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3 日

“讓葉家把事壓下去,葉唯琪畢竟和你一塊兒長大,念在葉老的面子上原諒她一次,顧丫頭我得領回去教訓,秦希那女人還有那個聞什麼的女孩兒,就交給你處置……”夏老爺子看着賀行雲愈加陰沉的臉色,不自然地咳嗽了一聲,葉唯琪鬧出這麼多事兒,還盡打賀兮的主意,依照他的秉性,只怕是不會姑息,這樣的條件,他也沒指望全身而退,“還有什麼要求,可以提。”

賀行雲不是好說話的主兒,本來今天這事他就沒打算讓幾家的老人知道,他雖然一向不屑於用私法瞭解仇怨,但這次,葉唯琪還是個個犯到了他的禁忌,簡直死不足惜!

賀兮又怎麼會不知道他的想法,只是只有顧青溪一個人的說辭,恐怕難以服衆,況且葉唯琪人也不在K市,與這件事幾乎沒有直接聯繫,她這麼早就想好了後招,肯定是防着失敗這一天,但是要輸,就要讓她輸個徹底,這次不但要她看着自己精心醞釀的計劃毀於一旦,還要讓她看到她最不想看到的事!

讓夏老爺子和葉老爺子過來看看,就是爲了這最後的條件。

輕輕按下賀行雲的手臂,賀兮道:“夏爺爺,這次葉唯琪差點兒害得賀家家破人亡,我讓她給我和行雲道個歉不過分吧?”

夏老爺子一聽,豈止是不過分,簡直是太便宜了葉唯琪,但同樣的話,葉老爺子卻微微皺起了眉頭,他倒不是爲葉唯琪不平,只是他知道這個孫女兒的傲性子,只怕她不肯……

“這個要求不過分!”夏老爺子轉頭去看葉老爺子,想得到他的點頭。

葉老爺子卻爲難地看着賀兮,說不出話。

“願賭服輸……”賀兮微微冷笑,“您只要告訴她這句話,她就會主動來認錯。”

葉老爺子沉吟了一下點點頭。

夏老爺子鬆了口氣,賀兮願意這樣瞭解最好,不管怎麼說,葉唯琪還是他當初親點的外孫媳婦兒,卻沒想到是個生事的,這多少也有些掃他的面子。

“另外,”賀兮挽住賀行雲的手臂,笑道:“我和行雲要一個沒有閒雜人打擾的訂婚禮。”

夏老爺子眼睛一瞪,敢情她在這兒等着他呢!

賀行雲瞥了他一眼,口氣冰涼,“我和兮兮決定在十二月二十四日訂婚。”

夏老爺子心中無奈,聽他這樣說,自己還有什麼好反對的,他從來沒能贏賀行雲一次,這次賀兮給了他一個正大光明的臺階下,也算是對得起這張老臉了,他也不堅持,就點了點頭。現在看起來,賀兮,倒也是個聰明的人。

PS:三更~花花和荷包捏~ 157 計中計 二十七

其實賀兮的想法很簡單,在沒有得到夏老爺子的首肯下,她就算能和賀行雲訂婚那必然也要經過重重阻攔,今天就當着夏家和葉家說清楚,她不想這麼重要的時刻有一個不好的回憶。

事情敲定,兩個老人也沒有逗留的意思,當下就要走。顧青溪則是起身走到賀兮跟前,露出真心的笑容,道:“賀兮,對不起,還有,你訂婚我一定會參加的。”

賀兮笑着點頭,道:“謝謝。”

目送三人離開,鬱成舒有些惋惜地搖頭嘆道:“這麼好的一個懲治葉家的機會,白白沒了。”

賀行雲瞟了他一眼,道:“葉家也不是吃素的。”

甄日月這時懶洋洋地說道:“葉家根基和賀家不相上下,要真鬥法,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只能落得兩敗俱傷,而咱們boss的要求是不打沒把握的仗,何況這次有關葉唯琪的事我們並沒有實質的證據,抓到的那幾個流氓都是秦希買來的,葉唯琪雖然傲,但也有傲的好處,這種下三濫的做法她不屑,只是讓秦希那女人順手推了一把。”

許東林點點頭,道:“葉家應該有動作了,我去霍家看看。”

大家都明白他着急的理由,也沒阻攔。這下病房裏只剩下連景寬在內五個人了。

賀兮看着他,道:“我想聽聽你的解釋。”

景寬神色安寧地點點頭,道:“我們去聞梅飄的病房吧。”

504病房中,葉唯斯神色頹廢地趴在牀邊,時不時擡頭看看昏迷的聞梅飄,愧疚且懊悔。

見他們進來,他也明白是要徹底交代一下了,於是起身道:“我們去隔壁房間吧。”

外廳。

葉唯斯率先道:“我的事全都告訴了兮兮,接下來就是景寬的部分了。”

景寬點點頭,娓娓道來:

“故事中的那塊玉佩其實本來就是羅忘的,他不知道他來的那天我在他的小包的夾袋裏找到了玉佩,我開始只是覺得好看,就偷偷藏了起來,後來聽說孤兒院媽媽說這玉大有來歷,我就有點兒心動了,”景寬看向賀兮,目光溫柔如水,“我想要是我變得有錢了,就把彎彎從孤兒院接出來,讓她睡軟軟的大牀,讓她吃各種味道的糖果……”

“可是車子真的來了那天,我有點後悔了,要是有一天彎彎知道我是個騙子,她會怎麼看我,所以我才約你到了小樹林,本來想把玉還給你的,但是你卻先攻擊了我。”景寬看了眼葉唯斯道:“我暈倒在小樹林,被來踏青的修士撿到了,他送我去了醫院,我不想回德馨孤兒院,就騙他我父母剛剛過世。後來他又送了我去另一所孤兒院,我想努力掙錢,想給彎彎最好的東西……後來等我再回去的時候,孤兒院的媽媽說彎彎已經被人領走了。”

再聽到這些往事,賀兮已經沒了起初的激動,她早該知道,這樣陰差陽錯的誤會並不少見。但是葉唯斯卻平靜不下來了,他又喜又悔,心中的大石永遠地落地了,但卻因此差點賠上聞梅飄的性命,他良心難安。

賀兮不禁唏噓,她萬萬沒想到聞梅飄竟然肯爲了葉唯斯做到這種地步,她得知這件事後,想到的第一件事竟是要幫葉唯斯除去景寬這個麻煩,所以她騙景寬出來,用藥放倒他,將他帶到車庫裏,甚至還僞造了一份遺書,稱自己和景寬是因爲身份懸殊而選擇殉情。但是景寬卻假裝要她滿足自己最後的願望,去公寓拿了他最喜歡的衣服還買了些吃的,雖然在回去的路上她發現事情敗露了,但她還是義無返顧地選擇縱火。

趕到車庫的時候,賀兮是抱了僥倖的心理的,她想趁火勢不大進去救人,雖然方謹跟着她一塊兒進去了,但她卻難以搬出聞梅飄的身體,方謹來回兩趟把人從車庫背面的窗口扔出去,再想和她一起出去時,車庫裏的燃油已經點燃了。她當時被嚇傻了,身體幾乎不能動彈,要是不衝進來的賀行雲抱着她撞出窗外,她恐怕真要香消玉殞了,也是因爲這樣,賀行雲的背才受了傷。景寬骨折,聞梅飄昏迷不醒,方謹額頭受了輕傷,而她自己,只是蹭破了皮。

“我從一開始就知道葉唯斯是羅忘,所以後來兮兮在片場叫我名字的時候,我沒有承認,就是怕引起誤會。” 與他婚路相逢 景寬大度的笑笑,道:“可是你這小子一個誤會記恨了我十幾年那!”

“我很好奇,爲什麼聞梅飄會幫秦希做假證?”鬱成舒聽完這段複雜的往事後問道。

賀兮拿出手機道:“今天早上聞梅飄給了發了個短信,上面寫着對不起,我估計那個時間是她在行雲面前指認完我之後。後來我想了一下,葉唯斯和秦希的看起來沒有關聯,但其實兩人的交叉點就是葉唯琪。”

“不可能!”葉唯斯當即否定,“她不可能知道這件事!”

“不要小看了葉唯琪這個女人,”甄日月道:“她很會利用人的心理,說不定很早之間她就知道你的心結,只是沒有價值,所以不予理睬,這次,她卻可以很好的掌控聞梅飄達到自己的目的,這不,你

還是被她算計了。”

葉唯斯咒罵一聲憤恨地一拳砸在沙發上,懊惱不已。

“葉唯琪有心理學博士學位,”賀行雲眯了眯眼眸,道:“這個學位不是白來的。”

賀兮不覺有些佩服起葉唯琪來了,由始至終她都沒有露面,卻將衆人耍的團團轉,這樣的對手……真是讓人興奮!

PS:四更。 158 計中計 二十八

“現在,處理最後一個人吧!”鬱成舒聳聳肩起身。

賀兮拉了賀行雲一下,意思她有話和景寬說。賀行雲輕輕點頭,道:“我去外面等你。”

幾人魚貫而出,外廳裏就只剩下她,景寬和葉唯斯。

賀兮看着景寬笑了笑,然後走上去深深地擁住他,末了向他伸出手,道:“三良,從今以後你就是景寬了,我們還是朋友。”

景寬微愣,卻也玩味她的話,三良不在了,景寬還活着,他們還是朋友,是朋友,就好!

他握住她的手,大掌一如小時候溫暖。

賀兮收回手又轉向忐忑的葉唯斯,略帶厭棄地瞅着他,道:“小時候你就愛和我打架,沒想到長大了還給我添麻煩,葉家接孩子不驗DNA,你的僥倖心理還真是別具一格!”

葉唯斯臉上閃過一絲尷尬,訥訥不知道說些什麼。

“不過,”賀兮話鋒一轉,道:“見到你我還是很高興的,德馨孤兒院的我們,最終還是走到了一起呢!”

“葉唯斯,要是你以後不給我添麻煩了,我就原諒你,以後還跟你學小提琴!”

葉唯斯呆愣片刻,最後釋然地笑笑,轉頭望了一眼病房的方向,道:“你等着,欠你的我絕對雙倍奉還!”

解決了心裏的一件大事,賀兮頓時輕鬆不少,衝兩人道了別就奔出去找賀行雲了。

賀行雲就立在走廊的盡頭,微微仰着頭,欄杆外柔和的光線籠罩在他的身上,給冷峻的容顏增添了幾分暖意,恍如迷路的王子。

她輕輕走出去,儘量避開傷口擁住他,道:“行雲,我好想你。”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但在這意外頻頻,又剛剛經過生死關頭的兩人,簡直是度秒如年。

賀行雲靜靜站立,任她抱着自己,淡淡的馨香飄進他的鼻翼,如水一般的柔情像細滑的絲一般裹住了他。

“咳咳!”不和.諧的聲音打破兩人的寧靜,鬱成舒揶揄道:“纏綿夠了收拾一下,我們這兒還等着收工呢!”

賀行雲回眸一個眼刀殺過去,他縮了縮脖子躲回甄日月背後,攛掇道:“人妖,上!”

甄日月臉一黑,皮笑肉不笑地轉過頭去,面容猙獰道:“死凱子,你說什麼?”

兩人掐着就往樓下去了,賀兮看着他們直笑,擡眸又看着賀行雲道:“咱們以後的孩子有這麼活潑多好。”

賀行雲的臉色這纔好看了些,攬住她的肩膀道:“走吧。”

驅車來到許東林的一處別墅,才發現許東林已經在了,他瞥了一眼蜷縮在地上的男女,道:“行雲,人交給你了。”

賀行雲點點頭,牽着賀兮慢慢走到兩人跟前。

秦希低着頭,齊肅則是擡着頭面帶哀求地看着賀行雲,護着身後的女人。

賀行雲接過鬱成舒遞過來的裝了消音器的槍,摩挲了一下,語氣冷淡道:“齊肅,我說過,上次是你最後的機會。”

齊肅面色灰白地點點頭,賀行雲一句話就斷了他求情的念頭,但他卻不想放棄秦希,見槍口轉到她頭頂,他連忙撲過去擋住,跪在地上道:“小少爺,我求求你了,要殺就殺我吧,我替她抵命!”

賀行雲眸中閃過怒色,就連賀兮也不由詫異,齊肅與賀家有淵源,卻這樣死心塌地的護着秦希……可憐秦希,放着身邊這樣好的一個男人不理,卻要癡癡算計不屬於她的。

這時秦希卻突然推了齊肅一把,擡頭迎上黑洞洞的槍口,道:“賀行雲,你要殺就殺我吧!”

她的妝花了,臉色嘴角都有淤青,衣服和頭髮也拉扯的有些凌亂,眼睛裏是毫不掩飾的妒恨和惡毒,她的目光,一直看着賀兮。

秦希是妒恨賀兮的,無論是舊愛賀行雲對她毫無保留的愛,還是新歡對她不吝付出的真心,所以她才瘋狂的想要報復。

秦希無法控制自己膨脹的嫉妒,她和賀行雲在一起的時候,雖然算不上清心寡慾,但從來都是穩重從容,鮮少有這樣難堪的時候,殷翡和她分手後,她雖然離不開他,但只要不遠不近地守着也就心滿意足了,可是這個時候賀兮出現了,作爲一個女人敏感的第六感,她感覺變化的不知賀行雲,甚至還有殷翡,這兩個風格迥異但卻同樣冷心絕情的男人,竟都爲了這麼一個小女孩化作繞指柔,讓她怎麼不嫉妒?!

爲什麼?爲什麼是她賀兮呢?!她秦希有哪點比不上她?!

“秦希,你現在的樣子真醜。”賀兮靜靜地看着她,突然道。

秦希一愣,片刻後放聲大笑,笑罷恨意切切地看着她道:“賀兮,我輸給你了又怎麼樣,你以爲你能贏一輩子,總有一天你也會和我一樣,被人拋棄……!”

賀行雲額頭青筋跳出,他打開保險,當真是把槍管抵到了她的額頭。秦希嚇住,戛然住了嘴。

“這麼殺了她太便宜她了,”一邊看向的甄日月說道:“那十幾個人我逮到了,不如讓秦小姐死之前好好享受一下?”

話落音,秦希面露驚懼,嘴脣發白,身子不由向後靠,向齊肅靠去。齊肅同樣也是面色大變,他挺直了背脊跪在賀行雲面前,道:“小少爺,求您不

要這樣對她……她……您想怎麼出氣都出到我身上好了!”這個忠厚的男人說完重重垂下了頭。

賀兮微微蹙眉,她不喜歡這樣的遊戲。

然而甄日月卻沒有說笑的意思,當即拍了拍手,幾個黑衣人拿着槍押着那十幾個流氓走了出來……

PS:五更了~打賞呢~ 總裁禁獵區 寵妻十八159 計中計 二十九

秦希望見那行人,忍不住低聲啜泣起來,臉色白的嚇人,漸漸的有些絕望,彷彿已經放棄掙扎了,的確,面對這裏的任何一個人,她都沒有反抗的能力。

齊肅卻惶急起來,轉而撲到甄日月腳邊,道:“甄少爺,您別這樣做……秦希她是個女孩子,她不能……”

甄日月卻冷笑了一聲,揪住了他的頭髮迫他扭過頭面對秦希,在他耳邊陰森說道:“看看你面前這個醜陋的女人,她值得你這樣爲她嗎,就是她找了這幫人兩次糾纏賀兮,這麼狠毒的女人,值得你爲她不顧生死?”

秦希無顏面對齊肅,跪坐在地上掩面哭泣,而齊肅面孔扭曲了一下,似無奈似疼惜,最終化作了一聲嘆息,堅持道:“值得!”

秦希身體僵硬了一下,繼而抖動的更厲害,賀兮猜她可能把嘴脣都咬破了,纔沒流瀉出一絲聲音來。

甄日月扔了齊肅,拍拍手冷笑道:“無藥可救!”

摔在地上的齊肅卻忙不迭地爬到賀行雲跟前,哀求道:“小少爺,我求您,放過秦希吧!”

愛劫難逃①總裁,一往情深! 賀行雲看這個昔日的玩伴,喉間苦澀,卻也慍怒,他爲了一個女人在自己面前卑躬屈膝,膽小怯弱早已不是當初的那個敢爭敢搶的齊肅了!

下定決定,他將槍口對準他的眉心……

“嘭!”門被大力撞開,幾個保鏢開路,賀老爺子氣急敗壞地走進來,吼道:“混賬!還不把槍放下!”

賀行雲神色卻是淡然,道:“爺爺,你怎麼來了?”

賀老爺子跺着柺杖過來奪過他的槍,道:“你以爲你瞞着我我就不知道了嗎?!”

他說着去扶齊肅,邊道:“你忘了齊肅父親是怎麼死的了?你忘記齊肅臉上這道疤是怎麼來的了?他們父子一輩子都賠在我們賀家了,你竟然拿槍指着他,你……你是存心要氣死我是不是?!”

齊肅喚了一聲“爺爺”,然後垂首立在一邊。

賀行雲卻不着痕跡地舒了一口氣,賀兮看出來了,釋然地笑笑,也許從一開始,他就沒打算拿他們怎麼樣,現下賀老爺子出來解圍正好。

她走過去扶住賀老爺子道:“爺爺,別生氣了,小心氣壞了身體。”

賀老爺子哼了一聲,又看了一眼地上的秦希,沉聲道:“把這個女人給我丟出去,省得我看見心煩。”

話落音旁邊兩個保鏢就架起她拖了出去,秦希低着頭,一聲也沒吭。

“齊肅,跟爺爺回老宅,我們爺孫好好聚聚。”賀老爺子和藹笑道。

玩家請自重 齊肅下意識看了外面一眼,心想賀行雲既然放了她就絕不會食言,於是點點頭答應了。

賀老爺子又轉頭交代了兩句,拍下槍才走了。

賀行雲收起槍,望着兩人消失的方向,目光難懂。

賀兮握住他的手,衝他綻開一個燦爛的笑容:這件事,總算告一段落了!

接下來的幾天,賀兮和賀行雲幾乎處在放養狀態,每天的工作就是吃了睡睡了吃,賀兮是懶的,而賀行雲卻是因爲身上有傷。

霍逸和霍姿一得到解放後幾乎每天都往流雲山莊報道,連帶着是許東林,鬱成舒自然不必說,哪兒有熱鬧哪兒就有他,這樣一來就剩甄日月落單了,不來……好像也沒地方去,乾脆也就跟着來了。可這幾隻,自從吃了賀兮做的飯之後,那就跟賴上了一樣,不請自來就算了,還真把這地兒不當別人家,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照賀兮的話說就是吃慣了山珍海味,一換上清粥小菜反而欲罷不能了。

不過不管他們怎麼折騰,她倒是照單全收,可賀boss就沒好伺候了,要是看書被吵着了,或者午休被打擾了,那起來一頓脾氣可夠這幾個人吃的。可這幾個人吧,偏偏還樂此不疲,生怕賀行雲不懲罰他們似的,屁顛兒屁顛兒往上湊。

一開始,賀兮也明白不過來什麼意思,直到有一次看到賀行雲在偷笑,她頓時就瞭然了,這就是這羣人表達友情的方式了,不用說的,直接用虐的吧!

期間方謹也來過電話,景寬約過賀兮喝茶,但被賀行雲推了,葉唯斯在醫院照顧着聞梅飄,醫生說她醒過來的機率不大,商如旎還在住院,想起那天回來之後就沒去看過她了,於是纏着賀行雲要來假期然後約了溫苗苗一塊兒去了醫院。

門打開的時候,賀兮和溫苗苗兩人都愣了一下,看着眼前高大且英俊的中年男子,走了走神。

“你們是如旎的朋友吧,”男人讓開身子,道:“快請進。”

賀兮看着他謙遜的笑容,有種說不出的感覺,是個什麼感覺說不出來,但這個男人五官漂亮,即使中年也難掩眉目間的風采,不難想象出他年輕時的俊俏。

“兮兮,苗苗,”商如旎靠在枕頭上,溫柔笑着說道:“這是我爹地。”

重生福氣小軍嫂 “商叔叔好。”兩人連忙鞠躬。

商如晦伸手虛扶了兩人一把,笑道:“好了,兩個小朋友,請坐,叔叔給你們切水果。”

賀兮和溫苗苗看着他的笑臉竟不約而同低下了頭,腦子裏就一個念頭:這就是成熟大叔的魅力所在啊!瞧瞧人家那恰到好處的不誇張不造作的笑容,瞧

瞧人家那身材氣質長相,嘖嘖,讓人流連忘返啊!

“真羨慕你,有這麼帥一老爸!”溫苗苗衝商如旎說道,哪像她爹五大三粗的,還戴着滿身的金串子。

商如旎“噗嗤”一聲笑出來,搖搖頭道:“要是不斷有女人跑到你面前來說想當你後媽,這裏面有的人甚至比你大不了幾歲,你就不會這麼說了!”

三人對視,繼而哈哈大笑。

ps:一萬二,完畢~別忘記留言什麼的,麼麼~晚安。 160 訂婚 一

陽光傾瀉而進,慢慢地爬上了牀,牀上的人猛地睜開眼,揉了揉眼睛,習慣性地翻身拿過牀頭的日曆,用紅筆勾去一天。

二十一天,從賀行雲那天摔門離開,他已經有整整二十一天沒有回過流雲山莊了,從剛開始的屈辱與心痛,到現在的寧靜平和,賀兮都有點兒懷疑這樣冷靜的人還是不是自己。

穿着睡衣下了樓,她抓着一頭亂髮大聲道:“張媽,我餓了!”

張媽不在,不過餐桌上已經擺好了精緻的西式早餐。烽!火_中!文~網

“嘩啦!”是翻報紙的聲音。

賀兮循聲看去,卻看到那個久久沒有出現的男人竟然安然地翻着報紙,一貫的沉默、冷漠居。

她眯眯眼,遊魂似地飄到餐桌旁,左右開弓解決早餐。

“嘩啦!”

她手頓了一下,馬上又選擇無視,她一定是相思成病繼而產生幻覺了,賀行雲怎麼可能出現在流雲山莊,這個時間他應該坐在老闆椅裏指點他的江山了,工作狂都是好上司,上下班不打卡也比人打卡的勤快。

吃完早點,賀兮依舊眯着眼打算悄無聲息地飄回樓上,誰知一隻腳剛跨上樓梯,有人說話了,“收拾一下,十五分鐘後去老宅。”

看吧,不是幻覺卻比幻覺還殘酷,她差點兒都忘了,每個月要回去看老爺子一次。

始武大陸 換了一件鬆散的恤外加一條休閒褲,賀兮把頭髮紮成馬尾,清爽利落地下了樓,手裏還提着一個禮盒赭。

賀行雲看了她一眼,一言不發地出門上車,賀兮聳聳肩老老實實地跟着。

賀家老宅落在松針密佈的君山山腰,是一座盤踞了整個山腰的別苑,規模大小甚至超過了流雲山莊,整個宅子的佈置古風濃厚,很符合老爺子的愛好。烽.火.中.文.網大門口就擺放着兩盆蔥鬱的青松,入門是前院,有個鋪彩石的魚池,裏面餵了幾十尾紅色的錦鯉,還建了一個假山曲水渠,旁邊放着露天桌椅,以供隨時休息。再往裏走就是一條松針樹小道,彎彎曲曲延伸至主宅。主宅旁邊還有一處小花園,照樣打理得鬱鬱蔥蔥。

賀兮熟稔地和楊媽打了招呼,又問道:“爺爺還好嗎?”

“小少爺、小小姐掛心,老爺身體健朗,兩個頭疼腦熱都稀罕,”楊媽很是高興,賀家的子孫都出息,老早就出去單過了,這麼大個宅子平時也就老爺子和下人們在住,有人回來看看自然是熱鬧的,“老爺早讓我準備了綠豆湯放在冰箱裏冰着,就等着你們呢!”

賀行雲點頭,瞥見門邊放着的一盆盆景,問道:“三叔回來過了?”

楊媽笑眯眯道:“三少爺和三少奶奶昨兒回來過,盆栽就是三少爺帶回來的,老爺很喜歡。這會兒四少爺和四少奶奶在裏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