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蘇錦溪一顆心都提了起來,唐茗臉上的溫柔一閃而逝,「三叔。」

「三,三叔。」蘇錦溪結結巴巴。

唐茗之前就發現了她似乎很害怕司厲霆,下意識上前一步,將她擋在了身後。

司厲霆潔白的襯衣有些褶皺,上面還有一些唇印。

看到自己的傑作,蘇錦溪臉色更紅了。

司厲霆沒有理會唐茗,而是徑直走到蘇錦溪面前,「怕我?」

「三叔,時間不早了,我們進去吧,爺爺知道你回來吃飯肯定會很高興的。」唐茗總覺得司厲霆對蘇錦溪有種特別的感覺。

司厲霆從蘇錦溪臉上轉移,「唐茗,反正你也不喜歡她,不如給我,我倒是挺喜歡小蘇蘇的。」

聽到這樣張狂的話,蘇錦溪嚇得緊緊拽住了自己的裙擺。

「三叔,你這是什麼話,要是不喜歡她我怎麼會和她結婚?」

「結婚?呵……」司厲霆嘲諷一笑兀自離開。唐茗覺得自己彷彿被司厲霆看穿了一樣,看著他離開的背影,臉上一片冰冷。 通過這次巴黎之行,顧柒認清出穆南樞的心,在她心裡穆南樞就是最好的男人,她一定要嫁給他!

她知道穆南樞什麼都不缺,向來喜歡扮作男人的她,她也想做點什麼。

首先第一步就是賺錢,她要賺很多很多的錢,送一座地下賭城給穆南樞。

兩個小腦袋歪在一起商量作戰計劃,怎麼把凱拉給追回來。

巴黎。

悠悠站在二樓的窗口,看著院子里繁花開遍,遠處是各種各樣的歐式建築。

一陣風吹來,她將髮絲攏到耳後。

這樣漂亮的風景,她本該細細欣賞才是,心中卻始終縈繞著一些瑣事,將她的心揪起。

晚會那一晚她也在,那是悠悠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晚會,她不再是被人關在籠子里的商品。

還在這裡遇上了姐姐經年,她開心極了。

當她看到南宮離主動接近顧柒,哪怕一開始就知道南宮離喜歡的人是顧柒,她也沒有肖想過什麼。

想是一回事,心要是能被自己控制,那麼這個世界上也不會有那麼多痴男怨女。

這段時間南宮離和她形影不離,讓悠悠覺得十分自在,她都幾乎快忘記了顧柒的存在。

當顧柒一出現,南宮離的視線之中只剩下顧柒一個人。

姐姐問她值不值得,怎麼能不值得呢?她只想要有個機會能夠看著他就好,哪怕心裡很是苦澀。

姐姐和一個男人去跳舞去了,悠悠站在角落之中,她從來就不敢奢求南宮離會過來和她跳舞。

「美麗的小姐,可否請你跳一支舞?」

耳邊響起了法語問候,悠悠聽不太明白,但從他的表情和動作之中悠悠猜出他的用意。

身邊的男人高大俊美,典型西方帥哥,悠悠連連擺手表示拒絕。

因為也不太懂法語,她蹦出一個剛剛學會的英語單詞,「sorry。」

對方見她害羞的模樣也捨不得離開,「女士……」

悠悠見他糾纏不休心中很是不舒服,「你究竟要做什麼?不要纏著我。」

然而她的中文對方壓根就聽不懂,一個勁的糾纏著她。

「放開她。」南宮離見悠悠被人纏住,第一時間走了過來,用流利的法語交談道。

悠悠則想是見到了自己救星一樣,往南宮離的背後一躲,像只可憐的貓。

「少爺,幫我。」

對方顯然是認識南宮離的,和他打起了招呼。

「嗨,南宮先生,抱歉,剛剛我以為這位美麗的小姐沒有男伴才想邀請她跳舞,她是你的女朋友嗎?」

南宮離看到他對悠悠表露出濃濃的興趣,要是自己否定,那他一定會繼續找悠悠的麻煩。

「是,她是我女朋友。」

「你女朋友真漂亮。」

「謝謝。」

打發走了那人,悠悠這才從他背後出來,好奇的問道:「少爺,剛剛你和他在說什麼?」

「他誇你很漂亮。」

「是嗎?」悠悠捂著自己的臉有些不好意思,「他還說什麼了?」

南宮離則是不悅的看著她,「他誇你你這麼開心?」

悠悠和經年都是難得一見的美人胚子,像是畫中的人一樣,一顰一笑都透著美好。

如果自己不是喜歡上了顧柒,或許也會喜歡她,她這樣的女人對男人來說是很有吸引力的。

別人誇她也很正常,可為什麼見她這麼開心的樣子他有些心煩。

悠悠並不是因為別人誇她開心,而是從南宮離口中說出來,她就覺得像是南宮離誇自己一樣。

剛剛南宮離像是英雄一般的出場給她解圍,悠悠自然很開心了。

「少爺,你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南宮離看了她一眼,神情冷漠,「沒有。」

「那……我可不可以和你跳一支舞?」悠悠小聲道。

這些天的相處讓她知道了南宮離其實並沒有她初見之時那麼冷漠,一般的要求他都會同意。

悠悠從來沒有奢望過他能答應,她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

南宮離朝著她伸出手,「我能邀請你跳一支舞嗎?」

悠悠勾唇一笑:「好。」

他的心咚咚跳得飛快,他這是怎麼了,不過就是跳一支舞而已。

手中一軟,一隻小手放到了他的手心。

在浪漫的舞曲之中,南宮離托著悠悠的腰翩翩起舞。

悠悠和經年之前被人抓住的時候,為了讓她們更有價值,她們被迫學習了很多東西。

其中有一項就是舞蹈,悠悠並不會陌生。

以前都是姐姐和她一起跳,今天是高大的南宮離。

她抬頭看著他俊朗的容顏,兩人目光相對,下一秒悠悠又飛快移開了視線,她不太好意思。

南宮離的腦子裡此時很亂很亂,他已經碰過悠悠兩次,一次是在她藥效發作之時。

另外一次則是酒後失態,自從那以後南宮離一直提醒著自己,不能再做任何放肆的舉動。

當手接觸到南宮悠悠的腰,那一瞬間他只有一個感覺,女人的腰都是這麼軟的嗎?

一些不該想起來的畫面在南宮離腦海中浮現,南宮離眉頭緊皺。

他想的全是悠悠那一晚主動迎合他,像是一隻妖精。

手指接觸的那塊皮膚驀然發燙,灼熱的體溫在兩人相碰的手指間蔓延開來。

悠悠小心翼翼靠著他,將頭放在他的肩膀上,享受著和南宮離親密時刻。

好想一直停留在這一刻,永遠永遠。

然而這一切因為顧柒的失蹤徹底破碎,經年和阿才慌亂離開。

南宮離聽到顧柒出事的消息,第一時間放開悠悠沖了出去。

上一秒還溫柔纏綿的兩人,這一秒卻消失不見,只為了他心愛之人。

悠悠站在人群之中,看著南宮離的背影越來越遠。

分明沒有到達冬天,為什麼她覺得好冷。

「少爺。」悠悠輕輕的叫他的名字。

後來她一個人回了住的地方,南宮離第二天才回來。

悠悠打起笑臉迎了上去,「少爺,顧小姐找到了嗎?」

「嗯。」

他臉上的表情不好,悠悠不敢多問。

當晚他就提出離開,他走得十分匆忙,悠悠知道,一定和顧柒有關係。

回來的南宮離變得越發冷漠,他整天都像是心不在焉,不再和自己親近,就連教學都沒有繼續進行。

直到那一天,悠悠聽到他接了一個電話。

電話是顧家的人打來,說是要談談他和顧柒的婚事,顧柒的生日快到了。

「今晚我不會回來,你自己先吃。」

悠悠弱弱的問了一句:「少爺,你要去哪?」

「顧家。」

悠悠握緊了雙拳,「少爺是要去商量婚事嗎?」

「嗯。」南宮離沒有隱瞞,儘管他知道顧柒心中沒有他,但他仍舊有一絲絲期待。

萬一……

「怎麼了?」南宮離看向悠悠。

「沒,沒事,少爺要早點回來,我會給你留著燈的。」

「早點睡,不要等我,女孩子不能熬夜,不然皮膚不好。」

「好。」

南宮離穿上西服外套離開,「少爺等等。」

悠悠追了上去,將他衣領的皺褶撫平,「好了。」

她已經習慣了照顧他的衣食住行,南宮離也習慣了被她照顧。

「少爺加油,希望你能成功。」

她知道,南宮離喜歡顧柒,就像自己喜歡南宮離一樣,求而不得,他終究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

悠悠站在門口一直看著南宮離的車遠去,直到消失不見。

經年曾經問過她,就算她不求任何名分,那將來南宮離娶妻生子了呢?

她說她會陪到南宮離有了伴侶的那一天,這一天終於來了嗎?「少爺,我希望你能成功,但我又希望你不成功,我是不是很壞呢?」她無奈一笑。 顧柒回到家,像是迷路的狗終於回到自己家,很是激動的表情。

「老爸,我回來了,想不想你美麗漂亮的女兒啊?」

「小混蛋,又瘋哪去了?」

「在學校啊,我還能去哪,課業一不忙我就趕緊回來了呢。」

顧柒每年在學校都能取得很優異的成績,導致顧家的人從來都沒有懷疑過她。

「回來得正好,我已經宴請了很多賓客,小丫頭,上一次你答應過我,最晚就在你的生日宴會上宣布你和南宮小子的婚事。」

「爸,不行,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我這次回來就是為了告訴你們不要操心我了,我給你們找的女婿很厲害!」

「你說洛?」

之前看到洛和顧柒走得很近,顧爸爸提到洛臉色就變了。

「丫頭,我可警告你,洛千萬不可以,他那麼花心,又是做賭場生意的,我顧家可不能要這樣的女婿。」

「爸,你都想哪去了,我只拿洛當哥哥,我和他並無男女之情。」

一般喜歡在外面玩的男人,除非是低於洛家的地位,才恨不得將自己女兒嫁給他。

顧家和洛都是十大家族之一,顧家自然不會願意將自己女兒嫁給他。

「沒有就好,那你喜歡誰?」

「我……」

顧柒剛想要告訴顧爸爸穆南樞的事情,但仔細一想穆南樞的工作那麼神秘,連她都不給說。

自己生日馬上就到了,萬一他有事來不了呢?

「說啊,是誰?」

「哎呀,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他又高又帥,而且一定和你們合得來。」

「小丫頭,你不要以為這麼說我就會相信你了,為了不訂婚你可是編了一百個謊話了。

要是你真的有男朋友,你現在就將他帶出來給我們看看。」

顧柒只好道:「他工作忙,你不信我給他打電話。」

說著顧柒撥打穆南樞的號碼開了免提,電話裡面傳來很冷漠的女聲,表示穆南樞暫時無法接通。

「這就是你男朋友?」顧爸爸顯然不相信,覺得這就是顧柒隨便撥的一個電話號碼。

「他是搞研究的,這會兒應該在研究室沒有信號,爸,你信我。」

「好好好,我信你信你,我和你爺爺請了南宮過來,你一會兒禮貌點。」

「爸,我真有男朋友。」

「我知道,但我這人都已經邀請了過來,你總不能讓我再將他趕走吧?」

顧柒一臉無奈,「那好吧,明天我生日你們不許宣布婚事,我男朋友答應我的,一定會來我的生日宴。」

「好好好,啰嗦的小丫頭,看,南宮小子來了,你去接待他,一會兒就開飯了。」

顧柒這才提著裙擺走向了南宮離,「南宮哥哥,你來啦。」

南宮離看著那笑顏如花的女孩兒朝著他奔來,和他很多次做過的夢境一樣。

如果這個小女人心裡有他該多好?

「柒柒。」

「南宮哥哥,我讓人給你準備了一件禮物,還有一會兒才吃飯呢,你跟我過來。」

「好。」

院子里,顧柒讓南宮離就在這裡等著她,她走入園中。

不一會兒顧柒抱著一隻孔雀出來,「喏,南宮哥哥你看這是什麼?」

顧柒將孔雀丟到地上,「小時候我不懂事,把你養那隻孔雀尾巴全都給剪沒了,這只是我特地託人從中國帶回來的,你看像不像那隻被我剪掉的孔雀。」

事隔多年,南宮離早就對孔雀沒有了感情,在他眼中這隻孔雀和顧柒剪得那隻也沒太大的區別。

「傻孔雀,來開個屏。」顧柒用手指戳了戳孔雀的腦袋,孔雀壓根就不理會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