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2 月 11 日

說完,他雙眼射出一道犀利的芒,彷彿看見了一場腥風血雨!

豐老彎腰:「是!」

不久后。

秦雲擺明身份,跟帝都三大書院商量,徵用一塊讀書的聖賢之地,給項家做官署之地。

消息一出,四方炸鍋!

陛下親自找官署之地,項家是什麼家族,竟如此大的面子?!

而後,項家為朝廷立下的功勞,一條一條被有意識的放了出來,各方勢力才知道,原來李密就是栽在項家身上的。

第二天,這則消息,便被九大門閥的核心人物得知。

他們震怒不止!

李氏門閥更是召開會議,要針對此事做出行動!

肅穆的大堂,纖塵不染,極度華貴。

李氏門閥的老頭子李承章,怒斥:「小小江湖渣滓,竟以破壞門閥利益為台階,而雞犬升天!」

「諸位,你們能忍嗎?!」 雖沒有看到開頭,通過人群中一些對話,還有後期發生的一切,基本也能推斷出來一個大概。

「這小子野心不小啊!」

記憶靈符消失,沐天黎目光中流露出一絲震驚。

「宗主,經過這小子一鬧,我們天寶宗的丹藥地位,將一落千丈,現在很多人對我們的丹藥,持懷疑態度。」

鶴老言語中蘊含一絲怒氣。

現在誰都知道了,天寶宗的丹藥裏面含有毒性,誰敢購買。

這個消息,用不了多久,就會傳遍整個寶城,會朝四周輻射,一些遠道而來的商客,也要停止購買天寶宗的丹藥。

僅僅一個寶城的修士,根本撐不起龐大的天寶宗。

每天會有大量的商客前來寶城,採購丹藥,運送到各大城池。

「經過這件事情,對我們天寶宗的丹藥市場打擊是肯定的,但也並非是壞事。」

沐天黎沉吟了一下,認為不是壞事,反而是好事。

「宗主何出此言,我們天寶宗要是失去丹藥這塊市場,很快入不敷出。」

鶴老態度還是很堅決,倒不是針對柳無邪。

這個消息對天寶宗完全不利,一旦傳開,誰還敢購買他們的丹藥。

「天寶宗丹藥出現魔性的事情,已經快要掩蓋不住了,早爆出來,還有挽救的可能,越晚爆出,對我們越加不利,這小子既然敢引爆,必然有化解的辦法,如若不然,他豈不是成了天寶宗的罪人。」

上次跟柳無邪見過一面之後,沐天黎已經不把柳無邪當成普通晚輩看待了。

從柳無邪眼神之中,看到無窮自信,還有那種上位者氣息,絕不是模仿出來。

也就是說,柳無邪身上有很多連他都看不懂的東西。

這些東西就像是一把雙刃劍,利用好了,對天寶宗有利,利用不好,就會傷害到天寶宗。

鶴老沉默了,宗主說的沒錯。

丹藥蘊含魔性的事情,等大面積出現,那後果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就算天寶宗做出任何挽救措施,都來不及了。

及早爆出,還要挽救的可能。

「你是說,這小子故意這時候爆出來?」

鶴老試探性的問道。

「這小子精著呢,現在連我都看不懂他下一步想要做什麼了。」

沐天黎也沒把鶴老當成外人,要是其他長老在場,宗主說出這樣話來,肯定會驚掉一地眼球。

鶴老是看着沐天黎長大,一直輔佐左右,可以說是沐天黎最心腹之人。

「他的藥鋪一旦開設起來,我們這邊怎麼辦,丹藥肯定賣不過他,他的價格可是比我們低三分之一。」

鶴老一臉擔憂之色。

每個宗門,沒有權利限制弟子賺取資源。

畢宮宇每煉製一顆丹藥,都有賬可查。

況且天道會已經走上軌道,每天憑靠續靈丹,就能賺取大量的資源。

這些資源出去購買靈藥,煉製成新的丹藥,早已形成一個循環。

就算沒有天寶宗,柳無邪的天道會,也能正常運轉了。

畢宮宇現在每天除了煉製宗門安排下來的任務,自己私底下煉製出來大量的丹藥,供應天道會銷售。

這份收入,跟宗門沒有任何關係。

「這小子就是不給我省心!」

沐天黎揉了揉太陽穴,一副頭疼的樣子。

因為一個小小的弟子,竟然威脅到一座傳承萬年的宗門,傳出去恐怕沒有人會相信。

事實就是如此。

小刀會雖然發展壯大,卻危機不到天寶宗。

他們的丹藥,只能通過黑市販賣出去,賺取可憐的資源。

靈符也不是強項,靠着囚禁一些靈符師。

販賣人口,開設青樓,都不是長久之計,隨時被人滅掉。

柳無邪倒好,天道會環環相扣,像是一隻刺蝟,現在外部很難滲透進去。

「實在不行,讓他把天道會解散!」

鶴老露出強橫的一面,逼着柳無邪解散天道會,這樣一來,就危機不到天寶宗的地位了。

「解散天道會,只會適得其反,丹藥的爛事,還指望他來擦屁股。」

沐天黎搖了搖頭,鶴老的做法太偏激了。

宗門既然能容納蘭陵幫跟小刀會,為何不能容納天道會。

而且這是自古以來就有的規矩,任何一名真傳弟子,都有權利組建自己的班底,為將來造勢。

比如沐天黎,他當年是真傳弟子的時候,就組建沐秀幫。

如今的天寶宗高層,很多還是沐秀幫成員。

正是這些成員相助,才讓沐天黎坐穩宗主之位。

「那我們怎麼辦,任由他胡鬧下去,搶佔天寶宗丹藥市場。」

鶴老氣不打一處來,柳無邪的出現,打破了天寶宗幾千年來的平靜。

「我們天寶宗沉寂太多年了,必須要改革,這樣下去,遲早會慘遭淘汰。」

沐天黎深吸一口氣,經過他這些年兢兢業業打理,止住了天寶宗頹廢的趨勢。

但也不是長久之計,如果不能開闢出來新的渠道,光靠吃老本,遲早會被時代甩開。

其他宗門,多方位發展產業,越來越壯大。

「說的簡單,改革哪有那麼容易,稍有不慎,就會讓整個宗門陷入困境。」

鶴老心裏也很清楚,天寶宗當年可是十大宗門之首。

現如今!

已經排到六七名之後,今年的天山論道如果還拿不到好成績,可能就要排到**名之後了。

大殿陷入短暫的沉默,沐天黎右手食指敲擊白玉桌面,思索著接下來的進程。

既要讓天寶宗受益,還阻止天道會繼續擴大,真是一個頭疼的問題。

對於宗主來說,自然不希望天道會發展太快,這樣危機到宗門根基。

看來要適當的打壓一下才可以。

「鶴老,你現在立即啟程,帶着我的口諭,前往寶城,跟他談判。」

沐天黎思索了足足五分鐘時間,終於做出決定。

……

柳無邪在屋子裏面枯坐了一夜,他同樣在思索天道會接下來該如何發展。

他何嘗不知,天道會發展太快了。

當危機到宗門,就算他天賦再高,也無濟於事,宗門一定想辦法將他除掉。

既要在宗門承受範圍之內,還要讓宗門大力培養自己,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不容易。

鶴老的到來,讓柳無邪嘴角露出一絲邪笑。

他昨晚就能猜到,黑市一定有天寶宗的眼線。

果然如此,只是沒想到宗主的速度這麼快。

邀請鶴老進屋。

柳無邪以為天刑會來,看來天刑還不完全是宗主的心腹,這個鶴老才是。

天刑是執法堂長老,做事公正,這種人最適合成為朋友,不適合成為心腹。

心腹有時候要處理一些比較黑暗的事情,天刑這個性格做不來。

進屋之後,鶴老足足打量了柳無邪一分鐘時間。

得知鶴老是帶着宗主口諭,柳無邪還是暗暗吃驚。

「柳無邪,你好大的膽子,污衊天寶宗丹藥有毒,現在很多人紛紛退單,這個責任你承擔得起嗎。」

鶴老收回眼神,突然一拍桌子,態度突然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大改變,先下手為強,強勢給柳無邪安插一個罪名。

「鶴老如果是帶着這個態度前來,那你可以回去復命了,我是不是污衊天寶宗丹藥,相信每個人眼睛是雪亮的,我們之間也沒有必要繼續交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