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蔡毅德在窗口看著記者一個個離開的身影,撥打了老朋友的電話。

「二華,你這個孫子和孫媳婦是真的不錯。」

「廢話,我的孫子和孫媳婦當然優秀,不對啊,我不是都走後門讓你把地皮賣給梓玥嗎?錢都打給你了,你怎麼還開競標會,是什麼陰謀?」

「……沒有陰謀,考驗一下而已,想我當兵這麼些年,第一次破例走後門,還不允許我考驗一下他們了?」

「可以可以,我不跟你說了,世初又來強迫我喝葯了。」

唐華震匆忙掛斷電話,開始東躲西藏。

蘇世初滿臉黑線地盯著上竄下跳的唐華震,每天一到喝葯的點,就開始鬧騰,「你要是不想我告訴宓兒和梓玥,就給我過來把葯喝了。」

一聽到要告訴蘇宓和唐梓玥,唐華震的命脈就像是被遏制住了,心不甘情不願地朝著蘇世初走去,一臉苦大仇深的模樣。

蘇世初是無奈了,唐華震這麼個老頑童,他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了,「勸你別磨蹭,不然我現在就打電話,不過宓兒和梓玥也應該快回來了。」

聽到快回來了四個字,唐華震一溜煙就跑過來咕咚咕咚把葯喝光了。

等唐華震喝完,蘇世初遞給唐華震一顆蜜餞,就把碗收了,一邊往廚房走,還不忘了吐槽唐華震說好什麼都不管了,都交給孩子們,結果還不是偷偷去給孫子走後門了。 在回家路上的唐梓玥和蘇宓也在想同一個問題,競拍價1元根本就不合理,與其說今天的競拍是為了競拍而競拍,倒不如說是蔡毅德在找地皮的繼承人一般。

「我聽人說過,好像爺爺和蔡老是舊相識?」

蘇宓想起來以前何遠曾經提到過唐華震和蔡毅德是鐵哥們,唐梓玥點點頭,證實了何遠說的沒錯。

「那看起來是爺爺的暗箱操作咯?」

「差不多是這樣的,他向來喜歡在背後支持我。」

蘇宓點點頭,不再言語,剛才意外地想起了何遠,蘇宓的神情暗淡了很多。

雖然何遠背叛了唐氏集團,給陳濤當間諜,但是說到底他也沒做什麼謀財害命的事,結果卻慘死在穆琛手下。

當初是蘇宓進公司,是何遠一直帶著她的,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何遠怎麼著也算得上是蘇宓的半個伯樂,有什麼大的項目,何遠也是帶著蘇宓積累經驗,才讓蘇宓一步步走到今天。

唐梓玥雖然注意到了蘇宓的情緒突然很低落,但卻是在一個紅綠燈的時候,唐梓玥才看到蘇宓蜷縮成一團,眼裡的淚止不住的流。

這一下,唐梓玥可慌了神,手忙腳亂地從扶手箱(駕駛座和副駕駛座中間的箱子)找出紙巾,遞給蘇宓,原本唐梓玥是想替蘇宓擦眼淚的,但無奈綠燈亮了,只能先開車找個能停靠的位置。

唐梓玥把車停好,熄了火,小心翼翼地捧起蘇宓的臉,仔細地替她擦乾淨眼淚,「宓兒沒事的,我在呢。」

蘇宓哽咽著靠在唐梓玥的肩膀上,「唐唐,其實何遠他罪不至死吧,可說到底穆琛叔叔是為了我們才殺人,我總感覺是我們見解害死了何遠。」

唐梓玥滿眼地心疼,他這個心軟到骨子裡的寶貝宓兒,真的是心軟良善的讓人想把全世界都捧到她面前,但是唐梓玥知道,太心軟了是蘇宓致命的弱點。

「宓兒,看著我。」唐梓玥扶住蘇宓的肩膀,讓蘇宓能夠直視他的眼睛,「這個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我想這個道理你比我明白,所有的事情都是黑白共存,善惡相依的,只不過是看得角度不同罷了。」

「何遠不在了確實令人惋惜,但是事已至此,糾結於親情還是道義無濟於事。我們或許應該大義滅親送姑父去警局,可是我們做不到,所以會受到自我內心的正義和道德的譴責。」

「因為受到了內心的譴責就會難過到窒息吧,我知道的。但是宓兒,人可以大愛無私,但也得學會自私,不然對自己也太不公平了不是嗎?」

「唐氏集團這麼多公益基金,還有善待何遠的家人,也是我們替姑父贖罪的一種表現。」

「所以宓兒,如果心裡難受,再哭一會也沒關係,但不能一直沉浸在悲傷里,你要永遠記得,我會一直一直陪在你身旁。」

唐梓玥把蘇宓搭落在額前的碎發別到蘇宓的耳後,捧著蘇宓的臉,溫柔地蜻蜓一吻,雖然很短暫,但也帶個蘇宓了無盡的力量。

「嘁,你好啰嗦啊,唐唐。」蘇宓撅著嘴撇過頭,不敢去看唐梓玥,真是的,唐梓玥不知道他現在有多迷人嗎,終於拿對了劇本還那麼溫柔深情地注視著她,心都快化了耶。

唐梓玥歪著身子偷看蘇宓的小表情,女強人的柔情一面真是太可愛了,簡直直擊心臟。

「兩位,再次建議不要在停車位上秀恩愛,請給我們這些巡警一些關愛,我們不想再恰檸檬了。」

上次突然出現的巡警,今天同樣再次出現叩了叩車窗,溫馨提示不建議在這裡虐單身狗。

「你管人家小兩口乾嘛?」

那位巡警的小夥伴跟了過來,拽著他就走,蘇宓和唐梓玥只能聽到那位巡警最後的呼喊,「我單身我恰檸檬,我羨慕!」

蘇宓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起來,每次深情時刻都被發現,太讓人害羞了吧。

「咳咳,哈哈哈哈。」唐梓玥坐在駕駛座上,絲毫不加掩飾地捧腹大笑起來,蘇宓一頭霧水的看著笑得極其歡樂的唐梓玥,他在笑什麼?哪裡好笑了?

「好了好了,我不笑了,我們回家吧。」

唐梓玥硬生生地憋著笑,揉揉蘇宓柔順的頭髮,直到揉的蘇宓的頭髮亂作一團,蘇宓的脾氣也快要爆發的時候止住手上的動作,開車回家。

唐梓玥其實心裡是感謝過來的那兩位巡警的,雖然破壞了深情時刻,但是蘇宓被逗笑了,就是唐梓玥認為最重要的事了。

知道今天D集團也參加競標,崔夫人在酒店裡等了一天的報道,可是媒體和自媒體大部分都是在報道唐梓玥和蘇宓彰顯恩愛的情侶禮服,對於競標結果沒有一家媒體報道。

關於這件事,編輯也都是很無奈的,外出的記者除了情侶裝,拍的其他能寫的基本為零,關鍵這競標結果沒公開發布,他們總不能胡編亂造吧。

崔夫人迫切地想知道結果,也急切想見見崔博然,可她只能看網上崔博然的照片,她不敢去見崔博然,當初崔博然離家的決絕,她永遠忘不了,是她親手把她的兒子弄丟了。

崔夫人坐在床沿邊上,無聲地嘆著氣,她真的好想能跟崔博然重歸於好,哪怕,哪怕讓她放下穆琛聽從唐華震的命令殺了她丈夫的仇恨也行,可是哪有那麼輕易能放下。

「叮咚,您有一條新簡訊。」

手機提示音突然響起,崔夫人拿起被扔在床上的手機,是陌生簡訊。

「崔夫人,我是蘇宓,這是我的手機號。總是稱呼您崔夫人,感覺很生疏,如果您不介意的話,我能稱您一聲崔阿姨嗎?」

崔夫人看完蘇宓發來的簡訊,剛想回復甦宓一個「能」的時候,蘇宓的第二條簡訊接著發了過來。

「我想您應該想知道今天的競標結果,很遺憾D集團沒能競標成功,不過您放心崔總他的情緒很穩定,並沒有因為此事受到影響。」 崔夫人看著蘇宓發來的消息,一顆懸著的心突然落下了,並沒有為D集團的競標失敗而感到遺憾和惋惜,反而多了一種真實的感覺,就如同原本是在雲上飄著,此刻穩穩地落在地面上的感覺。

「宓兒快來吃新鮮出爐的蘋果派啦?」

唐梓玥的聲音從廚房傳來,蘇宓抬起頭正好看見身穿烘焙服的唐梓玥正沖著她晃動著手裡的蘋果派。

蘇宓這兩天喜歡吃甜品,唐梓玥就變著花樣的給她做,今天正好做的是除了巧克力外的,蘇宓的最愛—蘋果派。

聞著蘋果派誘人的香氣,蘇宓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匆匆放下手機就往廚房走去。

「慢點,小饞貓。」唐梓玥捏捏蘇宓的鼻子,眼裡滿滿的都是寵溺,「等一下,我給你切好再吃。」

唐梓玥把蘋果派切好,仔細地吹涼后才遞到蘇宓手裡。

蘇宓從壁櫥里找出蜂蜜,拿著蘋果派蘸著蜂蜜吃,唐梓玥看著蘇宓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樣,心裡也是十分滿足。

至於唐梓玥的「孕吐」,早就已經結束了,沒有任何徵兆的,突然就不吐了,這下唐梓玥就可以和蘇宓一樣天天一起吃美食了。

廚房裡,唐梓玥和蘇宓你儂我儂的互相投喂,客廳里唐華震和蘇世初為了一塊蘋果派差點互掐起來。

「醫生說了讓你少吃糖呢。」

蘇世初搬出醫生的醫囑,從唐華震手裡把裝著蘋果派的盤子奪了過去。唐華震也不甘示弱,以唐梓玥沒放多少糖為由,非要把蘋果派奪回來。

唐梓玥和蘇宓在廚房隔岸觀火,吃蘋果派吃得不亦樂乎。

「唐唐,我發現有句話說的真對。」

「嗯?什麼話?」

「要想抓住一個男人的心,就得先抓住他的胃。你看爺爺和爸現在都不喊你小兔崽子了,這是不是說明你的美食打動了他們的心呢。」

「我是做給你吃的,他們只是順帶。」

唐梓玥不滿地撇撇嘴,抓不抓得住唐華震和蘇世初的心,他一點都不關心,他只想牢牢抓住蘇宓的心。

「好啦,我吃飽了,你也快點去工作。」

蘇宓拍拍唐梓玥蓬鬆的頭髮,一溜煙跑回沙發里窩著看簡訊。

打開手機,有一條來自崔夫人的未讀信息,「謝謝告知,方便的話,我想請你吃個飯。」

蘇宓托著腮又把信息重新看了一遍,太不可思議了,崔夫人居然主動約見她哎,也就是說距離讓崔博然拾回初心又進了一大步。

崔夫人和蘇宓約在一個星期後在酈思閣吃牛排。

當天早上,唐梓玥難得比蘇宓起的還早,一大早就在廚房裡忙忙碌碌的,蘇世初揉著惺忪的睡眼從樓上下來,倚靠在廚房的門上。

「你大早上能不能動靜小點?困死我了。」

蘇世初打了個哈欠,眼睛微張著,頭還不停地一晃一晃的,像是在打瞌睡。不對,就是在打瞌睡,他真的太困了,昨天被唐華震拉著通宵看恐怖電影。

好不容易要睡覺了,廚房裡又傳來了鍋碗瓢盆的交響樂。

要知道蘇世初的房間里樓梯最近,廚房裡動靜,蘇世初聽得一清二楚。

唐梓玥並沒有因為蘇世初的睏倦而停下手中的動作,他給蘇宓煮完早飯,還要給蘇宓準備今天中午要吃的水果拼盤。

看著在廚房裡忙前忙后的唐梓玥,忍不住咂舌,「要不要給你頒發一個國民最佳家庭煮夫的稱號?」

「不要,頒發一個最愛宓兒獎我或許還願意去領獎。」唐梓玥嫌棄地把蘇世初推出廚房。

蘇世初呆愣在原地,他被唐梓玥嫌棄了?一直不都是唐梓玥被他嫌棄嗎?這種兩極反轉是怎麼回事?

蘇宓醒來的時候,餐桌上已經擺好了紅豆雜糧粥、豆乳牛奶、中式鬆餅和三明治。

唐梓玥此時正在給蘇宓中午要帶著的水果在小收納盒擺盤,蘇宓悄悄從背後環抱住唐梓玥,「辛苦了唐唐。」

唐梓玥轉過頭視線對上蘇宓含笑的眸子,視線交匯在一起,蘇宓踮起腳尖在唐梓玥的唇上蜻蜓點水般的輕吻了一下。

唐梓玥的手搭在蘇宓的後腦勺上,輕柔地撫摸了一下蘇宓的頭髮。唐梓玥是不敢再把蘇宓的頭髮揉亂了,畢竟前兩天的時候,他不長教訓把蘇宓的頭髮揉亂了好幾次,最終被蘇宓趕到客房睡了兩天,立馬乖乖認錯。

正在下樓梯準備蹭飯的唐華震和蘇世初,滿臉我是誰我在哪地盯著樓下溫柔對視的唐梓玥和蘇宓,到底為什麼他們兩個人開始無休止的秀恩愛模式?

雖然對於小兩口甜甜蜜蜜的每一天,他們是樂見其成的,但是真的不能考慮一下兩個已經喪偶的孤獨老人的心情,真是每天都被餵了一嘴的狗糧。

簡單的吃了早餐,蘇宓就準備出發去酒店見崔夫人了。

這時候蘇宓的肚子已經很大了,畢竟馬上六個月還是雙胞胎,前幾天去查B超,胎兒的發育也很好。

唐梓玥不放心蘇宓一個人過去,但是今天公司有非常重要的會議,唐梓玥不能缺席,蘇宓也不同意唐梓玥跟她一起過去,所以在蘇宓出發后,唐梓玥整個人都是提心弔膽的。

「放心吧管家跟著呢。」

蘇世初見唐梓玥臉上寫滿擔憂,趕緊拍拍唐梓玥的肩膀,示意唐梓玥不必太過憂心。

唐梓玥丟下一句「不是你老婆你當然不擔心了。」就趕去公司開會,早點開完會,早點去找他的心肝寶貝蘇宓。

「什麼叫不是我老婆我當然不擔心?那也是我的寶貝女兒啊。」蘇世初疑惑地望向正吃得津津有味的唐華震,「老爺子放下那塊鬆餅,那是我的。」

崔夫人此時正坐在酒店的沙發上,雙手緊握在一起,額上不停地冒汗,她現在真的很後悔為什麼上個星期就心血來潮約了蘇宓,現在想想就很尷尬。

崔夫人是典型的糾結型人格,經常容易自我懷疑,陷入觀點前後不一的境地,優柔寡斷,經常猶豫不決。

就像是一方面希望崔博然和她本人都能放下過去和好如初,另一方面還是想要崔博然能比得過唐梓玥,能為他的父親報仇雪恨。 叩門的聲音響起,崔夫人再猶豫也沒用了,蘇宓已經到了。

崔夫人給蘇宓打開門,意想不到的是,崔夫人的眼前是一大捧花,康乃馨搭配百合花,裡面還夾雜著一朵忘憂草,而蘇宓就捧著花站在崔夫人面前。

崔夫人趕緊接過花把蘇宓迎進來,「蘇小姐來就來了還送什麼花呀,真是破費了。」

「不破費崔阿姨,崔阿姨你看我都叫你阿姨了,你還叫我蘇小姐實在是太生疏,如果您不介意的話,就跟婷婷姐一樣喊我小宓吧。」

蘇宓坐在沙發上擦擦汗,微笑著看向崔夫人。

「這怎麼好意思。」

崔夫人一時間有些尷尬,除了在崔博然極小的時候,她喊過崔博然的乳名,其他人她從未如此親密的稱呼過。

蘇宓顯然看出了崔夫人的不好意思,也就沒有強求,不過蘇宓一直在暗自吐槽崔夫人明明姓阮,她卻還要叫崔夫人崔阿姨,而不是阮阿姨。

「崔阿姨,我們今天可能不能去酈思閣了,不過我是他們家的會員,可以直接給我們送過來,不好意思啊阿姨,月份大了,實在是行動不便。」

崔夫人一直聽聞酈思閣的會員不是一般人可以擁有的,在聽到蘇宓是會員的時候,明顯怔了一下,虧的蘇宓沒把她是至尊黑金VIP的事說出來,不然估計崔夫人反應更大。

「是不是快要到預產期了?」

崔夫人仔細觀察了一下蘇宓的肚子,圓滾滾的,這個程度確實不宜在到處走動了。

「還差幾天才六個月,這不是雙胞胎嘛。」

「那可真是好福氣。」

在提及孩子的時候,崔夫人明顯眼睛里多了一抹光亮,而這抹光成功被蘇宓捕捉到了。

「崔阿姨,我第一次懷孕沒什麼經驗,我媽媽早就也不在了,能不能麻煩您教教我這方面的事呀?」

「欸?你媽媽不在了嗎?啊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冒犯的。」

「沒事的阿姨,已經這麼多年,我也早就放下了,說來話長啊……」

蘇宓開始漫長的「賣慘」之路,簡略又聲淚俱下地把當年陳濤犯下的錯事講了講,當然省略了穆琛對陳強的折磨,只講陳濤做過的惡事。

一邊講還一邊在心裡默默祈禱,「各位長輩無意冒犯,我只是借用一下你們的故事來賣個慘。」

蘇宓為什麼要賣慘?

因為作為同一類人,蘇宓看得出來,崔夫人是個心軟的人,比她還要心軟。

而且就在剛才蘇宓突然意識到,無論是陳濤當初的報復行為,還是崔夫人一直對崔博然極其嚴苛,還想讓崔博然從唐家分一杯羹。

這些都只不過是他們受到了傷害無處釋懷,所以選擇的轉移傷害,以這種方式寬慰自我而已,既然如此那蘇宓就告訴崔夫人他們所經歷過的更悲慘的故事。

雖然不能徹底解決崔夫人的怨恨,但是聽到唐家已經有更慘的「報應」,那崔夫人的心裡最起碼會好受一點,這樣對於解開崔博然的心結,就更容易一些了。

崔夫人也從沒想過,唐梓玥幼時失去父母,唐冉琪因穆琛常年不在身邊精神備受折磨,蘇宓的哥哥陳嘉珩(蘇珩)被從小抱走,蘇宓也經歷那麼多慘無人道的暴力事件……

崔夫人並沒有去想為什麼蘇宓要告訴只見過兩面的她這些事,她已經沉浸在那些故事裡了,對比之下她只是失去了丈夫而已,在後來她和崔博然還接受著穆琛的經濟援助,這麼一看,還是唐家蘇家的這些人更讓人心疼啊。

蘇宓講完這些故事的時候,崔夫人已經哭得泣不成聲,蘇宓也從沒想到崔夫人反應這麼大,趕緊拿了紙巾給崔夫人擦眼淚。

崔夫人接過紙巾緊緊攥在手裡,她好久沒有這麼放肆的哭過了,這麼些年的重擔壓得她喘不過氣來,如今大哭一場反而更能釋然。

蘇宓手足無措地輕撫著崔夫人的後背,其實傷害不分大小,她們都曾是受過傷的人,反而她比較幸運一些,遇到了她的唐梓玥。

「咚咚咚。」

叩門的聲音再次響起,蘇宓算了算時間,應該是點的餐送到了,就起身去開門了。

趁著蘇宓去開門的功夫,崔夫人趕緊擦乾淨眼淚,真的是幾十年沒這麼放縱過自己了,哭完反而覺得舒坦了很多。

酈思閣的工作人員把餐具和牛排擺好就離開了,蘇宓和崔夫人坐在矮茶几旁邊的地毯上相視一笑,想不到兩個人的生活習性這麼相似。

「崔阿姨,我們快趁熱吃吧。」

「小宓,就別叫我崔阿姨了,還是叫我阮阿姨吧。」

蘇宓詫異地抬起頭望向突然喊了她小宓,又突然讓她改稱呼的阮苓(崔夫人之後就直接稱為阮苓啦),在接觸到阮苓是真的充滿慈愛的眼神之後,蘇宓也笑著點點頭。

想不到阮苓會釋然的這麼快,蘇宓還以為會有一番苦仗要打呢,然而蘇宓不知道的是其實從崔博然離開之後,阮苓一個人在美國一直有接受心理諮詢。

只不過阮苓距離治療成功一直缺少一個契機,而蘇宓的「賣慘」陰差陽錯的成了這個契機。

蘇宓和阮苓的這頓飯吃得異常愉快,蘇宓真切的感受到了忘年之交的感覺,而且經過這頓飯,蘇宓堅信所有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飯後,蘇宓和阮苓一直在聊天,聊得蘇宓差點忘了吃唐梓玥給她準備的水果,直到蘇宓手機的鬧鈴響了起來。

「鏘鏘鏘,你的貼心寶貝唐唐送來問候,寶貝宓兒有記得吃水果嗎?吃光了的話,記得還有酸奶哦,忘記了的話,快去吃!!!你的寶貝唐唐持續為您送來問候over。」

蘇宓的臉部抽搐了一下,唐梓玥什麼時候給她設置的鬧鈴,還用如此撒嬌般的語氣錄語音提醒?要不是她心理強大,估計要被突然響起的語音嚇昏過去吧。

不對,現在是操心這個的時候嗎?阮苓可就坐在她身旁,把這段語音聽得清清楚楚。

「不是的阮阿姨,他平時很正經的,撒嬌什麼的基本不可能啦,媽呀我到底在說什麼……」 「我懂,年輕人嘛,很正常。」

高冷戰將的命格女孩 看著阮苓一副我懂得的表情,蘇宓臉瞬間爆紅,在家裡還不覺得,但是在外面被人知道唐梓玥和她的小甜蜜日常,簡直是太讓人害羞了。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再次突然降臨,蘇宓打開手機的鬧鈴界面,想看看唐梓玥到底設置了多少鬧鈴。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這滿屏的鬧鈴是什麼鬼?蘇宓往下滑著手機屏幕,這至少得有十個鬧鐘了吧。

什麼提醒吃水果,提醒給唐梓玥打電話,提醒路上注意安全,提醒早點回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