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說到此處,那聲音話鋒一轉,隨即變得陰森而詭異起來:「這也不是你,能夠在我手中奪食的資格,和借口。」

「奪食?」

楚南眉頭緊皺。

莫非,蠻牛皇就是被這此人追殺?

想到此處,楚南的心愈發低沉了幾分。

連蠻牛皇都被追殺成這般凄慘模樣,更別說自己了!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不過,蠻牛皇已經煙消雲散,連屍骨尚未存留,自己完全可以死不認賬。

「你在說什麼?」楚南裝作莫名其妙,搖頭道:「這位前輩,我並無有意與前輩發生爭執。更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哼,死到臨頭還在嘴硬。如若不是本尊有特殊秘法,可以察覺出來蠻牛皇散發在這周遭微弱的力量波動,還真是被你騙了。」

那聲音包含著憤怒,隨著這道聲音響起,漫天濃郁的迷霧,瘋狂的朝著正中心積聚,一簇簇的迷霧,涌聚在一起,化形為人。

這人影由模糊逐漸的變得真實,那白皙的雙手,雙腳,仿若死人的皮膚一樣,無血的蒼白,白里透青,透露出一片片陰沉的死氣。

無盡的死氣,蔓延開來,以此人為中心,將方圓周遭二十丈之內所有的一切,都籠罩腐蝕掉。 第705章

「是你!」

在看清這人面目的剎那,楚南瞬間驚訝出聲:「通玄妖尊,不是,是御魔子?是你滅殺了那蠻牛皇?」

方才蠻牛皇利用己身唯一一絲力量,在楚南面前凝結出來的,不是這人還是誰。

拉長到扭曲的面容,顯得極為猙獰。渾身白里透青的皮膚,顯得極為滲人。

尤其是額頭上那對彎曲向上的惡魔角,竟是滴著鮮血。

此人既是又像御魔子,又像通玄妖尊。

如此面目,著實讓人心中驚恐。

「哈,果然不打自招了吧。桀桀,敢在我老魔手中奪食,真是找死呢。」

老魔桀桀陰笑出聲,並未回答楚南的話,他話鋒一轉,戲謔的看著楚南:「只是讓老魔我沒想到的是。這蠻牛皇縱使被我重創,身負重傷。可你不過是一區區化仙境的小毛頭,它應付你來,還是綽綽有餘。怎麼,就這麼輕易死在你手中?」

聽到這話,楚南的臉色微變,心中逐漸沉了下去。

自己方才一不小心說錯話,反倒是讓他落了口實!

「廢話這麼多,」老魔舔著發黑的嘴唇,眼神陰惻,聲音發寒:「現在,你想是把東西交出來之後,老魔我好給你個痛快。還是想要無濟於事的掙扎,然後被老夫一坨一坨嚼爛你的血肉,一片一片,撕裂你的靈魂?」

楚南眼睛眯起,往後退出半步,戰意驟然迸發起來,氣勢不住攀升,眼神中冒出尖銳的寒芒:「好大的口氣!有種,便自己來拿!」

「桀桀,脾氣倒是挺倔!既是這樣,老夫就成全你!」老魔冷笑出聲,還未等話音落下。

他整個人即刻爆竄而出,捲動狂躁的風勢,右拳轟擊而出,在拳面上捲動著狂躁的烈風,產生出螺旋形的拳勁,寸寸爆裂,朝著楚南蔓延而去!

風馳電掣間。

老魔已經化作一抹殘影,沖至楚南跟前!

「魔影裂拳!」

無形中纏身的狂躁烈風之中,蘊藏著無數細小而又鋒利無比的風刃,恨不得將楚南攪成肉醬。

「好厲害的攻勢!」

楚南心中一凜,不敢託大,腦海中的念頭電光火石間方才形成,楚南的身軀已經條件反射般做出了反應。

他猛地一個爆退,飛逝而出數十丈開外。

「大衍修魔功,魔龍殺!」

在後退的瞬間,楚南右拳的皮膚,頓時泛出淡藍色詭異光澤。與此同時,鳳凰之焱也繚繞而起,將周遭的空氣都灼燒的滾燙,一拳對轟而出。

「砰砰砰!」

鳳凰之焱形成的火龍,捲動著狂風,與漫天蓋地撲殺而來的魔影裂拳,對撞在一起。。

恐怖的力量波動,濺起強悍的衝擊波。

強悍的力量反噬,讓楚南悶哼一聲,爆退出十數丈。

虛空?虛空中,楚南雙腿狠狠蹬踏在身後的參天大樹上,整個身軀攀附在樹上,勉強穩住身形。

「桀桀,沒想到啊沒想到。你這小雜碎成長的蠻快的嘛,區區化仙境,就能夠有與我抗衡的力量!」

老魔眼神之中流露出一抹訝然,隨即這抹訝然化作冷笑。

「今日遇見我,算你倒霉。不能再給你發展的機會!」

說罷,老魔戲謔的眼神,忽然變得凌厲起來。

他背後的黑袍中,不斷鼓動起陣陣肉包。

緊接著,在楚南詫異的目光下,黑袍被撕裂。老魔身後的肉包,撕裂開來。

一隻蒼白到極點的手爪,不斷扒開,撕裂著肉包,鮮血淋漓,血肉飛濺,從肉包之中鑽出來,沾滿了鮮血,看模樣讓人噁心至極。

「這,這是什麼鬼玩意兒。」楚南眉頭緊皺,凝神戒備。

異變還未結束,隨著手爪的鑽出,最後,一個猙獰面目的人頭,也從肉包之中奮力的鑽擠而出。

這老魔的背後,竟然又長出的一個人!

楚南大吃了一驚,他駭然的發現,這老魔背後的那張猙獰面容,有著一絲熟悉的感覺。

「啊,是凝魔子!」一道念頭猛然浮現在腦海,楚南驚詫之極:「你是御魔子,凝魔子的合體!」

「哈哈哈,」

老魔舔著嘴唇,眼神中嗜血的光芒毫不掩飾:「你知道的太晚了!」

說罷,老魔再度飛逝而出,捲動著磅礴的氣勢,化作一抹殘影,直逼楚南。

變化之後,老魔的速度更是飆竄而起,比之先前都快上一大截!

風馳電掣間,老魔再度靠近楚南。四隻鬼爪,虛空抓殺,卷盪出狂躁的烈風。

在虛空形成四道交叉黑色爪芒,從不同方向轟擊向楚南。

出爪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繚亂!

御魔子,上古帝魔分裂而出的魔童。實力之強悍,怕是席捲化仙境!這麼一道爪芒都蘊含著五六百萬斤的力量!

「好快!」

楚南心中一咯噔,九羽赤凰刀猛力橫在面前。

「叮叮叮!」

只聽得三道金戈交擊的聲音響起。

一連三道爪芒狠狠的劈殺在九羽赤凰刀上。

火花四濺!四道爪芒竟然連鳳凰之焱都擊打的潰散!

強悍的力量接連衝擊在刀鋒之上,震得楚南虎口發麻,胸口氣血翻騰。

「糟了,還有!」

最後一道爪芒,已然繞至楚南身後,由上而下,抓殺向其後脖頸!

楚南咬緊牙關,此時閃躲已然來不及。


在電光火石的瞬間,一道得逞的神色從楚南眼眸上閃爍過。

「給我滾開!」楚南厲聲震喝,右手手訣猶若蓮花般變幻:「離火三斬!」

九羽赤凰刀反手猛然一撩!

霞芒爆發閃爍!

「撲哧!」

鬼爪手腕,即刻被刀鋒沒入一寸,差點被生生斬斷。

與此同時,爪芒也失去準頭,轟擊在楚南的右肩上。

「噗!」

一團血霧從楚南右肩上爆發而出。

楚南悶哼一聲,一個踉蹌,身軀猶若流隕直墜落地。

「轟轟!」

爆炸聲響起,楚南砸落在大青石上,青石即刻化作石屑,齏粉。。

他的右肩,此刻血肉模糊,衣服早已被撕爛,白森森的肩胛骨暴露在外面。

「咳咳!」楚南擦著冷汗,強撐著身軀從碎石堆上站起來,捂著右肩。


老魔也深吸一口氣,難以置信的望著自己只連著一點皮的鬼爪。

兩人,平分秋色!

「這個小子,竟然……斬了老夫一隻手!!」老魔太陽穴的青筋,不斷的暴突,跳動著。

看似兩人都沒沾到便宜。

實則,楚南只是元甲被毀。短時間內無法再凝聚起來,右肩的傷勢看上去觸目驚心,不過因為有元甲的護體,並未傷及筋骨,只是皮外傷。

而這點小傷換來的,則是斷掉老魔一隻手。

賺了!

楚南冷哼出聲,厲喝道:「想殺我,也得有這份實力!你不是有四隻手嗎,那麼我就一隻,一隻的斬掉!」

「好,好,好狂妄的口氣!」老魔氣的接連大叫,怒火滔天:「老夫倒要看看,你到底還有什麼本事!!」

老魔的全身都在顫抖,每一塊的肌肉,都鼓脹起來。

「神魔帝尊,裂骨!!!」老魔血盆大口竭力張開到極致,露出腥黃的獠牙,甚至能夠看到那漆黑的喉頭,他歇斯底里的咆哮著,每一個音腔都在不由自主的發顫。

他的骨頭在開始活動,痙攣,緊接著,每一塊的肌肉,竟是突起骨刺。


一剎那間,密密麻麻數不勝數的骨刺,破體而出。猶若刺蝟一樣。

每一根骨刺都閃爍著詭異的寒芒。

「小雜碎,你給我去死吧!!!」

老魔一聲暴跳的咆哮,化作烈風殘影,伴著腥燥的狂風,瘋狂衝擊而來。

「卧槽!簡直變態啊!!」

看著這猶若刺蝟般的老魔,楚南毛骨悚然,想也不想便扭頭就逃! 第706章

沒有絕對的把握,楚南是絕不會跟這老魔魚死網破,得不償失。

他竭力催動著內力,身軀化作的殘影,速度之快,將周遭的空氣徹底撕裂,形成陣陣螺旋形的卷盪氣流。

「小雜碎,想跑!給老夫站住!」

老魔在身後氣的哇哇大叫,他原以為楚南會跟自己拼上幾回合,方才解封力量,祭出帝魔之力。

眼下,體內的帝魔之力,不斷的消耗著。

一旦消耗完畢,那便是老魔的終結。

老魔哪能不怒!

「鬼魔之喚!」


老魔大怒一聲,右手隨空虛招。

天地異象頓然浮現。

本是萬里無雲的天穹,驟然間烏雲密集,壓低而來。

這濃密的烏雲,不斷翻騰著,隨著老魔的手而動,衍變成為兩隻數十丈之寬的大手。

遮天蔽日,猶若泰山崩塌,壓頂而來。

聲勢浩大,滾滾雷霆,不斷轟鳴。

「咻咻!」

狂躁而血腥的風聲,颳得人臉生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