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6 日

袁振接過東西,說道:「那就多謝大哥了。」

袁振知道馭獸袋的價值,一個最少都要幾十顆雙色星石才能買到,沒想到袁啟這麼客氣,既然是兄弟一場,也就沒拒絕了,況且他也正需要這些東西。

「對了,大哥你身上另外那個馭獸袋裡面有凶獸嗎?」袁振注意到袁啟腰間白系著另外一個馭獸袋,便問道。

「當然有,我作為馭獸山的弟子肯定有凶獸馭使,我這就放出來讓你瞧瞧。」袁啟笑道,隨後將袋子中的凶獸放出來。

出現在袁振面前的是一隻豹子類凶獸,身體呈流線型,身上帶著如雲朵一樣的斑紋,很是好看。

「這是疾風雲豹,是我三年前捉到的,當時還只是三星而已,經過這幾年的培養,現在已經四星,不過最近半年好像沒什麼進展。」袁啟介紹道。

袁振一聽,眼前一亮,最近半年沒什麼進展,難不成是遇到瓶頸了!一想到這裡,他馬上用轉化器進行探測。

「發現處於瓶頸狀態的目標,是否進行轉化?」

果然如此,探測的結果如袁振預料的一樣,不過這是袁啟的寵物,有沒有五天時間進行轉化還是個問題。

「大哥,你這次回來,打算什麼時候回馭獸山?」袁振問道,如果袁啟在袁家呆的時間夠久,那就有機會,如果一兩天就回去,那就算了。

「應該會在袁家帶一個星期左右吧,你問這個幹什麼?」袁啟回答到。

「那個大哥, 緣定千金妻 ?就五天,五天之後便還給你。」袁振裝出一副對疾風雲豹很感興趣的摸樣,試探道。

「這……」袁啟聽到要求后,猶豫起來。

「我只是呆在袁家而已,並不出去,你看行不行。」見此情況,袁振趕緊補充道。

「好吧,既然不帶出袁家,那就借你玩幾天。」袁啟是擔心袁振把疾風雲豹帶出去,可能會出什麼事情,聽到他說不帶出袁家,終於答應了。

疾風雲豹在得到袁啟的命令下,跟著袁振走回自己的房子中。

不知道這次能弄到多少積分?四星凶獸的瓶頸應該不會比那些青石龜差吧,剛剛一得到袁啟的同意,袁振就立馬進行轉化,回到房間內一個人期待著。

袁振幫疾風雲豹解除瓶頸,也算是回報了袁啟剛剛贈物之情了。相比之下還是袁啟更佔便宜,區區一個馭獸袋和馭獸牌就可以換取這麼大的好處,換做是誰都願意。

五天一過,袁振收穫200積分,沒他想象中那麼多,不過也湊合著,好過沒有。

一轉化完,疾風雲豹就被送會袁啟身邊,隨後袁振又去看望了一次二哥,經過幾天時間休養,他現在已經可以下床走動,估計要不了一個月就又生龍活虎起來。

見到袁瑞的時候,袁振忽然想起瓶頸轉化器,可以探測凶獸是否出現瓶頸,那人類是否也可以探測。

想到這裡袁振馬上使用轉化器對袁瑞進行查看,一試之下果然可以,而他二哥還真的處於瓶頸狀態,不過到是無法進行轉化。

以袁瑞的資質,應該不會武士八層就出現瓶頸,應該是孟豪打傷后留下的後遺症,一想起孟豪,他眼中就閃過一絲厲色。

對此,袁振馬上用100積分兌換一顆一品破鏡丹,希望對袁瑞能起作用,畢竟他這種不算是資質上遇到的瓶頸,而是受傷所致,不知道是否可行,但總歸要試上一試,100積分而已,就算是多五倍他也願意一試。

「二哥,這顆是我在外面得到的療傷丹藥,你服下試試,應該對你有幫助。」袁振拿著兌換到的破鏡丹,騙二哥說是療傷丹藥,好讓他服下。況且這種丹藥肯定不能讓人知道,要不然自己小命很可能不保。

袁瑞也沒有客氣,拿起破鏡丹就丟進嘴裡,隨後感覺一股涼意席捲全身:「小弟你這丹藥挺神奇的,吃下去感覺全身涼颼颼的,不過這感覺我喜歡。」

「二哥你喜歡就行了,對了千萬別告訴別人,我給你丹藥的事情。」等藥效過去后,袁振用轉化器查看到袁瑞的瓶頸已經解除后,放下心裡一塊大石,然後叮囑他不要傳出去。

袁瑞也沒問為什麼,一口就保證不會告訴別人。

回屋后,袁振才想起袁明這個逗比的事情來,想想這幾天他沒來找自己,估計是上次那一掌把他打蒙了,現在連來挑戰的勇氣都沒了。

既然如此袁振也就懶得去鳥他,比試的事情已經沒有意義了,孰強孰弱明擺著,根本沒必要比下去,想必那袁明也是明白這個道理才沒來煩人。

袁啟第二天啟程回馭獸山,這次回袁家是他特意向上面請的假,要不然也是不會回來的。

馭獸山是位於天虹大陸,西域西北角,是這裡最大的兩個勢力之一,另外一個是黑風堡,這個兩個區域共同管理著西北角一帶,可以說是三大家族的上司之一,實力遠遠超出三大家族。

每年都有三大家族的弟子拜入這兩個大勢力,同時也需要向他們繳納貢獻,才能得到庇護,要不然光憑他們三大家族根本無法在這裡立足。

袁啟也算是袁家幾年前的天才之一,十八歲時就踏入武師境界,成功拜入馭獸山之中,不過像他這種所謂的天才也只是在袁家之中能算,放到馭獸山的弟子中,也只是中等之流,算不上優秀。

袁啟離開之前,袁振已經向他了解過馭獸山,得知那裡的弟子每人都有自己的凶獸駕馭,這也正是馭獸山的招牌,他們不僅僅修鍊武道,也利用凶獸參與戰鬥,對敵之時,可以起到不錯的作用。

不過馭獸之道,並非是主流,大部分人認為自身實力強大就足夠了,沒必要藉助外力,而且馭獸會使得人在武道之上分神,不利於自身的提高,所以並不認可。

袁振可不同於所有人,有瓶頸轉化器在,馭獸之路才是他要走的正道,沒人比他更適合馭獸了,馭獸不僅能獲得助力,還是提升實力的捷徑,所以無論如何,他都要加入馭獸山,至於黑風堡,完全沒有興趣。


袁瑞的後遺症問題已經解決了,袁振也就不打算再停留袁家了,準備次日就動身再次前往蒼莽山。

不過袁啟再回去時,把袁振實力突飛猛進的事情告訴了袁飛。

而袁飛又把這事告訴了袁墨,也就是他的父親,同時也是袁振的爺爺。

沒多久袁振就被袁墨叫去。

…… 「振兒,我聽你二伯說,你最近修為突飛猛進,有這事嗎?」袁墨坐在椅子上,用手掠了掠下巴花白的鬍子,不急不緩的問道。

袁墨已經七十多歲,身為袁家的二長老,實力已然先天三層,在袁家之中除了大長老,沒人在修為上超過他,因此在袁家的地位也是非常高,要不然袁振也沒有現在的好日子。

「二伯消息怎麼這麼靈通啊,我確實已經達到武師一層了。」袁振聞言,也不做隱瞞,反正這事情遲早要被人知道,而借口他已經想好了,面對爺爺的詢問一點都不慌張,胸有成竹。

「是啟兒告訴我的,說你之前一掌就打飛了袁明,我這才知道的。」袁飛哈哈一下,顯然聽到袁振承認,也是替他高興。

「聽你二伯說,你出去遊玩了一個月,一回來就有如此進步,看來是你在外面獲得了什麼機緣吧。」袁墨欣慰道。

「回爺爺,確實如此,我這次外出的時候……」袁振將早已編好的借口一一道來,終於是把自己實力提升的事情圓了過去。

「恩,不錯,既然你已經晉陞武師了,那就回頭讓你二伯傳授你碎石掌,千萬別再懈怠了。」袁墨說道,然後示意袁振先回去。

袁振走後,袁飛問道:「父親,你看振兒說的是否屬實?」

「呵呵,半真半假吧,不用管那麼多,這是他自己的機緣,怎麼把握就看他自己了,我們沒必要插手。」袁墨笑道,顯然他認為袁振之前的話,並非全部屬實。

「父親的看法和我一樣,放心,大哥將他託付給我,我一定會照顧好他的。」袁飛點頭道。

不過他們還是猜錯了,袁振說的並不是半真半假,而是根本沒一句是真的,沒辦法,瓶頸轉化器的事情絕對不能說出去,否則就真得完蛋,任何強者知道有這種東西,肯定會過來搶。

即便是轉化器無法轉移,袁振也會被當成傀儡驅使,他可不想遇上這種事情。

兩個時辰后,袁振被袁飛叫去,從他手中得到了碎石掌的武技。

而袁振也藉此機會,像袁飛說明自己要出去歷練,並且獲得了允許。

袁振拿到碎石掌的武技書籍后,一個人在房間翻看,根據上面的介紹,碎石掌大成之後,便可一掌打碎石頭,威力不俗,這也是袁家的上好武技之一,不過修鍊起來並不容易。

袁振在修鍊上資質不怎麼樣,還沒學過任何武技,因為武技需要達到武師階段才能學習,所以也不知道在武技上面的造詣如何。

次日袁振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洞穴之中,本來是打算回去一天就馬上返回的,沒想到遇到突髮狀況,耽誤了些時間,也不知道那三隻青石龜還在不在。

經過他仔細的查看,還好一隻都沒少,看來這些龜沒事都懶得挪動一下,要是換成別的凶獸,估計已經跑沒影了。

一回來袁振馬上開啟轉化器,對兩隻青石龜進行轉化,轉化一開始,他又對洞中的其他龜進行探測,驚喜的又發現了一隻處於瓶頸狀態。

八成是他離開的期間才遇到瓶頸,這裡的青石龜有上百隻,指不定那個時候又會多出一兩隻進入瓶頸,所以袁振決定等目前的處理完后,每過一段時間就回來看看情況。

轉化期間,袁振研究起碎石掌來,反正閑著也是沒事,又不能離開,還不如練練剛剛到手的武技。

根據武技上的說明,修鍊的人身體強度越高越好,要不然一掌劈出去,石頭沒碎,反倒是把手傷了就不太好,而且上面還建議最好是渡過了煉皮階段的武師進行修鍊,這樣不會太容易傷到手。


渡過煉皮階段,也就是進入武師四層,看來爺爺和二伯對我的期望挺高的啊。袁振琢磨著現在自己才武師一層,就被賦予了碎石掌,應該是他們二老對自己很看好才對。

袁振現在是武師一層,擁有的積分剩下330,足夠兌換一顆二品晉陞丹,既然碎石掌對身體強度有一定要求,那就先提下實力在修鍊。

二品晉陞丹一到手,服下后讓袁振提升到武師二層,即便武師階段,二品丹藥的效果還是那麼強大,強大歸強大,不過一顆只讓他堪堪到達二層,按照這種勢頭下去,再來一顆想要直接到達武師三層不太可能。

武師階段力氣的增長比起武士階段要大得多,每提升一層,力氣都會增加五百斤,同時星氣會對身體進行淬鍊,使得肉身強大起來。

按照正常順序,需要吸收星氣對身體進行淬鍊,直接服用晉陞丹提升實力,也不知道身體有沒有得到應有的鍛煉。

對此袁振心裡也沒有底,只好測試一番,結果一試之下發現,現在的皮肉確實比之前結實不少,也就放下顧慮,開始練習起碎石掌。

修鍊碎石掌,講究一個快准狠,出手要夠快,準確度要把握好,不留餘地全力出手,這樣才能達到最佳的效果。

重生影后小軍嫂

十天後,四隻青石龜的瓶頸轉化完成,370積分到手,算上之前剩下的一共是450積分,為此袁振馬上兌換了一顆二品晉陞丹。

結果和預料的一樣,只是讓他修為達到武師二層巔峰,沒有直接到武師三層,剩下的200積分不夠再兌換一顆,他也不打算那去換一品的,因為不划算,再說了,一品丹藥對武師的效果應該很微弱,沒必要浪費。

所以就先留著積分,至於10天來袁振一直對樹身練習碎石掌,有所領悟,看來他在武技的方面的悟性不是那麼差。

離開洞穴后,袁振向山脈深入一些,希望可以遇到別的凶獸,自從他來蒼莽山這麼久,還沒遇到青石龜以外的凶獸,估計在這麼外圍的地方,很難碰上。

不過接下來的幾天里,袁振是有遇到別的凶獸,不過都是零零散散的一兩隻,也沒有發現目標,收穫為零,果然之前是走了狗屎運才遇上那些青石龜,真要自己四處尋找一點都不簡單…… 又是幾天過去,袁振還是一無所獲,這結果令他很受打擊,沒想到想找只處於瓶頸期的凶獸這麼難!

難道是自己還不夠深入不成?袁振開始認為是自己太過注意完全,還不夠深入,遇到的凶獸太過少了。

想來想去,袁振都覺得再這樣下去根本是浪費時間,於是恨下心來,打算朝山脈更深處邁進。

這一走就是幾個時辰,一路上他沿著樹木更加高大的地方走去,直到現在四周的樹木的高度,已經是之前的兩倍有餘,植被更加茂密,出現了許多之前沒看見過的植物。

……

袁振停下腳步,小心翼翼的注視四周圍的動靜,希望能有什麼發現。

忽然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傳入他耳中,好像是什麼東西穿越繁茂的草叢所發出的,而且這聲音越來越近。

袁振側耳傾聽,不敢輕舉妄動,當聲音傳來的地方近在咫尺,距離他只有十多米時。

一隻頭頂長著獨角的巨蜥出現在袁振的視線當中,長長的獨角超過一米,前端尖銳,看起來猶如一個超大的鑽頭。四隻腳上長著鋒利的爪子,如倒勾一般,看起來讓人不寒而慄。

這巨蜥一出現,馬上與袁振形成一個鮮明的對比,個頭比他大太多了。

袁振站在巨蜥面前,就好像一直小貓站在老虎身邊差不多。不用多想袁振也知道自己絕對不是巨蜥的對手,而且這隻巨蜥看起並不像什麼溫順的凶獸,多半很生猛。

他看見巨蜥的第一反應只有一個字『逃』,而那獨角巨蜥看見他的第一眼,就已經把他當成獵物。

巨蜥盯著袁振,嘴裡吐出長長的舌頭,舌頭前段分叉開來,與蛇類的舌頭差不多。

卧槽,也不用一來就給我來個這麼生猛的傢伙吧!袁振見此情景,知道自己再不跑就完蛋了,毫不猶豫的掉頭,撒開腳丫子狂奔。

巨蜥見獵物逃跑,馬上就追了過去,速度比起袁振一點都不慢,甚至還快了一些,用不了多久便能追上。

果然不到半刻鐘,兩者之間的距離就只有不到一米,此時袁振額頭冷汗直冒。

可惡,只能激發吊墜抵擋一次進攻了!袁振不再遲疑,現在如果還不使用保命手段,就真得死在這裡了。

袁振伸手扯下脖子上的吊墜,吊墜上面有六顆晶瑩的珠子,他用力捏碎了其中一顆珠子。

伴隨著一顆珠子碎掉,一道淡黃色的光幕出現在他身後,將他與巨蜥隔絕開來。

獨角巨蜥本來就狂奔追趕,這突然出現的光幕使得它沒反應過來,整個身體撞在了上面,停頓了下來。

行動突然受阻,徹底激怒了它,於是抬起一隻巨大的前腳,拍在光幕上,頓時讓整個光幕晃動起來,搖搖欲墜,只要在來多一下便可以打碎這道阻礙。

袁振可沒心思看巨蜥表演,在剛剛巨蜥停頓的一刻,回頭看了一眼,就繼續狂奔,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這場追逐持續了半個時辰,期間袁振又捏碎一顆珠子,擋下又一次攻勢,也不知道跑了多遠,可能是那巨蜥意識到離開自己的地盤太遠了,而且獵物十分狡猾,才放棄追殺。

哎,累死我了,見巨蜥沒有追來,袁振這才停下來休息,一路狂奔了最少半個時辰,腿都跑軟了,要是再繼續下去,肯定會體力不支。

袁振坐在地上休息,將吊墜帶回脖子上,經此逃命,吊墜只能再使用四次,每次使用都要捏碎一刻珠子,當六顆珠子全部碎掉,也就意味這個吊墜已經沒用了,只能當個裝飾品而已。


也不知道那巨蜥是什麼凶獸,看樣子至少是五星,甚至是六星,看來我有點太深入了,下次得注意點才行。

以他現在的實力,最多就能對付一些弱點的四星凶獸,遇到比這更高級的,絕對沒法應付。


……

當袁振休息半刻鐘后,准起身行動時。幾個中年男子途徑這附近,交談的聲音引起了他的注意。

在蒼莽山這種地方,遇到任何陌生人都得謹慎小心,在這裡經常會發生一些殺人越貨的事件。

對方人多勢眾,袁振可不敢就這麼被他們看見,敢在這種地方行走的,絕大部分都是武師階段,四個武師修為的人,就算是用偷襲的手段,他也沒勝算。

在聽到聲音的第一時間,他馬上就將自己藏身在茂密的植被中,露出兩隻眼睛查看情況。

「孟兄弟,你說的有紅羅果的地方到底還有多遠?這都跟你走了小半天了。」四人中,一個走在中間的高個子向走在最前面帶路的男子問道。

「白兄,不用著急,我們很快就到了,等下還要靠你和其他兩位朋友多出力幫忙對付青藤獸才行。」姓孟的的男子說道。

姓孟,難不成是孟家的人?袁振聽到那帶頭男子的姓氏,懷疑他是孟家人,對於孟家的人,他是沒有什麼好感。

那四個人正好從他藏身前面的地方經過,對話的內容被他聽得一清二楚,大致的內容就是那姓孟的男子在進山捕捉凶獸的時候,碰到了一處長有紅羅果的地方。

但紅羅果被幾隻青藤獸守著,他一個人呢無法獲得,於是便請來其他三人幫忙,等得到手後進行分配。

一開始袁振並不知道紅羅果是什麼東西,但也可以猜到是好東西,而後又從他們的交談中得知紅羅果的用處,是給凶獸服用,吃了后可以提升它們的實力。

袁振以後可是要在馭獸方面下工夫的人,這種好東西當然不能錯過,現在身邊有一隻白月狐,用紅羅果來培養它是個不錯的選擇。

白月狐的成長很有限,很容易陷入瓶頸,這個對別人來說是巨大的缺點,卻是袁振最喜歡的優點,越容易陷入瓶頸越好,可以刷積分,要是換了那種牛逼哄哄的凶獸,他還不稀罕呢。

當然白月狐的成長速度也不快,肯定需要不少東西來培養,加速成長,最終的目的是為了更快遇到瓶頸,只有這樣才對得起袁振的栽培。

這目的要是說出去,打死都沒人信,但往往事實就是這樣,沒有最奇葩,只有更奇葩…… 四個中年男子不急不緩的向紅羅果的目的地走去,而袁振緊跟在後面,與他們保持一定距離,小心翼翼的,沒有被察覺到。

大概走了有接近一個時辰,前方的四人終於停下了腳步,看來是抵達目的地了,袁振第一時間停下腳步,隱藏在不遠處,觀察著這個地方。

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顆軀幹巨大的不知名大樹,幾個人合包都無法圍起圈子,雖然樹榦巨大,不過高度卻和附近其他樹木齊平,兩相比較之下,猶如胖子與瘦子的差距。

不過重點並不是這棵樹,而是在它底下另外幾株植物上,這些植物長得一模一樣,高不過兩米,枝葉稀疏,但枝幹上掛著不少火紅色的果實,不用想袁振也知道這些就是所謂的紅羅果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