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說到這裡,吳天不由得回頭望了一眼趙府,眼眸中寒芒一閃的道,「如果他識趣最好,不然的話瞬息之間便可讓他徹底殞命!!」 一日後,水正從昏迷中醒了過來,幸好那幽冥玄少為了控制水正沒有給他下什麼致命的毒藥,再加上吳天和水冰漣去的及時,這才讓水正沒有遭到什麼毒手!

如今醒轉過來,也只是全身乏力而已,只需稍微休息便可恢復!

碧水山莊,以及馮開明的事情,在水旭白的接連講述中,讓水正的表情陰晴不定,但最終更是不顧自己無力的狀態,起身恭敬地朝謝正華與聞人妍行了一個大禮,畢竟若是沒有他們,即便吳天能夠從那老毒物石宏的影像手中逃脫,也根本無法挽救碧水山莊滅門的危機……

「好了,水小子,你也不必多禮!」

謝正華聳了聳肩,淡淡道,「誰讓你家小女娃喜歡上了吳天這個臭小子呢?咱們現在也算是一家人了!」

「謝老,您是說冰漣和賢侄……」

水正聞言不禁鼓起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目光在吳天和水冰漣身上掃過,讓水冰漣羞得俏臉滿是紅暈,低下了頭去小手絞著衣角不知該如何回應。

而吳天則是大大方方的回應了一個笑容。

「怎麼?水小子你不同意?」謝正華眼睛一瞪。

「不,不,我怎麼會不同意呢?」

水正苦笑著急忙搖頭,「這是好事,只是我想,恐怕將來會有一些麻煩!謝老,您也知道我的身份,如果……」

「沒什麼如果!」


不等水正說完,謝正華便冷聲打斷道,「一切的事情這臭小子都會解決的!你只需要記住,冰漣這小女娃兒老夫看的歡喜就是了!」

「是,是,謝老之言晚輩謹記!」

「好了,既然你已經沒事了,那老夫也就走了!」

謝正華擺擺手,正欲要和聞人妍轉身離開之際,他又忽的看向吳天道,「臭小子,這邊的事情差不多了之後,你去一趟元桓宗吧!」

「元桓宗?」

吳天聞言不禁表情一愣,「老爺子,那元桓宗不是和馮開明一樣都被血魂控制了么?那幽冥玄少和那個老毒物都已經被你趕跑了,我還去那做什麼?」

「那是因為他們不知道,我們已經了解了元桓宗的底細!」

謝正華淡淡的回道,「而且,元桓宗裡面也有對你有好處的東西,唔……不僅是對你,就連對你身邊的這幾個小女娃都有好處!」

「呃……什麼好處?」

「懶得和你這小子廢話,自己去看了不就知道了?」

謝正華沒好氣的一個爆栗敲了過去,「但是你小子別太大意了,那元桓宗的華元劍可是一個七階武宗,嘎嘎……如果你被他發現了,你小子的小命恐怕就要丟在那兒了!」

「呃……」

吳天頓時無語的翻著白眼,他怎麼聽這語氣似乎有些幸災樂禍啊?

可是,謝正華倒也沒有再給他多少詢問的機會,便隨即與聞人妍一同瞬移離開,留下面面相覷的眾人在那頗為不知所措!

…………

「什麼?你們讓我去當副城主?」

轉眼間又是三日已過,星風陛下的聖旨到了,已經正式任命趙洪東成為開陽城城主,而水正也隨之成了副城主。

當水正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不由得表情驚愕到了極點,而水冰漣則隨之將吳天為其辛苦奔勞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講了出來,讓水正越發的哭笑不得。

「看來,我是不得不去了!不過幸好,還會留在咱們這碧水山莊!」

水正緩緩嘆息了一聲,「賢侄啊,你可另外還有什麼想法嗎?」

說這話的時候,水正的眸子一直緊緊放在吳天身上,氣氛一時有些壓抑。

水冰漣當即沒好氣的嗔道,「父親,你說什麼呢?吳天他能有什麼想法?還不都是為了您啊?如果你能夠暗中掌握整個開陽城,那之前咱們山莊發生的事情就不會再有了!其他勢力,想要對付咱們也不得不多加考慮!」

說著,水冰漣更是嬌嗔的跺了跺小腳,「您這就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呃……好吧,不就是說了一句話,我這就成小人了!」

水正哭笑不得的看著這個不斷在為吳天說話的女兒,苦笑道,「你這不是還沒嫁出去么?怎麼都開始這樣針對為父了?要是等你正是嫁給賢侄的話,那豈不是就沒了我這個父親的地位?哎……這是什麼樣的女兒啊?」

頗為『哀怨』的語氣,再加上那故做出的模樣,讓水冰漣頓時俏臉緋紅,羞澀的都不知道該如何介面,而其他人則紛紛面露笑意的望著這一切。

一番笑鬧之後,水正這才肅然的朝吳天道,「賢侄,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放心,這開陽城我會暗中管理得好好的!另外血手組織方面,我也會常和他們聯繫!」

吳天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自此他身後的勢力又多出了一個開陽城!

…………

元桓宗,在天星帝國境內,與玄雲門的基本實力差不多,但卻因為玄雲門有『芙蓉倩影』趙倩兒這個出了名的美女在,因此在名聲上,玄雲門要略勝一籌。

這日,在協助水正正式登上副城主之位后,吳天這才按照謝正華臨走之前所言,朝著元桓宗的方向而去。

水冰漣,夢兒兩女跟在身側,至於徐達則被吳天安排在碧水山莊,除了幫助水正處理一些暗地裡的事情之外,便是用他的打鬥經驗教導水旭白。

距離元桓宗最近的城池,名為玉衡城!


這也是當初那宿舍老二胡天瑞所在胡家的玉衡城!

據吳天了解,胡天瑞的伯父胡立明便是這玉衡城的副城主!

而玉衡城城主名為蔣徳,乃是一個五階武皇之人!育有一子一女,分別名為蔣子書與蔣子玉,那蔣子玉據說生得極為貌美,只因為從小並未怎麼展露人前,所以蔣子玉並未有多大的名聲……

而且,似乎這蔣子玉也有些神秘,吳天所探查的消息中,關於這蔣子玉的描述少之又少。

經過幾日時間的趕路,吳天他們一行三人終於抵達了玉衡城內……

順豐酒樓,在花娘的管理下已經在七大城池包括帝都都開了分店,總店自然是位於天星學院的星辰鎮上。

進入玉衡城已是傍晚時分,三人找到順豐酒樓,並未表明身份的開了兩個房間簡單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便來到一樓點菜吃飯……

正陪著兩女吃得開心之時,卻突兀的從門口走進來幾個年輕人,有男有女,為首之人身穿華服,神情十分高傲,實力也在六階武王,倒也算是不錯了。

而其他幾個男男女女,則以此人為首,在走入酒樓之後,便立時有夥計笑著迎了上去,「胡少爺,您準備吃點什麼?」

「準備一些你們的拿手好菜,然後端到我一直用的雅間!」為首之人淡淡的吩咐著,隨手拋出一塊銀子當做小費。

「是,您稍等,馬上就好!」

夥計笑容滿面的應對著,可轉身之時,卻是又不禁暗自輕啐了一口,似乎對這個勞什子的胡少爺極為不滿。

吳天大感興趣的看著這一切,聽著旁人食客的交談,他了解到了這個胡少爺的身份,副城主胡立明之子胡元嘯,也就是胡天瑞的表哥!

至於其他幾個男男女女,都是這玉衡城有頭有臉之人的後代,但俱是以胡元嘯為首,是一幫貨真價實的太子黨!

當然,這個太子黨也只是針對如今的這個玉衡城而言。

「胡少,聽說最近你那表弟回來了?而且好像還要準備和萬家聯姻?」在走上樓的過程中,其中一個年輕男人朝胡元嘯問道。

「嗯!」

胡元嘯點點頭,冷哼道,「真不知道家裡那些人是怎麼想的,胡天瑞不過才是區區四階武王而已,有什麼資格和我比?偏偏萬家就看中了他!聽說那小子還不滿意,在和家裡鬧彆扭!」

「呵呵,就是就是,那小子也不知道走的什麼狗屎運,怎麼可能和胡少您比?」

「算了,不說了!今天咱們是出來玩兒的,就別提這些事了!」

「哈哈,就聽胡少的!咱們今天不醉不歸!」

一行幾人快步上樓去了雅間,吳天似笑非笑的喝著酒,夢兒趴在了吳天肩上,小臉因為喝了一點酒的緣故顯得紅撲撲的,極為可愛,「哥哥,他們說的胡天瑞,就是天瑞哥哥嗎?」

「嗯!」

吳天點點頭,「老二已經和我說了一遍他的事情,不過現在看來,他似乎在胡家的處境也有些不妙啊!對了,水姐你可曾聽說過他們口中提及的萬家?」

「萬家……似乎有點印象!」

水冰漣輕輕咬著下唇,回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萬家應該就是這玉衡城附近一個萬家莊的萬家!其實,萬家莊和我們之前的碧水山莊差不多,都算是一個特殊的家族勢力!不過,萬家莊的勢力卻要比我們稍微弱一些!」

「聽說,萬家莊有一位大小姐名為萬若蝶,資質不錯,還是元桓宗宗主得意弟子!」

「哦?」

聽到水冰漣的話,吳天的臉上劃出了一道詭異的笑容,「看起來,咱們此次元桓宗之行將會變得有些複雜!」

「什麼意思?」兩女有些不解。

「呵呵,沒什麼!」

吳天笑了笑不再多言,「來,繼續吃飯……」 一夜無話,第二日上午時分,艷陽高照,端的是一個令人心情舒爽的晴朗天氣。

吳天被夢兒和水冰漣拉著在這玉衡城內閑逛,原本打算休息一晚就起身去元桓宗山門的吳天,在昨夜見到了那胡家大少胡元嘯之後卻改變了主意……

元桓宗的實力對他們三人而言,的確很強,如果貿然過去的話,恐怕還沒等真正走到山門便被人擒住。

或許,一些突破口便會在這玉衡城出現!

吳天知道,想必那開陽城發生的一切早已經傳到了元桓宗宗主華元劍的耳中,即便幽冥玄少不知道他們已經了解了元桓宗與血魂之間的關係,但華元劍肯定會因為開陽城的事情而有所防備。若是吳天他們毫無準備的前去,結果自然不言而喻。

「哥哥,你在想什麼呢?」

大街上,夢兒不解的歪著頭看向吳天,至於小狐狸,如今卻一直被水冰漣抱在懷中舒睡者,在那之前與馮開明的戰鬥中這小傢伙吞掉了困靈珠之後便一直嗜睡不已,一天起碼有八九個時辰都在睡覺。

這一點,讓吳天百思不得其解,他明明沒有感覺小狐狸身體有些什麼變化,可這種情況卻一直持續到現在。

為了避免發生什麼意外,他們出來之時便一直將小狐狸抱著。

「呵呵……沒事!」

望著夢兒那明亮的大眼睛,吳天笑了笑道,「走吧,繼續陪你們逛街!看中了什麼東西就直接拿下,咱們的小公主好不容易逛一次街呢!」

「嘻嘻,謝謝哥哥!啵……」

不顧忌水冰漣在旁,夢兒直接給了吳天一個甜甜的香吻,讓周圍許多路人紛紛側目相視,更有一些男人朝著吳天投以羨慕嫉妒恨的眼神……

水冰漣則無語的暗自苦笑了一下,她知道夢兒和吳天已經發生了關係,在這一點上,很明顯夢兒已經走在了她的前面……

「臭傢伙,就像木頭一樣,難道非得人家主動一些?」

水冰漣俏臉微紅的暗啐不已,夢兒眨著大眼睛,嬉笑道,「水姐姐,你想什麼呢?哎呀,是不是也想親哥哥一口哇?」

「死丫頭,胡說什麼呢?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被說中心事,水冰漣不由得羞急,但眼角卻是含春般的哀怨掃了一眼吳天,讓夢兒看的咯咯直笑,清脆的笑聲如同悅耳的風鈴蔓延開去,引得周圍路人紛紛望了過來。

「好了,夢兒,別逗你水姐姐了!」

吳天輕輕地一個爆栗敲在了夢兒頭上,「你不是要買一些衣服么?你看,前面就有家衣服店,還不去?」

「嘻嘻,那我去咯!」

夢兒朝水冰漣丟出一個戲謔的目光,隨之在水冰漣那嬌嗔的跺腳中快步朝衣服店跑去,留下水冰漣陪在吳天身邊,俏臉低垂不知在想些什麼,就連耳垂都顯得那般紅潤。

「水姐……」

輕輕伸手,攬住水冰漣的細腰,吳天的聲音突然變得極為磁性。

「嗯……」

低著頭,輕輕應了一聲,水冰漣能夠感覺到吳天的目光好似具有強大侵略性的在身上掃過,最終停留在她的嬌容上,讓水冰漣心如鹿撞,好似此刻連呼吸都急促了不少!

尤其是吳天那咸豬手上的熱度,更讓水冰漣嬌軀不由自主的有些發軟,平日里那表現出來的強勢完全不在,羞紅了臉不知該說些什麼,唯有那長長地睫毛輕輕顫動,訴說了她內心的不平靜。

「啵……」

忽然,吳天的唇在水冰漣的耳垂上吻了一下,頓時懷中嬌人兒發出一陣嚶嚀,嬌軀好似失重一般被吳天緊緊依偎著,第一次有男人這麼親密的與她接觸,雖然僅僅是一個耳垂上的輕吻,但對於水冰漣這個從未感受過男女之情的黃花閨女,尤其是在如此人多繁雜的大街上,更是讓她心內慌亂不已……

一次親吻,一次嬌軀微顫,讓吳天不禁邪邪一笑,嘴唇附在水冰漣耳邊,低聲道,「水姐,你真的好美,好敏.感啊!」

「嗯……」

「你喜歡我這樣嗎?」

「嗯……」

不管吳天說什麼,水冰漣都是低著頭,紅著臉不斷地只知道『嗯』之一字,羞澀到了極點,紅撲撲的俏臉好似就要滴出水來,更讓吳天心內不由自主的生出越發憐惜之意。

「哎呀……雲菲姐姐……」

就在這時,夢兒忽然一聲嬌呼,讓水冰漣頓時嬌軀一顫,急忙從吳天懷中脫離出來,兩人的目光也在這時朝前方望了過去。

那裡,衣服店內夢兒正拉著一個女人興奮不已的唧唧咋咋說著話兒,正是胡天瑞的女朋友,天星學院二長老澹臺蒼楠的孫女,澹臺雲菲!


「是雲菲……」

水冰漣快步走了過去,似乎想要逃避吳天方才表現出來的那種親昵,她還是很不習慣。

「呵呵……」

吳天暗自笑了笑,今天的行為倒是讓兩人更近了一步。

「雲菲……」

水冰漣和澹臺雲菲招了招手,疑惑道,「你怎麼會在這兒?是和胡天瑞一起來的嗎?」

「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