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蘇紅葉聞言,心裏隱隱有些感覺不妙,皺着眉頭問道。

“我只是覺得,你們兩個的關係不太像是男女朋友。”張澤平表情玩味,眼眸盯着蘇紅葉:“你該不會是從路邊隨便找了個人,來騙伯父伯母的吧?”

聽到這話,蘇父蘇母的眼神中閃過一絲疑惑。

而蘇紅葉心裏原本就有些心虛,此時被張澤平這麼一說,再看到自己父母懷疑的目光,心跳更是有些加速。

戲已經演到了這種地步,連父母都已經要解除和張澤平的婚約了,如果現在被看出紕漏的話,那可就功虧一簣了!

蘇紅葉咬着紅脣,目光糾結。

兩秒之後,她像是做出了什麼重要無比的決定一般,猛然擡起頭。

“你……”

林肖剛要開口說話。

突然一陣芳香襲來,林肖剛要下意識的躲閃,但馬上就感覺一個柔軟的軀體鑽進自己懷中。

蘇紅葉居然當着自己父母和張澤平的面,直接伸手摟住了林肖的脖子,嬌豔欲滴的紅脣奔着林肖的嘴脣徑直親了過來!

“嗚!”

林肖瞳孔一縮,他的雙手緊緊抓着椅子的扶手。

他此時心裏只有一個想法。

他媽的!

老子居然被女上司強吻了!

林肖在完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被蘇紅葉抱着脖子強吻了。

陣陣柔軟的芬芳鑽進林肖的腦海中。


林肖感覺自己的大腦一片空白。

雖然林肖之前和小穎在一起很久,但大部分時間林肖都在攻讀大學、之後到部隊服役,其實他根本沒有時間去和小穎發生一些過於親密的接觸。

林肖也未曾想到,自己的初吻竟然會在這種情況下,被一個女人以這麼蠻橫的姿態奪走。

講道理,蘇紅葉長的很美。

否則張澤平也不會花這麼多錢,只爲討好她。

但林肖可是有未婚妻的啊!

想起那個英氣逼人的大美女蕭芊,林肖十分糾結。

這一幕,太有視覺衝擊力了!

騰!

張澤平當場就站了起來,氣的渾身發顫。

婊.子!

碧池!

不要臉的騷貨!

居然敢當着老子的面和別的男人接吻,而且還是你主動!

一直以來,張澤平都是把自己當成蘇紅葉的未婚夫自居,而此時看到蘇紅葉主動強吻林肖,頓時就有了一種被戴了帽子的感覺。

腦袋上一片綠光!

張澤平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即將展開反擊的第一句話,居然讓蘇紅葉做出了這種舉動。

如果他提前知道的話,無論如何也不會刺激蘇紅葉的!

老子還連蘇紅葉的手都還沒碰過,林肖這個王八蛋,連嘴都親上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林肖的手還不老實的摟住蘇紅葉的腰,一點一點的向下方蘇紅葉翹臀的位置滑動。

“住手!不對,住口!也不對……反正,你們給我鬆開!”張澤平被氣瘋了,就差當場掀桌子了。

啵!

蘇紅葉擡起頭轉過去看了看張澤平,又挑釁式的在林肖的額頭上深吻了一下,留下顯眼的口紅印記,冷哼說道:“現在我們兩個的關係,像男女朋友了嗎?”

何止是像男女朋友啊?

這他媽如果旁邊沒人的話,你們簡直都要脫衣服現場製造下一代了!

張澤平感覺自己的腦瓜嗡嗡作響。

“葉子,你幹什麼呢?趕緊下來!”蘇母也被蘇紅葉突如起來的動作搞懵了,反應過來之後,滿臉通紅的拉着蘇紅葉的手將她從林肖身上拽下來。

“有外人在呢,丟不丟人?”蘇母瞪眼看着蘇紅葉呵斥道。

張澤平感覺自己再次中了一刀。

他媽的,自己居然這麼快就成了蘇母口中的“外人”了?

他終於忍無可忍,怒火與怨氣瞬間上涌。

好,聯合起來排擠老子,老子就徹底揭穿你們!

蘇家父母,你們不是喜歡有錢人嗎?

老子就戳穿你們的豪門夢!

“林肖,蘇紅葉,你們別裝了!”張澤平捂着胸口指着林肖的鼻子,衝着蘇紅葉吼道:“他就只是你們公司的一個小保安,至於他爲什麼穿成這幅樣子,就是因爲想要配合你演一齣戲而已!” 聽到張澤平的這句話之後,蘇紅葉臉上的表情明顯慌了。

而張澤平和蘇家父母也非常敏銳的注意到蘇紅葉的表情變化。

知女莫若母,蘇母一下子就看出蘇紅葉的狀態不對勁,立刻皺起了眉頭問道:“葉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小張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媽,你這是什麼意思?”蘇紅葉眯了眯眼睛,佯裝神色如常:“你居然會相信一個外人的話,而不相信自己的女兒!你覺得我是在騙你?”

“這個……”蘇母也愣住了。

從剛纔林肖的表現和他身上的穿着來看,他確實不像一個保安。

但張澤平信誓旦旦的話和蘇紅葉表情的慌亂,卻又讓蘇母起了懷疑之心。

“媽,我們不吃了。”蘇紅葉拉住蘇母的手。

“你等等!”蘇母忽然陰下臉,然後衝着張澤平問道:“你說葉子和林肖聯合演戲,還說林肖是個保安,你有什麼證據嗎?”

張澤平挑了挑眉毛。

他哪有什麼證據啊?

剛纔那個把實情告訴自己的男人,自己也忘了問他在哪個包間,現在要讓張澤平拿出證據,可比整天還難。

林肖翹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

他倒是不擔心今晚的事情被揭穿。

只是覺得越來越有意思了。

“小張,我知道你現在心情很差,但感情的事是不能強求的,你總不能因爲葉子不想嫁給你,就污衊她騙人吧?”蘇父坐在一旁,無論今晚的實情如何,他都不想讓事情繼續鬧下去了。

張澤平被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團團亂轉。

如果他拿不出證據來的話,那今天騙人的倒成他了!

“既然你們想要證據的話,那我就出來做個證吧!”

就在這時,包廂外響起一箇中年男人的聲音。

林肖聽到這個聲音之後,轉過頭看向自己的身後,只見西裝革履的姚平推開包廂門走了進來。

“你是什麼人?”蘇家父母不認識姚平,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問道。

“我是潤豐建材公司的行政部經理,換句話說,我是蘇紅葉小姐的同事。”姚平說着話,直接扭頭看向林肖的位置:“而這位自稱林總的年輕人,也是我們潤豐建材的員工,我對他還是蠻瞭解的,他只是我們公司三天前剛剛入職的小保安,僥倖被提拔到了隊長的位置,怎麼會是地產公司的總監,年輕的高富帥呢?”

姚平說這話的語氣十分嘲諷。

包廂內的衆人聽到這句話之後都愣住了。

如果說張澤平的話不可信,那麼和蘇紅葉在同一個公司任職的高管說的話,還會有假嗎?

此時蘇家父母目光驚愕的盯着林肖,已經隱隱有怒火在升騰了。


其實姚平從洗手間出來之後,一直都沒有回他自己的包廂內。

蘇紅葉讓林肖裝自己的男朋友來騙她爸媽,還把林肖打造成一個高富帥的形象!

姚平真的是要笑死了。

他抱着看熱鬧的心態站在蘇紅葉的包廂門口聽了一會兒,毅然決然的決定出去搞點事。

上次林肖和蘇紅葉讓他丟了大人,姚平一直都想找機會報復回去,此時明顯就是最好的機會!

姚平打量了一下林肖身上的穿着裝飾,都是極度豪華的奢侈品牌。

就連自己也消費不起這種昂貴的衣飾,林肖怎麼可能買得起呢?

這些恐怕也都是他租的!

爲了完成今晚這場好戲而租的!

“如果幾位還是不信的話,可以撥通我們公司人事部經理的電話詢問,當初林肖入職的時候,就是他爲林肖辦理的手續,對他的職位和家庭住址非常清楚。”姚平見蘇家父母都沒有說話之後,臉上帶着淡淡的笑容說道:“我們公司保安的工資是2980,隊長的工資是3560,如果按照這個薪酬標準的話,林肖想要置辦身上這身行頭,恐怕需要不吃不喝的攢二十年。”

“就連到這裏消費一次,也需要他一年的工資!”

姚平絲毫沒有任何隱瞞,將自己想說的話一股腦全噴了出來。

而此時此刻,蘇家父母已經完全相信了姚平的話。

如果這件事不是真的話,那姚平爲什麼會知道的如此詳細?

而且林肖從頭到尾,都沒有任何反駁?

張澤平的表情無比暢快。


他看着林肖,心裏忍不住想要放聲大笑。

讓你裝逼!

讓你裝有錢人!

這下我看你怎麼收場!

而林肖則是目光平靜的看着姚平的位置,他此時已經確認姚平和自己之間的恩怨已經無法用簡單的言語來解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