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3 日

趕赴指定的營地後,我們的行動非常迅速,幾輛戰車在外圍警戒。立即搭建指揮所,撐起三頂迷彩帳篷。

一輛多用途戰車開過來,爲指揮所輸電。又立起衛星天線,建立通訊指揮網絡。在高處安置便攜式預警雷達,防止飛行器從頭頂越過。

除非,十幾個特種兵在附近設立警戒線,手持自動步槍擔負起指揮所的警戒任務。雖說外圍有國的政府軍,但不認識,也沒有溝通,做這些戒備工作是很有必要的。

忙碌了半個小時,那個聯合國維和部隊的軍官在兩個官的陪伴下,走進了我們的帳篷。

這個聯合國維和部隊的軍官是意大利人,他直截了當的說:“這次參加軍事演習的國家,就你們中隊。”

我當時就懵了,喊道:“什麼意思。”

國的軍人當即拿出一張地圖,指着地圖上的一個點對我解釋道:“所謂的軍事演習,只是一個幌子,其目的還是實戰,剿滅卡摩基地的實戰。” 933:演習就是實戰

我當時就怒了。說道:“我不理解你們的行爲,這是國與國之間的協議,怎麼說變就變呢”

意大利軍人很傲慢,用生硬的語言介紹了很多事情。大致意見是這樣的,作爲負責任的國家,應該爲戰亂地區效力,維護世界和平,爲全球和平盡到自己的責任。

說實話,這番大道理我不是不懂,而是誠信問題。說好了搞一場聯合軍演。我們也爲打擊犯罪集團做了充足的準備,結果來到這裏,你們倒好,遇到事情全部躲了,只讓我們一個國家在這裏。

由於理念的不同,我們吵了一會兒,還是j國的傑克遜打圓場,統一了我們的意見。

傑克遜說:“我們已經盡力了,爲了你們的到來,我們出動了一個營的兵力,修建了那條跑道,還派兵把手。”

傑克遜提到一個真相。這場軍事演習本來就不存在,只是爲我們的7308入駐j國做準備。也就是說,爲我們的7308打擊卡摩基地提供便利的條件。爲了讓事情更加合理,特此邀請聯合國維和部隊參加。

搞了半天,這個意大利人只不過是走過場的,來扮演一個角色。

我當時想到一個問題,憑什麼要求我們過來打仗難道我們的兵不是兵嗎

傑克遜也談到了這個。

他說:“因爲這個情報是你們的人傳出來的,7308的威名如雷貫耳,我們想來想去,決定由你們這支威名遠揚的特種部隊來完成這個任務。”

這個憨厚的黑人居然說出這樣的話來,簡直讓我無法想象。

事實的真相是這樣的。毒牙一號將情報傳遞到國際援助隊。國際援助隊的隊員找聯合國維和部隊幫忙,想利用他們的電臺把電文傳遞到中國。當時聯合國維和部隊很警惕,不願意協作。最後沒辦法,才把毒牙一號的身份說出來,說是中國特種部隊的臥底。

中國特種部隊的偵查員來非洲戰亂地區的消息很令維和部隊感興趣。又跟j國政府軍商量。一合計,弄了個聯合演習的幌子。真實目的還是想借演習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

至於爲什麼選擇中國特種部隊,傑克遜說的很清楚。他說:“聯合國駐j國司令官見過你們7308打仗,他說你們是最職業的軍人,最優秀的突擊隊。這次任務如果有你們參加,成功的機率就百分之百。”

原來聯合國駐j國維和部隊司令官是法國空勤團米勒思莫特。上次在,莫特差點送命,所率領的騎兵中隊身陷重圍,還是我們給救出來的。沒想到在j國,我們又在一起了。

莫特已經是上校了。是法國空勤團駐j國維和大隊的大隊長。按照聯合國的慣例,維和部隊駐某個國家,必須有個軍官爲總指揮,於是這個職務落在莫特身上。只是可惜,我們這次來j國營地,由於各方面的原因,我們不能見面,這有一些小小的遺憾。

舊歡新寵:老公愛不停 傑克遜提供的消息,讓我很詫異。雖然事出有因,但對一

個國家軍隊來說,是不符合程序不符合邏輯的。

綜美劇天才不值錢 我把這件事通知給上級主管單位總部12部。我問:“這可能是騙局,也可能是真實的原因,到底打,還是不打”

商部長則說:“打,怎麼不打既然j國和聯合國維和部隊都提供了法理依據,不管是多國聯合,還是我們單獨作戰,都務必要消滅黑蜂集團這股敵人,將敵人一網打盡,讓他們永遠不敢在我們的國土上搗亂”

商部長的話,像一記耳光一樣抽在我臉上。是啊難道遇到一點麻煩,就不打仗了嗎就不消滅敵人了嗎正好可以檢驗部隊的作戰力。

這似乎跟尖峯時刻一樣,我們出國作戰,是背水一戰,沒有後援,沒有兄弟支援部隊,離祖國有萬里之遙,幹什麼不幹什麼,全憑我們決斷。

這時候所有的壓力都落在我身上。

召集各小組長開了個會,我說:“現在的情況很複雜,這不是一場演習,而是一場真正的實戰,聯合國維和部隊和j國政府軍把我們送到這個位置,我們進退兩難,這個演習是一個子虛烏有的演習,真正的目的,是想借助我們的力量消滅黑蜂集團。”

“經過緊張的溝通,經過請示上級,我決定留下來,繼續按原計劃執行實戰任務。我們在這裏沒有後援,沒有兄弟部隊幫襯,一切都要靠我們自己。未來的路很兇險,稍微不慎,將會落個雞飛蛋打的地步,總部首長不瞭解這裏的情況,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現在如果撤離,會被國際社會認爲是逃兵,這對我們的形象不利,我們沒有辦法了,只能選擇上前”隨軍的電子信息中隊中隊長郎朗說。這次郎朗帶了一個班的兵支援這次跨國作戰。

“狹路相逢勇者勝,沒什麼可說的了,打,必須打”柳葉刀和黃磊一合計,派一個人表達觀點。

狐狸則說:“既然總部首長都叫我們打,那我們必須打服從命令聽從指揮嘛”

黃磊則說:“頭兒,我理解您的心情,您是想完完整整把我們帶回家,顧忌到我們的安全。可我們是軍人,我們是7308,我們跟黑蜂集團已經近在咫尺了,選擇迴避不是我們的風格。再說,消滅敵人,爲犧牲的戰友報仇,不是我們心中的願望嗎”

我咬咬牙做總結:“既然如此,那我們還是打在遠離祖國的戰場上打仗,大家要千萬小心,要管好身邊的戰友,不能發生任何問題,要服從命令聽從指揮,高效合作,切莫一時衝動,做出違反軍令的事情。總之,大家要務必小心。不管是行軍打仗,都要冷靜,把事情處理好,不能心浮氣躁。懂嗎”

“知道了”

“去吧,按照實戰要求進行警戒,狐狸郎朗,看看我們周圍,有沒有可疑目標。”

會議散了後,禿鷲無人機隨即起飛,對我們方圓200公里的林區進行詳細的偵察。

郎朗衝進指揮車,導出北斗系統高清地圖,對卡摩基地進行初步的鑑別。想找出一條最合適的路線,靠近敵人的營地。 934 駱駝與刀疤篇 1

934:駱駝與刀疤篇1

7308在國東部林區磨刀霍霍的同時。八八讀書,..卡摩軍營以北的小山,正發生一起持械對峙事情。

持械對峙的雙方是人。

一個是駱駝,另一個是刀疤。

駱駝萬萬沒想到,在這裏居然遇上了刀疤。

在駱駝的心底,這個刀疤不是什麼好人。他身上帶有中人的特點,又帶有叛徒的痕跡。在駱駝的心底,已經將這個人殺死了一百遍一千遍一萬遍,苦於身份限制,不好跟他公開的爭鬥。

讓駱駝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刀疤居然像陰魂不散的影子,一直跟隨着他。

還在美麗島的時候,駱駝就從老爺子的話中,得知刀疤去了中國境內。駱駝預想着這個刀疤不會回來。

憑藉軍區的實力,無論如何也不會放走刀疤。並且在犯罪集團內部,駱駝也知道那些僱傭兵部隊在中隊的痛擊下損失殆盡。讓駱駝沒想到的是刀疤居然活下來了。

活下來不要緊,竟然找到卡摩營地附近。所以駱駝有必要感到憤怒。

在駱駝的眼中,刀疤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混蛋,一個無賴,一個叛徒,一箇中國人的敗類。

阿布帶回那支陌生的武裝分隊後,經過相互瞭解,駱駝才得知對方是國際援助隊。是一個由熱血青年組成的旨在幫助戰亂地區平民的人道主義組織,簡稱國際援助隊。

這個國際援助隊來這裏吃了很多苦,開始是以糧食醫療救助爲目的的,後來在民族武裝的滋擾下打擊下,不得已搖身一變,成爲一個擁有武器裝備的武裝部隊。

現在的國際救援隊有三支力量。一支在駱駝這裏,另外兩支在國邊境線遊動。人員組成是退役士兵與強壯的青年學生。他們的目的很清楚,以手中的武器來自衛,在國r國開展力所能及的工作。

國際救援隊的隊長瓦希爾對駱駝很器重。他認爲,駱駝有國際救援隊不具備的優越條件。比如特種戰術,比如超羣的軍事能力與實戰經驗。

雙方統一意見,將以協作的形勢消滅卡摩軍營這股敵人。

經過幾天的偵察,卡摩軍營敵人的實力已經摸出來了,一個師的規模,有幾十輛卡車和老舊的裝甲車,同時有炮兵部隊支援,士兵的裝備也很齊全,清一色的16自動步槍和47。敵人的裝備水平能跟這個地區的任何一支軍隊相媲美。紀律比較嚴明,沒有指揮官的命令,士兵不得外出。有任務纔出來。

通常情況下,如果有戰鬥需要,要跟其他的武裝部隊火拼,卡摩軍營只是出動兵馬,即可趕赴戰場,打完就撤,不管是勝是敗,決不拖拖拉拉。

瓦希爾說:“卡摩軍營是非洲動盪地區實力最強的一支,有恐怖組織操控的背景,本地區的動盪形勢與任何一場戰爭,或多或少跟他們有關,我們已經查明,他們背後有馬庫石油,馬庫石油是國際最大的能源公司之一,有了雄厚的資金支持,他們纔有這麼強大的實力。”

駱駝從來沒聽見這樣的話語,這對他來說,等於打了一個強心針。他問瓦希爾:“你怎麼知道他的背後有馬庫石油注入資金”

sp;??瓦希爾微微一笑說道:“你忘記問,我是幹什麼的”

“你是幹什麼的”

“我是聯合國反恐聯盟的探員。特此跟國際援助隊的同仁一起,調查這場戰爭的真正原因”

駱駝握住瓦希爾的手,說了一番自己的祕密。

瓦希爾當時瞠目結舌,根本不知道駱駝也深藏着重要的祕密。

第一次見面,兩個人就打的火熱,興致勃勃的商量各種問題。怎麼對卡摩軍營各個擊破,怎麼消滅這股敵人。

駱駝提議,應該把這個情報傳遞給中隊。因爲這股敵人是中國的心腹大患,他們手中沾滿了中國人的血。

“中國那麼遙遠,能及時趕過來嗎要知道這可是打仗,不是旅遊觀光和玩遊戲,打仗可是要耗費巨大的資金,甚至要付出生命。他們願意打這場戰爭嗎”瓦希爾對駱駝的觀點感到懷疑。

在瓦希爾看來,很多國家對非洲的戰火視而不見,不願意出動一兵一卒幫助非洲戰亂國家恢復和平,都是打着自己的小算盤,怕陷入其中,怕耗費軍隊資金,甚至怕有傷亡。

駱駝大笑,說道:“沒問題的我知道他們在想什麼就是幹掉他們。無論他們在哪裏,中國特種部隊都會以消滅他們爲己任”

瓦希爾看到駱駝如此言辭鑿鑿,也就相信了。

瓦希爾第二天去了國,去了法國空勤團的營地,跟他的老戰友,曾經在國外維和部隊一起工作的戰友莫特進行了慎重的商議。

其中發生了什麼我大概能猜測出來了,莫特一聽見駱駝說出的部隊番號,十分感興趣。於是又跟聯合國維和部隊建議,搞一個實戰背景下的演習,其目的是消滅這股頑強的恐怖分子營地。這符合中國的利益,也符合國際社會的利益。我們來國,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湊成的。

瓦希爾回來之後,將另外兩支國際援助隊也帶到卡摩基地附近。

這段時間,瓦希爾跟駱駝一直商量着作戰計劃,如何順利破解卡摩軍營固若金湯的防守。

誰知中間來了個插曲。開會的時候,另外兩個國際援助隊的隊長也來到小山參加會議,有個隊長見到駱駝就愣住了

“怎麼是你”

“怎麼會是你”

兩個人當時“嗖”的站起來,虎視眈眈的盯住對方,當時的氣氛一下子點燃了,好像極巨膨脹的火藥桶馬上要來個大爆炸。

刀疤的速度很快,撥出手槍,將黑洞洞的槍口對準駱駝。

駱駝不敢示弱,也舉起自動步槍對準刀疤。

現場的局勢一下子失控。阿布阿墨阿木阿紫4個黑人姑娘見到駱駝被人用槍指着,也連忙衝過來護住駱駝,同時用4支黑洞洞的槍口對準刀疤。

看見如此危險的境地,刀疤帶來的國際援助隊也不願意坐以待斃,也嘩啦一聲圍過來,將槍口同時對準4個持槍的姑娘。

瓦希爾當時就怒了,吼道:“幹什麼都在幹什麼都是自己人,爲什麼要這樣呢” 935:駱駝與刀疤篇

刀疤用這樣的語氣解釋:“他是我們的敵人,這個理由還不簡單嗎?”

而駱駝也說:“誰是敵人,誰是自己人,大家應該很清楚,我不可能跟這樣的叛徒在一起,那樣我們會危險,危險懂嗎?”

兩個人當即水火不容,吵的不可開交。

最後還是在瓦希爾的調解下,雙方纔放下武器。

經過調查,瓦希爾才知道這中間可能有誤會。找兩個人單獨聊天,瓦希爾對這樣的判斷深信不疑。

刀疤解釋自己是爲國而戰,爲軍人的榮譽而戰。還說打入犯罪集團內部,目的是爲了摧毀這個犯罪集團。並舉證,爲消滅這些敵人做了很多工作。包括在阿拉古山地區,讓敵人上百人的兵力全軍覆沒。這是他誘導的結果。

而駱駝則說,自己是受上級的委派,花了很大的精力才摸到犯罪集團內部,並且已經在敵人的身邊潛伏了兩年多的時間。眼看就要結束了,眼看就可以消滅敵人了,沒想到遇到了刀疤這個敗類。

瓦希爾其實可以告訴駱駝和刀疤,說他們是戰友,他們之間存在着誤會。

但瓦希爾沒有這麼做。因爲駱駝和刀疤跟他透露祕密的時候,格外提醒他要保密。

最後矛盾不可避免的走向激化。

一個夜深人靜的晚上,駱駝悄悄走出小山,朝卡摩軍營走去。

駱駝要離開的跡象,早已經被瓦希爾看出來了。作爲第三方,瓦希爾不便出來解決此事,只能在暗中悄悄叮囑其它的隊員,不要輕舉妄動,這都是誤會,是他們兩個人的事情,需要兩個人單獨解決。

駱駝朝卡摩軍營走,是想打入敵人內部。 他有這樣的資本,因爲老爺子囑託過他,要他消滅莫羅爾青年軍。

駱駝一直不明白老爺子爲什麼要這樣做。爲什麼要他一己之力去消滅一支龐大的軍隊,後來他想明白了。老爺子可能是信任他,要他去那邊效力,要他把老爺子在巴波爾島的消息通知給莫羅爾青年軍。因爲老爺子行動不便,身邊沒有電臺。

老爺子爲什麼滯留在巴波爾島,駱駝也想明白了。

這個巴波爾島位置十分重要,可以扼守海上的水道。只要手中有槍,可以這麼說,要什麼有什麼。老爺子可以在巴波爾島建立更大的武裝組織,形成自己的僱傭兵帝國。跟這裏卡摩軍營相互遙應,可以共謀發展大業。

依據這樣的邏輯,卡摩軍營屠殺巴波爾島上的原居民就不難理解。只有殺了島上的老百姓,他們才感到安全。只是有一點值得費解,消息是怎麼傳出去的?並且卡摩軍營如果是老爺子指揮的部隊,爲什麼不跟老爺子取得聯繫呢?

駱駝的猜想是正確的。

駐紮在卡摩軍營的非法武裝的的確確是老爺子扶植的僱傭兵部隊。是以僱傭兵部隊爲骨幹組成的恐怖主義組織。

卡摩軍營目前掌握在另外一個人的手中,此人心機頗深,不願意配合,表面上一套,背後一套,讓老爺子束手無策。

老爺子命令駱駝去卡摩軍營,其目的還是想控制這支軍隊。沒有明說,是怕途中生變。不說,可以誤打誤撞,還有一絲生機。

反正老爺子已經斷定卡摩軍營不會殺死駱駝。就算駱駝在外面搞的天翻地覆又怎樣?還不是誤會造成的嘛!

駱駝一人,提着槍,想着各種問題,在黑夜裏摸索着,朝卡摩軍營走去。

走了幾十分鐘,已經離圍牆不到400米的距離,離卡摩軍營大門口不到2公里的距離。 在一道山坡上,駱駝遇到了麻煩。

他隱隱約約看見山坡上面站着一個人。

那個人全副武裝,手中拿着槍!

由於能見度低,看不清那個人是誰。駱駝做了最壞的打算,怕是遇到了敵人。所以做了個規避的動作,撲通一聲臥倒在地。

在地上趴了很長時間,那個人都沒動。

駱駝蹭蹭蹭的爬着,做着迂迴的動作,朝那個人靠近。 出嫁從夫:老公很欠抽 在離目標不到100米的距離時,他突然舉着槍,雙腳小跑着,朝目標衝去。

“舉起手來,繳槍不殺!”

駱駝的聲音很大,在黑暗中有一種刺耳的迴響。但那個人仍然不動。

兩個人的距離不斷縮小,快到十米的時候,那個說話了。“笨驢,你害怕了!”

這聲音是一口標準的普通話。

很長時間沒有聽見這樣的聲音了。駱駝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戰。是措手不及的寒戰。在遠離祖國上萬公里的這裏,怎麼會遇到自己的同胞呢?

很快,駱駝反應過來了。

他是刀疤。

只有刀疤,才能說出這麼流利的普通話。

識別目標後,駱駝的動作更快了,端着槍筆直奔跑,一直衝到刀疤的跟前。

刀疤仍然是原來的那個樣子,一身冷氣,一雙寒目在黑夜裏閃閃發光。尤其是他臉上的表情,帶着一絲嘲諷與鄙夷。這樣的動作這樣的表情,刺痛了駱駝的心。

咔嚓一聲,駱駝閃電般的推子彈上膛,將硬邦邦的槍口戳在刀疤的胸脯上。

“看看你的動作,你不是叛徒,又是什麼?哪有像你這樣的,用自己的槍對準自己的同胞!”

刀疤一聲大喝,猶如驚雷。

這聲正義凜然的吼聲的確讓駱駝猶豫了一下。

駱駝冷笑一聲說道:“不要爲自己辯護,你自己是叛徒,非要把這個叛徒的稱號強加在別人身上。想想你自己,當初是怎麼過來的吧?”

刀疤明白他在說什麼?

當初刀疤剛剛去T國的時候,曾經接到一個任務,去救瑪麗,在國的邊境林區,黑蜂突然叫人把他綁在大樹上。他差點送命。

刀疤每次想起這件事,心裏就出奇的憤怒。

當時駱駝跟他近在咫尺,只需要動動手,就可以救他。但駱駝沒有,只是留下一把匕首。

這在刀疤看來,是一種侮辱,更是一種挑釁。因爲他被敵人綁得牢牢的,無論怎麼努力,都掙脫不了繩索的捆綁,他又怎麼能拿到那把匕首呢?這不是挑釁與侮辱,又是什麼? 936:駱駝與刀疤篇

因此刀疤回答道:“我知道自己是怎麼過去的,我十分清楚,我清楚的記得,你當時帶着敵人,進入我們國家的土地上。”

駱駝呆了呆,沒有說話。兩隻眼睛憤怒的望着他。

刀疤向前走一步,朝駱駝吼道:“你把敵人帶到我們國家的領土上,你心安理得無動於衷。你知道那片土地對我們意味着什麼?那是用生命與鮮血凝聚的土地,那是成百上千的前輩軍人用熱血換來的。而你,就那麼輕易的讓敵人過去了。不僅過去了不算,還帶着他們過去。你不是叛徒,又是什麼?來呀,開槍啊!既然已經投敵叛國,那你還等什麼?”

駱駝怒了,用的槍托砸在刀疤的肩膀上。

嘭的一聲,這一槍托砸的很重。將刀疤的身體砸得搖搖晃晃。

駱駝吼道:“你懂什麼?你TM就是個逃兵!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是怎麼來的,是非法越境出來的。看看你的身手,你當過兵。你還對得起老部隊嗎?對得起自己的國家嗎?我怎麼做事,不需要向你解釋。你是什麼?你算什麼? 撩她入懷:總裁的寵妻日常 我有必要跟你解釋嗎?你TM就不配當一名軍人,還有臉問我在幹什麼?我可以發誓,我所做的一切對得起國家,對得起部隊,對得起天地良心。”

“對得起國家?哈哈哈!” 閱讀封神系統 刀疤發出一連串的大笑。指着卡摩軍營黑乎乎的圍牆說道:“你還有臉說你對得起國家,說說你現在想幹什麼?想去哪裏?你還有臉說你對得起國家!”

咣的一聲。刀疤出手了,閃電般的出拳,重重砸在駱駝的臉上。

駱駝手中的槍支頓時飛了,飛在一米遠的沙子上。

駱駝捂住臉,站立了好長時間。他沒想到刀疤出手會這麼重,這一拳,把他的眼睛打的火冒金星,他失明瞭十幾秒鐘。

這一拳,打的很及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