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說完,林飛就想轉身離開。

「警察同志,我要告他!」

周建軍正要叫住林飛,想說等現場清查完,然後再錄個口供再走的時候,身後忽然傳來一聲撕心裂肺般的嚎叫。

嚎叫的人是陳宏,他總算清醒過來,被黃在峰那一下扔得他差點就嗝屁了。

他知道黃在峰肯定是被林飛給下降頭或者是做了其他什麼,否則不會突然掉轉槍頭來對付他了,再怎麼說他也是黃在峰的金主,而林飛是目標嘛!

所以,他沒有怪黃在峰,退一步講,也不敢怪!

但是林飛就不同了,陳宏現在一門心思要弄死林飛,即便現在弄不死,也得在警察面前告他,給他添堵,最好警察抓他回去蹲個兩三個月,到時候他就可以趁這段時間再去好好準備,等林飛一出來再將其弄死。

不得不說,陳宏的想法很理所當然,也不是沒可能,但最關鍵的前提是,警察得相信他才行,否則一切免談。

所以,陳宏知道現在的表現最重要,關係到能不能成功陷害林飛,將他抓進去!

「你是誰?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還有,為什麼要告他?」

對於忽然冒出來個陳宏說要告林飛,周建軍第一反應是很不爽,豈有此理,我還沒把你抓起來審問呢,你居然就惡人先告狀告我的恩人?

當然,身為警務人員,周建軍還是相當克制的,並沒有在陳宏面前流露出半點偏向林飛的跡象。

只是,他的刻意,卻被陳宏當成了隨意,認定周建軍跟林飛沒關係,也就更加有恃無恐地編製謊言來騙他相信林飛是壞人了。

「我要告林飛故意把我們騙到這裡來,還在我們不願意的情況下,將我一個兄弟扔進攪拌機進行攪拌,打傷了我和其他兄弟,警官,你看看他們都傷得起不來了,我剛剛也被他打了,還吐了血呢!」陳宏先是指了指那些還沒起得來的黃毛男的手下,再指了指自己的臉,故作可憐地說道。

「你說攪拌機裡面還有人?」周建軍愣了一下,問道。

「是啊,就是林飛扔進去的,他好狠毒啊!」陳宏見縫插針,指著林飛大喊道。

「林先生,真是你做的?」周建軍無奈,問林飛,而林飛更無奈,沖他點點頭說的確是我做的。

這下麻煩了,連林飛自己都承認,那就說這是事實了。

「喂,你們幾個,去攪拌機裡面撈一下,看看有沒有人?」

「是,周局!」

周建軍的命令剛發下不久,兩名特警趕緊領命跳上攪拌機救人,很快就就把已經奄奄一息的黃毛男給撈了出來。

「好像是休克了,快點搶救!」

剛把黃毛男放在地上,那個特警一探他鼻子,立刻驚呼起來。

他一說完,立刻用手去擠壓黃毛男的胸腔,可是這樣做了幾個后,黃毛男一點反應都沒有,這下可把那特警給嚇到了。

「周、周局,他、他好像死了……」

「死了?不可能吧!」

「真的!」

聽到特警這麼說,周建軍頓時犯愁了。

「死不了,我去看看!」

(本章完) 話剛說完,林飛腳底抹油,瞬間就溜了個沒影,留下一臉措手不及的周建軍。

看著林飛早已消失的方向,周建軍若有所思,嘴上喃喃自語:「林先生真是個高人啊,我一定要跟他搞好關係……」

林飛一出療養院,就立刻打了一輛的士直奔家裡。

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深夜十一點半了,算起來,自己在療養院居然耗上了將近一個晚上。

洗了個澡后,林飛便準備倒在床上睡覺,沒想到這個時候手機卻響了,有人打電話過來,他拿起來一看,居然是孫小蝶!

上次去酒吧找她未果,打電話又打不通,林飛其實一直很擔心孫小蝶,擔心她會想那些裡面的狗血情節一樣,一個人偷偷地躲起來,再把屬於林飛的小孩給生下來再獨自撫養之類的。

所以,現在難得孫小蝶這麼主動打過來,林飛自然是喜出望外了。

心情有點緊張地按下接聽鍵,林飛深吸了一口氣,輕聲說道:「喂,小蝶嗎?」

「是我!」

電話那邊足足隔了將近十幾秒才響起孫小蝶的聲音,帶著几絲沙啞,似乎剛剛哭過,聽得林飛一陣心疼。

「小蝶,你怎麼了?哭了嗎?告訴我,誰欺負你了?我現在就去替你教訓他!」

林飛直接從床上彈起,義憤填膺地大聲喝道,可能是帶著之情奪走孫小蝶第一次的愧疚,內心深處總想著要給孫小蝶一點補償,所以他變得異常敏感起來,甚至做好了隨時為孫小蝶出頭的準備。

「噗嗤~」

孫小蝶掩嘴一笑,嬌嗔說道,「沒人欺負我啊,你那麼大反應幹嘛?大半夜的,想要嚇死人嗎?」

林飛鬆了口氣,訕笑說道:「呵呵,沒有就好,沒有就好……」

說完,兩人齊齊陷入一陣沉默,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相當尷尬。

「那個……林飛,我後天就結婚了,你能來嗎?」

過來一會兒,孫小蝶終於又說話了,只是這句話一說出來,就立刻嚇了林飛一跳。

「什麼?小蝶,你要結婚了?嫁給誰啊?」

「我嫁給……」

「嫁給我!林飛是吧?我他媽是小蝶的未婚夫,我知道你是她前男友,不過這都他媽是過去式了,後天我會在江雲國際大酒店擺喜酒,有空就過來唄!」

孫小蝶話沒說完,聽上去應該是手機被人奪走了,傳來一記粗魯的男人聲音。

(本章完) 「啊?這、這是真的嗎?」

林飛反應很激烈,同時有點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他認為既然自己奪走了孫小蝶的第一次,那孫小蝶理所當然就應該是自己的女人了,可現在卻從孫小蝶口中得知她要結婚,而且嫁的人可能不是他的時候,他就急了。

「真啊!哪裡不真了?」

那男的粗聲粗氣地說道,「林飛,大家都是男人我才這麼說,你丫別以為曾經是小蝶的男朋友我他媽就要敬重你,我他媽告訴你,小蝶嫁給我肯定比嫁給你幸福多了,我有錢,大把大把的錢,足夠養她幾輩子了……幹嘛?孫小蝶你他媽給我滾開!草……」

說著說著,林飛就聽到那男的罵孫小蝶,好像還聽到了一記很響亮的耳光聲,卧槽,他居然打了孫小蝶!

緊接著,孫小蝶嚶嚶的抽泣聲傳了過來,聽得林飛當即心痛之餘又火冒三丈。

「住手!你敢打小蝶?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

「喲呵,殺了我?來呀,來殺我呀!等你過來的時候,我他媽早就把孫小蝶給上了好幾遍了,他是我女人,我他媽想怎麼打就怎麼打,你管得著嗎?哈哈~」

「豈有此理!你找死……」

林飛氣得七竅生煙,滿臉青筋怒張,那隻握著床單的手直接大力一捏,床單瞬間被捏的破了個洞,甚至還有一絲白煙冒了起來,怒氣之大,由此可見。

「對呀,就是找死啊!哈哈,你過來殺我呀殺我呀!哈哈~」那男的又是一陣恣意獰笑,簡直囂張到了極點。

要是孫小蝶找到一個愛他的男人嫁了,林飛也就罷了,能做的只有祝福她,可現在情況剛剛相反,這讓林飛怎麼能忍?

就算自己給不了孫小蝶幸福,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她跳進火坑而不去搭救!

「你敢不敢告訴我你在哪兒?」林飛強迫自己冷靜,沉聲問道。

「切,想知道我在那兒?沒門!老子沒空跟你浪費時間,是時候好好調教你的前女友了,哈哈,長得這麼漂亮,幹起來格外爽,晚安咯,前男友!哈哈~」

那男的陰笑著說完后,就把電話給掛斷,林飛心急如焚地立刻打了回去,孫小蝶的手機卻已經關機。

一想到孫小蝶現在極有可能正被那男的肆意蹂躪,林飛就又氣又急,但又一點辦法都沒有,整個人都快瘋掉了。

「冷靜下來,那麼急躁不覺得丟人嗎?」

突然,小童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語氣中那責怪的意思現在林飛聽來,卻顯得格外動聽。

霸道總裁的小蠻妻 「你是不是有辦法?快告訴我,拜託了……」

林飛就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那樣,心急如焚地問道。

小童沒好氣地答道:「別拜託我,我一點辦法都沒有,就算有,我也不會告訴你!」

「……」

林飛一愣,這一刻他真的很想罵人,可礙於小童不是人,而且對他來說屬於很重要的那一種,所以他不得不強迫自己再次忍住怒火。

可是,怒火老是這麼忍著,也不是辦法啊!

「你想罵我?」小童說道。

「不敢!」林飛沒好氣地回了一句。

萌寶駕到:爹地,請投降 「有賊心沒賊膽,沒用!」

「你……你才沒用!關鍵時候不肯幫我,你還有什麼用?要我眼睜睜地看著小蝶被人蹂躪而一點辦法都沒有,你還有什麼用?」

林飛再沒忍住,罵了出來,只不過剛一罵完他就後悔了,這小童可相當於他師父了,做徒弟的敢罵師父的話,那簡直就是大逆不道啊!

不過轉念一想,管他呢,不罵都罵了,難不成他還能把我給滅咯?

「我的確不能把你滅了,但我絕對有把握廢了你!信不?」小童冷聲說道。

「信又怎麼樣?不信又怎麼樣?總之這次你幫不了我,就是沒用!」林飛索性豁出去,繼續狂懟小童,他現在一門心思想救孫小蝶,滿肚子的怒氣無處釋放,既然小童撞在槍口上,不懟他懟誰呢?

「你這人真沒腦子,遇到事情就只懂得發火,怎麼不用用腦子想想我剛才說的話?」小童說道。

「剛才的話?什麼話?」 醫妃驚天:王爺,求恩澤 林飛冷靜了下來,問道。

「第二句!」

「第二句你不是說你沒辦法嗎?」

「是啊,我是沒辦法啊,可是你有辦法啊,你忘了你現在都已經是望氣術的第九境界了嗎?這個境界雖然在我看來還是很低級,但是對你來說,已經是很牛逼的存在了,而且這個境界除了催眠術的額外獎勵功能外,還有一個你還沒激發出來。」小童循循誘導。

「什麼功能?」林飛來興趣了,趕緊追問。

「追蹤定位!就跟你這個世界的GPS和北斗系統一樣,全球定位!不過相對來講,你所掌握的這個,比那兩個更厲害,可以精確到那個個房間裡面的那個位置!」

「不會吧?這麼厲害?」

林飛不敢相信,總覺得太神話,好像是在吹牛比的感覺。

「信不信由你,反正該說的我都說了,不該說的我也說了,就這樣,走了,不過我警告你,以後再敢罵我,我就讓你修為降級,哼~」

小童警告完后,就消失了。

「喂,別走啊,你還沒告訴我怎麼激發呢?」

任得林飛怎麼喊叫,小童再也沒有半點反應,氣得林飛又想罵娘,不過一想到小童最後的警告,他只好忍了。

小童一消失,林飛就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來回踱步,他真的很想馬上就能夠激發得到那個追蹤定位功能,這樣就可以馬上知道孫小蝶的位置,再以最快的速度趕過去,起碼能阻止那個猥瑣男侵犯孫小蝶不是?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這功能怎麼激發啊?」

林飛抓狂到都想要殺人了,可還是沒能想到該怎麼去做。

……

於此同時。

孫小蝶正在一間狹小的房間內,手裡拿著一把鋒利的剪刀,對著自己的脖子,不停地後退著,警告著眼前的一個平頭男人。

「劉書豪,你別過來,再過來我、我就死給你看……」

「嘿嘿,死呀,你倒是死呀,我就不信你捨得那個林飛?」

劉書豪陰笑了一下,色眯眯地看著孫小蝶,說完還不忘咽了一下口水。

(本章完) 刀距離她的脖頸只有不到一厘米了。

「不要~」

劉書豪下意識地喊了一聲,並且捂住眼睛,不太敢看接下來的這血腥的一幕,同時心中忍不住暗罵孫小蝶賤,寧願把身子給林飛糟蹋也不讓他爽一下,真他媽的賤!害得他還花了那麼多錢!

「小蝶,別衝動,有我在呢!」

忽然,孫小蝶的耳邊傳來一道她朝思暮想的聲音,那隻拿著剪刀的手更是被一隻溫暖的大手給緊緊按住,接著再慢慢將其按下。

林飛!

總裁的新鮮小妻子 孫小蝶的芳心猛烈顫抖了起來,接著睜開美眸,入目的那張臉果然就是她苦苦思念的林飛的臉,那一刻,她哭了。

「林飛,真的是你?嗚嗚……」

「是我是我,小蝶,對不起,都怪我來晚了,讓你受委屈了。」

林飛最怕見到女生哭了,而像孫小蝶這樣級別的美女哭起來,則是集美麗動人和楚楚可憐於一身,讓他心痛得都恨不得拿起剪刀戳死自己了。

都怪自己,要不是自己的話,孫小蝶又怎麼會搞到要用剪刀來結束生命這個地步呢?

不過話說回來,林飛也是深深地鬆了一口氣,總算及時趕到,否則來遲一點的話,恐怕孫小蝶就會自殺身亡了,到時候自己真的是哭都沒用了。

其實林飛也是在十分鐘前才得以激發出定位功能,並且通過這個定位功能迅速找到孫小蝶所在的位置,居然距離他家不到一公里,這倒是他意想不到的。

如果知道孫小蝶就在自己附近的話,林飛肯定早就過去把她給找回來了。

隨後,林飛一路狂奔了幾分鐘,總算趕在最後一刻來到現場,及時制止了孫小蝶的自殺舉動。

「林飛……」

孫小蝶深情款款地看著林飛,終於忍不住將他給緊緊抱住,開始嚎啕大哭。

哭聲很大,似乎要將自己這段日子以來所承受的一切委屈都給發泄出來似的,林飛感到胸口都快被淚水給浸濕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