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許辰搖頭:「希望這樣吧,不過當前面對的一戰是無可避免了。」

「你確定要去?」魯九陰皺起了眉頭。

許辰點頭:「神獄的消息現在還不能泄露。」

「但如果這是蒼陽對你設下的絕殺之局怎麼辦?」魯九陰凝重道:「我可記得你當初在下界時和他的一戰,他是知道你的潛力有多可怕了,掌握了五種九禁,這次絕不會善終。」

許辰點頭:「放心吧,這次肯定不會簡單,但也不至於絕殺,他身為神子不會如此想當然的,而且這裡就是戰宗一側,我們手中有遮天盤,真有危機瞬間就可以回到戰宗,讓我猜……」

許辰冷笑:「他是想要試我深淺,這一次,應該是他和我第一次試探性的交鋒。」

「讓我做的話,我也會這樣做。」魯九陰頓了頓,揮手道:「結合我策命的結果,你的猜測應該是準的,況且我會在暗中跟著你,走吧。」

「嗯。」

兩人再次上路,直奔城外的秦山。

當到了秦山後許辰一眼就看到了山巔一處懸崖邊,有一個挺拔如劍的中年站立,他迎著風,背對著許辰,淡淡道:「你來了?」

氣度深沉,莫測高深。

聲音傳出來,他伸手摸劍,在等待許辰的回應。

結果久久沒有聲音。

他不由轉身,只見許辰已經不再後面了,而是站在空中不斷掃視,彷彿是在找人,完全無視了他的身影和聲音。

山崖邊的中年不由慍怒:「別找了,這裡就我一個人!」 「就你一人?」

許辰詫異的看向山崖邊的人。

蒼陽的局就這麼簡單?

這個人的修為他感受的很清楚,聖神後期巔峰,天資可能極高,氣息的強度高過很多聖神後期的強者,這應該最少都是一個傲天級的聖神天才。

放在別的地方,這個人真的算很強了,但在許辰面前,他又的確不算什麼。

「當然就我一人!」

山崖邊的人怒意顯露,許辰這種姿態和口氣,十足的充滿了不屑。

雖然許辰的確很強大,他也見到過許辰一人碾壓十多個聖神時的樣子,但許辰再怎麼樣也只是一個道神境的人,他怎麼能這樣小覷自己?

許辰不由搖頭:「抱歉,我可能沒時間陪你玩,把蒼陽叫出來吧。」

「你什麼意思!」山崖邊的中年震怒,握著長劍的手都在顫抖。

許辰不由笑道:「你這個人很奇怪,你既然監視我,而且是蒼陽身邊的人,應該知道我的手段,你覺得你是我的對手?」

「我不是你對手?!」

中年氣的聲音有些尖銳:「是!蒼陽神子說了,你的確很不凡,掌握有九禁之術!如果你用了九禁之後我的確不是你對手,但是,我們這一戰有規矩,你只能用本身實力與我一戰,不能動用九禁!不然你組建神獄的事明天就會天下皆知,所以,我不懼你!」

許辰挑眉:「原來是這樣,不用九禁就不用吧,不過,就算我不用九禁,你又哪裡來的信心能挑戰我?」

人生輸家 婚路太深,顧先生放開我 這個人應該看過自己的戰鬥,可以猜測的到自己的實力吧?自己表現出來的實力,差不多已經聖神境無敵了啊。

難道這傢伙沒猜測到自己的實力?那這未免也太笨了。

「你休要狂妄,接劍!」

中年怒不可遏,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小覷,他已經按耐不住,直接拔劍,化成風雷朝著許辰出劍。

這一劍極速,帶著炫目的光彩,有異象出現,彷彿有金龍伴隨,攪動風雲,席捲天下一切,凝聚天地間的力量到一點,最後靠近許辰的時候,劍尖處出現濃烈的金光。

「可以!」

許辰挑眉道:「這一劍很不錯!」

這一劍最起碼也是神階頂級劍法,而且中年已經把這一劍領悟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劍威又能提升幾成,再加上中年的境界和天賦,這一劍已經遠超多數聖神。

許辰拔劍,以閃電的速度劈向對手的長劍道:「可惜還是差了一點火候,你應該是在修鍊這劍法關鍵的時候更換了主修劍法,不然這一劍可以具有宗師之象。」

「當!」

一聲劍鳴。

許辰的劍和中年的劍碰撞,剛一接觸,中年蘊含無數玄奧的一劍瞬間被澆滅,神光和奧義全部消失。

蹬蹬蹬,中年退後幾步,臉上露出驚訝的時候更有憤怒:「你的確很強,但大話說的太早了,再接我這一劍!」

唰!

又一劍破空。

中年整個人都好像發光,天上地下各出現一柄劍光,仔細看去,在中年體內也有一柄劍浮現,三道劍光呼應,彷彿連通了什麼,一下子劍威大盛。

彷彿天地間只剩下這三道劍光了,極為銳利,一切都會在劍光下泯滅。

「這就是你後來轉修的劍法?十大頂級劍法之一,三元合道劍?」

許辰看了一眼,搖頭道:「真的可惜了,這套劍法雖然比剛才的劍法要高深一點,但半路轉修,領悟程度還不如剛才那一劍。」

「你閉嘴!」中年出劍無情,瘋狂的攻擊許辰。

許辰輕輕後退道:「其實剛才的劍法你已經領悟到了化境,如果不轉修的話可入宗師,一生可用,但現在轉修之後,不僅耽誤了前一劍,現在轉修的這套劍法也失去了那種專精的勇猛氣勢,兩者均不會破入宗師。」

「我如何做需要你一個小小的道神來指手畫腳?!你懂什麼!」

中年怒不可遏的揮劍,全力斬殺。

許辰腳步一頓,長劍從下往上挑起,一劍出神奇。

不見多少神光閃耀,但天地間的一切都彷彿靜止了下來,這一劍,如同定格了時間。

好像有一條歲月長河在空中流淌而過。

劍無聲無息的靠近中年,在接近的時候,順其自然的消融了中年的劍勢,腐朽了中年的長劍,甚至於中年駭然發現自己整個人的皮膚都開始變得枯朽,布滿皺紋。

「這是什麼!」

中年驚恐大叫,同時閃身想要離開,可不管怎樣躲避都無法避開這一劍,只能眼睜睜看著長劍靠近自己的心臟。

「唰!」

許辰長劍停下,看向中年道:「感覺如何?」

「我……」

中年差點破口大罵,鬼門關走了一朝,你還問感覺如何?!

但小命在許辰手中,他忍著無數驚恐道:「饒,饒命。」

「嗯。」

許辰放下長劍。

看著已經蒼老的不成樣子的中年道:「我也沒說要殺你,你的命還有用。」

「你想幹什麼?拿我來威脅蒼陽神子?別做夢了,蒼陽神子不會在乎我的,你就算把我扣押了也無法要求蒼陽神子任何事情。」中年急忙道。

許辰面色轉冷,似乎沒有了一開始時的玩笑意思,淡淡道:「這一點不用你說我也知道,你的小命不只是蒼陽不在乎,我也不在乎,我要你做的是回去報一個信。」

「額,就這麼簡單?」中年喉嚨滾動。

許辰搖頭:「就這麼簡單,你聽好了,一字一句的告訴蒼陽,就說他有什麼招我都接著,不過下次麻煩用心一點,再派這樣的廢材過來,只是浪費大家的時間。」

「你!」

中年頓時大怒。

再想發作卻發現許辰已經轉身,他摸了摸劍柄,最後沒敢在動手,而是呼吸急促喊道:「你且聽著,蒼陽神子知道你贏的面大,所以說過了,明天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地點,還有人等著你!你最好繼續如約而至。」

許辰搖頭擺手:「如果還是你這樣的就告訴他省省心吧,我沒時間奉陪。」

「我……」

中年雙手都顫抖了起來,想要大吼說寫什麼,最終漏了氣喊道:「那就三天後!三天後會有強者等你!」 許辰離開了山頭。

在山腳和魯九陰匯合。

許辰的神色沒有想象中的輕鬆:「這個蒼陽是真的抓住把柄不鬆手了,而且很精明,打算不斷派人來和我約戰,以此來看透我,最後才會布置必殺之局。」

魯九陰點頭:「看出來了,這樣被迫下去不行,不如將計就計?」

許辰頓了頓:「順著他的計策,故意給他看一些弱點?我想過的,可以是可以,但不妥當,如果他一直不放心,始終派人來的話,結果是一樣的,二來,他只要有一次出其不意布置殺局,我們可能就難以應付。」

「那實在不行的話,只能不受他們威脅,任由他們把神獄的消息傳出去了。」魯九陰摸著白鬍子沉吟。

許辰點頭:「實在不行只能這樣了,不過我在想,他如果不傻的話,應該不會自以為是的覺得僅靠這一個把柄就能讓我赴死吧?」

「這是自然。」

魯九陰笑道:「你算是說到點上了,咱們現在怎麼想的,他應該也能猜到,一個神子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被人殺死?所以這一次的局未必就是為了殺你,應該有其他的目的。」

許辰深以為然的點頭,又搖頭。

「其他目的……」

「先別想這個了,你先考慮一下三天後的一戰吧,他既然把戰鬥推到三天後,那到時候必定是有一個強者來,說不準就是始神了。」魯九陰提醒。

許辰頓了頓,皺眉點頭:「很有可能是始神出手,以我現在的修為,如果不動用九禁的話是絕對贏不了始神的。」

「所以你準備怎麼做?」

「還有三天時間。」許辰無奈看向魯九陰:「看來暫時是不能布置遮天通道了,這三天我就準備一番,全力進行聖神境的突破了。」

「嗯?」魯九陰不由挑眉:「三天時間,你有辦法突破?」

許辰點頭:「沒別的辦法就只能去煉丹了,上次幫你煉丹已經暴露了我的煉丹天賦,現在我再去煉丹的話,應該沒什麼阻力。」

「厲害了。」魯九陰露出一絲苦笑。即時煉丹即時突破,世上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人。

回到戰宗。

許辰索要了一批頂級藥材,以他神子的身份,這些都很如期的送到,甚至於第一丹爐也給他騰了出來,沒人打擾。

現在戰宗整個都知道許辰不僅是神子,還煉丹大師,他要出手煉丹,誰敢打擾。

這麼一天時間很快過去。

許辰榨乾了戰宗的頂級藥材,一共煉製出六顆傲天神丹,分出三顆留給戰宗,他拿了三顆直奔到修鍊秘境去修鍊。

枕邊甜寵:總裁的獨家嬌妻 秘境中。

安靜的環境下,許辰取出煉製的傲天神丹,沒有什麼猶豫,吞丹入腹,一口氣吃下三顆。

「轟!」

彷彿雷霆一樣的聲音在許辰體內傳出,這是澎湃的力量在翻卷的聲音。

著磅礴的力量席捲,以一種洶湧之勢衝擊聖神境界。

見道,聖神。

這是神道中的第二大步,超脫尋道,得見大道,成就聖神。

見道就是看見大道明悟道,這一步與尋道有著層次上的差距,不可同一而語,提升極大。

在見道境,一切修為都會蛻變,如同升華一樣,體魄、修為、神念等一切都會聯繫在一起,成為一個整體,循環不斷,體內生道,肉身成聖。

這種神異體現在交融,本為同根,不分彼此,一具肉身可橫行八方,規避萬劫,任何見道之下的人與物都不可輕易傷之。

當然,許辰不在此列,他早就明悟所有境界的玄奧,可以看透一切,再加上力量驚天,能做到越級而戰絲毫不足為奇。

「太虛古經。」

許辰運轉從虛空學院得來的完美帝經,體內的力量衝擊,種種玄妙開始誕生。

不同的力量匯聚在一起,就好像四面八方的水都留在了同一個水缸里,然後互相融合,各自包容。

這種變化是很強烈的,更有巨大的消耗。

許辰感受的到,他體內澎湃激蕩的傲天神丹力量在飛快的消耗著,在促成這一次翻天覆地的變化。

時間緩緩過去。

第二天的時候,三顆傲天神丹的藥力,已經消耗了七成之多,只剩下三成。

第三天的時候,傲天神丹的力量全部消耗完。

而在這期間,見道聖神的變化也到了尾聲,在許辰的體內,彷彿有一條貫徹意識、體魄、丹田的紫金色光環在轉動。

這是見道聖神之光,由內而生,向外擴散。

「嗡。」

這種說不清的神聖力量氣息不斷在許辰身上沖刷,他那種紫金色的神力,顏色變得更加璀璨。

在這種神光的映襯下,許辰全身都晶瑩剔透,好像要羽化,有道與理的神性光輝交織碰撞,不可褻瀆。

這種變化一直持續到傍晚。

神光終於散去。

而一股沉積了三天的力量氣息,或者說是聖神威壓,擴散了出去。

就彷彿一圈水中的漣漪,但這是紫金色的,從許辰方向傳出,掃向整個戰宗,最後這紫金色光環越來越大,照亮了夜空,異象驚動了人,同時被這光環掃過的人,全部感覺到一種沉甸甸的壓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