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見面就是一個行禮,「雲姑娘有禮。」

雲輕夢哪裡見過這樣的人啊。

影亦也算是對她最好的人了,但影亦從小就是從血海殺出來的,親近她也是木訥寡言的性子,雖然事事順著她意,也是沒有這樣禮節基礎的。

影亦不會,雲輕夢是能理解的。

我真是大昏君 至於明清絕,他的高冷麵癱臉對她做出不合性子的接觸,雲輕夢也只在那個瞬間動心臉紅,過後又覺得如果不是因為她還有其他男人能夠說說話,光是她和明清絕單獨相處,一定會被憋死。

明清絕性格使然,絕不可能對她這樣禮數周全。

而另外兩人,完全就是沒有這個意思了。都是一方勢力的主子,從小就是別人伺候別人敬畏,他們早就習慣了被別人從頭到腳的諂媚,又怎麼會主動對一個身份低於自己的女人做出那樣的舉動?

更多的時候,還是他們強硬的態度逼迫女主接受自己。

所以,在這樣的對比之下,原本被稱作「讀書人迂腐」的禮節,也在雲輕夢眼裡,變得彌足珍貴起來。

更何況,對她彬彬有禮進退有度的,還是這樣一個面若冠玉唇紅齒白的翩翩佳公子。

雲輕夢的好感如果有提示的話,一開始就已經三十起步,隨後飆升八十以上,現在更是直接爆表。

總裁老公六婚成癮 但憂愁的是,不光她身邊的男人不能接受她再多的異性,就連隋雁遠身邊的書童看她的目光都是帶著不滿的。

雲輕夢也給隋雁遠回了一個禮。

並不標準,卻也沒叫人拿捏錯處。

然後鹿茗就開門見山了,「雲姑娘早上來是想跟凌禛說什麼話嗎?」

雲輕夢一噎,原本想找機會和隋雁遠多接觸方便交流感情的,一下子差點沒想起來她早上想說什麼,從腦子裡搜索半天才記得了,「那個,我看隋公子回來時……不知隋公子遇上什麼事了?」

原本想要說「衣服破了是夜重霄乾的嗎」「夜重霄把你帶到哪兒去了」之類的話,可話到嘴邊,雲輕夢又猛然想起來早上她才提了一句隋雁遠衣服破了,對方就窘迫得落荒而逃,相比長久光鮮亮麗錦衣玉食的少爺沒有過這麼狼狽的時候,才會不想讓人知道。

所以雲輕夢體貼的把話轉了個彎。

隋雁遠臉色變了變,像是要說什麼,卻沒說出口。

又變作那副溫柔樣子,微微低頭笑著,聲音依舊清潤:

「無事,不過出門有了感悟,才沒看路被石子絆倒,劃破了衣裳。」

雲輕夢看對方一臉「我遇上了麻煩但是受到威脅不能告訴你,我偽裝的是不是超級棒」的表情,心理越發肯定夜重霄肯定是瞞著自己做了什麼了。

這樣白蓮的標準套路不僅僅是女生對男生才有用,反過來同樣有效果。

重生90,幸福一生 夜重霄心思這麼多,還要防著其他男人不許對雲輕夢先下手佔便宜,肯定會在雲輕夢身邊安排人監控著,隨時彙報情況。

鹿茗故意鬧這麼一出,就是想讓夜重霄再生氣一點。

間離男女主的感情,也不一定需要攻略其中一方達到「感情出軌」的目的啊,挑起兩人最大的矛盾才是關鍵。

剛好,鹿茗塑造出來的隋雁遠完美的挑起了兩人的矛盾點。

長久身居高位,夜重霄已經習慣掌控別人的一切。可雲輕夢偏偏又是因為夜重霄和南宮墨偶爾霸道的強行生出反骨。

如果沒有隋雁遠這個讓她動心的人就罷了,可是隋雁遠已經出現,雲輕夢不僅僅是因為自己能夠「主動追求」而喜歡的他,更多的還是對兩個人不滿的宣洩。 鹿茗在臨走前給雲輕夢上了眼藥,隱晦的舉動已經讓雲輕夢在腦海里腦補出一場大戲。

而腦子裡的這場大戲,因為第二天隋雁遠的不告而別,讓雲輕夢越發覺得這不是她腦補的,而是真的有什麼事!

時間倒回當晚,鹿茗和雲輕夢說完話之後告別離開。

另一邊,對夜重霄忠心耿耿的屬下隻字不漏向夜重霄彙報,還包括了鹿茗的神色以及雲輕夢的反應。

聽得夜重霄又是一通惱火。

這個書獃子不是一直很呆嗎!居然還會這樣耍小心眼,向夢兒告狀,讓夢兒產生誤會!

看來還是他太輕敵,就這麼輕易把他丟在屋頂沒讓他得到教訓。

原本還忌憚著明清絕會看出什麼來,更影響他和夢兒的感情,眼下夜重霄已是怒火中燒,顧不得這麼多了。

他既然有手段將夢兒留在自己身邊,就算是殺了隋雁遠又怎樣?夢兒哭鬧一段時間他好好哄著就是了,何必如同之前那樣顧忌這麼多!

「你去叫那書生嘗嘗噬魂銷骨散的厲害。」夜重霄終於露出了他嗜血殘暴的陰冷笑容。

鹿茗還特意留了一晚上讓夜重霄給她下藥。

原本過了晚膳就不吃東西的她,夜裡還特意嚷嚷著有些餓,忽然想吃東西。

結果大半夜的廚子緊趕慢趕做了宵夜。

吃完了宵夜,鹿茗還貼心的擔憂夜重霄的屬下找不到下藥機會,先是給自己倒了杯茶喝了一口,又去上個茅廁,回來了又繼續喝茶。

折騰一晚上,終於在午夜夢回感覺到身體里蝕骨鑽心的疼痛時,心滿意足的挨了一整個晚上。

凌晨無人時,鹿茗才對著系統開口,「你能幫我消除疼痛嗎?」

系統很不理解鹿茗的做法,但還是幫她消除了疼痛的感覺,「你這是找虐你知道嗎。」

鹿茗神秘一笑,「很快你就知道了,找虐的不止是我一個。」

系統:……

他不信這個世上還有跟鹿茗一樣腦子瓦特了的人。

清晨一早,明明「疼得」臉色慘白的鹿茗,硬是一口疼痛也沒說,只道自己這兩日看書太勤身體發虛才臉色不好,輕易糊弄了過去。

按著計劃,隋雁遠帶著自己的家僕們又前往下一個縣城。

管賬的事還是要做的,但出來的日子久了,鹿茗潛移默化的改變隋雁遠在兩個書童心裡的形象,現在的她已經不必每天都抱著一本書讀的死去活來。

還可以有休息的時間做自己的事情,美名其曰:陶冶情操。

鹿茗正在打穗子。

就是那種女兒家才會動手做的東西。

一開始看到鹿茗在幹嘛的兩個書童都驚呆了,鹿茗還一臉行得正坐得直給他們解釋:「寫字廢手,而做手上活計能讓我的雙手更有力,將來也不會因為坐在殿內寫一二時辰而手酸了,你們說,這難道不是好事?」

書童:……

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問。

問就是陪讀沒上過手。

臉色還是慘白慘白的,但鹿茗一整天都是那般溫和謙遜,也沒有疲憊生病的樣子,書童也只能當做少爺日日在屋裡讀書,沒被烈日焦烤,所以才很白皙。

相比鹿茗這邊歲月靜好、全力備考的狀態,夜重霄和女主那邊卻是水深火熱。

雲輕夢認定夜重霄肯定對隋雁遠下了毒手,興沖沖的找他質問。夜重霄正巧被隋雁遠打小報告氣的不行,加上昨晚他的確是給那個男人下了毒,張狂的承認了。

他不覺得自己對一個弱書生下毒有什麼不對,反正他一貫做事都是隨心所欲,除了雲輕夢,夜重霄從來沒有遷就過誰。

「百無一用是書生,你不要被他那副皮囊迷惑了,夢兒聽話,過一段時間你就會忘記他的。」

雲輕夢氣極反笑,「隋公子知書達禮待人親厚,知道我是姑娘家還刻意與我保持距離,在我看來他處處為我好。可你呢?竟然因為我心悅他就對他下毒?是不是我喜歡的你就都弄死?看我痛苦你才快樂?!」

「夢兒,你胡說什麼?」夜重霄皺著眉頭,看著雲輕夢的眼神晦暗不明。

影亦第一時間察覺到危險的氣息,立刻站在雲輕夢身前,死死盯著夜重霄。

原本還因為兩人鬧矛盾自己可以趁虛而入的南宮墨,發覺夜重霄變換了神色,也連忙站出來警告他,還順帶強調了一下自己的地位:

「夜重霄,這裡是周國!是南宮家的天下,你不要自持魔教教眾就能為所欲為。那隋雁遠本是舉人,也當得我半個朝廷命官,你毒害隋雁遠可是殺頭的罪,我勸你趕緊交出解藥,看在夢兒的面子上我不會檢舉你。」

江湖上再怎麼鬧,那也是和朝廷劃清界限的。

而他本就是魔教教主,遭江湖門派記恨也不是一天兩天,若是因為隋雁遠這件事讓南宮墨拿住把柄,掇拾朝廷聯動正派名門圍剿魔教,魔教也不能全身而退。

夜重霄臉色十分難看。

他沒想到一個隋雁遠就讓雲輕夢反應這麼大。

「夢兒,」夜重霄的叫聲帶上了威脅,「我不過是想給他一個教訓,你怎能因為一個外人跟我鬧脾氣?」

像是語氣軟化,了雲輕夢卻實實在在打了一個寒顫。

她忽然想到,雲家雙親可是還在魔宮裡養著的。

做人不能忘恩負義,就算她是穿越者,雙親也是養了她好幾年,他們對雲輕夢的疼愛可都是真真切切的,雲輕夢也早就把他們當做自己的親生父母了。

夜重霄一直觀察著雲輕夢,臉上的笑容一點點化作溫柔,可在雲輕夢看來,卻是逼著她做決定。

她怎麼就忘了,這個男人可是魔教的教主。

惡人中的惡人。

南宮墨看她猶豫不決,便知道她煩心的事。雖然心裡惱恨,此時也不能再說什麼,只是想著若是將來有機會,勢必要把夢兒雙親救出,如此夢兒也不會受夜重霄威脅了。

夜重霄儘管可怖,但南宮墨身後站著朝廷,並不怕他。

「夢兒莫怕,若夜重霄真把你放在心上,如何捨得碰你親近之人,用你雙親要挾。」 「自那日疼痛開始,凌禛也曾想過死,但後來一路上京,見過流民乞丐,見過土匪強盜,見過名門貴族。凌禛方才知曉,何謂『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至此,凌禛也沒想過醫治。想來是上蒼以我身之疼痛,使我銘記百姓之苦楚。既是報答雙親重要,百姓安樂同等重要。如此,就算凌禛時刻疼痛,也不是什麼大事了。」

農女福妃名動天下 系統聽完鹿茗的一通忽悠,他是服氣的。

明明是這個傢伙嬌氣忍不得疼痛才讓他幫忙消除的,居然還能給她把自己誇上天去。

而不明真相的明清絕則是滿心佩服。

難怪夢兒會喜歡此人。

但是有句話他還是要說:

「隋公子,你並不是生病,而是中毒。」

然後就聽到這位高風亮節的隋公子沒有一絲驚訝神情的點頭,「原來如此,既是命中注定凌禛遭此一劫,只希望凌禛在死之前能夠高中,不辜負雙親多年栽培。」

說著,又朝明清絕一拜,「多謝明兄告知,凌禛當即修書安排,以免雙親張羅給凌禛娶親,叫新媳婦變作寡婦,誤了人家姑娘。」

明清絕:……

「隋公子,這毒不會死人。」

「明兄有所不知,既是能給凌禛下毒,必是凌禛生死仇敵,怎能看著凌禛安然無恙活在世上。就算今日不死,明日也是要死的。倒不如在相安無事之前安排後事,免得將來再無機會。」

明清絕:……

他覺得眼前這人不是高風亮節四個字就能形容的了,根本就是不畏生死!

他行遍千山萬水,也見過各種各樣的人,卻不曾見過將生死置之度外,一心只為他人著想的。

這恐怕只有聖人才能做到了。

隋雁遠的心,是一顆聖人之心。

「隋公子,雖然噬魂銷骨散無葯可解,但在下亦有辦法消除疼痛,延緩毒性。」

「當真?」

明清絕頓時看到所謂聖人之心的隋雁遠眼睛都亮起來,滿是驚喜的看著他。

他:……

沉默了一下還是點頭,

緊接著,正當他誤以為這位只是做樣子實際上還是很怕疼很想解毒的隋公子,滿臉高興向他答謝,並說:

「如此一來,我便有更多時日寫出治水治旱之策,以防江南水患,有更多百姓流離失所了。」

明清絕這才發覺自己竟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想法。

明清絕一開始過來,的確是雲輕夢的意思。但是短短几句問答之間,他就被隋雁遠的人格魅力征服,誠心實意地為他延緩毒性。

當夜明清絕出了客棧,雲輕夢焦急的詢問隋雁遠情況,就聽到了明清絕第一次滔滔不絕的夸人。

有了隋雁遠做對比,夜重霄就越發顯得不擇手段陰狠毒辣起來。

雲輕夢心裡的天枰已經徹底歪了,還是掰不回來的那種。

不管女主那邊怎麼想,系統這裡也有疑惑。

「你是隋雁遠為家族著想也就算了,為什麼還費盡心思寫出治水治旱的辦法,你真不會把自己當做賢臣為國著想了吧?」

鹿茗懶懶的躺在椅子上看書,聞言只是一笑,「不管我的心為誰,只要皇帝看到了,那我就是為國為民的大功臣,若是他知道了這麼一個大功臣還有可能讓周國強盛起來的人才英年早逝是因為夜重霄的毒害,你覺得皇帝會怎麼樣?」

系統恍然大悟,「全面圍剿魔教!」

「對啊。」鹿茗嘻嘻笑起來,全然沒有外人看到的溫和謙遜,「你都說了我是反派,當然要做點弄死主角的事了。」

「而且,」鹿茗繼續補充「隋雁遠給隋家帶來這麼多好處卻被夜重霄害死,隋家難道會袖手旁觀嗎?怎麼說也是周國首富,就算沒有勢力,懸賞的資源都能讓一群人趨之若鶩。」

系統若有所思,「我還覺得你以『男兒身』會有難度,現在怎麼覺得是我錯了……」

鹿茗一聽,頓時驚喜,「所以你打算再給我個補償?」

系統:……

他忽然覺得鹿茗其實早就在這裡等著給他下套了。但是……

系統:「補償是沒有補償的,這樣才能體現你手段高明不是?」

「……」

現在她是看出來了,系統你這個大豬蹄子,就是在故意逗她玩!要不是她看多了各種各樣的宮斗宅斗以及其他類型的小說影視等,也學了點皮毛,否則還指不定達到這麼好的效果!

「系統你丫等著,總有一天我弄不死你……」鹿茗嘟嘟囔囔幾聲,系統沒聽清,又問了一句:「你說什麼?」

鹿茗呵呵兩聲,「我說你真是精明,我一定努力把女主弄死把你喂的飽飽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