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7 日

許香兒緩緩的將自己的璞器..塵魄月香.將天空之上一陣舞動.緊接著只見到天空之中頓時出現了無數的銀白色光芒.好似皎潔的月光緩緩的散落在大地之上.

而後緊接著.這些皎潔的月光頓時之間又十分迅速的凝聚到一起.瞬間形成了一道道皎潔的光柱.輕輕柔柔的來到了已經倒在地上的李寒清身邊.緩緩的清除著他體內之中的幽暗幻術之氣.

「嗯.」李寒清緩緩的從刀林箭矢的危險之中緩緩的睜開了自己的雙眼……

心中正陣陣疑惑之時.突然間只聽聞不遠處阮夢柔的一聲輕喝.

「寒清.小心前方.」

陣陣的氤氳在無尚幽暗昏惑之中的墨綠色箭矢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猙獰毒蛇一般.向著自己襲擊而來. 正當李寒清小隊和暝夢九國之中的『魍魎』國度小隊進行著激戰之時.

李寒清的小隊一度進入了低沉的時刻.進入了一個對於第一次團隊戰鬥時候的不適應.並沒有馬上進入這個戰鬥的狀態.正因為如此.他的小隊到了現在這樣一個時候出於下風……


「錚、錚、錚……」

李寒清剛剛從敵人之中的幻術幻境之中被許香兒解救出來.下一刻便是被敵人對方的偵查璞術者所偷襲.頓時他只見到自己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陣陣無數幽暗冥綠的箭矢瞬間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巨大墨綠色毒蛇的姿態.氤氳著無數的墨綠色毒氣光芒朝著李寒清的面門襲來.

「天雷嘯盾.」

「淬青·暴、怒、雷、動.」

突然之間.李寒清單手瞬間揚起.瞬間便是一陣陣的淡藍色遊走的浮動藍絲瞬間形成凝聚.下一刻的時候只見這樣的一個巨大水晶色屏障升起.猛然之間在李寒清的面前.為其阻擋這個巨大毒蛇箭陣.

而在將天雷嘯盾召喚啊出來的下一刻.李寒清的腳下也並沒有閑著.頓時腳下的驚殤步法好似生風一般.瞬間只見其來到了阮老五和那長刀男子打鬥的屏障之中和這個毒蛇箭陣的周圍.頓時之間體內之中的九印轉氣術瞬間流轉起來.霎時間.無數道天空之中的荒雷真氣.好像是受到了李寒清的召喚.

頓時間.天空中無數的淡紫色荒雷電光之氣.瞬間凝聚而出.龐大的勢力瞬間籠罩期間.十分暴動.無尚的殺氣混雜.瞬間降落了下來.

「轟隆隆……」

天空大地之上.一陣陣刺眼的精光頓時在李寒清的身體周圍爆裂開來.瞬間無數的氣浪被吹拂而起;好似原本十分平靜的湖水表面現在被激起了一個巨大的水花一般.頓時席捲了這個場地之中的眾人……

當然.那個墨綠色毒蛇箭陣和手持長刀的男子都沒有可以幸免於難.頓時失去了戰鬥的能力.

「嗡……」

還未等風暴平息下來.只見到李寒清腳下又是一動.而後飛速的來到暴風的前面.低沉著聲音喊道:「雙雙.找眼.」隨即又是一陣舞動.消失在眾人視線之中.氤氳隱藏在風中……

這裡不得不說一句.李寒清真的是十分聰明的戰鬥璞術者.他的本意是.借住著自己剛剛這樣大幅度的攻擊範圍.進行著襲擊.對方敵人的偵查璞術者一定會出擊.不斷的更換著藏匿的地點.也就是說.這個時候才是對於李寒清來說最有利的時刻.

「錚、錚、錚.」

慕容雙雙早就已經將這個偵查璞術者的位置找到.一直在等待著李寒清發號施令.現在正是時候.慕容雙雙嘴角微微一動.而後只見到手中的流雲追影弓連連作響.瞬間陣陣的潔白色箭矢瞬間舞動而出.也就是那自己的凝白技能..「撥雲婉月箭」.

無數的箭矢破風而出.飛速的穿過陣陣的雲層.猛然之間向著已經暴露自己位置的偵查璞術者的方位而去……

此刻.李寒清的腳下還沒有停止腳步.現在看到慕容雙雙的這柄箭矢瞬間舞動.這個時候時機已經完全成熟.李寒清嘴角又是那樣一抹十分自信的弧度上揚.瞬間破風而去.跟隨著那陣陣的氤氳在潔白颶風之中的箭矢而去……

「轟隆隆……」

魍魎暝國小隊的偵查璞術者.也就是那名手持長弓的女子此刻見到慕容雙雙的攻擊箭矢.心中也是陣陣的驚慌.隨即雙手飛速撐開長弓.瞬間阻擋而去.

慕容雙雙的攻擊箭矢都是被她阻擋下來.可是她卻是真的不知道一個不知名的危險正在悄悄的朝她而來.

「嘿嘿.你倒是攻擊的很出色嘛.」

正當這個女子心中剛剛出了一口氣的時候.猛然之間只聽聞自己的身後.一個壞壞的男子聲音響起.隨即接著腦海之中一片空白.便是飛了出去.

「嘭……」

一聲悶響.隨即只見到李寒清紫寒槍的槍尾夾帶著無數遊走的雷鳴之氣.瞬間將這個手持長弓的偵查璞術者瞬間擊飛.暫時失去戰鬥能力.

一直以來.李寒清的戰鬥都不想著這樣的傷害他人的性命.所以.好多事情也是他的身不得以……

就在這樣抓住了戰鬥機會之後.李寒清的璞術者小隊一下子就將整場戰鬥的節奏所掌握.頓時之間便是打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僅僅憑藉著李寒清的一個..『暴怒雷動』.這個技能.便是一連解決掉了小隊之中的戰鬥、偵查兩位璞術者.

真是犀利.

七彩老者十分焦急的看著這樣的場景.隨即猛然之間對著自己的學生白鬼說道:「你去.這個小隊之中沒有一個指揮和輔助璞術者是完全不行的.」

白鬼頓時之間點點頭.而後接著又是一道十分猛烈的舞動.全身之中被一團團的猩紅之色的光芒所籠罩.一時之間衝上了戰鬥的場地之中.

就在魍魎小隊僅僅只有懸壺、輔助璞術者兩位璞術者的時候.他們的這個小隊還能翻起什麼樣的風波呢.

「嗡……」

就在白鬼剛剛進入這樣戰鬥的場地之中時候.猛然間他的雙眸之中竟然緩緩的被一層層流轉的猩紅之色所籠罩.頓時之間在雙手不停地舞動起來.好像是朝著天空之中祈求著什麼神奇的事物……

猛然間.李寒清只見到這個白鬼身體外圍的猩紅之色的氣焰比起以往更加的盛大.好像是獲得什麼神奇的力量一般.霎時間.露出了一抹常人難以發現的得意笑容.緊接著雙腳好像是擁有無尚的風動一般.

「嘭.」的一聲雙腳離開了地面.下一刻瞬間朝著李寒清小隊之中襲來.

「大家小心.」

李寒清提醒大家一定要小心此人.因為五覺十分靈敏的李寒清猛然之間看著大地之中的土地竟然被這個白鬼衝擊出了兩個巨大的深坑可見此人的實力之強.不容小覷.

「淬青·火神盾.」

阮老五顯然是也見到了這樣的一幕.頓時只見低喝一聲.瞬間將自己身體之中無尚醇厚的赤炎屬性璞術者真氣放出.瞬間天空之中陣陣的赤炎火流星隕石降落人間.四個赤炎流星火盾紋理瞬間凝聚.堅不可摧.下一刻好似實力異常強大的守護者一般.猛然之間守護在了自己小隊的面前.

李寒清看著這個火神盾.心中也是無限的感慨之情……

「嘭、嘭、嘭……」

轉眼之間.這個白鬼便是腳下破空之音的響起.瞬間來到了這樣一個地方之中.來到了火神盾阻擋之下.竟然僅僅的憑藉著一雙肉手.猛然之間轟擊到赤炎火神盾之上.場面十分犀利.一時之間令人心中餘悸萬分.

「嘭、嘭、嘭……」

陣陣轟擊之下.火神盾之上竟然緩緩的出現了陣陣的碎掉的紋理.看到這樣的景象.李寒清心中頓時之間一陣驚訝.隨即便是單手一揚.不敢大意.瞬間將停留在自己肩之上的『天雷嘯盾』瞬間籠罩在阮夢柔的身體前方.而後瞬間好似離弦之箭一般衝擊了出去.瞬間舞動……

「紫、氣、萬、鈞.」

李寒清疾行而至.瞬間趁勢打出了一擊猛烈的轟擊.頓時之間陣陣流動著的荒雷之氣瞬間凝聚.不斷飛馳形成了陣陣的殺氣雷陣朝著這個正在攻打火神盾的白鬼轟擊而去.

「轟隆隆……」

頓時之間.數聲爆裂之音響起.而後只見到這個白鬼竟然一下子跳了開來.腳下一陣猩紅之氣升起.瞬間將李寒清的這個攻擊瞬間逃離開來.速度之快.令人難以想象.可是就在這個白鬼脫離這個地方之前.竟然無端的將火神盾攻擊而碎.形成了陣陣飛舞在空中的碎石片.

「嘭、嘭、嘭.」

頓時之間無數的赤炎飛動的碎石子猛然之間向著李寒清小隊之中的眾人襲來.可是這個百鬼千算萬算也沒有想到.李寒清早就已經是準備透徹.這些氤氳在赤炎之中的石子全部都打在了天雷嘯盾之上.並沒有對人造成危難.

「錚……」

不遠處.魍魎小隊之中的懸壺璞術者突然之間一陣十分幽長的璞術者真氣之音響起.聽著這樣十分詭異的聲音響起.好像是專門為了這個白鬼準備的.

李寒清心中陣陣的疑惑之情響起.心中好像是有著預感一般.這其中好像是有什麼陰謀一般……

「嗡……」

白鬼嘴角微微一動.而後單手舞動.竟然在憑空之中生出了無限的猩紅顏色的颶風.好似無形的殺氣一般.十分犀利.

只見這些好似暴動殺氣一般的猛烈颶風驟然間轟擊在李寒清和阮老五身體之上.頓時他們就感到好像是陣陣巨大岩石壓到身上一般.十分難受.

這樣一下子的衝擊.讀一與他們兩個來說著實是不小的一個衝擊.令人心中擔憂.

此時.阮夢柔早就是雙手將氤氳在手中的玉琴緩緩舞動.瞬間將十二大神器之一的宛若闌珊琴緩緩舞動.

「凝白·魂夢魅柔曲.」 正當白鬼雙手之中不斷的舞動出陣陣的猩紅顏色狂烈颶風之時.突然之間陣陣的猛烈颶風瞬間轟擊在李寒清和阮老五的身體之上.犀利十分.

可是.這時候早就已經準備好的阮夢柔面色十分擔心李寒清.但是卻也沒有失去方寸.頓時之間.將自己的璞器.十二大神器之一的『宛若闌珊琴』舞動出來……

只見這柄七弦琴.完全是由透明的紫色暖玉所製成.琴聲整體好似一個流動溪水的形狀;整個琴身所製造時一氣呵成.不留絲絲遺憾.不斷的繚繞著淡淡的氤氳陣陣淡藍.陣陣淡紅之色.好似將水火之氣相結合一般.十分美麗.

而琴身之上.數跟若隱若現的琴弦隱隱的浮動.根根銀絲所擰成的琴弦完全將這個柄神奇古琴的氣質揮灑的淋漓盡致.

「凝白·魂夢魅柔曲.」


甜妻要征服:叫獸快躺好 .突然之間.只聽聞她冷靜順手一波.順著這樣的慣性.順勢將琴上的道道聖潔幽暗紫色光暈舞動出去.頓時之間只見到這個紫色光暈緩緩的由琴音升至半空之中.緊接著又緩緩的轉幻成一道道好似水紋一樣的波動一般.

百川東到海似得凝聚在一起.一時之間竟然形成了四道這樣緩緩流動的幽暗紫色光暈.好似潮水一般的緩緩的向著白鬼行進……

「嗯.這是什麼.」白鬼首先是聽到這樣的琴音.心中便是十分的疑惑之情.他沒有想到對方的璞術者小隊之中竟然也有這樣的懸壺璞術者.真是少見.

可是.就這樣一個錯神的瞬間.白鬼不知道自己就已經進入了這個阮夢柔的攻擊『陷阱』之中.

眾人都是十分疑惑並且驚奇的觀察著這樣的幽暗紫氣到底會產生什麼樣子的事情.只見得這四道由琴音緩緩轉化而來的陰暗紫色光暈瞬間朝著白鬼的身體之中纏繞了過去.久久不能散去.


「嗡、嗡、嗡……」

可是.時間久了以後.這四道十分柔和的幽暗紫色光暈只是發出了陣陣的璞術者真氣冥亂之音.其餘的並沒有產生更多的變化.

「哈哈哈.你們的這個懸壺璞術者看來也不怎麼樣啊.」白鬼十分猙獰的這面目說道.似乎是十分得意囂張的樣子.

「轟……」

一陣輕微的震動之氣.緊接著只見到這樣的四道紫色光暈瞬間消失不見.好像是已經完成了自己的工作.

「哈哈.你們這就是唬人的東西.還是乖乖受死吧.」白鬼看到這樣的場景更加的欣喜.隨即臉上的猙獰之氣更加的嚴重.

猛然之間見到白鬼竟然單手瞬間舞動出去.和剛剛的樣子並沒有兩樣.也是頓時舞動出道道氤氳在猩紅顏色之中的颶風瞬間升起……

正當白鬼十分高興之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突然之間見到這一團團的猛烈颶風沒有像上次一樣朝著李寒清眾人襲擊而來.而後飛速的向著白鬼小隊之中的懸壺璞術者攻擊而去.瞬間欲要將其吞噬.

「啊.這是..」白鬼看到這樣的景象.心中一陣疑惑.可是馬上又是腳下一陣舞動.憑藉著超快的速度來到了這個颶風的側面.頓時之間一陣烈風再次舞動.白鬼原本預想的是要將原來的颶風轟擊而散.可是卻不曾想到.一股烈風舞動.卻是朝著自己的老師.七彩老人舞動而去……

這兩次的攻擊.已經令白鬼將近崩潰的一個狀態.

……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正當這個白鬼現在已經是處於迷亂之中的狀態時.李寒清一行人卻是饒有興趣的觀察著這樣的景象.

李寒清十分高興對著阮夢柔問道:「柔柔.這是怎麼回事.他的行為舉止怎麼會這樣的反常.」

「這是我的凝白技能功效.」阮夢柔微微一笑.而後接著說道.「魂夢魅柔曲.正是在我修行等級進入凝白階段之時的新璞術者技能.聽到此曲的人.雖然和常人一般.但是唯一不同的就是.自己在攻擊戰鬥之時.本身的戰鬥行為是不受控制的.這樣的就是懸壺璞術者的功效……」

李寒清緩緩的聽著阮夢柔這樣的話語.一時之間心中不禁興奮之際.而後接著說道:「我怎麼不知道你已經進入了凝白境界了呢.」

「誰讓你總是在戰鬥的時候拚命衝到第一線的呢.根本不給我和雙雙、香香機會.」阮夢柔有些嗔怪的對著李寒清說道.難得的露出了小女兒的神態.

李寒清知道阮夢柔根本不是在埋怨自己不給她戰鬥的機會.而是他知道阮夢柔是在為自己的安危擔憂.這才這樣說道.

阮夢柔看著李寒清胸有成竹的笑意.就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心思又被李寒清知曉到了.小臉微微一紅.隨即十分甜美的一笑對著李寒清說道:「再告訴你一個小秘密.我們和雙雙的修為等級已經都達到了初靛了哦.」

「什麼.你們兩個竟然這樣偷偷的修行.真是讓人家好傷心.」李寒清故作十分傷心的樣子.和阮夢柔開玩笑道.

其實.阮夢柔和慕容雙雙擁有盛鼎宗正統的修行方法.擁有這樣大的修為是完全可能的.

可是.許香兒的修為一隻停留在凝白的等級之上.沒辦法.李寒清的小隊之中沒有一個輔助類型的璞術者前輩.更何況許香兒的真氣屬性是『煙』屬性.令人無從修鍊.現在.只好將希望全部寄托在那塊在冉星大會中獲得的石頭之上……

……

可是就在李寒清和阮夢柔心情十分高興交談之時.對面陣營之中也漸漸的恢復了平靜之氣.

七彩老者漸漸的將白鬼體內之中的真氣排出.漸漸的脫離了阮夢柔這陣魂夢魅柔曲的控制.漸漸的恢復了正常.可是這樣的情況之下.也消耗了七彩老者不少的真氣.可以說是元氣大損.

「對面的.我們也不想再拖延了.我們兩個人一句定勝負.敢不敢.」白鬼恢復了正常之後.突然之間心中一股怒氣舞動上來.而後接著對李寒清說道.

李寒清微微一笑.隨即走上前.接著點點頭道:「好.你們輸了立刻離開.」

「哼.要是你們輸了.那體質至陰的兩個孩子全部給我.」白鬼十分盛氣凌人的說道.

……

正當這個白鬼的話音剛剛落下.李寒清的也漸漸的調整好體內之中的真氣.九印轉氣術不斷的流轉著.但是忽然之間在距離自己不遠處的地方突然之間舞動出一道深藍色的幽暗之氣.好似來自九幽地獄之下緩緩升起的怨氣一般.

這些氣韻一但接觸到人的身體之上.彷彿此人就會猛然之間失去意識.頓時之間失去生命的跡象一般.

「轟隆隆……」

正當這些幽怨寒氣緩緩舞動起來之後.緊接著一陣轟鳴之音響起.好像是一陣山崩之勢震驚了眾人.眾人隨著這樣的聲音看去.只見到竟然是一直被眾人擱淺的那個黑鬼發出的聲響.

只見這個黑鬼滿臉幽怨之氣.雙眸之中也是充斥著陣陣的陰暗狠毒之氣.可是最為詭異的就是.任誰都能看出黑鬼十分痛苦的樣子.可是嘴角卻是始終一絲絲十分詭異的笑容升起.令人的心中一陣陣的害怕.

「這是..」白鬼這個時候也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十分驚愕的看著這樣的場景.心中十分的擔憂.

「嘭……」

又是一陣舞動之氣.隨即只見到這個黑鬼竟然左手瞬間舞動而出.猛然之間將自己的右手砍下.頓時陣陣鮮血湧出.場面十分懾人.

「呀.」

頓時.在場之中的女子都是捂住了自己的雙眼.發出驚嚇的尖叫聲音.就連白鬼這樣的心中陰毒之人.也是陣陣的難堪之色……

可是.最為詭異的就是.黑鬼竟然沒有感到絲毫的痛苦之情.而是臉上猙獰的笑意更濃.似乎對這樣的情況更加欣喜一樣.

李寒清緩緩的注視著黑鬼左手之中的事物.而後對著阮老五緩緩說道:「五爺.您看他的左手之中是什麼.」

「那應該是『九陰寒劍.』」還未等阮老五說話.一旁的七彩老人十分擔憂的說道.語氣之中全部都是驚恐之色.

白鬼聲音也是陣陣的顫抖.隨即接著說道:「您是說.他已經能使用『九陰寒劍』了..」語氣之中儘是陣陣的驚恐.也有不死的鬱悶氣憤.

「不是.黑鬼現在是被九陰寒劍侵蝕身體.已經成為他的附體.恐怖十分.」七彩老者緩緩的說道.

九陰寒劍.原本就是天下至陰之物.一但使用者不加以小心.或者是修行修為不夠.就會被其璞器侵蝕身體.不受控制.以至於失去自己的生命.並且這樣的璞器一定是要見血才能開封.所以要用兩個體質至陰的孩童開封之後.才能進行著使用.

沒有想到這次竟然被黑鬼試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