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8 日

起碼可以用到你晉陞天靈之時。」

原本,方牧正聽得津津有味。

可當他聽到最後一句話之後,表情頓時有些垮了。

他嘴角抽了抽道:「只能用到天靈之境?」

『用到你晉陞天靈難道還不行!?』

皂玄也跟着抽了抽嘴角道:「我說的能用到天靈之境,指的並不是普通天靈。

而是以你現在的境界推測出的天靈。

你以沐仙境修為逆斬人仙,戰力已經遠遠超過了普通天靈之境。

能供你使用的神劍,自然是人仙品質。

而且你戰力如此逆天,想要突破天靈必然是十分困難。

想當初,蒼青便是因為太過逆天,所以才……」

皂玄本想拿蒼青舉例,以證明戰力逆天之輩會受到天地限制。

可他的話說道一半,就說不下去了。

因為方牧的身上,正繚繞着絲絲縷縷的靈紋。

這些靈紋匯聚在方牧身周不停震顫,竟然引動了天地韻紋。

天地韻紋與方牧身周的靈紋在互相震顫中,凝聚出了一朵朵綻放的花瓣。

靈紋共鳴,這是天靈之境的徵兆!

皂玄的眼睛頓時就直了。

他原地凌亂了好一會兒,才一臉的不可置通道:「你……突破至天靈了!?」

方牧卻淡然的搖了搖頭道:「沒有!」

皂玄仍舊是滿臉的凌亂道:「那你身周的那些韻紋是怎麼回事?」

方牧瞥了一眼那些仍舊在綻放的花瓣,解釋道:

「在斬了昆炎之後,的確有突破的機會。

可如今通天之路沒有顯現,我如果強行突破的話,多半會有些不完美。

以這種狀態突破的天靈不會太強。

所以我就將境界給壓住了。」

皂玄:「!!!」

皂玄本以為,自己的承受能力已經很高了。

可剛剛方牧的這番話,卻再次讓他破防了。

數十萬年來,多少靈修苦求突破而不得。

就連天縱之才的蒼青,也不得不融入了修仙一脈的手段,實力才終於超越了當初的守門人。

若是蒼青有機會突破至天靈的話,他多半不會讓仙氣污染自身。

如今突破至天靈的契機就擺在方牧面前,可他卻嫌棄天靈太弱了!!!

皂玄頓時覺得,自己就連呼吸都有些不順暢了。

他原地凌亂了好一會兒之後,才抽搐著嘴角道:「你現在到底是什麼境界?」

。 殺!

天空中,又是爆發出一道魔吼聲。

下一刻,黑雲席捲四方,邪氣蔓延蔽日,大量的黑雲也是將整個上古煉器宗徹底覆蓋吞噬。

眼下,費仁的視線中已經看不到任何上古煉器宗弟子的身影。

整片天地間,僅剩下那道氣勢強橫的高大魔影,以及最後一代墨家巨子,墨臨。

「上古煉器宗,亡了?」

費仁雙拳緊攥,臉色震撼中帶有一絲恐懼。

這可是曾經誕生過帝境大能,數千年前強盛一時的古老宗門,然而卻依舊難以阻攔高大魔影以及無盡黑雲的吞噬,頃刻間煙消雲散。

無可匹敵!

「這些傢伙到底是什麼來路….?!」

費仁目光閃爍,望着不遠處天空中的高大魔影。

這是他踏入武道這麼多年以來,第一次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恐懼之心,對方的實力簡直強大到超出了他的想像,哪怕是傳說中的聖境大能,帝境巨擘也不過如此!

「沒想到今天我墨臨也要成為這片大陸的眾多殉道者之一….」

看到自己手下的上古煉器宗以及一眾弟子化為灰燼,名為墨臨的白袍男子也是仰天長笑,臉龐上浮現出一絲悲愴和泰然。

「也罷!」

「與魔同死,替天行道,快哉快哉!」

轟!

下一刻,只見墨臨的身上爆發出最後一股元力氣息,大量的純白光芒彷彿聖潔之力一般,瞬間便將四周侵蝕而至的黑雲逼退。

「以命為印,吾身化劍,斬盡邪魔,以行天道!」

大量的元力融合匯聚,墨臨身上的光芒越發強盛,隨後化為一道氣勢直貫天地的驚天劍芒,散發着凜冽氣勢,四周一切萬物皆是支離破碎,彷彿無法承受驚天劍芒的衝擊力!

「燃燒帝心!以命為劍?!」

「混賬!你竟然想和本帝同歸於盡!」

看到這一幕,高大魔影也是臉色驟變,發出一聲驚怒。

「妖靈護體!」

高大魔影雙掌合十,下一刻四周大量的黑雲也是瞬間朝其周身匯聚,化為一道堅不可摧的黑雲壁壘,意欲擋下墨臨的最後一擊。

這些黑雲並不是尋常生物,而是他麾下辛苦栽培的士兵,和其同屬一族。

然而,面對墨臨的拚死一搏,高大魔影也是不顧一切,寧願犧牲自己手下一眾士兵,也要保住自己的身家性命。

轟!

驚天劍芒狠狠地斬在由無數道黑雲凝聚而成的防禦壁壘上,下一刻轟然爆發開來,整個天地間驟然變色,隨後一切歸於塵土!

….

看到這裏,整個畫面驟然一黑,下一刻費仁也是突然感到腦袋有些昏昏沉沉。

「又發生什麼情況了…?」

還未等到他回過神來,眼前的景象又是忽地一變,原先無數黑雲魔影肆虐的景象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片鳥語花香。

只見費仁身處在一處恬靜淡雅的小莊園內,旁邊坐落着一處石亭,腳下的青石地板,石亭中擺放整齊的棋盤,彷彿置身世外桃源一般。

「難不成我死了?這些都是我的夢境?」

費仁臉色有些無奈,然而下一刻旁邊卻是幽幽傳來一道蒼老聲音,「小子,你沒有死,死的是老夫….」

何方神聖?!

費仁心神一凜,猛地回頭看去,發現四周依舊空無一人,僅有旁邊靜靜屹立的石亭。

見鬼了!

對方能夠悄無聲息地靠近自己,實力顯然在他之上,至少也是高階玄尊境!

「小子,別看了,老夫在這裏。」

這時,蒼老聲音又是隔空傳來。

費仁順着聲音來源方向看去,只見不遠處的石亭中正靜靜端坐着一道蒼老身影,不由地生生愣住,臉龐上浮現出濃濃的驚訝。

「墨家巨子,墨臨!」

蒼老身影頭也不回地淡淡道,「沒錯,就是老夫。」

我去,什麼情況?

「這老頭不是在千年前的那場大戰中死了么?而且和整個上古煉器宗一起陪葬了…「」

費仁內心滿是疑惑和震撼。

然而,眼前石亭內突然現身的蒼老身影的確是墨家最後一代巨子,墨臨。

費仁覺得自己還沒有到人老眼花的地步,絕對不可能認錯,對方正是在先前的古老壁畫中出現的墨臨。

「您是墨臨前輩?」

緩緩來到石亭內,費仁語氣試探,有些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白袍老者。

「是老夫。」

白袍老者笑着點了點頭,又道「來來來,別在這裏干站着,先來陪老夫下一下棋。」

「至於你心中的那些疑惑,老夫一會兒再慢慢幫你解答。」

說完,墨臨也是伸手指了一下對面,只見二人眼前靜靜擺放着一副古老棋盤,其中黑白雙子各自落定,彷彿在靜待着有緣之人。

「此棋盤名為玲瓏,可以佈置數千種殘局和解法,乃是老夫的得意之作之一,只要你小子能贏了老夫,老夫不但可以解答你心中的種種困惑,而且還能賜予你一些機緣…」

墨臨又是輕撫長須,淡淡笑道。

「求之不得!」

見狀,費仁也是不再客套,當即盤腿坐下。

「黑白雙子,哪個先起手,你隨意。」墨臨專心致志地盯着眼前的玲瓏棋盤。

「白子出,攻下。」

費仁猶豫了一下,隨後右手輕捏起一枚白子,對於棋盤角落的一處黑子便是重重壓下,將其最後的退路封住,形成三角圍城之勢。

「好棋!」

墨臨忍不住感慨出聲。

「墨臨前輩,晚輩心中有很多不解….」費仁終於是忍不住開口道。

「哦?」墨臨似笑非笑,雙眼眯成一條細縫,彷彿一個慈祥的老頭,渾然沒有半點帝境強者的風範氣勢。

「當年那幫覆滅上古煉器宗的人到底是什麼來歷?為了什麼目的?」

「沒有什麼來歷,也沒有什麼目的….」

墨臨不緊不慢道,「繼續…」

「可是,此魔為何要不顧一切地覆滅上古煉器宗?」

盤坐於玲瓏棋盤前,費仁手中白子輕輕落地,還是有些不甘心道。

在玄星大陸以往的歷史長河中,上古煉器宗雖然聞名大陸內外,不過卻是一方不問世事的隱世宗門,門中弟子基本都很低調,很少會招惹是非。

因此,費仁有些納悶,上古煉器宗是如何惹上那道高大魔影,從而引來滅宗之禍。

「小子,你聽說過天妖一族么?」墨臨沒有直言,反而是賣了一個關子,笑道。

天妖一族?

費仁臉色詫異。

玄星大陸上除了人族武者,還有魔獸百族棲息生存,然而天妖一族他卻是聞所未聞。

啪嗒!

手中黑子重重地印在玲瓏棋盤正中,墨臨臉色逐漸嚴肅,「是的,當初滅亡上古煉器宗以及整個墨家一脈的便是這天妖一族。」

「而你先前在壁畫中所見到的那道高大魔影便是天妖一族中的一方強者,名喚羅剎妖帝。」

羅剎妖帝!

費仁心神一凜。

在整個玄星大陸上,能夠封號稱帝的大能巨擘屈指可數,眼前的墨臨便是其中之一,饒是如此,上古煉器宗也是難逃滅亡命運。

「此魔果然也是一尊帝境大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