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3 日

“走!我們去看看!”老魚看了一下遠處的公路,說:“沒想到這幫孫子這麼快就切到我們中間來了,這下子麻煩了,本來這些日本赤軍都夠我們喝一壺的,現在還來了這麼多叛軍。”

倆人在叢林裏快速前進,朝槍響的方向摸去。

跑出幾十米,龍雲看到十多米外的樹林暗處閃爍着一團團火光,顯然是開槍時候產生的槍口焰。

距離太近!倆人立馬蹲在樹下隱蔽起來。

現在是早上五點,天已經逐漸亮了起來,樹林裏有些薄霧,水汽縈繞,而且陽光都被參天大樹擋住,顯得有些灰濛濛的暗,那些槍口焰顯得尤其顯眼。

他馬上舉手握拳,做了個停止前進的手語,老魚停下腳步,貓在一棵大樹後面。

龍雲仔細聽了一下槍聲,離自己和老魚最近的顯然是叛軍部隊,用的都是AK47,槍聲略比男人婆他們用的M4A1要沉悶一些。

老魚伸頭悄悄看了下戰況,這片樹林東面是叛軍的十幾個士兵,全數蹲在樹後面朝西面開槍。

西面的幾棵樹下,隱約可以看到男人婆和北極熊不斷還擊,北極熊的XM214沒帶在身邊,只拿了一支大口徑的沙漠之鷹,在火力上非常吃虧,而詩人則躺在一棵大樹後不知道生死,一動也不動,公爵咬着牙拖着傷腿不斷還擊,但看樣子情況很糟糕,失血過多導致虛弱,已經沒多少準頭了。

叛軍部隊顯然是在不遠的公路邊下了車,但是一下子搞不清楚幽靈小組到底在叢林中的哪個位置,乾脆分成小組展開隊形,進入叢林裏搜索。

幸虧這次男人婆和北極熊遭遇的只是一支小分隊,不然兩杆槍的火力,根本擋不住大部隊的叛軍。

即便如此,這裏槍聲一響,恐怕很快會招來所有的叛軍士兵,那個對幽靈小組恨之入骨的卡馬拉恐怕會命令自己已經過橋的所有部下進行猛撲,誓要將幽靈小組全部剿滅。

老魚舉起左掌平平攤開,右手掌作刀狀在左手掌上做了個橫切動作,然後握了握拳。

這是一個特種部隊的戰術手語,意思是要從後包抄,切斷敵人的退路全部殲滅。

龍雲點了點頭,做了個OK的手勢,拿出消音器在頭盔旁擺了擺。

老魚也點了點頭作爲迴應,倆人利索地將武器都裝上消音器,龍雲從樹後悄悄摸出去,繞到那些叛軍士兵後頭,老魚則留在原地,負責火力掩護。

所有的叛軍士兵都將注意力擊中在前面的男人婆和北極熊身上,一名軍官躲在幾名士兵的身後,拿着一個通訊對講機扯着嗓子狂吼:“發現幽靈小組了!在公路西面進來五公里左右,已經交火了!請求支援!”

擒賊先擒王,伏擊一個小分隊,首先擊殺軍官是必然的選擇,只要有機會,軍官一定首選。

沒了軍官,小隊的只會就會陷入混亂,尤其是在這種密林中。

密集的槍聲很有效地掩飾了龍雲的腳步聲,幾乎是摸到了叛軍軍官身後不足五米的地方,甚至嗅到軍官身上那陣非洲人特有的汗臭味。

噗——

趁着軍官身旁的叛軍士兵開槍的同時,龍雲貓起身子,開槍了。

加裝了消聲器的M4A1聲音被劇烈的AK47槍聲完全掩蓋住,身旁的士兵看到自己的軍官倒下,甚至以爲是被前面的男人婆和北極熊射中,嗚哇亂叫着土語,蹲在樹樁後頭,根本不敢露出腦袋,兩隻手將槍舉出樹幹外,朝男人婆和北極熊的方向胡亂開槍。

噗——

噗——

軍官身旁三名叛軍士兵身上爆開血霧,紛紛倒地。

幾乎就在同時,七八米外的一個叛軍小組似乎發現了龍雲,大聲叫喊着,端槍朝龍雲狂射。

雙方之間沒有任何障礙物,甚至連一棵可以作爲隱蔽物的樹都沒有!最近的一棵可以藏身的樹距離龍雲還有五米之遙,這時候要衝過去隱蔽恐怕人沒逃到位置就被掃射成馬蜂窩。

龍雲急中生智向前撲倒在地,鑽到軍官和那些死掉士兵身旁,將他們屍首橫起來,建立了一道人肉沙包。

嗤嗤嗤——

子彈全部打在軍官和幾名叛軍士兵身上,龍雲覺得自己的凱夫拉頭盔和右手胳膊像被一根棍子狠狠敲一下,頓時感覺到一陣劇痛和乏力,眼前金星飛舞。

“操!難道要死在這裏了!?”龍雲知道自己掛彩了,近距離的射擊,雖然這些AK47的子彈是非洲一些作坊製作,但是也足夠穿透一個人屍體。

叛軍士兵看到龍雲不敢擡頭,站起身來一邊開槍一邊朝這裏逼近。

噗噗噗——

一陣槍聲傳來,幾名只顧射殺龍雲的叛軍士兵頓時被射得凌空騰起,跌倒在地。

老魚的火力支援到位了。

倆人這時候不再遲疑,分別從自己隱蔽的地方站起來,朝剩餘的七八個叛軍士兵撲去,一陣交叉火力,槍聲總算停歇下來,只剩下滿地的叛軍士兵屍體。

“男人婆,是我們,停火!”龍雲在樹後通知了男人婆,避免誤傷,然後和老魚朝男人婆他們跑去。

“走走走!不要停留!”老魚顯得十分緊張:“估計叛軍大部隊馬上就要殺到了!”

幾人扶起地上的公爵,北極熊背上詩人,急匆匆朝準星和英軍士兵所在的山坡方向跑去。

剛跑幾步,後面忽然響起槍聲。

“找隱蔽!”老魚向前一躥,撲倒一根粗大的橫臥大樹後頭。

所有人都鑽到樹幹後,子彈打在樹幹上,把上面經年累月積攢的厚厚青苔掀起來飛到空中,落了大家滿頭滿腦。

“糟了!叛軍的大部隊到了!”龍雲伸出一點點腦袋,看到遠處的密林里人影晃動,這次趕來的叛軍顯然不在少數。

話音剛落,腦袋上像被人用大錘子敲了一下,龍雲整個人歪着身子被撞到在一邊。

“狙擊手!”老魚大聲地警示道。

男人婆像條蜥蜴一樣爬到龍雲身旁,顯得有些慌亂,猛地搖了搖他:“幽靈!你沒事吧!”

龍雲覺得自己暈乎乎的,脖子疼地厲害,男人婆在眼裏竟然有兩個分身,耳朵裏嗡嗡一片作響。

“沒……沒事……”龍雲糊里糊塗摘下自己的凱夫拉頭盔,上面竟然有一道深深的擦痕,顯然剛纔那顆子彈打中了一下頭盔,不過因爲龍雲露頭只是一點點,頭盔上的弧度讓子彈跳彈,加上凱夫拉堅韌的質地,這才讓他撿回一條命。

“媽的!你小子真是命大!”老魚鬆了口氣,喪氣道:“這下子完了,他們有狙擊手,我們很難逃脫。”

“頭兒,你們沒事吧?”通訊器裏傳來準星的聲音,“我們趕回來了,在山坡上建立了支撐點,他們有狙擊手,你們想辦法引那個狙擊手開槍,我可以幹掉他!”

“有救了!”龍雲精神大震,將破爛的凱夫拉頭盔頂在槍上,慢慢從樹幹的一角伸出去,“準備下煙霧彈,等準星狙掉他們的狙擊手,你們就扔出去,等他們掃射一陣,我們趁他們換彈夾,馬上衝去前面的密林裏,再到山坡上和準星他們匯合。”

老魚和男人婆、北極熊紛紛掏出煙霧彈,拉掉保險環。

呯——

清脆的槍聲響起,龍雲覺得自己持槍的手一陣,頭盔被子彈打飛起來。

“準星!動手!”

幾乎在同時,遠處的山坡上傳來MSG90的射擊聲,叛軍躲藏的樹林裏傳來一聲慘叫,顯然有人中彈了。

“扔!”老魚一揚手,煙霧彈飛出二十多米遠,落在叛軍和自己隱蔽點之間。

男人婆和北極熊的煙霧彈也脫了手,五秒鐘後,整個密林中白煙騰騰,誰都看不清誰了。

果然不出龍雲所料,叛軍看不到目標,幾乎是一起朝這邊胡亂開槍,一時間將樹幹和周圍的泥土打得飛濺起來。

十多秒後,槍聲一下子零落下去。

“跑!”龍雲一聲令下,男人婆和北極熊揹着公爵和詩人朝準星所在的地方狂奔,龍雲和老魚則跑到旁邊的樹後繼續進行掩護射擊。

等男人婆和北極熊逃脫,叛軍顯然已經換好了子彈,槍聲再一次沸騰起來,龍雲和老魚立馬被叛軍的火力壓得在樹後擡不起頭來。

“老傢伙,咱們又被困住了!”龍雲氣惱地扔掉空彈夾,一邊換彈一邊朝黑衣士兵追擊的方向看了一眼。

這個時候,如果那些變態的日本赤軍追上來,和叛軍一起夾擊,自己和老魚百分百沒活路,只能受死。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龍雲換好新的彈夾,翻了翻戰術背心,發現只剩下最後兩個,整夜的鏖戰已經讓自己接近彈盡糧絕的局面。

此時密林中雖然煙霧騰騰,誰也看不清誰。沒了火力支援,叛軍仗着火力強大,不斷朝着這個方向掃射,這些非洲僱傭兵雖然戰鬥中顯得有些毛躁,又喜歡漫無目的地亂開槍,不過他們人數衆多,一起開槍形成了一張強大的火力網,把老魚和龍雲所在的地方射得泥土亂飛,根本沒法子逃脫。

往M203榴彈發射器裏塞進一顆榴彈,龍雲深呼吸一口空氣,瞬間轉身,露出半個身子朝叛軍那頭射過去。

其實他也沒有具體的瞄準點,反正現在都靠蒙,誰都看不見誰。

榴彈轟一聲爆炸後,對面傳來一陣慘叫,顯然叛軍裏有人被榴彈擊中後者炸傷了。龍雲一點都高興不起來,自己只是亂蒙了一榴彈,居然就能炸得對方鬼哭狼嚎,這說明對面的叛軍人數極多,這才導致了隨便發射一顆榴彈都能打中人。

遠處就傳來劇烈的爆炸,老魚安裝的定向雷被人觸發了。

“操蛋了!”龍雲皺着眉頭對老魚說:“那些赤軍瘋子追上來了!”

老魚搖了搖頭,苦笑了一下,忽然問:“你身上還有C4沒有?”

龍雲低頭翻了翻戰術包,點頭道:“還有四塊。”

他旋即明白老魚的意思,如果真的逃脫不了,那麼自己和老魚恐怕要選擇和那些黑衣士兵或者叛軍同歸於盡,能拉着幾個下地獄就拉幾個,起碼能夠遲滯一下敵人的推進速度,爲男人婆他們爭取時間。

樹林裏響起悉悉索索的聲音,顯然是叛軍看到老魚和龍雲都沒有還擊,開始展開隊形發動進攻了。

腳步聲越來越近,偶爾傳來軍官的叫喊聲,在命令自己的部下注意情況。

龍雲將四塊C4翻出來,用膠布卷在一起,插上雷管,再接上電池起爆器,做成一個炸彈。他冷靜地檢查了一下彈藥,看了一眼老魚,倆人交換了眼神,相互點了點頭。

拼了!

“頭兒、幽靈!你們怎麼樣了?” 毒愛:前妻的祕密 耳機裏突然傳來北極熊的聲音。

老魚趕緊問道:“我們被困住了,你們怎樣,跟上隊伍沒?”

“跟上了,我們在山坡上,看到很多叛軍在底下散開搜索,以爲你們掛了!”北極熊說:“你們別急,我拿到我的XM214了,等我們的訊號,待會兒槍一響,你們就跑,一直跑上山坡,別管後面!”

龍雲大喜,他看了一眼山坡上的位置,雖然距離有兩百多米,但是以XM214的射速足夠形成彈幕,北極熊一箱子彈有500發,在換彈箱之前能夠堅持40秒的連射時間,足夠讓叛軍不敢擡頭。

“北極熊,你告訴其他人,將我們的古斯塔夫M3火箭筒和M202A1都準備好,打開後馬上進行一次炮火覆蓋,爭取讓他們措手不及。”

“OK!”

龍雲和老魚分別掏出手雷,準備槍一響就扔出去,反正這種範圍式殺傷武器能在短時間內起到拖延時間的作用。

這個時候使用手榴彈好處多多,起碼比開槍管用。遇到手榴彈,誰的反應都是趴下,站起來需要一個過程,這也是時間。而且等爆炸過了,掀起的煙霧能暫時迷糊對方的視線,爆炸產生的震盪能讓敵人判斷出現斷層,這些時間算起來能擠出幾秒。

幾秒鐘在實戰中往往能決定生死。

龍雲覺得自己的手心裏沁出一層汗,手雷握在手裏溼漉漉、滑膩膩的。

轟——

一團火光在叛軍人羣中爆開,84MM的古斯塔夫M3火箭殺傷彈,殺傷有效半徑達到15米,叛軍人羣中頓時炸開一團血霧,個別叛軍士兵手腳都被炸斷,到處亂飛。

“啊——我的腳——”

“救救我——爲的手——”

幾個被炸成殘廢的士兵滾在地上,滿身是血,手腳殘缺,不斷呼號着。

火箭彈爆炸的同時,XM214發射的彈幕如同一根根火線,急速刺中叛軍的隊伍,非洲僱傭兵的軍事素養缺陷頓時暴露無遺,許多士兵不是就地尋找隱蔽物,而是掉頭撒腿就跑,不過再快也快不過子彈,很快就被打成蜂窩。

一時間,山坡上的幽靈小組和英軍士兵開始密集的齊射,力求達到最大的火力支援效果。

“撤撤撤!”叛軍軍官揮舞着一支AKS-74U短銃突擊步槍,撕扯着嗓子吼叫着,他確實嚇壞了,沒料到對方忽然會有這麼大的火力支援。

話還沒喊完,不知道那裏飛來兩團黑乎乎的東西,咕嚕嚕滾到腳下。

叛軍軍官定睛一下,差點屎尿都出來了——是兩顆美製M67手榴彈。

“天……”他還沒喊完,“轟”一聲爆炸將他整個人掀翻,飛出兩米多高,像個沙包一樣重重落到地上。

指揮官陣亡,士兵更不用說了,大家都只有一個念頭——逃!誰也懶得去管對方到底有多少人,又或者是否要組織反擊。

一百多號叛軍潮水一樣向來時的方向退去,很快就消失在密林裏。

老魚和龍雲手榴彈脫手後,趁着叛軍亂成一鍋粥自顧不暇的時機,撒開腿鑽進後面的灌木叢裏,沒命一樣朝山坡上逃出。

跑上山坡,看到幽靈小組的人和英軍士兵都在,看到他們倆平安歸來,男人婆忍不住上來一個人給了一個擁抱。

“詩人和公爵情況怎樣?”龍雲和男人婆抱了一下,像所有士兵一樣拍了拍對方的背部,然後問道。

男人婆搖搖頭:“詩人情況最差,除非有直升機去醫院,否則……”

龍雲走到詩人身邊,看到後者躺在地上,便上去安慰道:“詩人,撐着點!”

他回頭看了一眼傑克中尉:“你們的英國軍隊呢?SAS呢?傘兵團呢!?”

傑克中尉指指單兵通訊電臺,無奈道:“我剛剛聯繫過,第16空中突擊旅和政府軍已經完成了弗里敦周圍的清掃,目前正在打掃戰場和淨空,特種空勤團在正在登機,估計要一個小時時間才能趕到。”

龍雲問道:“你告訴他們地點沒有?”

傑克中尉點點頭:“當然,就在西面一公里的沼澤旁,是嗎?我已經告訴他們位置了。”

老魚鬆了口氣,道:“總算聽到一個好消息了。”

他想了想,說:“咱們不能停,估計現在卡馬拉大本營裏的部隊全部過了橋,估計現在都沿着公路開到附近進山搜索我們了,那些日本赤軍士兵估計也追得很近,我們必須馬上離開,向東面的沼澤地去,只要去到那裏和凱比、莫里斯匯合,就能撐到英軍到來。”

準星忽然插口道:“頭兒,有個壞消息……”

老魚一愣,回頭盯着準星:“什麼壞消息?”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準星囁嚅說道:“我聯繫不上凱比和莫里斯……”

龍雲大吃一驚,急忙道:“你多聯繫幾次,是不是通訊有什麼問題?”

準星搖搖頭:“傑克能和英軍總部聯繫上,可是我用同一臺電臺聯系不上凱比和莫里斯。”

國王在一邊嚼着香口膠,說道:“是不是那幫蠢豬沒人懂用單兵電臺?這可是美國貨。”

誰都沒有吭聲,但是誰都清楚,就算凱比不懂,就算手下那些娃娃兵不懂,可是莫里斯作爲職業僱傭兵,他肯定懂。

“走吧!不要討論這個問題了,先撤到沼澤再說,興許凱比那裏出現了小狀況也說不定,我們現在沒有別的路,只有去沼澤和他們匯合!”

老魚端着槍,首先走到前頭開路。

所有人雖然經過一夜的逃命,早已經接近虛脫了,可是老魚的話句句有理,此時不走,只要等上不到二十分鐘,恐怕叛軍又會想討厭的蒼蠅一樣圍過來。

況且最讓人擔心的不是那些軍事素質一般般的雜牌叛軍,而是追在身後、從那架米171上下來的十個黑衣士兵,雖然被老魚和龍雲他們殺死了三個,可是還有七個,這些怪物的戰鬥力絕對在任何一支特種部隊精英士兵之上,強悍的體質,勇猛的作風加上一流的軍事素質,簡直就是魔鬼一樣的存在。

龍雲補充了彈藥,讓四個英軍士兵用簡易擔架擡着公爵和詩人,自己和北極熊負責斷後,其他人成縱隊在叢林裏開始前進。

這是所有人經歷過最兇險的一次戰鬥,現在兩名隊員重傷,其他人多少都有些皮肉傷,加上一晚上在叢林裏瘋狂逃命,臉上和衣服上到處都被劃破了口子,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這就是殘酷的戰爭。

在山裏的密林中走出幾百米,大家心裏漸漸升起希望的曙光,只要還有不到一公里就到了沼澤,那裏有凱比和莫里斯的兩百號人,加上英軍SAS特種部隊已經出動,只要能撐住四十分鐘,所有人都有救了。

“接敵!” 翻滾吧!皇宮 走在前面的老魚忽然大吼一聲,接着子彈像爆炒豆子一樣噼裏啪啦又響了起來。

龍雲趕緊端槍衝到前面,一看頓時嚇了一跳。山坡下黑壓壓一片腦袋,估計有幾百號人,昨晚吊橋被炸之後,過了橋的只有十多輛皮卡,顯然沒這麼多叛軍士兵,唯一能夠解釋的理由是——老魚說對了,這些叛軍繞了近路,已經全部過了橋。

一想到這將近兩千名的叛軍士兵都過了橋,龍雲頭皮就發麻,無論幽靈小組的戰鬥力多麼強悍,螞蟻多了能咬死大象,無論如何也頂不住這麼多叛軍蜂擁而上,何況現在還有兩名重傷員。

龍雲發現叛軍人羣中有個熟悉的身影——卡馬拉!

這個殺人狂魔躺在一個木製的擔架上,由四名手下擡着,肩膀和腿上、腦袋上都纏滿了綁帶,只露出一隻眼睛,手裏還是握着那隻德林格古董手槍,一邊揮舞一邊叫囂着:“上上上!都給我上!殺死這些天殺的白人豬玀!”

人太多!

“地獄火!”老魚大喊一聲:“脫離!”

“地獄火”是美軍特種部隊巡邏偵察小隊最常用的脫逃術,當偵察小隊突然遭遇到敵人時,首先發現敵人的隊員會馬上向敵人方向全自動掃射,打光彈匣後馬上向相反方向脫離;最接近他的隊員在他開火時也指向射擊方向,打光彈匣後又馬上脫離;緊接着另一名離他最近的隊員也在做同樣的事,就這樣如此輪流開火和撤退,在敵人還沒有從震驚中清醒過來之前逃到敵人看不到的地方。

引用綠色貝雷帽的士兵對這種戰術的形容:“前30秒內,就像是上帝庇佑一樣,世界上沒有任何部隊能夠擋得住這種火力與震撼力;在30秒後,上帝庇佑人多槍多的一方。”

走在前面的叛軍瞬間被強大的火力掃到一片,許多人甚至猝不及防,還不知道子彈從哪裏打過來。

同夥的血和慘狀極大得刺激了周圍的叛軍,他們的心理防線一下子被打垮,幾乎所有叛軍都沒有開槍,有的趴在地上不敢動,有些到處亂跑,像一個被丟進一串炮仗的兔子窩。

爲卡馬拉擡擔架的四名叛軍士兵慌張之下失去平衡,肥胖的卡馬拉被顛得從擔架上摔到地上,昨晚剛掉了幾顆牙齒的嘴又摔出血來,疼得嗷嗷直叫。

“你們這幫豬!該死的豬!我要殺了你們!哎喲媽呀,疼死我了……”

龍雲打光子彈,起身往後跑,跑到老魚身邊,在他肩頭上拍了下;接着老魚打光子彈,起身脫離,路過國王身旁,又拍了他的肩膀一下……

地獄火持續而強大的火力效果非常好,大家氣喘吁吁跑出上百米,叛軍那頭還是亂糟糟一團,沒人想過要追上來。

“沼澤!” 指染成婚:霍少,請放手 一名英軍士兵指着前面喊了一聲。

大家順着他指向的方向看去,果然一大片沼澤地呈現在山下。這是一片良好的防禦位置,沼澤是個兩百米的開闊地,無遮無掩,要通過這裏進攻對面的密林和小山包,簡直就是當靶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