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1 日

言清喬一愣。

陸慎恆眼眶發紅,隔著昏黃的燭火,一雙漂亮的眉眼裡滿是盈盈欲墜,十分的委屈。

「我也不知道言言為什麼這麼討厭我…我做錯了什麼,言言至少該給我個改過自新的機會,你不喜歡我哪裡,我一定改,言言…你別…」

一個三十來歲的大男人,平日里連個笑臉都很難見著,此時此刻就在言清喬的面前,像個孩子一樣,晶瑩剔透的淚珠子一顆顆滾進了衣襟裡面。

言清喬:「!!!」

她只是有些轉不過視角,一直把面前的人當成那個京城攝政王,也就在陸慎恆開始哭的瞬間,才反應過來。

對於此時此刻的陸慎恆來說,他自己就是個七八歲的孩子。

這麼討好自己喜歡的人,卻接連被無視拒絕,可不是要傷心?

「啊…沒有啊…我對誰都這樣。」

言清喬解釋起來有些結巴。

陸慎恆一邊抹著眼淚一邊搖頭,有些不服氣:「不是的,言言對小暑就不是這般。」

「因為小暑是個孩子。」

「我也是個孩子!」陸慎恆抬著一雙通紅的眼睛說瞎話。

言清喬有口難言。

她要跟個七八歲智商的男人討論常理?

陸慎恆用力的抹了一把眼睛,抽了抽鼻子,委委屈屈的又站了起來,給言清喬倒茶。

「言言…」

陸慎恆把茶杯推到了言清喬的面前,聲音軟軟的,帶著祈求。

「對不起。」

「我…」言清喬心裡開始難受。

她不原諒陸慎恆,說到底,至始至終都是不原諒自己。

陸慎恆那晚明明什麼也沒做,陰差陽錯的誤導她做出錯誤決定的,明明是她自己。

更何況,這些錯處與面前這個只有七八歲智商的陸慎恆沒關係。

「我會改的。」

陸慎恆蹲在了言清喬的面前,臉頰貼著言清喬的膝蓋,聲音悶悶的。

「你只要同我說,我都會改的,只是…別不理我了。」

「主子。」

灰毛狐狸從窗外跳了進來。

跟著進來的還有秦驍,秦驍手裡還拎著個活蹦亂跳的人。

後面還有黑首黑尾和其他人,一共六個刺客,被單方面毆打到鼻青臉腫,這會全部被抓了進來,嘴裡罵罵咧咧的全是髒話。

一個看著將近三十歲的男人,蹲在另外一個稍微年輕的男人面前,臉頰親昵的靠在了他的膝蓋上,那年輕男人手裡還抱著個熟睡了的男孩子。

這場景,怎麼都有些詭異。

明明一家三口既視感,裡面卻偏偏是兩個男人。

辣眼睛!「俗話說得好,是金子,總歸是會花光的。」

韓真劍站在一群上了年紀的親戚中間,老氣橫秋地說教道,

「所以要及時行樂,有錢就得蓋大房子,吃好的,喝好的,玩好的。」

「表叔,房子按最高規格的來,能多貴蓋多貴,確保比縣太爺的府衙氣派!」

「這些錢,全拿去蓋房子,多了

《我的弟子都是氣運之子》第一百二十六章:老頭鬼 第349章

「啊……」

「好痛!」

「宇哥哥,我們走,我們快離開這裡,我堅持不住了,好痛啊……」秦紅霜在疼的精神恍惚間突然聽到秦臻提到三年前,她心頭一個激靈,當即大聲慘叫起來。

「六舅舅,快點啊,紅霜姐姐要堅持不住了。」蘇雲安大聲喊道,整個人驚呼的不行。

秦紅霜是又怕又疼,慘叫聲不是裝的,是真的疼,蘇雲安都急紅了眼,這會兒更是恨的不行的瞪著秦臻,心裡後悔的要命,她為什麼要聽紅霜姐姐的話,將君緋色邀請出來,這個人根本就是目無王法,陰狠毒辣。

蕭泓宇回頭看秦紅霜一眼,眼神凝了凝,卻沒去抱她,而是回頭繼續看向秦臻,

「你說三年前什麼?」他從來都不是笨人,相反他聰敏機警,否則他不會小小年紀在無人庇佑的情況下,在爾虞我詐的皇宮中生存下來。

有時候,別人的一句話,一個眼神,他都會細細揣摩。這些日子,他早已經發覺異樣,但他想不明白。

君緋色的無故針對和對他的恨與厭惡,對秦紅霜的殺意和隱怒。還有他莫名其妙遺忘的一些事和心口處猙獰的傷口。

更別提,昨晚上秦紅霜回到秦府,在書房中的密謀,以及金大傳回來的消息,他們提到了君緋色,提到了秦臻……秦臻,三年了,這是他的意難平,是放不開的深情也是隱恨。

然後就是今天……這些日子,這些困惑一直困擾著他,可是他就是想不明白,可這一刻,他就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這三年前後面的話將會解開他所有的疑惑,君緋色接下來要說的話對他很重要。

「好痛,好疼,宇哥哥,我堅持不住了,我要死了,嗚嗚嗚……」秦紅霜的大哭聲引來了不少人,但是都只是遠遠看著,並不敢湊上前來。

「六舅舅,你還在磨蹭什麼啊?別跟君緋色廢話了,趕緊要解藥啊,紅霜姐姐不行了。」蘇雲安急的不行,大聲喊道。

然而蕭泓宇充耳不聞,此時的他緊緊的盯著秦臻,

「你接著說完。」秦臻見他這般,眼睛微微眯了下,她面容冷色,直直的與蕭泓宇對視,然後一字一句的開口,

「你……」

「啊……啊啊啊……啊啊……好痛……」秦紅霜蹭的從地上坐起來,情緒之激動,反應之大甚至都嚇了蘇雲安一跳。

秦臻一擰眉,疑惑探究的眼神看向秦紅霜,她是給了她一顆毒丸沒錯,但不至於短期之內致命,偶爾腹痛如絞,卻也不必這麼誇張,快死了?

這就快死了?她被活活化屍的時候都沒慘叫成這個樣子。秦紅霜分明是在演戲,裝模作樣,她甚至覺得秦紅霜每一次的慘叫都是在打斷他說的話。

而蕭泓宇他比之秦臻更為敏銳,他了解秦紅霜是個什麼樣的人,當即就可以肯定秦紅霜是故意這般,所以他一聲怒呵。

一向溫潤爾雅的人,發怒起來才更是叫人害怕。秦紅霜就是被嚇的直接咽住了哭聲。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最新章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自習君、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全文閱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txt下載、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免費閱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自習君

自習君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快穿]萬人迷光環、[綜英美]都怪我太可愛!、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

。 「……好了,我現在已經進來了,麻煩你了,楚楚!」

「……小事兒,我已經給王總打過招呼了,他現在就在家,你直接去找他就好!」

「……行,我知道了,我快到門口了,先掛了!」

「……成,那你先去,有什麼事兒再聯繫,拜拜!」

「拜拜!」

陸小千掛斷了電話,長長的舒了口氣,看了看不遠處的那棟別墅,抿了抿嘴,大步的走了過去。

別墅的茶室里,一壺熱水正在無煙碳的燒灼下,咕嘟咕嘟的冒着氤氳的水汽。

主位上,王學斌盤坐在那裏,正專心致志的擦拭著一把古樸而不失華麗的寶劍。

寶劍上鑲滿了各色寶石,還雕刻着九條威嚴滿滿的騰龍,若是敏感的話,還能夠從劍身上感受到絲絲戾氣與陰氣。

這股戾氣與陰氣並非是寶劍殺過人,而是在鑄劍之時,曾有人以人命殉劍,之後又將寶劍當成陪葬品殉葬,寶劍空利,徒使蒙塵。

『叮咚~』

「進!」

清朗的聲音帶別墅里回蕩著,聽到了這彷彿近在耳邊的聲音,陸小千也不驚訝,略略整理了一下儀容,便乾脆的推門而入。

「……我在茶室!」

剛換好了鞋,正想開口詢問的陸小千,聽到聲音,身形一頓,隨即搖頭自嘲一笑,向著茶室的方向走去。

「……王總!」

「……來了!」

看到陸小千的到來,王學斌絲毫沒有好奇或者驚訝的意思,隨手提起爐火上的茶壺,徑直沏了杯茶,向著一旁的座位推了過去。

「坐!這是廣西的六堡茶,是黑茶,經過煮制之後味道會更加香醇,嘗嘗,能不能喝的慣?」

聽到王學斌的話,陸小千也沒有客氣,乾脆的做到了座位上,小心的端起茶杯,用力的吹了兩下,隨即試探的喝了一小口。

「……嘶!」

茶湯入口,陸小千忍不住猛的吸了口涼氣,面容扭曲,連忙將手裏的茶杯放回了桌上。

「……得,除了燙,沒別的感覺,燙的我牙都疼了……」

陸小千捂著嘴,嘟嘟囔囔的說着,一旁的王學斌忍不住搖頭笑了笑,端起同樣滾燙的茶水,一口倒進了嘴裏。

似是感覺不到燙,嘴裏咕噥了兩下,一口咽了下去。

「……慢慢喝,不着急!」

說着,再次提起茶壺,給自己添了杯茶。

「……茶這玩意,跟做人做事一樣,好也好,壞也罷,終究得自己嘗試判斷,別人說的再多都是扯淡,聽聽就行,不要當真!」

說着,王學斌將桌上的寶劍拿到了一旁,看了矚目的陸小千一眼,笑着說道:

「……朋友給的,抵賬用的,說是給乾隆皇帝陪葬的九龍寶劍,抵了七點六個億……」

聽着這個數字,陸小千忍不住露出了驚訝的神色,盯着那把寶劍,感嘆的說道:

「嚯!我還說我這點錢已經了不得了呢,可跟您這兒一比,我這兒點錢連買您個劍鞘都不夠……」

「……哈哈哈,這東西可不是我的,是全中國所有人的財富,我已經聯繫故宮博物院了,要是沒有意外的話,下周你就能在那兒看見它了!」

聽到這話,陸小千肅然起敬,忍不住豎了個大拇指,誠懇的讚歎道:

「……厲害!您是這個!

怨不得您是首富呢,楚楚說的沒錯,跟您在一塊兒待着,道德覺悟方面確確實實會讓人自慚形穢!

如果我是您的話,我肯定沒法這麼乾脆的就把它給捐出去……」

王學斌聞言只是笑着搖了搖頭,將寶劍放進了盒子裏,蓋上了盒子的蓋子。

「……那是你的修行還不夠,等你修行到了,這樣的選擇你也能做的出來,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修行?您說的是神話小說里,孫悟空跟着菩提老祖那種修行么?最後修鍊成仙的那種?」

陸小千聽到這個話題,忍不住挪了挪座下的蒲團,向前靠了靠,感興趣的詢問了起來。

「不!並不是!」

王學斌緩緩的搖了搖頭,抬手一托,一道幽藍色的火焰在他的掌心上徐徐燃燒着。

火焰出現的瞬間,屋內的溫度頓時飆升,空氣在火焰的灼燒下,也變成了扭曲的姿態。

眼看着溫度越來越高,王學斌另一隻手微微一揚,剎那之間,狂風涌動,激涌的風流卷協著高溫向著窗外飛去,屋裏再次恢復了原本的清涼。

「……你說的那個是法!是術!是神通!

修行修的是道,是根本,是思想,是觀念,是去偽存真!」

說着,輕輕一揮,火焰消散一空。

「……大修行者不一定會法術,會法術的也不一定是大修行者!」

看着王學斌舉手投足之間,風火協從,陸小千不由看呆了,儘管他也曾猜測對方並不是一般人,但他可從沒想過,對方乾脆不做人了。

這神奇的手段,跟豬八戒、黃眉之類的妖怪有什麼區別?

「澄澈的思維能夠讓你看清世界的根本,法術、神通只不過是你看清世界根本以後改造世界的手段而已!

其中的關係就好像是質能公式與核武器一般,核武器的威力再大,也永遠沒有質能公式來的重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