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 日

蘇凜傻傻的盯著百葉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麼事情。

直到百葉上車,絕塵遠去。

許久,蘇凜才意識到,自己手裡的飯,已經涼透了。

就在百葉離開醫院的時候,蘇寒帶著戚薇薇,來到了一處雅緻的小別院。

這裡有小橋流水的假山,影影灼灼的竹林,看起來,別有一番韻味。

在這個繁華的都市,靜取一隅,顯得格外的別緻。

戚薇薇有點吃驚,她轉身看了一旁笑眯眯的蘇寒:"南希市還有這樣的地方?"

蘇寒神秘兮兮的笑道:"那是當然,這是我一個朋友開的,不錯吧,這裡吃飯,基本都是要提前預定的,廚師是國寶級的大師,手藝很不錯,待會你可以多嘗嘗!"

戚薇薇點了點頭,神色沒有多大變化。

蘇寒有點無力,他不知道戚薇薇這是怎麼了,從上午出去,跟所謂的朋友見了一面之後,回來就有點冷冷淡淡的,跟平日里判若兩人,自己想辦法逗她開心,似乎也無濟於事。

蘇寒盯著戚薇薇的眸子,開口道:"薇薇,你今天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戚薇薇盯著不遠處的假山,搖搖頭:"沒有,你想多了!"

戚薇薇在說話的時候,腦子裡浮現的,卻是蘇北說的那些話。

你拿了蘇凜的十五萬,就是在給他希望!

對啊,自己給了蘇凜希望,最後卻讓他希望破滅,他何其無辜,卻要承受這樣的難過。

蘇寒看見,戚薇薇說完話,神色又變得有幾分恍惚。

他無奈的搖搖頭,給戚薇薇拉開椅子,伸手去拉她的胳膊,讓她坐下來。

誰知道,戚薇薇卻下意識的躲開了。

蘇寒的手,就這樣尷尬的舉在空中。

半天,他才將手放下來,不自然的笑了笑:"坐吧,完了點菜!"

蘇寒說完話,自己也在戚薇薇對面坐下來。

蘇寒這次沒有再主動開口說話。

他要是現在還看不出來,戚薇薇存心躲著自己,那他就是蠢貨。

他拿出手機,給百葉發了一條消息:"去幫我查查,戚薇薇上午出去見了誰!"

百葉的消息,很快就發過來了。

她的心情似乎也不是很爽:"你自己去問啊,這種事情,還要我去查啊,你都不怕戚薇薇知道了,會生你的氣嗎?"

蘇寒忍不住皺眉。

他繼續發消息:"不要說有的沒的,趕緊幫我去查,我要是能問出來,還用的著你去查嗎?"

百葉隔著屏幕,似乎都感覺到了蘇寒濃濃的不爽。

她扯了扯嘴,快速的在屏幕上打下一行字:"好好好,OK,我馬上就去查!待會給你說韓蘇蘇的事情!"

百葉的消息發過去后,蘇寒沒有再回復。

蘇寒盯著戚薇薇看了半天,她也沒有任何反應,好像根本沒有察覺到自己在看她一般。

這讓蘇寒很無力,她究竟是見了誰,才會變得這麼心不在焉,整個人連魂都丟了。

蘇寒點了菜,抬頭看了看戚薇薇,開口道:"你有沒有特別想吃的東西?"

戚薇薇看了蘇寒一眼:"你隨便看著點啊,我什麼都行!"

蘇寒無奈的搖搖頭,他將菜單遞給服務員,轉身看著戚薇薇,想找個話題,轉移一下戚薇薇的注意力。

想到查詢這麼多天,都沒有找到的曾佐凡。

蘇寒眸子閃了閃,開口問戚薇薇:"薇薇,這段時間,你有沒有見過薛梓桐?"

不知道為什麼,蘇寒總覺得,上次曾佐凡最後還是被薛梓桐藏起來了。

但是,薛梓桐是戚薇薇的朋友,一些事情,他也不好硬來,只能旁敲側擊的問問。

戚薇薇聽到薛梓桐的名字,她這才回過神。

想到那天晚上,薛梓桐的失控,戚薇薇有點心塞,當初不應該將薛梓桐介紹給曾佐凡的。

這樣的話,或許她跟薛梓桐,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想到這裡,她看著蘇寒,搖搖頭:"沒有,從那天晚上之後,我們再也沒有見過,只不過,這兩天,我打算抽空見她一面,或許,我們兩個人談談,我們之間的關係,還有轉機!"

蘇寒看見,戚薇薇的眸子里,閃過一絲希冀的光,他就知道,這個傻姑娘,還是不捨得和薛梓桐鬧掰。

只不過也能想通,戚薇薇本來就重感情。

再加上,薛梓桐在她苦難的時候,也幫過她很多。

戚薇薇本就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她現在這樣的反應,再正常不過了。

蘇寒盯著戚薇薇,點了點頭:"既然你不想放棄你們之間的友情,那就去見見她把,只不過薇薇,你要記得,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要委屈了自己,你的身後還有我呢,我自己就算受再多的苦,我也不捨得你委屈!"

戚薇薇聽著蘇寒發自肺腑的話,有點心裡酸酸的。

她最終點了點頭:"好的,蘇寒,我聽你的!"

蘇寒"嗯"了一聲,他抬頭,剛要說什麼,電話就響了起來。

他拿起來一看,是百葉發的微信。

百葉:蘇寒,你確定你要知道,是誰見了戚薇薇嗎?

蘇寒:我當然確定,不然我讓你去查它幹嘛!

百葉:好吧,既然你這麼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吧,跟戚薇薇見面的,並不是她什麼所謂的朋友,而是你的母上大人,蘇北女士!

蘇寒拿著手機的手,猛地一緊。

媽咪!她為什麼要見薇薇。

蘇寒的腦子裡,下意識的腦補出一段,豪門婆婆見兒媳的場面。

想到母親不知道給戚薇薇說了什麼,才讓她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蘇寒的心裡,就有點說不出的難受。

他抬頭看了看戚薇薇:"薇薇,我看你今天心情似乎不大好,要不吃完飯,你直接去找薛梓桐吧,我給你放半天的假!"

戚薇薇吃驚的抬頭看著蘇寒:"為什麼要給我放假?"

蘇寒看著戚薇薇吃驚的眸子,突然不知道怎麼回答。

半天,他才憋出來一句:"我想讓你開心起來!" 皇帝聽到消息的時侯,正在南書房議事,並不往心裡去,反而笑了一聲,「這小子躲藏的本事得了他娘親的真傳,把奴才們都唬住了。」

幾個大臣都附和著說著奉承的話,把小太子誇上了天。

可坐了不到一刻鐘,皇帝自己坐不住了,「得,今兒個就到這吧,朕得過去瞧瞧。」

他說走就走,幾個大臣剛起身躬身送駕話,皇帝已經出了門口,也不坐輦,箭步如飛的往御花園去了。

到了那裡,月桂一見他就跪下了,哭喪著臉,「皇上,奴才沒有看護好太子殿下,罪該萬死!」

皇帝哼了一聲,「起來吧,附近都找過了么?」

「回皇上,都找過了,哪裡都不見太子殿下的蹤影。」答話的正是皇帝指派保護墨容麟的侍衛。

皇帝一聽就惱了,抬腳踹他,「幹什麼吃的,朕讓你們看好太子,你們就是這樣辦事的?一群廢物!」

侍衛被踢得往地上一趴,囁囁的,「太子殿下不讓我們跟著……」

「你們是聽他的,還是聽朕的?」氣不過,又是一腳。抬頭看看天色,「不見多久了?」

月桂低低的說,「快,快一個時辰了。」

「一個時辰!」皇帝瞪她,「怎麼才去報朕?」

「奴才以為,殿下又,又象上次那樣,藏起來……」

別說月桂,皇帝自己也是這樣認為的,他是了解墨容麟的,別看年紀小,發起脾氣來也是蠻嚇人的,真橫起來,這些奴才侍衛沒一個是他的對手。

他雖然認為墨容麟會象上次一樣自己走出來,但時間拖得長了,他還是有些擔心的,萬一摔了磕了也不是小事。只是……為什麼預感不太好,這麼久了,一點消息都沒有,難道又要象上次那樣興師動眾,把闔宮上下翻過來找么? 婚情撩人:狼性總裁嬌寵妻 倒底是麟兒自己躲起來,還是有人把他劫走了?這個念頭一起,皇帝呆不住了,下令全宮戒嚴,叫寧九調拔禁軍全力搜尋墨容麟。

動靜一大,想藏也藏不住了,瑞太后氣喘吁吁的跑過來,「皇帝,好端端的麟兒怎麼又不見了?都找過了沒有,上回說是他自己藏起來的,這回呢,哎喲,哀家的小心肝哎,什麼不好玩,要玩躲貓貓,都這會了,躲哪也該出來了不是?」她說著喊起來,「麟兒,快出來,阿嬤找你來了,麟兒,乖,快出來,天要黑嘍……」

修元霜也趕到了,焦急的四處張望,一轉眼看到月桂低頭杵在那裡,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厲聲道:「你是怎麼同本宮說的,說殿下比你的命還重要,如今殿下不知所蹤,你的命還好好的,沒擔待的奴才,虧得皇上那麼信任你……」

瑞太后心裡正急得不行,一聽這話,立馬就說,「來呀,把這個沒用的奴才拖下去杖斃!」

月桂嚇得卟退就跪倒下去,可是沒有臉求情,人是在她手上丟的,本來就是罪該萬死。

皇帝煩燥的擺擺手,「行了行了,先把人找著再說。」

寧九在邊上插了一句,「皇上,要不要西華宮去看看。」

雖然假皇帝被關起來了,如珠如玉也被圈在西華宮裡,但南原的巫術神出鬼沒,沒準這事真的跟他們有關。

皇帝立刻拔腿就走。修元霜看著他急匆匆的背影,咬了一下唇,肩頭卻微微一沉,抬頭一看,瑞太后對她搖了搖頭,示意她放寬心。

對舞陽公主是白千帆的事,瑞太后並不太意外,天底下哪有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她雖然不知道其中緣故,但白千帆回來對墨容澉父子是好事,只是沒想到洞房花燭夜,倆個人就鬧翻了,新皇后連夜被圈到了西華宮,看皇帝剛才那箭步如飛的樣子,想必過去問麟兒是其一,想見白千帆是其二。

皇帝踏進西華宮的時侯,抽了門口侍衛的長劍在手裡,進門就拿劍指著如玉,「把太子交出來!」

如珠如玉皆是大驚失色,跪倒在地,瑟瑟發抖,「皇上,冤枉啊,太子殿下怎麼會在這裡?再說門口那麼多侍衛,我們就是想出去也出不去啊……」

皇帝冷哼,「別以為朕不知道你們的鬼把戲,你們那些神神鬼鬼不是很厲害么?」

「沒有大祭司下符咒,我們對太子殿下什麼都做不了,您一定要相信我們。」

「朕憑什麼相信你們?」皇帝把劍往前送一寸,劍鋒微微刺破了皮膚,印出一點紅印來。

「我們可以對天發誓,絕對不是我們乾的! 風裏狼行 請皇上明查!」

「這是朕的宮殿,向來相安無事,朕想不出除了你們還有誰?」

「會不會是舞陽公主!」一直沒吭聲的如珠叫了起來,「她……」

皇帝瞳孔一縮,「她不是嫁給藍文宇了么?」

如珠看了如玉一眼,低下頭,囁嚅的道:「舞陽公主沒,沒嫁給藍將軍。」

「這麼說,那日你們騙了朕?欺君是什麼罪,你們可知道?」

如珠怯然的抬眼,「如果我們說實話,皇上能饒我們一命嗎?」

「朕姑且聽一聽再說。」

「可是……」

「不要跟朕談條件,你們沒資格,快說,舞陽公主沒嫁藍將軍是怎麼回事?」

「公主被大祭司攝了心神,慢慢失去了部分記憶,她不記得太子殿下和皇上,她的精神被人控制,會聽從主人的旨意,明明一切都好好的,可是大婚的晚上,她突然跑了,下落不明。」

「什麼時侯的事?」

「如玉嫁來東越的那天,公主也從宮裡下嫁到將軍府,後來我們收到了公主逃跑的消息,所以才急趕慢趕到了臨安,就是怕她突然出現佔了先機。」

皇帝沉默半響,把劍拋給寧九,「朕暫時不會殺你們,但朕若是發現你們有任何不軌,格殺不論。」

「不會不會,皇上放心,我們絕不敢亂來。」

皇帝轉身走了,出門的時侯,有些心不在焉,被絆了一下,寧九趕緊扶住他,「娘娘若到了宮裡就跑不了,皇上別心急。」

「多事,」皇帝瞪他一眼,「宮門都閉了么,天馬上就黑了,找太子要緊。」

——————-

以下是90同學的小劇場,請大家欣賞。也歡迎各位有興趣的讀者踴躍的創作小劇場。

墨容麟眨巴眨巴大眼睛對著作者撒嬌:作者大大,我想要個妹妹。

作者看向還在生氣的某人。

白千帆:看著我幹什麼!讓墨容澉自個兒生去!

作者:誒~好主意,我也想看看他十月懷胎……

「鋥」刀出鞘的聲音。

作者汗:嘿嘿,我開玩笑的,開玩笑的…… 戚薇薇皺著眉頭看了蘇寒一眼,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她緩緩的點點頭:"行,吃完飯,我出去走走,找梓桐聊聊!"

蘇寒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這才好嘛,有事情不要憋著悶著!"

蘇寒看著戚薇薇,心想道,媽咪來找戚薇薇的事情,斷然是不能問她的,戚薇薇肯定不會告訴自己真相的。

索性,他回家直接問媽咪吧!

媽咪從來都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人,自己問問她,或許能夠得到答案,好過於在這裡,來問心緒不穩的戚薇薇。

一頓飯吃的分外安靜。

吃完飯後,蘇寒要送戚薇薇去薛梓桐家,戚薇薇卻開口拒絕了:"我去找一家奶茶店,等梓桐過來吧,我這樣直接找過去,她未必會願意見我!"

蘇寒看見戚薇薇的態度執著,只能點頭答應。

戚薇薇看蘇寒的車子離開,她這才拿起手機,給薛梓桐打電話。

"喂,梓桐,你在哪裡,我們兩個人現在能見一面嗎?"戚薇薇說。

"薇薇,你覺得我們倆,現在還有什麼可說的嗎?我承認我那天晚上包庇了曾佐凡,可是,我並不認為,保護自己喜歡的人,我做錯了什麼,薇薇,你也清楚,我不想跟你反目的,但是,道不同不相為謀,我想,我們不適合再見面了!"薛梓桐說的很是絕情。

戚薇薇站在路旁,倔強的咬著嘴唇。

史上最強導師 她不想哭,眼眶卻已經紅了。

"梓桐,我們這麼多年的感情,難道真的抵不過認識幾個月的男人嘛?我真的沒有害你之心,為什麼,你就是不肯相信我呢!如果你跟曾佐凡在一起,你真的會受傷的!"戚薇薇忍不住說道。

"就算是受傷,我也不在乎,薇薇,我喜歡他,我希望你不要再勸我了!"薛梓桐的語氣,大有一種不撞南牆不回頭的決心。

戚薇薇無奈的搖頭,為什麼她們倆會變成這樣。

難道就是因為曾佐凡的出現嗎?

這一刻,戚薇薇討厭極了曾佐凡。

要是沒有他出現,這一切就都不會發生!

"梓桐,無論怎麼樣,我還是想見你一面,哪怕是最後的告別,我們靜下心來聊一聊,我在我們以前常去的那家奶茶店,我會等你一個下午的,不管你來不來!"戚薇薇固執的說道。

薛梓桐的聲音聽起來硬邦邦的。

卻沒有人知道,她其實已經心軟了!

"隨便你,反正我說了,我是不回來的!"薛梓桐生氣的說完,就掛了電話。

戚薇薇一個人傻站在原地,有點茫然和無措。

戲精總裁:雙面嬌妻要甜寵 最終,她還是轉身,走進奶茶店。

蘇寒和戚薇薇分開后,直接開車回家。

因為心裡有事,他很清楚,就算自己去工作,效率也不高。

路上,蘇寒一邊開車,一邊給百葉打電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