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說到這裏,敖天還是嘆了一聲,道:“還是那句俗套的話,權當是爲了天地蒼生吧!”

很顯然,敖天心中也是明白,對於這一點,辰夜是何等的抗拒。

辰夜沒有接過這一茬,沉默片刻後,問道:“老祖,以你的實力和威望,應該可以與四大勢力的頂尖高手,以及世間的其他一些頂尖高手對上話的吧?”

“沒問提!”敖天應道。

辰夜點了點頭,道:“那麼,老祖你有沒有辦法,把這些人聯合起來,組成一個聯盟。”

“聯盟?”

“是,聯盟,對抗邪帝殿!”

辰夜說道:“而且要的是,可以令行即止的聯盟,聯盟中的那位盟主,要有着絕對的權力,在面對邪帝殿的時候,盟主之令大於山,任何人不得反抗,如此,即便生了大戰,都可以有效的遏制住邪帝殿,從而,擠出一些時間給我們這些人。”

聞言,敖天沉思片刻後說道:“組建成一個聯盟倒沒有什麼問題,四大級勢力的存在,本就是爲了應付邪帝殿,但是,盟主人選”

“當今四大勢力之主,修爲都在伯仲之間,四大勢力的實力也是相差無幾,他們不會讓那麼大權力的盟主位置,交給對方。”

“那麼,交給其他人!”辰夜淡然道。

敖天苦笑了一聲,道:“他們彼此都不信任,其他人,怎麼可能得到他們的信任?要知道,所謂的聯盟,四大勢力乃是先鋒中堅力量,傳承了這麼多年,可不會放心的交到別人手中。”

“如果這個盟主的人選是老祖你,他們也會反對嗎?” 網遊之劍刃舞者 辰夜再問。

敖天擺擺手,道:“老夫自認,在他們眼中,還沒有那麼大的面子。”

辰夜也隨之輕輕的一嘆,道:“是啊,他們都已經是快要接近巔峯的級高手,要想讓他們給偌大的臉面,還真的是不容易的。”

說到這裏,辰夜一聲嗤笑:“老祖,他們也是天地蒼生中的一份子,既然他們都不關心着自己,我們又何必關心着他們?”

“老祖,你如果有空的話,去告訴他們一聲,在這樣搞下去的話,沒人救得了他們,也不會有人願意救他們。”

敖天頓時苦苦一笑,道:“辰夜,你這是挖了個坑等着老夫跳啊!也罷,這個時候,老夫自也不能作壁上觀,老夫向你保證,會盡全力去促成你說的這件事。”

[綜漫]風聲細語 “老祖,這可是你保證的,與我無關,我可什麼都沒有答應你。我們在龍族時間太久了,是該要離開了,如果老祖沒有別的教誨,我夫婦就先告辭了。”

說完,辰夜拉着紫萱,掉頭便是離開。

這些大人物,一個一個的說辭,說的都是在情在理,辰夜實在是不敢多聽了,不然,顯得他自己太無情了。

望着倆道身影的遠去,敖天不由再度一嘆。

“這天地又一場的大戰,一定會再度拉開,那個時候,可還有四位大帝位這天地蒼生,無私的付出嗎?”

離開沙漠地帶後,與龍皇和六位長老打了聲招呼後,辰夜便和紫萱離開了龍族。

空間通道,通向遙遠之處!

“辰夜,你覺得,邪帝殿如此準備,他們目的究竟會是什麼?”空間通道中,紫萱問道。

沉默半響後,辰夜道:“不管他們目的是什麼,我們現在都沒有辦法阻止,就別去多想了好,免得生諸多的心煩事。”

紫萱應道:“那可不一定,我們的確是無法阻止,可一定要提前知道的。”

“爲什麼?”辰夜反問道。

紫萱望向前方無盡虛空,道:“我懷疑,邪帝殿如今準備着的,或許,是在復活着某一個人,而這個人”

“邪帝!”

辰夜驚聲道:“你是說,他們在復活邪帝,爲什麼你會這樣懷疑?”

紫萱說道:“邪心種,乃是邪帝殿的人,用畢生之力,不惜動用人之本源,以魂魄爲引子所施展出來的一種密法,以邪力的修爲,在邪帝殿中,縱算地位不高,知道的也不會太少。如今,我將邪心種的邪氣可以納爲己用,也就是說,獲得了其中的一些信息,結合邪帝當年只是失蹤,而非死亡,所以如此的推斷出來。”

邪帝當年的失蹤,乃是青帝親口傳出,所以,這一點可以不用懷疑。

既然是失蹤,那就沒有死,復活,也許有這個可能!

“若是真是復活邪帝一旦邪帝復活成功,這天地之間,怕是已經人能夠與之一戰了。”

“所以,無論是玄帝還是敖天老祖,都在說,時間不多了。”紫萱沉聲道。

默然一會後,辰夜立即說道:“離開了這裏,我們把這個消息,讓白雨遲帶回去,四大級勢力,也該有所行動了。”

“那我們,怎麼做?”紫萱旋即問道。

辰夜所在乎的,便是紫萱所在乎的,辰夜要怎樣做,紫萱就會怎樣做,天地蒼生,與辰夜無關,那麼,自然也與紫萱無關。

可一旦邪帝在短時間中就被複活,那麼,辰夜營救母親之事,或許,就得被無限期的延長了。

總裁的頭號寵妻 這一次,辰夜陷入到了長時間的沉默當中。

許久許久後,辰夜才長長的吐出了胸中的悶氣,沉聲說道:“如果我的修爲,在邪帝被複活的哪一天,無法與之對抗的話,我會找一個誰都找不到我的地方潛心xiūliàn,直至有了足夠的實力。”

紫萱緊緊握住辰夜的手,她能夠感受到辰夜此刻心中的沉重,或許這番話是不該說的,可紫萱明白,若現在不說,到時候,會措手不及的。

空間通道中,頓時變的極其的安靜下來“啊,我們忘記了一件事。”某一刻,紫萱突然失聲喊着。

“什麼事啊?”

辰夜漫不經心的問着,握着紫萱的手,卻是加了一分氣力,他知道,紫萱是在用這種方法,來轉移自己心中的思緒。

可顯然,辰夜猜錯了,紫萱說的是正事。

“辰夜,我們在龍族,前前後後,已經大概半年時間了,當初,我們說好的,只是三個月就夠了。”

“這有什麼關係?”

話音一落,辰夜旋即便是想到了,進龍族之前,曾讓白雨遲帶話給擢離與大皇子,讓他們趕往葬天谷所在地。

現在時間都過去了大半年,雖然,有擢離這位強大的高手在,葬天谷奈何不得,可畢竟只有擢離一人,若是已經生了衝突,那麻煩就大了。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辰夜二人所在的空間通道,只是通向當初離開的那個地方,也就是在中域南部,離聽雨城所在不遠處。

沒有辦法,就只能先到聽雨城,以聽一樓的勢力,應該有空間通道前往葬天谷所在的中域之北。

進入聽雨城後,辰夜和紫萱立即趕到了聽一樓,第三次見到這對年輕人,白雨遲等人再度的吃了一驚,自然是因爲倆人修爲精進的緣故。

半年時間而已,精進的是如此明顯,白雨遲等人不由感嘆着,這對年輕人的優秀。

“白樓主,有一事,你要馬上傳出去。”

辰夜開門見山,把邪帝殿正在復活邪帝的事情說了一遍,聽完後,這儘管是辰夜的推測,可在白雨遲等人耳中,那無疑是晴天霹靂,震得這幾位,也算是高手的人,一個個的呆滯了好一會。

辰夜可沒時間在這裏1ang費,旋即繼續說道:“白樓主,你們這裏,應該有通往中域北部的空間通道吧?”

“啊,有的有的。”

白樓主連忙應道,這時纔回過了神來,道:“倆位,可是要去找葬天谷的麻煩?”

“請白樓主帶我們去空間通道處吧,我們沒有太多時間。”辰夜淡淡道。

“空間通道自會爲二位開放,不過,你們還是先去一趟太昊門吧,龐宗遇到了一些小麻煩。”

“小麻煩?”

辰夜眉頭皺了皺,白雨遲說的很輕鬆,可如果真是什麼小麻煩的話,他根本沒必要告訴自己。

“我們邊走邊說。”

白雨遲也不遲疑,起身在前面帶着倆人向着空間通道處走去,邊走邊道:“當天,有你們的倆位朋友幫忙,龐宗在太昊門中,將那些反對他的人徹底肅清了一遍,真正確立了少門主的地位。不久後,你的倆位朋友,就趕往了中域之北。”

“偏巧就在不久之後,亭山谷因爲全軍覆沒的事,找上了太昊門”

“找上太昊門,巧?我看,是特地尋準了時間的吧?”

辰夜眉心頓時森寒了下來,這亭山谷還真是有點意思啊,想要報左力等人被殺之仇,卻又忌憚於擢離的實力,等他們離開後,便去找龐宗的麻煩,所謂的中域南部四大勢力之一,亭山谷也不過如此。

“太昊門的實力不在亭山谷之下,經過傳承之地一事,此消彼漲,亭山谷的整體實力應該減弱了一些,龐宗既然做穩了位置,以他的身份,亭山谷能奈他何?”辰夜沉聲問道。

亭山谷顯然不對太昊門構成什麼威脅,那麼小麻煩到底是什麼?

白雨遲嘆了聲,說道:“原本老夫也是這樣想的,可是出人意料啊,太昊門的一些人,因爲你們朋友的緣故,確認了龐宗的地位,也遵從了他的命令,然而,當你們的朋友走後,亭山谷大軍壓境,這些人就”

“他們便反悔了,想借這個時機,推龐宗下臺,然後,讓他永無翻身之地,是嗎?”

辰夜森然笑道:“這些不知所謂的傢伙,難道就不怕我們的再度歸來?”

聞言,白雨遲說道:“話是這樣不錯,可有句話叫做鞭長莫及,他們也認爲,你們和龐宗之間,恐怕更多的,只是所謂的利益相互利用,同時,偌大的太昊門和亭山谷,也不認爲,就憑你們四個人,便能左右倆大勢力的未來。”

“倆大勢力?”

奉寵成婚:甜妻,要不要 辰夜冷冷嗤笑一聲,笑聲中的殺意,無比的冷冽,只要是他的朋友,就斷然沒有受欺負的道理,龐宗已經是他的朋友。

“白樓主,就麻煩你,陪我去一趟太昊門吧!”

“這”

白雨遲有些猶豫了,如果他也跟着一起去的話,無疑是表明了某種態度,聽一樓背後儘管有着天之一族爲靠山,可也不是想得罪誰,都能夠得罪的。

聽一樓的存在,主要是收集各種情報。

看了白雨遲一眼,辰夜淡然道:“難道白樓主不覺得,與我拉上一些關係,對你聽一樓來講,是件好事嗎?又或者,在白樓主的眼中,我這個人,還不值得白樓主你們來拉攏和示好?”

“公子講的是那裏話!”

白雨遲心神微微一動,片刻後,老眉舒展開來,道:“好,聽公子的,老夫就陪你們走上一趟。”

不提辰夜與紫萱本身的天賦與潛力,單是他們爲瘋魔夫婦的朋友,而且還是好朋友這個身份,就值得聽一樓乃至天之一族盡全力幫助。

儘管到這個時候,還無法確定那瘋魔究竟是否是青帝的傳人,但是,玄帝的傳人,是辰夜等人的好朋友,這一點,已經是被證實了的。

倆位大帝的傳人,這個身份,天地之中,無人可以忽視了他們,雖然他們都還沒有真正的成長起來。

太昊門,坐落在龐大的山脈之頂,這裏,氣派非凡,到處都顯示着身爲中域南部四大勢力之一的氣派與威嚴。

在無數亭臺樓閣的包圍中,一座沖天而起的巨大宮殿,顯得極爲恢弘,那種彷彿俯瞰遼闊大地的氣勢,震懾的無數人在觀望這座大殿的時候,都是忍不住的心中有着深深的敬畏和渴望,期待着有朝一日,他們也是能夠,大搖大擺的,隨意的在這座宮殿中行走。

寬敞的大殿中,光線倒是很明白,可氣氛有些沉悶。

在這裏面,如今至少匯聚着足有百餘人,這些人,分成了三波,其中人數最少,實力也相對弱了一些的人,聚攏在一個年輕人的身後。

他們看向另外倆波人,尤其是一位老者身後的那些人,目光中的憤怒,已經無法掩飾。

“龐宗!”

щшш• ttКan• ¢○

那波人數最少的爲者,正是龐宗,而話之人,也正是龐宗身後的那些人,掩飾不住憤怒目光所朝向去的那些人爲的老者。

這倆波人,雖然穿着的服飾不相同,可散出來的氣息,都是有着共通之處,顯然,xiūliàn的**什麼的,都是出自同一勢力。

以那老者爲的,同樣也是太昊門的人,爲老者,便是太昊門大長老,騰蛟!

他看向龐宗,漠然道:“龐宗,讓出少門主身份的事情,你想清楚了沒有?”

話音傳出,龐宗身後衆人,更加的憤怒。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亭山谷的人來逼迫,那也就算了,本就不是什麼朋友關係,他們要怎樣鬧,接下來就是,如果接不下來,那是實力不如人,死了也沒有任何怨言。

可是,都是自己人,卻在這裏,夥同外人,來欺負自己人,這是幾個意思?

龐宗倒是神色不變,讓人看不到他的喜或怒,迎着騰蛟目光,他淡淡道:“讓我讓出少門主的身份,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大長老,你不是門主大人,你還沒有這個資格。”

“放肆,你什麼身份,敢和大長老這樣說話。”騰蛟身邊,一人跳了出來,指着龐宗怒聲吼道。

龐宗視線一擡,道:“我是太昊門少門主,未來的門主,我沒有資格和大長老這樣說話,那麼,你是什麼身份,敢如此和我說話?”

“你?”

“以下犯上,在我太昊門,是什麼罪?”

“誅殺!”

龐宗身後,所有人,頓時齊聲的大喝。

騰蛟雙眼一寒,道:“龐宗,你是少門主沒錯,但是,因爲你的行事不當,給我太昊門帶來了極大的威脅,如此,你便沒有資格成爲我太昊門的少門主,更加不可能會成爲門主。”

“哦?”

龐宗好似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樣,他嗤聲說道:“那請問大長老,到底我龐宗做錯了什麼?我可是記得,在當天,大長老是第一個舉手贊成我身份之人,怎麼了,當天沒有覺得我行事不當,在我朋友離開後,就覺得行事不當了,大長老,是您太糊塗了,還是,您,欺軟怕硬?”

“放肆!”

騰蛟再也壓制不住心頭的那股寒意,遙望對面龐宗,厲聲喝道:“老夫好話與你說盡,本想給予你一個安靜的環境,讓你度過下半生,現在看來,卻是沒這個必要了。”

“哈哈!”

龐宗也是大笑:“大長老,您如果要指點我的修爲,那龐宗自當不遺餘力的接受大長老的指點,但是,您如果有其他想法的話,還是奉勸您一句,最好,都壓回心中,別輕易的出來,我龐宗現在的地位,是我一手得來的,是門主大人應允了的。”

“怎麼,門主大人都沒話,您倒先這樣着急了,我是不是可以認爲,您不僅要廢了我,還想取門主大人而代之呢?”

“胡說,老夫怎會這樣做。”騰蛟面色漲紅的喝道。

“沒有自然就好,免得到最後被清理門戶了,導致晚節不保。”

龐宗清冷一笑,抱拳道:“既然大長老沒別的事,恕我不奉陪了。”

大殿之中,那一直安靜的第三波衆人,他們爲的那位中年漢子,在此刻,忽然的張開眼睛,衝着騰蛟裂牙的笑了笑,道:“騰老,早就與你說過,這小子是不會吃你這一套的,你偏不信,怎麼樣,還是本座說的沒錯吧?”

“還是依了本座的意思好了,這小子,殺就殺了,至於楊戌的責怪,就由本座來擔着。”

話音一落,驚人殺機,暴涌而出,霎時之後,籠罩了整方大殿。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方閻”

望着那中年漢子龐宗身在驚天殺機的正中心以他儘管在傳承之地得到了靈氣灌注之後加上這半年的修爲所達到的皇玄三重境界根本承受不住那來自尊玄六重高手的全力壓迫

“龐宗嘿嘿”

名爲方閻的中年漢子冷冽的一笑道:“你千不該萬不該竟與殺害了我亭山谷衆多人的兇手成爲了朋友之前本座已經給了你無數次機會讓你將那幾人的身份說出來並且答應本座的條件你偏偏不聽那現在死在本座手中也是你應得的”

“方閻”

龐宗咬着牙厲聲喝道:“這是我太昊門還輪不到你在這裏放肆撒野”

“哈哈”

不待龐宗把話說完方閻大笑不已:“龐宗你是真傻呢還是故意的啊這太昊門如今還有你的立足之地嗎就憑你身後的這些人能挺住你少門主的身份不妨老實的告訴你即便今天你太昊門門主楊戌在這裏都保不住你的命”

聽到這話龐宗反而笑了:“方閻你好歹也是亭山谷谷主在這中域南部也是霸主級別的人物但你真心的可笑我朋友在的時候你不敢來我門主大人在的時候你也不敢來等到都不在這裏的時候你就出現了呵呵這時間選的還真好啊”

“牙尖嘴利放心好了待會本座會讓你生不如死”

以方閻的身份何曾被晚輩如此的奚落過當下那怒火也如殺意一般滔天般的暴涌而起其身影一動如鬼魅般出現在龐宗身前屈掌成爪當頭落下

以龐宗的實力又如何躲的過去即便是全力應付也無論如何都接不下

“少門主”

龐宗身後那些人不由得悲憤欲絕有心想要襄助奈何在方閻強大的氣勢籠罩之下他們動彈不得

“大長老你不配爲我太昊門的大長老不管少門主是否有做錯但現在他還是太昊門的少門主你居然漠視少門主被殺你不配爲我太昊門的長老你們也不配是太昊門的門人”

一衆人對着騰蛟等人怒聲呵斥然而聽在耳中騰蛟他們不過是嗤聲一笑什麼配不配的勝者爲王而已

“方閻就算是死你也別想好過”

避無可避龐宗眼瞳中一抹瘋狂快掠過旋即一抹黑炎在身體之外悄然迸出來

“哈哈想要自爆龐宗憑你的修爲就算自爆又能奈本座何”方閻大笑:“給本座死來”

那一爪之下龐大玄氣能量洶涌龐宗猶若燭火一般不停晃動雙方差距太大即使自爆的狀態都是被硬生生的破掉

“我的朋友又豈是你這無膽之輩所能傷害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