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蔣介石說完,雙眼一眨不眨的盯著韋步平的雙眼。

韋步平噌的一聲站起來,啪的一個靠腳,身體站得筆直,大聲回答道:

「一是瓊崖保衛部隊剛剛成立數月,尚未形成戰鬥力;二是卑職秉承家父教誨,中國人不打中國人!請委員長原諒卑職不能遵命!

他日中日再戰,但有軍事委員會召喚,卑職必率部下衝鋒陷陣,萬死不辭,以馬革裹屍為榮!」

蔣介石直視站得筆直的韋步平,臉色數變,良久方才點頭說道:「坐下,請坐下!你的意思我明白了。」

蔣介石有些失望,他還以為韋步平會跟普通年輕人一樣,激動得領命而去,誰知道對方想都不想一口回去,臉上有點掛不去!

韋步平坐下之後說道:「卑職願意為國家作貢獻!卑職駕機南來,看到魯湖、金水河一帶,浩浩蕩蕩一大片灘涂、蘆葦之地。

卑職料定必是河水倒灌、無法耕種所至,卑職擅長農耕水利、畜牧莊稼,願意牽頭建成為魚米之鄉,獻之於國家!」,

韋步平這一番話下來,蔣介石臉色緩和下來:「說說你的想法?」

韋步平答道:「築壩以拒江水倒灌;開挖引河,裝置泄水門,以宣洩內澇;建築船閘,以利航運!」

「好!」

蔣介石叫了一聲好,站起來雙手倒背踱步二圈停下來說道:「你想什麼時候開始動工?」

「當然是越快越好,如果得到授權,明天我就可以開工!」

「好好好!」蔣介石一連說了3個好字,興緻勃勃的坐下來,與韋步平探討起金水河的水閘來! 綜穿再穿就剁手! 完全忘記了召集韋步平來參與「剿匪」的事。

韋步平把後世了解到的金水閘情況一一道來:於長江東岸築堤數公里,以拒長江每年汛期大水,在金水河入長江處築水閘,江水盛漲,則閉閘以防倒灌江水;退落,則啟閘以泄積潦!

則如此金水河沿線可免泛濫之災,旱窪之地可化為沃土!可增墾田畝面積為614平方公里,約合90餘萬畝……

韋步平看蔣介石興緻勃勃,心想這位蔣委員長對農業也是有見識的!

站在門口的戴笠看倆人談得興緻勃勃,心裡暗暗納悶:委員長很少跟人談得這麼攏,這年輕人不得了啊!

倆人已經把農場的名字也想好了,就叫金水農場!

直到有緊急軍情要處理,倆人才停下談話,韋步平向蔣介石告辭,蔣介石把韋步平送到門口。

當晚韋步平住在武漢,第二天一大早,韋步平剛剛吃過早飯,就有一大堆人要見他。

這些人里有揚子江水道整理委員會的人,有全國經濟委員會的人,有農事試驗管理局的人!

全是連夜委派過來,參加建設金水農場的公務員。

其中有一位名叫陳振先的人,他是昨天晚上被任命為金水農場第一任場長!連夜從南京趕到武漢!

倆人聊幾句之後,韋步平才知道陳振先是粵東新會人,跟韋步平算是粵東老鄉!

再聊下來,韋步平對這位粵東老鄉震驚不已:今年55歲的陳振先,曾經任駐美使館書記官,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攻讀農業,被清朝授翰林院編修,任奉天農事試驗場監督,高等農學堂教習等職。

民國初年,陳振先任農林總長兼教育總長、署理教育總長、總統府顧問、安福國會參議員等等職務!

陳振先竟然是一個大牛人!

當然,最牛的還是韋步平,所有來報到的揚子江水道整理委員會2名公務員,全國經濟委員會2名公務員,金水農場籌建處12公務員,加上陳振先本人,全歸韋步平這個金水農場籌建總指揮調度!

「憑什麼我們這些幾十歲的人,歸你一個20出頭的年輕人管!」

一名40歲的大叔終於忍不住了:他NN滴!上司竟然跟我兒子一個年齡!叫我們這些人的老臉往哪裡放?

「是啊!這麼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孩,懂什麼水利?懂什麼農場?」

「你爹是不是國民黨的高官?」

「你們這些紈絝子弟,除了吃喝玩樂還懂什麼?」

……

有了一個人帶頭髮難,眾人萬箭齊發,各種口水紛紛向韋步平噴去!

只有陳振先笑而不語!

面對眾人的責問,韋步平始終面帶微笑。

直到眾人說累了,詞窮了,聲音低下去了,韋步平這才開始說話。

「因為建設金水農場的錢全是我墊付的!」韋步平笑道。

這話很有殺傷力,現場馬上肅靜一片!

韋步平看眾人臉的時候,無人敢跟韋步平對視,擔心一不小心惹惱這位大爺級的人物!

因為他是金水農場籌建總指揮,一言不合,甚至都不用說話,叫你滾蛋,你就得灰溜溜的滾回原單位去!

被「退貨」回原單位,必定很不光彩!

「咳咳!」一名50多歲的官員咳嗽了一聲,看到大家的目光一齊看向自己,這才慢條斯理的說:

「我是揚子江水道整理委員會職員李成雲,我們整理委員會在1929年測量這一帶的地形、水文、氣象等資料,制訂了《湖北金水整理計劃》。

提出在金水河口建閘固湖,建立農場的設想,1930年上報國民政府財政部長宋子文核准,只是一直沒有撥款下來,方案一直擱置到現在!」

「預算多少錢?」韋步平問道。

「82萬銀元!」李成雲答道。

「82萬銀元?」韋步平瞪大了眼睛。

周圍眾人心想:被嚇怕了吧?你以為金水農場是十萬幾萬就能建起來的?

「建設資金翻倍!我給164萬銀元!把堤岸、水壩加高、加厚!你們的工資在原單位多少?全部翻番!」

「嘶!」

眾人倒抽了一口冷氣,面面相覷,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這世上居然有這麼好的好事?

「對了,那個誰?」韋步平指著剛才發言的那名揚子江水道整理委員會職員。

「在下李成雲!」

「李成雲,金水農場的建設期限是幾年?」

「3年!建設期限至3年後的1935年9月!」李成雲恭恭敬敬地說。

「3年太久了!」

…… 「3年太久了!」

韋步平一邊踱步一邊搖頭:建設用去3年時間,黃花菜都涼了!這建成之後不幾年,小鬼子全面侵華,豈不是給小鬼子佔了?全便宜了小鬼子!

眾公職人員的眼睛都看著韋步平,隨著他來回踱步左右掃視,都想看看這位「紈絝子弟」能搞出什麼新意思!

「記錄!」

「是!」李成雲很醒目的向前踏上一步,從口袋裡掏出鋼筆和筆記本!

「招聘勞工築堤,修建水閘!除了給予正常的人工費用之外,承諾金水農場的良田一人分5畝給他們耕種,免費耕種至1935年9月為止!」

「這……這也行?」

眾公職人員面面相覷

李成雲吶吶的說道「恐怕上級不批!」

「不批我就不建了!」

這下眾人沒異議了,韋步平揮揮手:「就這麼定了!」

「是!」眾公職人員心想你是老大,你說了算!

啪啪啪……

有人鼓起掌來,眾人順著聲音看去,鼓掌的人竟然是金水農場第一任場長陳振先!

「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啊!」陳振先笑道:「許諾參加建設的民工,免費使用田地一段時間,民工們必定抓緊時間築堤、建水閘!

如此一來水壩早日落成、水閘早日使用,則金水農場可以提前使用2年,多種出稻穀四就!這是國家之幸!」

眾人一想:可不是!雖然白給工人種了二年稻穀,但是不是多產出糧食了嗎?如果90多萬畝田地多種二年稻穀,則多產出18億斤稻穀!

「這裡有一個前提!」陳振先不愧是在加州留學過農業的,馬上看出了問題。

「實現韋長官的規劃,得做到二點:一是在明年5月訊期來之前,完成築堤和建水閘,二是在明天春天前開墾好良田!」

眾公職人員不是學水利就是學農業出身,聽了陳振先的話,都頻頻點頭:確實是這樣,時間緊任務重!

「現在是9月份,洪水訊期已經過去!」韋步平看了眾人一眼說道:「換一句話來說,可以開荒墾田了!我們爭取冬種一季農作物!例如土豆!」

「韋長官,做事要講客觀規律!」李成雲站出來公開反駁韋步平:「現在距離明年開春沒幾個月了,能開多少荒?墾多少田?」

眾公職人員看著李成雲,心想你這個傻子,韋長官是個了不起的人物,人家說話自有道理!哪有你這樣瞎批評的?!

「李成雲是吧?!我記住你了……」

眾人一聽心想壞了,李成雲要被這年輕人打擊報復了!

眾人聽韋步平繼續講下去:「我提名你為金水農場第一副場長,請陳場長批准。」

我擦!這樣也行?

眾人目瞪口呆!就聽到金水農場正牌場長陳振先說道:「我同意!」

「很好!」韋步平說道:「等一下我就去發報,採購100台帶犁拖拉機,上海有現貨!如果用船運輸,幾天時間就到了!李副場長,這招聘拖拉機手、開荒墾田的事就交給你了!」

「保證完成任務!」李成雲一個立正,像名戰士一樣接受了任務!激動得滿臉通紅!

「等等!上海有現貨拖拉機?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有人提出了質疑。

「幾個月前,我從米國一次購買了100台拖拉機,把米國人震驚了!他們做夢也想不到,我國竟然有這樣強大的購買能力,米國幾間拖拉機廠全部在上海設立銷售點!」

原來是這樣!

眾人用敬佩的目光看著韋步平:牛人啊!外國人給驚倒了!

「目前在瓊崖有400多輛拖拉機在作業!還不夠!還要擴大拖拉機的數量,種植甘蔗的面積超過50萬畝!」

「滋!」眾人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氣:400多輛!50萬畝啊!

「等等!」李成雲副場長說道:「我還有一個百思不得其解的疑問,不知道應不應該說出來!」

女神的貼身侍衛 「有疑問儘管說!」韋步平微笑道。

李成雲說道:「我們使用拖拉機,需要人工費,還有燃油費,機器折舊費,這些費用誰付賬?」

「這個很簡單,算算每畝需要多少人工費、燃油費、機器折舊費,加起來就是犁耙一畝田的費用,向田主收費,這不就結了?」

「韋長官言之有理!西方很多國家的農業已經做到分工合作,犁田、播種、收穫,有專業的人去做!」農場場長陳振先說道。

眾公職人員一齊點頭,他們也聽說過國外農業的作法,甚至聽說東三省在清朝末年就有這種農場,但全國範圍也就僅此一二家!

「按照委員長的指示,我們還要任命2名副場長,韋長官你看……」

陳振先目視韋步平,想聽一下韋步平的意見。

韋步平笑道:「另外2名副場長就由陳場長你定奪!一年後,我這個籌建總指揮就要卸任了!農場還得由陳場長你主持!」

眾人一聽,心裡沒來由的一陣惆悵:這樣有擔當的上官,非常的少見,遇到了是緣分,沒想到這緣分這麼快就結束了!

李成雲心想,待我做出一點成績,明年我也跟韋長官到瓊崖去,聽說那邊經濟發展如火如荼,發財的機會多!

眾人又商量了一些具體事項,基本把各項事務分派下去,在場眾人算是金水農場的骨幹,每人都分到了肥缺!

「利益已經均分,希望大家合作愉快!錢是賺不完的!記住:索取要有限度,否則到頭來,什麼也沒有了!」

眾人一齊點頭稱是!

韋步平看著眾人嚴肅的臉,心想人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多數利令智昏,甚至連命都不顧,守住底線的還是非常少的!

「陳場長,把剛才我們討論好的決議,寫成報告,我馬上給蔣委員長過目!這是他親自過問的項目!」

「是!」

蔣介石只是看了開頭,就痛快的批准了!

待項目報告回到韋步平手裡時,韋步平注意到,金水農場隸屬於民國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行營!

韋步平心想不管隸屬於誰,這年頭能給底層百姓一條活路,就算好了!

韋步平雷厲風行,命令在金水河邊的高地開建一幢辦公樓,臨時辦公室就租住在附近的民居里!

…… 金水農場辦公地點固定下來之後,辦公室開始高效運作!

按韋步平的部署,辦公室發報給上海的4家拖拉機公司,從每家公司採購25輛拖拉機,多是履帶式拖拉機!

許家二少 印刷了一批廣告,雇傭人手到武漢、岳陽、長沙、合肥、上海等地張貼廣告,招聘拖拉機手、機修工、遷移落戶種田人、種甘蔗農戶等等!

同時武漢當地的上千名石匠開始進場砌河堤、水閘基座!

……

僅僅4天時間,拖拉機進場機耕,石匠等工人開工,金水河兩邊成為繁忙的工地!

蔣介石聞報有些不相信:有這麼快?

於是親自從武漢乘坐炮艇來到長江、金水河交匯處,看到岸上一片繁忙,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年輕人,辦事能力是一等一的!

本來蔣介石只是在炮艇上看看,然後就打道回府的,看到熱火朝天的勞動場面,蔣介石下令炮艇靠近附近碼頭,他要親自去看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