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5 日

被苗瑩瑩猜到,徐錦姒也不好再說什麼,沮喪道:“我也很無奈的,真的很無奈。”

“幹嗎無奈啊?你跟溫晟霆整天同處一個屋檐下,如果出現了問題,面對問題,解決問題不就好了嘛?”

“事情哪有你想的那麼簡單。”徐錦姒搖頭嘆道。

“是我想的簡單麼?還是你把原本簡單的事情想得複雜了。”

“我……”

“錦姒,過來一下!”徐錦姒本來是要回應苗瑩瑩的,卻在這個時候聽到了一抹熟悉的聲音,順着聲音看去,才知道叫她的人是祁郢皓。

“瑩瑩,你先上樓,祁總叫我了,我去看看什麼事!”說完,來不及看苗瑩瑩就匆匆的朝着祁郢皓走去。

徐錦姒不知道的是,此時此刻的苗瑩瑩,已經完全呆住了。

她沒想到,徐錦姒口中的祁總竟然是祁郢皓,更沒想到,她會再次見到那個她曾經一見鍾情的男人,而這個男人,在將來的每一天,都是她的領導。都將與她,朝夕相處。

這一切,簡直像是做夢一樣。

溫氏集團。

“咚咚咚。”

“進來。”

溫晟霆的特助徑直走進來,站在他的辦公桌前,微微頷首,恭敬開口,“總裁,有一名叫做徐嬌嬌的女士要見您。”


“不見。”

“她說,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您說,並且,跟徐錦姒有關。”

溫晟霆翻看文件的手微頓,隨後擡起頭,面色無波,“讓她進來。”

“是。”

特助轉身離開,很快,徐嬌嬌推門走進來,當看到低頭認真看文件的溫晟霆時,她內心深處再次翻涌起波瀾。

幾乎每一次見到溫晟霆,她都會非常非常的懊悔,因爲,如此優秀的男人,本應該屬於她。

她不着痕跡的整理着衣着,在溫晟霆面前站穩,柔聲開口,“溫總,你好。”

“你有什麼事,說吧。”溫晟霆沒有擡頭,一邊翻閱手中的文件,一邊簽上自己的名字。

徐嬌嬌眉頭深皺,覺得自己被輕視了。

“溫總,聽說徐錦姒因爲泄露公司機密被開除,作爲她的堂姐,她能做出這種事情,我一點都不意外。”

溫晟霆放下手中的文件,擡眸去看徐嬌嬌,“你來,就跟我說這個?”

“溫總。”徐嬌嬌道:“我只是不想讓你一直被欺騙下去,其實,最開始跟你有婚約的人,是我。”她拉着椅子坐下,探身試圖靠近溫晟霆,“溫總,徐錦姒的品行如此惡劣,她……她這樣一個女人怎麼能配得上你呢?”

“徐嬌嬌,作爲徐錦姒的堂姐,你還真是恬不知恥。”溫晟霆淡淡開口,每一個字又異常清晰。

“什麼?”

溫晟霆站起來,邁開修長的腿朝着窗邊走去,負手而立,玻璃窗外是一覽無餘的美景,“徐嬌嬌,徐錦姒是我的夫人,你說話,要注意一點。即便你是她的堂姐,可假若你有意中傷她,我也是不會輕易饒恕你的。”

徐嬌嬌只覺渾身一冷,她立刻起身,不死心道:“溫總,你怎麼不明白呢?徐錦姒那個卑鄙無恥的賤人是配不上你的?我都說了,最開始跟你有婚約的人是我,我們纔是最應該結婚的。溫總,你……”

“夠了!”

溫晟霆的冷聲喝斥嚇了徐嬌嬌一跳,她周身發顫,膽戰心驚的看着眼前這個面向她的男人。

“我向來不喜歡跟愚蠢的人多說一句話。”溫晟霆冷冽的目光看向門口,“特助,進來!”


特助立刻走進來,並且身後跟着四名保安。

溫晟霆同特助示意,特助立刻帶着四名保安上前將徐嬌嬌控制住,不等溫晟霆下達命令,特助便名四名保安將徐嬌嬌帶走。

“溫晟霆!溫晟霆!你聽我說,你聽我說啊!溫晟霆……”

正巧杜美華來給溫晟霆彙報工作,撞見了徐嬌嬌正被人帶出去,徐嬌嬌大聲向她呼救,杜美華卻當做沒看見。

門開着,杜美華沒敲門就走了進來,在溫晟霆的身後站穩,眸光微黯,“溫總,我來彙報工作。”

溫晟霆轉身,沒有看杜美華,徑直朝着辦公桌走去,隨後坐下,雙手交握放在桌面上,面色無波,冷靜理智,“說吧。”

杜美華心裏不大舒服,只因溫晟霆連看都沒看她一眼。不過,想着那個煩人的徐錦姒已經不在公司,她心裏好受了些。

“華東地區的銷售額明顯上漲,華南地區的銷售額與上一季度持平,華北地區……”杜美華突然停下,是因爲溫晟霆擡手製止,“怎麼了溫總?我哪裏彙報的有問題麼?”

“你把工作總結放下出去吧。”

“啊?”杜美華非常意外,這還是第一次在她彙報工作的時候被制止,並且……被趕出去。她心神不定,但是還是照着溫晟霆的話去做了。放下工作總結,她的目光落在溫晟霆的臉上,若有所思。

思索再三,她開口道:“溫總,你身體不舒服麼?”

“沒有。”他拿起她放下的工作總結,已經開始認真的看起來。

見此,杜美華只能離開。

離開溫晟霆的辦公室,杜美華直接去找溫晟霆的特助。整個公司,最瞭解和最清楚溫晟霆的人,就是跟溫晟霆形影不離的總裁特助。

杜美華主動倒了一杯咖啡給總裁特助,令總裁特助受寵若驚。

“謝謝美華姐!”

杜美華衝着他擺了擺手,表示無所謂,眉目婉轉,她若無其事的開口,“你知道總裁最近怎麼了麼?”

“哦!”總裁特助忙把喝了一口的咖啡放下,“美華姐覺得有什麼問題麼?”

“總裁最近好像精神不濟,卻又好像除了工作就是工作……”杜美華腦中閃現溫晟霆平日裏的點點滴滴,“總之,狀態不像平常那樣。”看向總裁特助,她直言道:“怎麼?最近有很大的事情困擾總裁麼?”

“應該沒有吧!”總裁特助又道:“如果有,就只能是有關徐錦姒因泄露公司機密被開除這件事了。” “這件事?”杜美華一聽,臉色立刻變得不好,“這件事不是都過去了麼?”

“怎麼說呢?”總裁特助略微想了想,認真道:“或許對於公司來說這件事已經過去了,可是對於總裁來說,恐怕……不那麼容易過去。”

“有什麼難的?事情都已經那麼清楚了。”杜美華攥緊手中的咖啡杯,眸底的陰霾越來越重。

“美華姐,我也不是總裁肚子裏的蛔蟲,總裁究竟是怎麼想的,我也不太清楚。”他拿起咖啡喝了一口,看着杜美華道:“美華姐,我得去忙了。”稍微擡了擡杯子,他客氣道:“謝謝美華姐的咖啡。”說完,轉身離開。

休息室就只剩下杜美華一個人,她緩緩走向窗邊,看着窗外的一切,透明的玻璃窗倒映着她的臉,那是一張充滿陰霾和盛怒的臉,她卻又隱忍着,以至於雙手發抖。

“徐錦姒,你怎麼這麼陰魂不散。”

祁氏集團。

下班後,徐錦姒和苗瑩瑩一起離開公司,走到公司門口,一輛豪車緩緩地停在兩人面前。

“這是誰的車?”苗瑩瑩小聲問徐錦姒。

徐錦姒迷惑的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啊!”

此時,車的主人從車上走下來 ,在兩人面前站穩,徐錦姒和苗瑩瑩才知道,原來這是祁郢皓的車。

“錦姒,我送你回家。”祁郢皓看着徐錦姒,開門見山道。

“啊?”徐錦姒連忙衝着他擺了擺手,“不用了,我跟瑩瑩一起回去。”

“瑩瑩?”祁郢皓下意識的看向徐錦姒旁邊的苗瑩瑩,淡淡的審視之後,開口道:“這是公司剛剛招進來的人吧?是你朋友?”

“我們是很好的閨蜜。”徐錦姒道。

祁郢皓看着兩個人挽起來的胳膊,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那這樣吧,我先跟你送苗瑩瑩,然後再送你回家。”祁郢皓道。

“啊?”徐錦姒看了一眼苗瑩瑩,有些不確定道:“那樣太麻煩你了吧?祁總,我們可以坐公車回去。”

“不麻煩,上車吧。”

見徐錦姒還在猶豫,苗瑩瑩突然開口,“錦姒,祁總也是一片好心,我們就讓他送吧。”說着,看向祁郢皓,祁郢皓倒是沒想到苗瑩瑩會幫他說話,含笑點了點頭,算是謝過苗瑩瑩。

苗瑩瑩一時間有些心神盪漾。

苗瑩瑩都這麼說了, 重生之遇見你 ,只好上車。

祁郢皓開着帶着徐錦姒和苗瑩瑩離開,一直停在他的車後不遠處的溫晟霆的車內,司機看向後視鏡,恭敬開口,“總裁,需要我跟上去麼?”

溫晟霆的目光晦暗,面色冷冽,許久之後,他沉聲道:“不必,回別墅吧。”

“是。”

徐錦姒回到別墅,天已經黑了。她擡手去輸密碼,可是還沒碰上門上的按鍵,門就開了。她錯愕的擡起頭,當發現給她開門的人是溫晟霆的時候,一雙眼睛睜得很大,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真的是溫晟霆。

“瞪這麼大的眼睛看着我,把我當小偷?”

徐錦姒立刻回神,隨後皺眉嘟囔,“哪有你這麼帥的小偷。”擡手推了他一把,快步朝着別墅內走去。

剛走到樓梯口,又站住了,她突然回頭,赫然發現溫晟霆正在看着她,“你看着我幹什麼?”

溫晟霆徑直朝着沙發走去,坐下後,修長的腿,交疊在一起,雙手交握放在身前,目光冷冷的看了徐錦姒一眼,“你沒有看我,又怎麼知道我在看你。”

“……”毒舌溫晟霆,哼!就不能好好說話麼?她……她本來還想問他這麼多天去哪兒了呢,算了!她沒必要多管閒事。

想到這兒,她立刻收回目光,“噔噔噔”的快速上了樓。

溫晟霆的目光跟隨着她,直到她將房門關上,他才收回目光,眉頭輕皺,有些煩躁。


可能是昨晚上徐錦姒睡覺前忘記關窗戶了,也可能是昨晚睡覺的時候沒蓋好被子,或者是昨天跟苗瑩瑩在一起吃午飯後吃了太多冰激凌,總之,第二天一早醒來,她感覺到頭暈腦脹,渾身沒力氣,鼻涕還流個不停。

實在沒辦法,她叫來小茹,小茹忙給她倒了一杯水,然後拿出家裏備用的體溫計,這一量,給小茹嚇了一大跳,徐錦姒竟然高燒到三十九度。

“夫人,你先喝水,我這就給先生打電話。”

“不要……”徐錦姒病的迷迷糊糊,魂不附體的,一聽小茹要給溫晟霆打電話,立刻阻止,可是都這個時候了,小茹怎麼可能會聽她的,拿起手機撥通了溫晟霆的電話。

電話鈴聲響了幾聲之後,溫晟霆接了電話。

“喂?”

“先生,你快點回來!夫人發高燒,燒到三十九度……”

小茹的話還沒說完,溫晟霆就掛斷了手機,立刻給溫家的私人醫生打了一個電話,讓他立刻趕往溫家別墅,同時,他也火速往家趕。

徐錦姒因爲發燒沒去上班,事發突然,也沒來得及請假。祁郢皓打她的手機沒人接,就叫苗瑩瑩過來問話,苗瑩瑩也不知道徐錦姒怎麼了,斟酌再三之後,祁郢皓決定親自去一趟溫家別墅。

第一時間回到別墅的溫晟霆衝到徐錦姒的房間,此時的她處於昏迷不醒的狀態,溫晟霆一把將她抱在懷裏,伸出大手去探她的額頭,滾燙的厲害。

“醫生呢?怎麼還不來!”

“來了!來了!”小茹領着醫生來到徐錦姒的房間,在這之前,醫生已經看過了體溫計,所以率先給徐錦姒開了退燒藥,可是她現在昏迷不醒,退燒藥也不知道該怎麼讓她吃下去。

醫生道:“總裁,得把夫人叫醒,夫人不醒過來的話,退燒藥沒法吃。”

溫晟霆低頭去看徐錦姒,見她因爲難受而眉頭緊皺,心不禁揪痛。擡眸看向醫生,冷聲開口,“把藥拿給我!”

“是。”醫生立刻將藥放進他的手心,小茹見此,忙端着水杯上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