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走到大門口,看著門前那兩座威風凜凜的石獅子,歐陽紫玥猛然想到一個問題,「不知道,我們匆匆而來會不會打擾到家父?」

田夢琪的眼色有絲黯淡,她搖搖頭,「我爹爹已經不在了……」

歐陽紫玥很適時的停止了這個問題,緊隨在她身後走進那府邸去。

裡面果真更是別有洞天,跟外面看到的奢華完全不同,這就像是一顆酒心巧克力,裡面更有驚喜!

鞦韆架,大片大片的花園,還有漂亮的葡萄藤……裡面則是像個樸實無華的莊園,竟然還可以看見小羊,小馬在裡面走來走去!

完全的原生態……

田夢琪看到她們眼裡的驚艷,笑,「這都是我爹爹還在世的時候擺弄的,現在我雖然很用心的在保持,但還是變化不少……」

「已經很美了……」歐陽紫玥笑著說道。

然後又往裡走,終於到了廳堂,古色古香的廳堂,牆面上掛著各種不算名貴的畫,落款都是「夢琪」,「這是你畫的吧?」

歐陽紫玥細細端詳。

田夢琪略帶羞澀的點點頭,「小家之作,貽笑大方了!」

「不會,很漂亮啊,就連我這個沒文化的人,都覺得很漂亮!」小甜心搶著說道。

歐陽紫玥:「……」

「小甜心,你不要亂用詞語。」

一個超級大的圓桌,很快便擺上了至少有二十盤菜,滿滿當當的。

歐陽紫玥愕然,「其實,小姐,我們吃不了這麼多,這也太鋪張浪費了點……」

「沒關係,我不是特意為你們準備的,平時我也是這麼大一桌用膳,然後一個人吃未免有些無聊,今天才覺得有點生氣……」田夢琪笑了笑,眼底閃過一抹黯然。

歐陽紫玥開始能夠體會到她的悲傷了,擁有那麼大的賭場,但是卻孑然一身,就連自己的爹娘也不在身邊,這該是有多麼可憐……


看著那些菜,小甜心和歐陽紫玥很快開始大快朵頤,她們都是對美食沒有抵抗力的人,然後南宮凌宇一直很優雅的在夾菜。

田夢琪看了他幾眼,似乎都欲言又止,但最後,她還是把自己的問題提出來了。

「為什麼,你可以知道原石裡面的寶石呢?」她好奇的問。

南宮凌宇抬了抬眼,正對上她閃爍的眼神,「不知道,但是就是能看見……」

田夢琪微笑,「我還是第一次遇到你這麼神奇的人。」

南宮凌宇點點頭,沒多說什麼。

…………

用膳過後,田夢琪又帶他們去了就寢的地方,給小甜心準備了一間粉色的夢幻公主房,給歐陽紫玥準備了一間素雅的房間,給南宮凌宇準備了一間很高貴,裡面有不少書籍的房間。 用膳過後,田夢琪又帶他們去了就寢的地方,給小甜心準備了一間粉色的夢幻公主房,給歐陽紫玥準備了一間素雅的房間,給南宮凌宇準備了一間很高貴,裡面有不少書籍的房間。

三人都對此安排很是滿意,看來這個田夢琪真是觀察入微,把他們的喜好都看出來了……

—————————————————————————————————————

夜深的時候,歐陽紫玥翻來覆去,仍舊沒有睡著。

她腦子裡仍然在回想著那天南宮凌宇差點就要被催眠的事,不弄清楚她仍舊是不甘心,最終,那件事被小甜心給破壞了,但是不弄到一個結果,她始終是難以心安。

於是,她趁著這一次,幾人都分開住的機會,想著現在時間也這麼晚了,小甜心一定睡定了,於是她決定悄悄潛進南宮凌宇的房間!

她沿路走著,走著,終於走到南宮凌宇的房間門口。

一面雕花木門,看上去很高雅,她敲了敲,沒回應,再敲了敲,裡面突然聽見什麼翕動,她皺了皺眉,覺得有點不對勁,於是她連忙裝作離開,實則準備從窗戶潛進去。

透過窗戶結果正看到一個蒙面黑衣人揭開被子,看著似乎是昏睡不醒的南宮凌宇,抬起頭,驟然向他的眼睛插去!

歐陽紫玥嚇了一跳,「小心……」

她一叫出聲,順利的將那蒙面黑衣人的視線集中到了她這邊,而南宮凌宇瞬間睜開了眼,原來他竟然只是裝暈,根本就沒睡著,他就著跟那蒙面黑衣人打鬥起來!

你來我往的,兩人虛影幾乎看不清,歐陽紫玥見狀,也連忙破窗而入,助南宮凌宇一臂之力,終於成功將那黑衣人雙手給反剪在身後!

南宮凌宇走到她身前,撕下她的面罩,看到那張臉,他一點都不驚訝!

似乎一切都在他意料之內,可是歐陽紫玥有些不淡定了,怎麼是你?

眼前竟是邀請他們來的田夢琪,此刻她面無表情,可是眼底竟然隱隱的閃動著釋然!

「你為什麼要害南宮凌宇?」

「我並沒有想要害他,我要的不過是他的一雙眼睛。」

「為什麼你要他的眼睛?」

「我……」

「田姑娘,我知道你不是壞人,你把自己的苦衷說出來,我們說不定能幫你。」歐陽紫玥語重心長的說道。

與此同時,她鬆開了反剪著田夢琪的手。

田夢琪看著她,眼底有淚光閃爍,「即便我騙了你們,你還覺得我不是壞人?」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我相信自己,不會看錯……」歐陽紫玥的話讓田夢琪的眼眶微濕,但是倔強的她卻沒有讓眼淚流下來!

她坐了下來,「我說……我願意把一切坦白……」

…………

原來跟田夢琪家對立的還有一家賭場,名為天行賭場,她爹爹曾是這姻緣鎮的賭王,對自己過於自信,這天行賭場乃是後起之秀,然後天行賭場的老闆鄭保良找到她爹爹,說要進行一場賭博,而賭注居然是她娘親。 原來跟田夢琪家對立的還有一家賭場,名為天行賭場,她爹爹曾是這姻緣鎮的賭王,對自己過於自信,這天行賭場乃是後起之秀,然後天行賭場的老闆鄭保良找到她爹爹,說要進行一場賭博,而賭注居然是她娘親。

而她爹爹當時太自負了,居然想也沒想就一口應下了!

可最後……輸的很慘烈,將她的娘親輸給了鄭保良!

她爹爹後悔了,想要將她娘親贖回,但是鄭保良卻說什麼也不讓贖了!說她娘親是無價之寶!

而她爹爹就因為這人生中輸的最慘,做的最錯的一次賭博自縊而亡!

並且就因為這這一次賭博,她家的賭場也就此沒落了,被天行賭場完全壓制住了!

她,並不是個賭博的料,但是她卻期盼著,能有朝一日,替她爹爹奪回賭王之位,不僅如此,還要奪回她的娘親!


很小的時候,她曾聽爹爹說過,在這世上,有極少數人擁有一種神眼,可以看透所有真相,這種人逢賭必贏!

所以她理所當然的就把南宮凌宇的眼睛當成了神眼,因為他可以看透原石的真相,所以她需要他的眼睛……她需要贏!

南宮凌宇和歐陽紫玥很耐心的聽完了她的故事,末了,歐陽紫玥還是說出了那殘忍的句子,「其實我覺得你爹爹做的不對,無論何時,何地,不能拿自己的愛人去當賭注,這是一種尊重。」

田夢琪點頭,淚眼朦朧,「我知道,可我現在只想要回我的娘親。」

「我會幫你。」她剛說完,南宮凌宇側頭看了一眼,但是這種先斬後奏他已經習慣了,他點頭,「嗯,我會幫你!」

「但我們需要明天去天行賭場看看。」

「好。」

—————————————————————————————————————————

第二天,小甜心很早就被歐陽紫玥給叫起來了,「玥玥姨,我們今天是要去看鋪面嗎?」

「不是,我們今天接受了一個你夢琪姐姐的任務。」

「好耶,好耶,我最喜歡做任務了。」小甜心一聽見任務就來勁了,「NPC在哪裡?」

歐陽紫玥:「……」

烈焰到底教了她多少有的沒得?

三個人悄悄的來到了天行賭場,昨天田夢琪家的賭場果真不能和這裡同日而語,這裡不是賭場,簡直是個賭城。

南宮凌宇橫掃了一遍這裡所有的項目,歐陽紫玥問他,「有信心贏嗎?」

南宮凌宇點頭,「這問題問著簡直是侮辱我。」

歐陽紫玥:「……」

「滾!滾出去……」


「求你……求你再讓我賭一次,這一次,我一定能贏的!」

吵吵嚷嚷的聲音,卻顯得格外尖銳!

「賭,你拿什麼賭?難道拿你那可愛又可憐的小娘子么?真是作孽喲,跟了你這麼個窩囊廢!」

歐陽紫玥順著視線看了過去,只看到一個書生模樣的男人,鬍子拉碴的,正抱著另一個男人的大腿!

她不由得想起了昨天田夢琪跟他講的故事,然而悲劇又一次在她面前上演了! 她不由得想起了昨天田夢琪跟他講的故事,然而悲劇又一次在她面前上演了!

「賭……我就拿我娘子做賭注!」他回頭看了一眼,還在賭場附近辛辛苦苦一邊做生意,一邊帶孩子的娘子,最後還是毅然決然的做了選擇!

這一次,他一定能翻盤的,老天爺,一定要保佑他!

———————————————————————————————————————

歐陽紫玥不聲不響的走了過去,南宮凌宇和小甜心也緊隨其後。

她看著那書生,他的面容很憔悴,思前想後,選了「小……」。

歐陽紫玥眼睜睜的看著那個強壯的男人在出老千,但是她並沒有出聲提醒。

開了……是大!

書生痛哭流涕,「怎麼會這樣?」

接著有人很快的把他的娘子和孩子給帶了進來,硬生生的要把他娘子拉走……

「啊,不要……」

他卻彷彿發了狠,「我……我還有個孩子,我賭我兒子!」


賭徒就是這樣,一旦跌入那罪惡的漩渦,便再也爬不出來……

「你是不是人!」他娘子發了狠的踹他,打他,但絲毫不能改變他的想法!

他把他那才三歲的兒子往前面一推,那孩子一看到這麼多人,嚇得「哇哇」大哭起來,但他仍然面無表情,「來,我相信這一次,我一定能夠翻盤!」

最後……

結局很慘烈,他的兒子也給輸了!

他目瞪口呆,依舊不甘心,「我還要賭!」

男人冷笑,「你還有什麼?」

他的一隻手不規矩的在這書生娘子的胸脯上動作著,但是那書生彷彿什麼也看不到,目空一切,眼裡只有那骰子,這儼然就是他的命!

歐陽紫玥終於看不下去,「我跟你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