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許是感受到兩人的異樣了,凌辰立即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怎麼了這是?」凌辰擦了擦手,緩緩走向趙以諾。

「哭了?」

凌辰看了看趙以諾,又看了看旁邊的李玲。

「李玲,你對她都做什麼了?說,你是不是又欺負趙以諾了?」

凌辰直接拎起李玲,將她摔在旁邊的沙發上。

「凌辰,你搞什麼?我怎麼可能會欺負她?欺負她的人是顧忘!」李玲一邊整理著自己的衣服一邊嚷嚷著。

嗯?不可能啊!顧忘那麼愛趙以諾,怎麼會捨得欺負她?凌辰轉過身子,坐在趙以諾旁邊,安慰著她。

「以諾,究竟怎麼了?你告訴我,我一定會替你出氣……」

凌辰的眼睛里充滿了不安。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怎麼我們的脖子上都被套著個項圈?房間里眾人面面相視。

「快看你脖子上面那個項圈是冷月的代號,這原本應該屬於冷月的項圈,怎麼會戴在你的脖子上?想要取下這個項圈,不是要特製的密碼解鎖遙控器才能解開嗎?而這個遙控器不是一直有你在保管,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了?」

「那原本屬於冷月的項圈戴在了你的脖子上,那就足以說明冷月現在脖子上面是空空如也的,沒有了項圈的禁錮,那就說明我們現在並不能掌握這群殺手的生死,你說他們會不會反抗我們啊」。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遙控器一直被我隨身帶著,他們怎麼可能解開這項圈的密碼呢」

中年女人說什麼也不行,快速的從自己的背後拿出了隨身攜帶的遙控器。

「那既然遙控器在你的身上,那就快給我們解開啊」

一個首領急忙看著中年女人說的。

中年女人拿著手中的遙控器,開始對著他們脖子上的項圈準備解鎖,但是發現這個遙控器是好沒有任何反應,結果仔細看這個遙控器完全是仿冒的。而且就是一個普通的電視遙控器,他記得昨天弗蘭克親自把這個遙控器放在了錦囊裡面。

「完了,這回徹底的完了,弗蘭克應該背叛了我們,他把我的遙控器調包了,肯定是那個男人,那個男人昨天一來我就覺得這事情不對。這不才一晚上的時間就發生了這種事情」

「弗蘭克為什麼要這麼做呢?難不成他想獨吞這裡所有人的財產」

現場立馬有人疑惑了起來。

「行了你們也別多想了,弗蘭克在這兒了」

這個時候門口出現了一個聲音,只見弗蘭克雙手被反捆著,脖子上依舊也戴著項圈,被推進了房間裡面。

不過弗蘭克背後還跟著一群人,為首的正是昨天晚上到這兒來的那個男人,身後還跟著冷月以及一些女殺手嗎?只見這些女殺手的脖子上空空如也,再也沒有了它們致命的禁錮

「是你」

中年女人不敢相信,他還是低估了眼前的這個男人

「對呀,你應該沒想到吧。 天庭小獄卒 我知道你這麼輕鬆的讓我進來,你肯定會派人監視我但是我搶在了你的前面,我把你的老相好給打暈了,然後用易容術復刻了他的臉,這一招在你們殺手之間應該也經常使用,只不過你沒有想到這一招被我用得出神入化吧,要知道我這個易容術可不是現代世界的玩意兒」

「意思昨天晚上和我對話的已經不是弗蘭克本人了,是你化妝扮演的對吧」

「你現在才反應過來,那證明你的腦子還並不是太過機智啊。不過你也真是饑渴啊,既然昨天晚上你還想和我睡一覺,不過我對你不感興趣,我直接把你給麻暈了,怎麼樣?這個項圈戴著舒服嗎」

姜辰呵呵的笑著

「冷月你不得好死。我們對你難道不好嗎?這麼辛苦的栽培。你擁有普通人,一輩子都賺不來的財富。你為何還要背叛我嗎?我一直把你當親女兒一樣看待,如果你現在立刻馬上殺掉眼前這個男人,我就當這一切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中年女人開始用質問的口氣,看著冷月發話

「抱歉,我已經厭倦了殺人了,如果說最後還要讓我殺一個人的話,那個人我想應該就是你了」

中年女人渾身一顫,萬萬沒想到自己親手培養的,最得意的弟子居然會對自己說出這番話。

「看來你們今天都是打算造反的了」

「至於造反的話,我想你應該早就知道了吧,要不然你們怎麼會在我們的脖子上戴上項圈呢?你們也應該是提防這一點怕我們造反,而如今向前一路,那邊是我們造反之時」

「那你們想過沒有?你們出去以後你們又沒有學歷,沒有技術,沒有身份,你們出去吃什麼喝什麼,你們只有死在外面,而在這裡你們至少吃得好喝得好,擁有一般人永遠達不到的財富,這難道還不足夠嗎?」

「你們都醒醒吧,不要被眼前的這個男人所欺騙了,要知道這個世界上男人就沒有一個好東西,你們沒有出去真正去認識過,你們要記住一句話,男人的嘴這世上騙人的鬼」

「我不知道我到底騙了他們什麼呢,你自認為的過的快樂,你覺得他們真的快樂嗎。你知道一個女孩的青春是無比寶貴的,他們的這個年紀應該是去談一場戀愛,轟轟烈烈的去迎接一場愛情,然後嫁給自己相愛的人,組建一個幸福的家庭,有一個可愛的寶寶,讓自己成為一個優秀且幸福的母親,這才是他們的選擇」

「而你幫他們當什麼,,當成殺人的機器,當成你賺錢的工具,他們在你眼裡就是一條狗,脖子上戴著項圈,只要不聽你的話就會承受無盡的折磨甚至死亡,他們在你眼裡連人都算不上,而這些難受,你們為了發泄自己的獸慾,想去找誰就去找誰,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意,因為他們是首領他們高高在上,你跟我談快樂。呵呵我笑了」

「看你的樣子,你是準備當一個救世主來救這群女孩與水深火熱之中」

「不錯,你猜對了,但是我更想當一個殺手,而讓我成為殺手的資格,就是用你們的成就。」

說著姜成摸出了手中的遙控器,看著這群首領道

「現在只要我按動手中的遙控器,你們脖子上的項圈就會挨個挨個的爆炸,炸的你們屍首分離」

「別大哥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我們無冤無仇的,如果說你要救這些女的離開,那麼請便,但是沒必要殺我們」

其中一個男首領趕忙向姜辰求情的,他可不想死,他還有大把的美好生活等著他去享受呢。

「人我肯定是會帶走的,但是還有一樣東西我也會帶走,那就是這兒的錢,,我不光是一個殺手,我還是一個強盜我是來搶錢的,跟你們明說。」 林嬌當然也聽出李霞的意思,冷哼一聲,就想拒絕,結果卻聽到楊柏淡淡說道:「你請客,你確定?」

楊柏的話,讓林嬌一愣,朱大長此時也看向楊柏。看著楊柏粗糙的雙手,簡單的衣服,雙手都不知道如何使用刀叉,能夠認識林嬌一看也是村裡的人。

在前女友面前,朱大長當然要保持一種風度,尤其在朱大長看來,自己要比楊柏強一百倍。

「呵呵,李霞也是我女朋友,她說的對,你們好不容易來縣裡,這頓還是我請。呵呵,這裡花費不低的,你們沒必要花這麼多錢。」

李霞聽到朱大長也這麼說,尤其朱大長也針對楊柏,這讓李霞特別滿意,眼神中讚許的看著朱大長。

「是挺貴的,不過你確定我吃多少,你都請嗎?」楊柏的話,讓朱大長哈哈大笑起來。

「那是,兄弟,別替我省錢。好好對待林嬌,林嬌也不容易。林嬌,過斷時間可是高中聚會,帶著你男朋友見識一下,別整天在農村混,有什麼用。」

朱大長的話,讓林嬌目光有點躲閃。畢竟剛才自己利用楊柏成男朋友,還沒有跟楊柏解釋,如今楊柏居然還讓朱大長請客,這讓林嬌十分不痛快。

「農村怎麼了?呵呵,不過我還是先謝謝你,呵呵,城裡有錢人,你是醫生?」楊柏的話,讓朱大長露出勝利者的微笑,覺得自己的身份完爆楊柏這個農民。

「慢慢用餐,李霞,我們換個位置吧。」朱大長說完,走向對面,隔著一段距離,無法讓楊柏聽到自己的說話。

「朱大長,看到沒有,你那個同學結交什麼土包子,什麼都不懂。長得好看有什麼用,毀在村裡了。」

「是啊,可惜了。」朱大長當然覺得可惜,林嬌那麼漂亮,自己當初怎麼就不堅持把她弄上手,然後在甩了,這樣也有吹噓的資本。

兩人在那聊天,林嬌這頓飯已經吃不下去了,憤怒的放下刀叉,一言不發。

「吃吧,你跟那個豬大腸,有情況?」楊柏的話,讓林嬌再次憤怒說道:「你幹嘛用他們請,我們沒錢嗎?你這個錢也省?」

「呵呵,有人要裝大款,那就讓他裝好了。那個法式蝸牛不錯,在來十個。」楊柏的話,讓林嬌就是一愣。

「我倒要看看,是我吃的多,還是他們有錢付賬。」楊柏淡淡的說著,一口就吞下牛排,笨拙的拿著刀叉,十分滑稽。

「什麼?」林嬌就是一愣,感覺到楊柏的語氣有點不一樣。

「你跟那個豬大腸,除了同學關係,還有其他的吧?那我當擋箭牌,也不是那麼用的吧。」 魚水沉歡 楊柏好笑的看著林嬌。

「豬大腸?對不起楊柏,他,他是我以前男朋友,而起他背叛了我,也就是他甩了我,這讓我很生氣。」林嬌解釋道,也終於知道楊柏叫人豬大腸,這讓林嬌樂了起來。

「男朋友?你這找人的眼光太次了吧,找個豬大腸?」楊柏這麼說話,惹得林嬌沒好氣的說道:「是,我眼光太差了,幸虧我沒有跟他那個。」

這句話也不知道是有意說的,還是無意說的,反正林嬌滿嬌羞的看著楊柏。

楊柏也不是菜鳥了,經過趙艷紅的事情,也明白林嬌說什麼。楊柏望著林嬌柔美的樣子,趕忙說道:「那就好,咱們沒吃虧就好。」

「誰跟你是咱們!」

無比的小聲,林嬌有點不敢看楊柏。弄得楊柏差點把牛排弄飛出去,一口再次吞下。

「你吃那麼多,能行嗎?」林嬌關心的問道,然後就看到楊柏無所謂道:「呵呵,你說他一個醫生有多有錢,牛排加上蝸牛,這頓飯,我讓他心疼死。」

楊柏的「計謀」,讓林嬌也是眼神一亮,讓朱大長和那討厭的李霞在那裝,那就好好吃這頓飯。

「咱們來一瓶拉菲吧!」

林嬌的話,讓楊柏點了點頭:「你隨意,呵呵,只要高興就好。」

「好,嘿嘿!」

林嬌笑的特別開心,好像都能夠看到朱大長倒霉臉了。侍應生趕忙過來,聽到林嬌他們要一瓶拉菲,笑的更加職業化。

當然綺麗餐廳的拉菲,都是拉菲旗下的小拉菲,一瓶也就兩三千元,真正的拉菲進入國內,根本就喝不到。在酒吧和餐廳的基本都是副牌拉菲,也就是俗稱的小拉菲,大拉菲動則萬八千,甚至十幾萬,都是名流享用的。

「先生,你的蝸牛!」

侍應生有點鬱悶,眼前這個男子太能吃了,吃了四五個牛排,還要吃蝸牛,身邊這麼靚麗的女士難道是被豬拱了嗎?

楊柏當然不知道自己再次被侍應生鄙視,楊柏大口吃著,喝著拉菲酒,嘟囔說道:「你們是高中同學,那你為什麼來到蓮花村?」

楊柏也好奇,林嬌是周芷燕的閨蜜,也是京城畢業的學生,返回D市卻來到農村搞什麼魚塘。

「我要找世外桃源,不行嗎?農村多好,有山水有水,養花養草,隨心所欲,比城裡好多了。」

「大小姐,你現在養的是魚,跟你說的什麼桃源聖地根本不一樣。」

「桃源不需要錢來建設嗎?等我以後有錢。不對,我現在已經有錢了,你的投資了好幾百萬,哈哈,大金主,乾杯。」

清脆的酒杯碰撞,林嬌的酒量看來並不太好,紅霞遍布,眉宇間天生媚色,讓楊柏有時候看的都入神。

「楊柏,我的魚塘怎麼就成帝王魚了,你跟我說說唄,這麼神奇的事情怎麼發生的。難道你是上天派下的仙人,來幫助我渡過難關?」

楊柏一口吞下蝸牛,再次放下刀叉,神秘說道:「不告訴你,想知道?等你成為我的老婆在說。」

「切,小農意識,怎麼非得成為你的老婆,你才能夠說出秘密?」 重生之寡人爲後 林嬌眼神逐漸迷離起來,望著楊柏也出神起來。

「呵呵,差不多吧。」楊柏再次摸了摸肚子,還想吃點牛排。而此時朱大長兩人好像已經吃完了,正起身結賬呢。

「w「iter,他們的賬我們也結了,呵呵,是不是,大長。」李霞勾人的看著朱大長,讓朱大長得意說道:「那是,都是老同學,讓他們吃頓好的。」

「那好吧,他們一共消費了7786,兩位都是老主顧,7700就好。」侍應生的話,讓李霞和朱大長都好石化。

「你說多少?七千多,什麼情況?」李霞的嘴都能夠放進馬桶了,他們兩個人吃飯才花了五百多,這在鳳縣也算高消費了,怎麼對方的人七千多。

「他們那桌,吃的多。」侍應生尷尬一笑,然後拿出長長的流水單,趕忙說道:「菲力牛排六份,蝸牛料理十盤,烤雞翅六盤,還有……」

「夠了,他們是豬嗎?吃那麼多,大長,我看他們是故意的,故意訛我們。」李霞氣的臉上的粉都要掉下來了。

「是有點過分,他們不是沒有錢吧?」朱大長一個月工資才五千多,讓他給林嬌買單還可以,可是加上那個狗屁的楊柏,朱大長可不想當冤大頭。

「對,他們肯定沒有錢,吃霸王餐。大長,雖然是同學,我們也不能夠上當,你趕緊過去,就說我們不請他們吃飯了。」

李霞斬釘截鐵的說著,身邊的侍應生只能夠尷尬的微笑。李霞的話,讓朱大長有點作難,畢竟自己充大頭要請客,結果人家吃了那麼多,自己覺得虧,這樣事情要是傳出去,總是覺得不好。

「你去不去?不去你就付賬,是不是心疼你的老同學了?老娘比她差哪?沒伺候好你嗎?」李霞的話,讓朱大長終於狠下心來。

「呵呵,林嬌,不好意思,我今天出門沒帶那麼多錢。那個什麼,實在抱歉,這頓飯,你們自己付吧。」朱大長漲紅的臉猶如豬肝一樣。

心中十分後悔自己裝什麼裝,相當懊惱。尤其當朱大長看到此時的林嬌,那種媚色無雙,讓朱大長內心彷彿感受到屬於自己的東西,被人搶佔那樣。

「都是這個男人,小子,老子不是沒有錢,只是不想請你,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辦?」朱大長噁心的看著楊柏。

而同樣林嬌卻噁心的看著朱大長,冷冷的說道:「說好的你請,怎麼反悔了?沒帶錢?刷卡不很正常,微信支付也可以的。」

「憑什麼我們請客,你們吃那麼多,你們是不是故意的。告訴你們,吃霸王餐拿我們當冤大頭,那可不行。」

李霞卻輕蔑的笑道,尤其說霸王餐的時候,聲音特別大,餐廳其他顧客都看向這裡。

「沒錢沒卡,就別在這裡裝大象,呵呵,豬大腸,你的女人剛才吃什麼了,怎麼那麼臭,好東西餵給她簡直就是浪費,誰說我們沒錢。」

楊柏說完,淡定的再次舉起杯子,沖著林嬌說道:「親愛的,來在喝一個,酒不錯,只是這周圍的蒼蠅太多了。」

林嬌聽到楊柏的話,知道楊柏故意氣朱大長和李霞,也嬌柔的拿起杯子,輕聲說道:「沒錯,吃的還算滿意?」

「滿意!

「服務員,多錢?」

「先生一共7700,給你們八折優惠了。」

「用不著,刷八千!」 「錢我可以給你,但是你得先放了我。」

中年女人看著姜辰開口說道

「不好意思,你現在並不是跟我談條件的時候外邊所有巡邏和駐紮的士兵都已經被我們解決了來人啊,把這個中年女人給帶在地下室去我已經通知了人來搬錢呢。現在只需要你去把門給我打開就可以了」

「休想你有種就炸死我,你炸死了我,那個門永遠都不會被打開了我在裡面是安放機關的,如果有誰惡意炸開的話,裡面的炸彈系統就會啟動,會把裡面所有的財富毀滅的一乾二淨。」

「看來你還挺機智啊,不過你這個機子在我面前就顯得有些2了,來人啊,去把他給抓住」

說著姜辰開始發號施令,這些身後的殺手不用白不用。

「我看誰敢叫誰上來,我保證殺了他,,小子我就不信你按遙控器炸死我,那樣誰也得不到裡面的財富」

「呵呵,想和我僵持下去對吧?既不敢上來抓你,又不敢拿遙控去炸你,你覺得你是不是很牛逼啊」

說著姜辰看這個中年女人不注意,直接拿出吹管,把一發麻痹針給射在了她的胸上。

「小樣我還制服不了你嗎?這麻痹針會讓你很快,全身僵硬,根本動彈不了行了現在你們可以去把它給拿下了」

說著冷月和其中一個殺手便直接沖了上去看著兩人上來,這個中年女人下意識的反抗了起來,還和兩人廝打了一會兒,但是很快身體僵硬的不行根本無法動彈便被二人擒獲了

「得了現在不牛逼了吧是不是感覺渾身就跟凍僵了似的?說話都不利索了吧!」

「你跟老子不得好死,我告訴你我就算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沒事兒反正你做人都沒有打算放過我,那就讓你在做鬼的時候再給你一次機會吧」

姜辰無所謂的笑道

「對了你們這群人是我準備一人給你們來一支麻痹針呢!還是乖乖的讓我把你們綁起來,當然你們如果要反抗的話也可以不過你們對我來說意義並不大的話,可能我會直接按下遙控器哦」

「綁吧綁吧!我們什麼都聽你的只求你能放過我們一命」

這群人此刻絲毫不敢得罪姜辰為了活命紛紛求饒。

熊孩子之穿越萬界搞事情 「那就要看你們表現了,或者看你們願不願意把你們藏了那麼久的錢全部給拿出來了,既然你們都是收人錢財替人賣命的,那現在你們也應該把你們的錢拿出來替你們自己買一條命了」

「買我們當然買呀你就說你要多少錢」

「我全要」

說著這番話那個中年女人已經被壓到了地下室,讓這個中年女人用手指紋去開第一道門的時候,她還無比的不願意但是四肢僵硬的他,怎麼能夠和冷月他們抗衡呢!很快第一道門被強制打開了。

去用自己的面容去開第2道門的時候,這個中年女人左右搖頭這可能是他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動作,他還在反抗不過被冷月打了一拳頭稍微老實了下來。

打開地下室金庫的門看著裡面堆積如山美金黃金現場的這些殺手們還是驚訝了一下,因為他們還是第1次看見這麼多的錢不過姜辰還好,因為他昨天已經看過了今天再見就沒有多大的衝擊力了。

「看見沒有這些就是你們拿命辛辛苦苦去給他掙的錢,你們身邊無數的同伴就是因為這些東西而丟掉了性命的,現在這些罪惡的源頭我全部都要帶走你們都沒意見吧」

面對姜辰的發話現場沒有一個人敢發表意見,女殺手們不敢發表因為姜辰是他們的救命恩人,讓他們重獲了自由其實他們對金錢並沒有太多的意圖,他們更渴望的是自由。

而這些首領們當然更加不敢發表意見了,因為他們的面子還被姜辰牢牢捏在手裡呢!哪兒還敢去得罪姜辰。

「來所有人把這些黃金美金還有奇珍異寶全部給我搬出地下室,對了讓你們這些首領幫我當一下搬運工應該沒問題吧?當然你們可以跑但是我手中的遙控器他可不會跑」

「不敢不敢只要大哥能夠饒我們一命讓我們做什麼都可以」

「放心這得看你的表現了,對了這個女首領都這麼多錢,我想你們這些男首領應該也不差吧,我把這個家抄完了再去抄你們家可不可以」

「可以可以只要大佬高興不要我們的命我們什麼都給你都可以」

姜辰也沒想到這群人居然這麼貪生怕死,就這樣她已經通知了黎胖子開天成集團的私人飛機來拿錢,但是前提是要先把這些錢給搬出去。

就這樣這些女殺手和這些首領成了自己的搬運工,光是清點著島上的財產和錢都花了一兩天的時間,姜辰都難以統計這裡到底有多少錢,還不要說網上的比特幣和這些奇珍異寶便賣了有多少錢。

島上的軍火加工廠和毒品加工廠,姜辰直接炸毀這些害人的玩意兒姜辰可不要

姜辰都覺得這完全可以和天下大陸浮雲之巔的矮人族的財富媲美了,這兒的財富也是積攢了無數年的做著這個世界上最賺錢的幾個生意,而且這些錢財自己拿了不會有任何一個人的干預,這真是一場無比劃算的買賣啊。

「對了這些首領你打算怎麼處置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