俏臉一紅。

黃月英美眸滿是嗔怪地白了他一眼。伸手撥開了他的手臂,這才接著說道。

「中軍有人要見,你。」她為人巾幗不讓鬚眉,卻也靦腆,大庭廣眾之下到了嘴邊的「周郎」兩字到底沒好意思呼出口。

「嗯?」周啟眉頭一挑。有人要見自己?會是誰?看黃月英的神情,莫非她與此人熟識?一念到此,周啟不由一怔!

難道會是…….。

卻在這時,只見不遠處隨人群分開,現出了幾道身影!

當先一人羽扇綸巾,面目俊朗,目若星辰般明亮。正是不久前自枯樹林匆匆一面的神機軍師諸葛亮!

「亮不請自來,還望太平王勿要見怪。」

果然是他!

周啟心中一陣狂喜。若論作戰,在場的契約者和諸位武將均非弱者。無一不是以一當千的好手。可若論指揮若定,領軍征戰,天下間當首推此人!

「哪裡!哪裡!周某得再見先生,實屬三生有幸!」

寒暄過後。周啟目光一掃諸葛亮身後的三人。目中幽光流轉,暗自發動了靈覺偵測異能。

一番查看之下,頓時猛吃一驚!

這幾人無一不是大有來頭之人!

尤其是諸葛亮身後左首,一面容醜陋,行止看似散漫,雙目卻神光熠熠之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