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7 日

趙雨乾脆的往墳邊一躺,別想了,反正自己要死了,就死在這裡吧,趙雨心中如此的想著,心中平靜,漸漸的就睡著了。

當趙雨再次睜開眼時,發現王川、高晨和高語初正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自己,當即大叫道:「怎麼是你們啊,我死了你們怎麼也跟著來,怎麼不好好活著?!」

可是當即就看見王川幾人用看白痴一樣的眼神看著自己。

「雨哥,你還沒死,你這不是還好好的嗎?」王川說道,瞬間鬆了一口氣,笑了起來,剛才灰色霧氣散開的那一瞬間,王川幾人以為趙雨已經斷氣了。

趙雨看了看自己的手,自己的身體,沒事了,竟然好了,再查探自己的體內,那破碎的五臟六腑都痊癒了,「天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趙雨脫口而出,這樣的傷就算不死也是殘廢了,怎麼現在自己就好了。

「剛才我們把你放下來后,你的身上就被一股灰色的霧氣包裹著,根本就看不清你的狀況,我們很擔心,以為你就這樣死了,可是就這樣等了幾個小時后,你身上的灰色霧氣就散開了,然後就看見你睜開了眼睛。」高晨看向趙雨的眼光充滿了喜悅,他肯定是蛻變了。

趙雨一驚,灰色霧氣?難道是那些死氣?那些墳又救了一次我?

「哈哈!太好了,我沒死,因禍得福!哈哈。」


趙雨突然的笑聲令的王川三人面面相視,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但是趙雨的心情實在是開心,自己身體里就有一座寶藏,剛才還認為沒命享用,現在好了,自己沒死,自己的大仇還是要報的!

夜幕已經降臨,洞穴中顯得特別的暗,但是在洞穴的中央,火光跳動,把原本伸手不見五指的洞穴照亮,在跳動的火苗上面,被處理好的野兔和野雞被架上架子上烤著,發出吱吱的聲音。

當看到趙雨沒有事後,王川和高晨就到外面撿了一些柴火,打了幾隻野味回來。

「雨哥,你的年紀好像跟我一般大吧?之前怎麼見你好像很厲害。」高晨往火堆里拋去一根乾柴,抬起頭看著趙雨說道。

趙雨苦笑,有誰會想到,天才的自己修鍊了十幾年,現在卻變回一個八九歲的小孩,而且修為全無,境界已經完全沒了

「之前都是因為有一些手段,都沒了,我現在恐怕連你們都比不上,我是一點修為都沒,連靈者都沒進入,要努力修鍊才行。」

「雨哥,你是來自什麼地方的,我是在青石鎮長大的,家人在幾年前就死了,後來我就在我大伯家住,但是我大伯母對我不好,經常打罵我,所以我就跑出來了,都流浪了幾年了?」王川說道,十二三歲還帶著稚氣的臉龐好像滿是唏噓。

這是他們認識的幾天里,第一次有時間而無擔心聊天,還建立起了情感。

「我來自很遠的地方,跟家人走散了,但是又不想回家,只有在外面流浪。」趙雨支支吾吾的說道,對於說大話,自己還真不在行。

「高晨,你呢?」王川又問向高晨,既然走在一起,彼此了解一下是應該的。

高晨沉默了,神色悲傷,但還是開口說道:「我是來自我們國家開明國的邊疆,我的父親是邊疆的大將軍,但是就在幾個月前,將軍府遇到突襲,全府的人只送走了我跟我妹妹,其他人全部都死了,在外面流浪的路上,被楚國的人帶上,才到這裡來的。」

高語初聽高晨這樣說,已經在一邊抽泣著了。

王川和趙雨面面相視,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沒事的,其實我們之所以會淪落為孤兒,都是有著一段悲慘的過去,都不願意想起或者提起。」王川畢竟年齡要大點,想法要完整一點。

「沒什麼大不了的,只要我們還活著,我們就有機會變強,就會為死去的親人們報仇!」趙雨頓了頓,有接著道:

「我們以後誰也不提以前的事,新的開始,好好活著,努力修鍊!來,快點,再不吃就要烤焦了……」

四個小孩一頓狼吞虎咽后,終於飽飽的坐在了一邊,那是一種久違的感覺。

「為了更好的明天,要努力修鍊了。」趙雨說道,自己現在沒有一點靈力,要儘快修鍊才行。

王川和高晨三人沒有說話,也是直接打坐,吸納天地靈氣,這世界除了一些天生的費體,幾乎人人都是可以修鍊的。

趙雨盤地而坐,很快就吸納天地靈氣入體,在經脈中運轉,只是瞬間,趙雨就覺得自己突破到了靈者三級。


。 靈者,分為一到九級,一到三級是修鍊精氣,四到六級修鍊氣魄,七到九級修鍊的是氣血,只有這些都修鍊完后,才能積累靈力,突破下一個境界徒靈境。

靈者境的一到三級就是在丹田中凝聚三絲精氣,讓其遊走在經脈中就可以了。

但是就在趙雨吸納天地靈氣進入體內運轉,在經過丹田時,三絲精氣就凝聚出來了,而且還跟著天地靈氣一起在經脈中遊走。

趙雨驚訝,難道是自己以前修鍊過的原因,還是自己的天賦變得更好了?

趙雨不敢確定,但也沒有繼續修鍊下去了,欲速則不達,不能一下子求突破,這樣會使自己的根基不紮實。

既然修鍊完成,那麼趙雨當然是第一時間來看自己的寶藏了,自己以前只修鍊了混元訣一種靈術,一旦使用就很容易被懷疑,所以現在要先把那三篇辰級的靈術記下來先,就算自己修鍊,或者送人都不要緊。

趙雨直接走到那個出現靈術的墳頭,手掌按上,敘述靈術的文字瞬間就出現在趙雨的腦海中,按著順序,沒有絲毫雜亂。

很快,趙雨就把三篇辰級的靈術文字記住了,對於已經參悟過星級靈術的他來說,參悟記住辰級靈術算是比較簡單的。


接著,趙雨再想看看煉具墳裡面到底有什麼,煉具,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煉的,同樣也要有天賦,所以煉器師都是比較少,所以都是稀罕物,是高尚的存在,趙雨很是好奇。

可是,不管趙雨怎麼做,腦海中只會出現「煉具墳」三個字,沒有其他的任何東西,趙雨再去那個煉丹墳試了試,結果也是一樣。

「難道是自己的境界不夠?還是說要點其他什麼特殊的東西。」趙雨自語的說道,可是,自己已經記住了三篇靈術,那些以後再說,現在最主要的就是實力的提升。

募的,趙雨腦袋發脹,好像又有什麼東西在腦海深處一般,像慢慢的在呈現,很零碎,都是一些不完整的字樣。

靈者境,氣魄可強大如凶獸,可有氣吞山河之勢。

徒靈境,血肉淬鍊可比鋼鐵,器刃不可傷。

師靈境,筋骨極致可斷靈具,堅不可摧,長久不滅。

……

趙雨記憶著腦海中呈現的文字,可以說有點麻木了,一時間趙雨所看到的都是自己以前不了解和不知道的東西,遠遠的超出了認知範圍,彷彿整個世界觀都在變化。

這些文字說的是真的?還是在誇大其詞,世間真的會有這樣的人嗎?徒手可以斷靈具?要是文字所說的境界都有人修鍊到極致的話,那將是什麼樣的存在?

趙雨只覺得自己口舌乾燥,不敢再想下去了,那樣的話將會影響自己修鍊的心境,急功近利,成為一個心魔所在。

彷彿過了很久,趙雨覺得腦袋不再脹痛,想試著整理剛才那些零碎的文字,因為它往往是只有一句話的出現,接著就出現另一句,上句不接下句,必須要整理過才行。

天地之初,靈氣瀰漫,太古始初,賦予境界體系,與地爭,與天斗,境界體系之爭,英才輩出,單一境界大成,可傲視群雄……

趙雨一句一句的拼湊,越是往下接,就越是震驚,這些文字大概說的是,在這太古時期,就有英才前輩們摸索著,將單一一個境界修鍊到極致,達到了無可想象的威能,在群雄中突起。

但是,當趙雨整理完后發現,這些文字加起來還不到千字,只是簡單的講訴了一些遠古時期的記錄,並沒有提及如何修鍊,全部都是一筆帶過,令趙雨覺得奇怪的是,文字中所記載的單一境界,只有到宗靈境而已,根本沒有涉及到地靈境以上的境界,難道說最大的突變在靈者境和宗靈境之間?

「要是這樣的話,我以前豈不是在走一條最為平常的路?現在的自己既然知道了,是要把我引導把其中的一個境界修鍊至大成極致?」趙雨自言自語的說道,追求最強,是每一個人的動力,也是心愿。

趙雨本就是還在熱血方剛的時期,現在的自己正是要重頭修鍊起,不正是給自己的機會么?至於怎麼修鍊,就要自己摸索了,知道了目標,沒有給出路徑,看來是要自己走出自己的道路,這才是至強的體現。

趙雨退出腦海中的那片空間,又回到了修鍊上。

靈者境,氣魄可強大如凶獸,可有氣吞山河之勢。靈者主要是修精氣、氣魄、氣血,難道就是在這其中?

趙雨重新吸納天地靈氣,壓制著不讓境界突破到靈者境的四級,靈氣再次經過丹田,瞬間,丹田中又凝聚出了三絲如髮絲般的精氣在遊走。

趙雨吃驚,原來這其中真的有門道,以前都是按著常路走,一到靈者境三級就突破四級,現在看來不然,真的可以再進一步的。

接著,趙雨就開始瘋狂般的凝聚精氣,到了下半夜的時候,趙雨的丹田中已經凝聚出了數百絲精氣,彷彿充斥著整條經脈,但是好像還是沒有要突破靈者四級的跡象。

「難道還可以凝聚的再多?要是把這些精氣都合成一絲會怎樣?都說眾人力量大。」此時趙雨心中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但是沒有立刻實施,因為身體出現疲憊了,畢竟還是剛開始修鍊,還凝聚了幾乎上千絲精氣,這要是說出去,人們一定會拋個白眼過來,神經病!

第二天。

趙雨見王川幾人醒過來后,對著王川幾人問道:「你們現在都是什麼境界?」

「我只有靈者境六級。」王川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要是一般的人,十二歲已經突破到徒靈境了。

「我靈者境九級,我覺得我離突破徒靈境不遠了。」高晨臉色堅毅,是一個很有血氣的人。

「我靈者境四層。」高語初細聲的說道,寶石般的大眼睛,圓圓的臉蛋,很是可愛。

趙雨感嘆,幾人的天賦都不錯,高晨是因為之前有將軍府的資源,才會進步這麼快的,王川自然就落後了點。

「我說說我自己的看法吧,我覺得每個境界並不是我們所看到的那樣,可能還可以再深一層的挖掘,我們不能一味的求突破,這樣會造成自己的根基不穩,只有走出自己的路,達到自己的至強,才是強者的路。」

趙雨面對王川幾人,不會有太多保留,跟他們在一起的情誼,是趙雨在趙家十幾年都沒有遇到過的,家族裡到處都是勾心鬥角。

「聽起來好像不太懂,但我想我會探索一下,我自己從來都不會虧待自己的。」王川摸著後腦勺,笑著說道。

這一天,趙雨幾人沒有離開,而是在洞穴中過著平靜的一天,修鍊之餘就是交流著修鍊的事,這些小孩子都懂,三人行,必有我師。

又是一天過去,趙雨幾人準備進去不遠處的城中,總不能在樹林里呆著,趙雨還要回去天元城。

走在進城的大道上。

「好像這座城好熱鬧啊,這麼多人都往城裡去。」高語初看著大道上行色匆匆的人,很是開心,她最喜歡熱鬧了。

「我怎麼覺得好像大人們都帶著像我們這般大的小孩啊。」王川較為敏銳,看著行人說道。

趙雨也覺得奇怪,隨即問向從自己身邊走過的人。

「叔叔,城中是發生什麼事嗎?怎麼都趕往城中?」

「額,這麼大的事你不知道啊?有門派來邊城招收弟子,我們都是送孩子過去的。」

趙雨瞬間瞭然了,當年的自己就是因為種種原因,才沒有加入門派的。

可是就在這時,一道稚嫩的聲音從幾人身後傳來。

「就你們這樣的窮人家和小乞丐也想進門派,也不啥泡尿照照自己,快滾,別擋著少爺我的路。」

給讀者的話:

親們,覺得可以就加個收藏,謝謝

。 在趙雨的記憶中,門派,是一個國家和帝國內,除了家族外的另一個勢力存在,像開明國這樣的國家,光門派就有數百個。門派都是倒向國家的高層,或者直接效忠於國家,為國家培養出優秀的人才,很多的將軍或者城主,都是從一些門派中走出來的。

一時間,進入門派就成為了大家對子女的一種寄望,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在門派中一躍而起。

趙雨幾人回過頭,看見他們身後正站著一行人,走在前面的是一個小胖子,約十歲的樣子,但是卻滿臉橫肉,幾乎都看不見眼睛,體型渾圓,要是在下坡的地方踹這胖子一腳,真不知道能滾多遠。

「看什麼看,沒有見過錢家的小少爺啊?還不趕緊滾,看著就不爽。」站在錢家胖子的身邊的另一個小孩子說道,也是約十歲,但這個小孩卻好像營養不良般,身體單薄,尖嘴猴腮,說起話來尖酸刻薄。

趙雨沒有出聲,而是靜靜的站著,眼前的人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人,現在的自己沒必要跟他們起衝突,對於這樣狗眼看人低的人,趙雨向來是不感冒的。

可是性格有些剛烈的高晨可不受這套。「我們也是進城的,又不會礙到你們。」

「你這小乞丐還敢頂嘴,像你們這樣的,連門派的邊都摸不到,還是走遠點,免得丟人現眼,礙著我們這些天才的測試。」那個偏瘦的小男孩輕視的看著趙雨幾人,像趙雨這樣的小乞丐,平時在他們的口中都是奴才。

「前兒,怎麼了,不要在路上生事,趕緊進城。」在這幾人的身後,一個中年男子帶著幾個人,走上前來,看著小胖子說道。

這中年男子一身黑衣,說不上威嚴,更多像是一種圓滑處世的人。

「是,爹爹,我們這就走。」錢家的小胖子說著,就帶頭往前面走去,但是,他卻是走向一邊,直徑來到高晨的面前。

「小乞丐,這路不夠寬,你滾開。」小胖子眯著眼睛,一隻腳輕輕的跺著地面,彷彿就像是在叫喊一個動物走開一般。

高晨剛想說話,可是就被小胖子伸出腳,一腳把高晨撂倒在地上,然後再用那隻腳踩在高晨的手背上。

「高晨!」趙雨和高晨看的急眼了,這小胖子真的是欺人太甚,有路不走,非要難為他們。

高語初見到高晨被人踩住,快速的撲到小胖子的腳邊,拉扯著踩著高晨的腳,哭喪的哀求道:「求求你,放開我哥哥,求求你……」

高晨忍著手上傳來的疼痛,咬著牙說道:「妹,不要求這樣的人……」

「哈哈,奴才就是奴才,跪著的才是奴才,你們兩個也過來,跪在地上!」小胖子滿是肥肉的臉上看不出其表情,笑聲中盡現得意。

趙雨聞言,臉色微變,但是看到還被小胖子踩在腳下的高晨,趙雨低著頭走了過去,單腳跪在地上,雙手撐地,自己上跪天地,下跪父母,絕不會雙膝跪別人。

小胖子見趙雨和王川兩人跪在地上后,把踩在高晨手背上的腳移開了,接著是踩在王川手上,使得王川的臉滿是痛苦之色,最後是一腳踩在趙雨的手上。

趙雨忍著手背上傳來的刺痛,沒有發難,而是抬頭看著眼前的這些人,眼眸深邃,現在的他根本就不是這些人的對手,更何況別人還帶著一班手下。

「小乞丐,看到沒,你們連跟我提鞋都不配。」小胖子說道,臉上的贅肉抖了兩下,踩在趙雨手背上的腳再次用力。

趙雨忍住幾次想把胖子掀飛的衝動,默不作聲。

「切,還以為你會吱一聲,真沒勁!呸!」錢家的胖子說著移開了腳,接著在趙雨身邊吐了一口唾沫,接著說道:「走,我們進城去。」

接著胖子的一行人離開進城。

趙雨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看著那一行人離開的背影,嘴角微微向上翹,微笑了起來,這仇不報對不起自己年幼的身體。


「叔叔,他們是什麼人?」趙雨問向剛才躲開的那個中年男子。

「額,噓!他們是隔壁鎮上的一戶爆發富,聽說是干一些不法勾當的,剛才那個就是錢家的小少爺,錢前,在身後的那個中年人就是他的父親。唉,我看你們還是別進城了,他們心狠手辣,只要被小少爺看不順眼的都會遭殃。」

那個帶著一個小男孩的中年人跟趙雨說完這些話后,帶著自己的小孩,匆匆的走了,怕受到牽連。

趙雨臉色微變,那小胖子的父親就在身後,都讓他這樣胡作非為,其心可誅。

「雨哥,我們還進不進城,那胖子我們惹不起啊。」王川顯得有些忌憚,可能是以前常被欺負的原因,惹不起還是躲得起的。

「不,我們一定要進去,這是我們的機會。」趙雨看著前面高大的城牆,一臉的抉擇。

「不錯,我們現在沒有任何的依靠,更加沒有修鍊資源,我們只有加入門派,依靠門派的資源,才能變得更強。」高晨本為邊疆將軍之子,見識自然多點,小小年紀就開始有點向成年人蛻變了。

王川沉默了,這樣說來,的確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接著趙雨幾人也依次進入了城裡。

這座城池名為邊城,據說這邊城存在的時間很長久了,原本是開明國的邊界城池,後來開明國的國土得到了擴張,這裡才被落為一座小城池,供這一帶小鎮上的人進行生活上的交易和生活,同時也維持這一帶的秩序。

趙雨幾人進城后,經過了解,門派的測試是在明天,在邊城中舉行,這次來廣收新成員的是這方圓幾十萬里中的五個門派,分別是通靈峰、同心谷、開山派、雲士門、火元幫。

在開明國遼闊的疆土中,門派數百,都是分佈在不同的地區,才能達到廣收門徒的效果,而且相互之間有規定,每五年招收一批新鮮血脈。

雖說門派之間分散,但是還是少不了相互之間的競爭的,而門派的資源也是在這些爭奪中決定,門派之間每八年就會相互之間進行一次比試,由年輕一代的弟子進行,從而獲得排名,排名越靠前的,所分到的修鍊資源就越多,自然管轄範圍也就寬廣。

在趙雨的印象中,這五個門派的排名都是幾百名開外,但是就算是這樣,也不是一個普通的家族或者暴發戶能比擬的,趙雨好像還記得,同心谷就在天元城不遠處,而自己的家族,趙家,就在天元城中,和蕭家,馮家,田家四大家族鼎立。

這才是趙雨的目標,自己唯有接近天元城,接近趙家,才能打聽趙家的情況,知道父母的安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