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7 日

見到水神解開腰帶,北冥焱頓時有些不知所措了。

「你……幹什麼!」

北冥焱想要離開,但是,自己的身體卻根本沒有辦法控制。

「所謂的極致之水,便是我的處子之身。你應該知道的,處子之身被破開時,會有落紅。但是,水神的落紅卻並不一樣,那是純陰之力,乃是天下至陰至寒的存在,也就是所謂的極致之水。若非是身體能夠承受住純陰之力的男人,破開水神的處子時,身體瞬間就會被凍僵,體內所有的一切都會變成冰塊,人雖然活著,但是卻永遠都是那副模樣。每天的子夜之時,就會受到體內陰寒之力發作時帶來的痛苦折磨,直到,那人死去為止。」

水神緩緩褪下自己的衣衫,絕美的酮體,已經出現在北冥焱的面前。

完美的身材比例,只是看一眼,就會令人沉醉其中,無法自拔。

水神,不僅僅只是水屬性的至強者而已,更是天下最美的那個存在。雖然眼前的水神本體乃是一條水龍,但是毫無疑問的,這是一條最美的水龍。

「好好的運轉體內的功法,控制這股純陰之力,淬鍊自己的身體。」

朱唇輕啟,水神已經將北冥焱推到在地。

至陰,至寒,冰冷的力量從下體的交合處傳來,一瞬間,就彷彿自己的身體都被凍僵了一樣。當這股至陰至寒之力出現的時候,北冥焱這才忽然從沉醉之中清醒過來,努力的運轉破立演天決來催動這股強橫的力量淬鍊自己的身體。

眼前的一切都不能影響到北冥焱的心。

水神看著北冥焱堅定而且認真的眼神,心中微微一笑,自己開始享受作為女人的第一次。

但是,相比水神,北冥焱卻是始終在痛苦之中。

下體都好像要被凍僵了一樣,若是北冥焱還有心思,恐怕已經懷疑自己的下體是不是已經被凍壞了,徹底不能用了。但是,現在的北冥焱卻是沒有絲毫的心思去想別的事情。痛,太痛了,整個身體都彷彿沉浸在冰塊之中一樣,那種透骨的冰冷,幾乎將血液,將自己的氣息,將所有的一切都凍僵一樣。北冥焱早就已經開始認為自己的身體已經凍僵了,但是感覺卻是沒有絲毫的衰弱,依舊那麼清晰,甚至比正常的時候更加的清晰。

下體傳來的快感,以及體內到處傳來的冰冷的痛感,讓北冥焱第一次體會了什麼叫冰火兩重天。

運轉,瘋狂的運轉,破立演天決運轉元氣,帶著那純陰之力,淬鍊著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力量,不斷的從體內的深處湧出來,就算是沒有源炎的存在,北冥焱依舊能夠抵抗這股至陰至寒的力量。

時間,不斷的流逝,整整一天一夜的時間,水神和北冥焱就保持著這樣的狀態,在那巨大的棺材前面。

「確實是一個強大的男人,竟然能堅持這麼久……不會是下面已經凍壞了吧?」

水神有些氣喘的看著下方的北冥焱,後者面無血色,但是體內卻散發出一股股強橫的氣血之力。氣血之力流動之中,帶著火熱,爆裂,與陰寒的力量。極致之火,極致之雷,極致之水的力量,已經完完全全的融入到北冥焱的體內。


水神的聲音剛剛落下,北冥焱忽然睜開眼睛,一道精光射出,彷彿要洞穿九霄天外一樣。

「你醒了?」

「嗯。」

北冥焱緊了緊拳頭,力量,已經完全回來了。

「既然醒了,那就讓我好好享受一下作為女人的快樂,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我的小男人,至少,滿足我這個願望吧。」

水神嫵媚的眼神看著北冥焱,後者微微一笑,直接一個轉身,在水神的驚呼之中將其按倒在地。< 水神宮外,一片混亂。

整座橋上到處都是乾屍,不斷的有鮮血從橋上留下,滲透到下方的北溟海之中,將海水染得嫣紅。慘叫聲不斷,殘肢斷臂四處亂飛,不同的元氣光芒閃爍之中,劍氣飛舞,刀光霍霍,喊叫聲連綿成一片,景象之恐怖,令人驚悚。

轟隆!

水神宮的大門再一次打開,一到人影從其中漫步而出,負手看著橋上混亂的模樣。

「從今天開始,這水神宮,就是你的了。現在的我,已經徹底失去了最後一口氣息,真正的成為一個死人了。不過,作為水神,我還算是比較幸運的吧,畢竟,你是我的小男人,而且活了下去,實力還得到了增強。相比於之前的那些水神來說,我真的是太幸運了,我的男人,在和我交合之後,還能繼續活下去,而不需要忍受純陰之力的困擾。加油吧,我的小男人,但願,你能夠和混沌石碑上所預言的一樣,拯救這個破壞的世界。」

聲音落下,水神的氣息徹底的消失在北冥焱的身邊。

光華一閃,北冥焱的身上閃爍著一道淡淡的藍色光芒,這意味著,這整座水神宮,從現在開始,就是屬於北冥焱的了。

「停。」

輕喝一聲,橋上,所有的乾屍頓時停止了行動,緩緩的從橋的一側趴下,落到下方的北溟海中,安安靜靜的沒有任何的動作。

混亂停止,所有人都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橋下的乾屍,一個個都有些摸不著頭腦,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果然聽話,有了這些傀儡,還有這水神宮,我就得到了一個非常巨大的助力。以後遇到麻煩的時候,完全可以躲到這裡來,任憑其他人如何,也不可能突破這水神宮的限制。」北冥焱自信的笑了笑,緩緩從水神宮中走出,來到橋的前方。

「是之前的那個人,他,怎麼可能……」

徐子彥看到橋對面的北冥焱,臉色頓時陰沉下來。「你小子,到底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不過就是按照你所說的,走過橋,進入水神宮罷了。」

北冥焱不屑的看著徐子彥。

之前的時候,徐子彥也許還有一些用處,但是,現在來說,徐子彥卻是沒有絲毫的用途了。這個人狂妄自大,實力雖然不錯,但是卻並不容易掌控。之前北冥焱也是沒有辦法,需要強大的力量來支持自己,這才不得已想辦法控制徐子彥。但是,只要徐子彥在自己的身邊,這就是一顆定時炸彈,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爆炸,也許炸到自己的敵人,也許炸到自己。這是一個不安定的因素,北冥焱,並不想要繼續再將他放在自己的身邊。

聞言,徐子彥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任誰都可以看得出來,北冥焱,絕對在水神宮中得到了什麼。

「水神宮,自古以來進入其中的人都沒有一個可以活著出來的,裡面機關重重,陣法之多,數不勝數。就憑你這樣的實力,怎麼可能走出來。而且,之前你走過這橋的時候,下面的乾屍也沒有攻擊你,反而在我們上來之後一擁而上。現在,你重新回到這裡,這些乾屍又重新離開。你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徐子彥冷哼一聲,手中三千疾風劍劃過一道明亮的劍光,直射北冥焱。

看著那劍光射來,轉眼之間化作漫天劍氣,幾乎遮蔽了這天空,威力之強,十分恐怖。

若是之前的北冥焱,也許根本沒有還手之力,但是,現在的北冥焱,卻是已經看不上這區區的劍光的。

「破!」

一指點出,轉眼之間化作通天神指,強橫的力量勢如破竹一般直接將漫天劍光捅破。破了劍光之中,這一指虛影沒有絲毫的停頓,直接指向對面的徐子彥。

感受到那一指之中所蘊含的力量,徐子彥臉色頓時變了起來。三千疾風劍連點,化作漫天劍影,隨即猛然爆發,直指一點。無數劍重疊在一起,彷彿如同一劍一樣,十分強大,但是,卻也只是將這一指虛影堪堪擊碎而已,卻已經沒有餘力繼續攻擊北冥焱。

「通天指,火神的武技之一,可惜,現在的我,身上已經沒有了源炎,沒辦法將火焰的力量加持其中,否則的話,這一指,也許就滅了你了。」

北冥焱冷哼一聲,腳下緩緩踏步走向徐子彥。

伸手一摸,北冥焱的臉頓時變得枯老起來,手中一根龍頭拐杖出現在手中。

「龍頭尊者!你……不對,你不是,源炎……你是,北冥焱!」

徐子彥看著這張熟悉的臉,心中頓時變得憤怒而又惶恐。

北冥焱笑了笑,伸手一摸,頓時便會原來的樣子。

這個人,在場的所有人都認識。那標誌性的一頭黑白相間的長發,口中所說的源炎,正是被南宮家族所發布的血煞令通緝的北冥焱。但是,現在的北冥焱卻已經不是他們能夠抗衡的了,就像徐子彥一樣,讓北冥焱如願以償,進入了水神宮。

「你知道就好,之前我只是身體出了一點狀況,變得和普通人沒有什麼區別。但是,現在的話,我的力量已經恢復,而且,還有所突破。你,又能怎麼樣?」

北冥焱看著徐子彥,緩緩開口道:「你的實力不錯,但是,卻不太安份。之前的時候,還想讓你在我的身邊,為我所用。但是,現在看來還是不要了。這橋下的乾屍,都是當初荒古時期的海族變成的傀儡,現在已經聽命於我。而且,這整座水神宮,都已經是我的了。在這裡,誰也不能把我如何。順便告訴你們一聲,這個地方,並不是傳承之地,而是水神領域,只不過恰好傳承之地和水神領域在同一個地方罷了,我們,都進錯空間了。真正進入傳承之地的,只有秦玉瑤一個人,就是剛才,水神親口告訴我的。可惜啊,你們辛辛苦苦,來到了這裡,卻一無所獲,還要折損這麼多人。不過幸好,水神告訴我,那空間的入口之處有禁制的存在,地尊者以上的境界都無法進入,否則的話,無論是南宮家族還是其他的什麼,我必定讓你們全部都死在這裡!」< 聞言,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怪不得,在這個世界之中沒有見到任何勢力的前輩,原來,那些實力真正強大的前輩們都被世界入口的禁制地擋在外面了。

「水神?水神是誰?」

徐子彥看向北冥焱,雖然後者的實力強大,但是徐子彥卻也沒有懼怕。

北冥焱笑了笑,道:「這其中的問題你們就不需要知道了,總之,你們只需要明白,在這裡,我要你們生,你們就生,要你們死,就死。不要以為留下了命簡之類的東西在家族就有用。我完全可以讓這些乾屍擊殺你們,躲過命簡的查詢。這樣一來,你們就只會被認為是死在這奇怪的地方,但是卻沒有人知道是我殺了你們。這麼簡單的事情,說實話,我非常有興趣,而且你們之中還有不少都是我的仇人,或者早就想要和南宮家族攀上關係,拿著血煞令一直在追殺我。殺了你們,我的路,就會少了很多的阻力,你們說呢?」

北冥焱笑嘻嘻的樣子讓人感覺到一陣陣心寒。

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惡魔,他說殺,就會真的殺,而不只是嚇唬嚇唬而已。

「北冥焱,不要以為你自己實力強大了就可以為所欲為,殺了我們,你身上的煞氣必定會有非常大程度的增加。到時候,家族之中的長輩們肯定會懷疑到你的身上!」

人群中忽然有一人開口大喝一聲。

這人北冥焱並不曾見過,想必也是拿著血煞令四處追殺自己的人之中的一個。

「煞氣?」

北冥焱不屑的笑了笑,神念一動,一股冰冷而且血腥的煞氣頓時洶湧而出,蔓延在北冥焱的身周。黑色的煞氣如同滾滾的潮水一般,在北冥焱的身上盤旋蠕動,就彷彿是一座漆黑的深淵,正張著巨口,等待著美食。

「煞……煞氣……好強的煞氣,你這傢伙,究竟殺了多少人?」

之前開口那人頓時結巴起來,北冥焱身上的煞氣,已經強大到令人恐懼的程度,甚至已經開開隱隱泛紅,即將化作血海。


感受到北冥焱身上煞氣的兇惡,徐子彥頓時蔫了。

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戰勝北冥焱的了。

「你到底想要怎樣?」徐子彥無力的看著北冥焱,現在,北冥焱就是高高在上的君王,而他們,只不過是案板上待宰的魚肉。北冥焱說他們死,他們就絕對活不了,這個世界都是北冥焱的,現在徐子彥絲毫不懷疑這一點。

「想怎樣?」

北冥焱挑了挑眉毛,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我需要的是勢力,一股很強大的勢力。當然,衷心才是最重要的,其次是實力。你們之中,很多人都曾經對我動過念頭,這一點你們不用解釋。南宮家族發布的血煞令我是知道的,這也就是說,你們之中有很多的人,甚至是你們身後的勢力,都非常想要搭上南宮家族這艘大船。這麼說的話,你們就應該知道了,我和南宮家族,仇怨很深。雖然我也不明白為什麼南宮家族會追殺我,但是只要有人想要殺我,我就不會把他們當朋友。南宮家族,現在就是我的死敵。我需要的是能夠對付南宮家族的力量,連衍天境界都沒有的人,實力太差,可以直接去死了。另外,我需要的衷心,是絕對的。我認為無法掌控的人,也可以去死了。」


北冥焱的臉上露出一絲冰冷的笑意。

手指微微一顫,一抹金色的電光在手指尖閃爍。一指指出,憑空而出一道帶著恐怖雷光的手指虛影。

一指擎天,直直的指向站在眾人面前的徐子彥。

「不!」

徐子彥臉上頓時露出一股悲哀,手中三千疾風劍拚命的抵擋,但是,這一指的力量實在是太強了。勢如破竹一般,直接將三千疾風劍擊飛,狂暴的電光頓時襲上徐子彥的胸口。光芒閃爍之中,一道人影不斷的顫抖,漸漸化作支離破碎,在這一指之中化作烏有。

「水神宮的力量果然強大,藉助水神宮的力量,甚至可以把徐子彥這樣的強者秒殺。」

北冥焱心中暗道一聲,卻沒有將這句話說出來。

他需要的就是威懾力,藉助了水神宮的力量,北冥焱的實力得到了很大的增強,徐子彥承受下的這一指,其中更大的力量都是來自水神宮。北冥焱雖然能夠戰勝徐子彥,但是畢竟對方也是半隻腳踏入地尊者境界,還是需要費一點力氣的。

看到眼前的一幕,所有人都開始恐懼了。


徐子彥可是他們之中最強的那一個,但是,他只是被北冥焱一指就給擊殺了,而且還是死的屍骨無存。

「去。」

北冥焱看著沉入北溟海的三千疾風劍,口中輕輕呼喚了一聲。頓時,橋下的乾屍之中出來一個,潛入海水中,將落入海中的三千疾風劍撈了出來,送到北冥焱的面前。

接過三千疾風劍,頓時一股強烈的排斥力傳來。三千疾風劍,同樣是屬於遠古十大禁器之一,只不過排名稍微靠後了一些,威力也是差了許多。不過三千疾風劍還是擁有靈性的,至少,它知道是北冥焱擊殺了自己之前的主人,所以這才會如此的排斥。

「好劍,只是可惜了,竟然落在那種廢物的手中。」

北冥焱藉助水神宮的力量,強行將三千疾風劍之中的劍靈按在裡面,不讓它出來。手指在劍刃上輕輕一彈,劍吟清脆,長震不止,劍柄與劍身為一體,通體纖細晶瑩,蘊含著十分強大的風屬性元氣,帶著一抹輕靈之意。

感受到三千疾風劍之中傳來的憤恨之意,北冥焱微微翹了翹嘴角。

「三千疾風劍,我會給它找一個更好的主人。但是,在那之前,我需要將你們之中不需要的人,先清理一下。」< 聞言,所有人都感覺到背後一涼。

誰也不知道北冥焱究竟在想什麼,他想要留下誰,又會讓誰永遠的留在這裡。

「該死的人,終歸會死,不用祈禱了,我已經做好了選擇。」

北冥焱臉上露出一抹殘忍的笑容,身後水神宮忽然光芒大作,一股恐怖的威壓忽然降臨。

浩瀚如海,陳重如山。恐怖的威壓降臨,在所有人的身上,修為沒有達到衍天境界的人,直接被碾壓而死。北冥焱腳下一動,一步踏出,恐怖的威壓化作巨大的腳掌,從天而降,一腳下來,直接將人群中的一人踩死。

又是一步踏出,恐怖的威壓再一次凝聚,將第二人踩死。

轟隆隆!

天地震動,整個世界都開始瘋狂起來,一股股強橫的氣息從水神宮上傳來,帶著強橫的力量,不斷的幫助北冥焱斬殺。

恐懼在蔓延,死亡在持續,數百人的數量,只是轉眼之間,就已經只剩下一半不到。

「剩下的這些人,願意服從我的,來到我這邊。不願意的,留在橋上,我會給你們一個痛快的死法。當然,我要的是絕對的衷心,真正能夠服從我的下屬。其他的,我都不需要。」北冥焱從黑書空間中召喚出了夢夢,讓它呆在自己的肩頭。

見到這隻自然精靈,所有人都開始震驚了。

自然精靈,這種絕對稀少的存在,竟然也被北冥焱得到了!

很多人都知道自然精靈擁有什麼樣的能力,能夠尋寶,同樣的,也能夠感受到一個人是不是遵從自己的內心,是否是在撒謊。

盧歐陽,第一個站了出來,平靜的走到北冥焱的身邊,臉上無悲無喜,似乎已經看淡了這些一樣。北冥焱也沒有任何的表示,因為他早就已經知道,盧歐陽是一個很聰明的人,知道在什麼樣的情況下如何選擇。這種時候,盧歐陽是絕對不會選擇送死的,而且,他也能夠做到絕對的衷心。這是北冥焱對他的了解,也是絕對的放心。

「沒有了么?」

北冥焱笑著看向橋上的眾人。

人們面面相覷,他們自己知道,自己沒有辦法做到服從北冥焱,而且還是那種絕對的服從。

聲音落下,又是兩個人站了出來。看得出來,這兩人是一對胞胎兄弟,長相十分的相似,而且實力也是幾乎一模一樣,就連身上的氣息,都沒有什麼區別。

夢夢搖了搖頭,並沒有說什麼。

北冥焱看了這兩兄弟一眼,微笑著點了點頭,讓他們站在自己的身後。

「看來,你們都做不到絕對的衷心了。只有三個人,雖然有些少,但是,這只是最初的。後面的,我會給你們,還有你們的勢力更多的驚訝。不過,之後的事情你們就看不到了,好好的去地獄改造吧,但願你們能夠投胎到另一個世界,不要在遇到我了。」

北冥焱冷哼了一聲,威壓從天而降。

恐怖,可怕,所有人,連慘叫都沒有發出,就直接被碾死。

「有夢夢在就是輕鬆許多,至少不用擔心服從的人之中會有什麼異心者的存在。盧藥師我早就已經見過了,本事也不小,天階煉丹師,足夠了。另外,我想盧藥師之前也應該對我還有一些印象才對,畢竟尊者境界是沒有辦法進入這裡的,所以,我也不用多說了。」

北冥焱轉頭看向站在身後的盧歐陽,臉上露出一抹笑意。

盧歐陽看了北冥焱一眼,搖頭嘆了一口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