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蓮花之上,一座蓮台出現,陸昊迫不及待邁步上去。

轟!

就在他踏上的一瞬間,感覺到整個空間都象碎裂的水晶一樣,塌了下來,陷入死寂的虛空之中。

這可不是他們撕破后逃遁的虛空,而是空間湮滅后的虛空,進入其中,必死無疑,就連神王,都不會倖免!

重生之再見當年潮 ,陸昊默然無語。

「不對……不對……境魂呢,按理說,境魂應該出來解決這雲龍。哪怕雲龍是神王境,境魂也應該有辦法控制它,不至於將一層都崩潰!」

一個念頭浮現出來,陸昊滿心都是疑惑。

境魂的職守,就是看護管理仙藥秘境中的規則。

但是直到雲中層瓦解崩潰,境魂也沒有出來,既沒有制止雲龍,也沒有將陷入困境中的試煉者送走。

「看來,境魂也有問題!」

就在陸昊的琢磨之中,眼前一切消失,他陷入一片大光明之中。

當周圍空間穩定下來,他再看時,發覺四處都是淡淡的白光。

「這是光明層……」

摸了一下熊本吾家傳的玉簡,陸昊心中默默說道。

光明層是仙藥秘境中最豐饒的一層,許多仙藥寶材,都是出自於此層。

在他周圍,所有的東西,都在發光。無論是那些植物,還是地上的石頭,只有光芒強弱之分,卻沒有任何黑暗。

光明層里,風吹動這些發光的物體,到處都有天籟一般的聲響。

「不知道有多少有能夠脫身,也不知道他們是否進入了光明層。從慕星野那小子跨過的光門來看,他應該不是到了這裡。」

陸昊邁步行走在這片光明的天地之中,感覺除了自己,沒有別人存在。

他隨手摘取了一些只在光明層中生長的藥材,神念開始擴散,一來是尋找好的東西,二則是看看有沒有別人也進入這一層。

熊家的玉簡,對這一層的記錄比較少,因為熊家的那位先祖,在這一層中並沒有四處闖蕩。

「不過,我聽說光明層中有光明泉,那是整個光明層里最重要的寶材,一瓶光明泉水,可以充當煉製一枚神丹的主材!」

大光明丹,一種恢復型丹藥,可以迅速恢復武者的體力元氣。 「這就是光明泉……呵呵!」

一汪泉水前,陸昊站在那裡忍不住笑了。

苦笑。

難怪大光明丹數量稀少,這所謂的光明泉……

一道巨大的泉柱直衝天空,綻放出絢麗的光華。

看起來聲勢浩大,彷彿有許多泉水,但走近來一看,原來這衝天而起的光影,竟然都是虛影。

真正的光明泉,才只有很小的一股,甚至比不上小孩撒尿。

「明明只有這麼一點,卻要鬧出如此大的聲勢來!」

陸昊有些哭笑不得,他俯下身去,拿出玉瓶,準備接取光明泉。

這一俯身,他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在那光明泉邊,有一種怪異的符號。

這符號,他在混沌之地讀取次元匿蹤術時,也曾讀取過,那是上一紀元的文字。


在這一紀元,這文字已經失傳,恐怕除了少數從上一紀元生存過來的不朽,根本無人能懂。

「所見……虛妄……」

陸昊認出了這四個字,他皺著眉頭,是說眼前這光明泉虛妄嗎?

「應該是指光明泉吧……這光明泉竟然是上一個紀元留下的東西?」


陸昊開始用玉瓶接泉水,但光明泉看起來多,接起來少,好一會兒功夫,才接到一滴。

足足花了大半個時辰,陸昊才接到小半瓶光明泉。

然後他突然感覺到極大的危險,立刻收了玉瓶飛身而起。

他才騰到半空,就看到身下的光明泉猛然爆開,緊接著,整個光明界都開始破碎。

一條巨大的雲龍,從光明界下方飛了出來,那雲龍雙眼空洞無光,但身軀卻不知幾千里長!

「該死,它到這裡了!」

陸昊駭然,這不就是雲中層的那條雲龍么?

這傢伙竟然跑到這裡,而且,一下就擊碎了光明層的空間!

眼見光明層如同雲中層一樣就要崩潰,陸昊飛速遠遁。

可是從被雲龍撞碎的空間處,傳來巨大的吸引力,而他又不敢撕開空間,眼見那巨大的吸力把他反拉過去。

雲龍憤怒地咆哮,肆無忌憚地破壞這處空間,沒有任何力量能夠阻止它。

「不行,逃不掉了,只有冒險!」

在連續掙了幾次,也沒有掙破那股強大的吸力之後,陸昊當機立斷。

雷火煉金身、太清不滅體、次元匿蹤術!

這三樣秘法同時施展出來,陸昊還不半心,右拳一握,一道冰藍的光芒從他右拳開始,化成鎧甲,迅速將他整個人都護住。

法則冰甲!

雖然還只是一顆法則種子,但法則就是法則,哪怕尚處於萌芽狀態,仍然擁有極強大的力量。

空間塌陷湮滅之威,實在可怖。

陸昊躲入次元之中,卻仍然被這巨力席捲,直接扯了出來。

只不過這一扯,讓陸昊避開了空間塌陷湮滅的最盛鋒芒。

緊接著,他身外的法則冰甲開始粉碎崩解。

一連串的冰晶從法則冰甲上飛落出去,在虛空中撒出一道長長的光斑。

「法則冰甲最多只能撐五息!」

陸昊心中凜然,這法則冰甲已經消耗掉他元液的五分之一,卻只能撐住五息,那五息之後怎麼辦?

「轟!」

五息時間,轉瞬而過,法則冰甲徹底瓦解,但幾乎就在它瓦解的同時,陸昊身體上火光衝天。

一個火球將他整個包裹住,這是他體內十餘種靈火在混沌幽明炎強化之後,形成的保護層。

雖然不象法則冰甲那樣專屬防禦,但這火球,同樣也有火之法則種子。

又是五息,陸昊的元液已經消耗一半!

「接下來……」

陸昊的神魂之力猛然外放,他的神魂之力遠勝自己的境界,就是一些真神強者都比不上。

這神魂之力,在他體外形成一個念力泡,將他與周圍的空間隔絕。

但是,周圍空間的湮滅,對他的神魂來說,也是一種折磨。

仍然是支撐了五息。

十五息時間之後,陸昊可以說手段盡出,已經再無它法。

現在, 來自大世界

「可惜……竟然不是在與強者激斗中……」

陸昊最後望了上方一眼,那條雲龍還在那裡折騰。

這最後一眼,陸昊沒有保留,動用了洞虛神眼。

然後,他就墜入無邊的黑暗之中。

砰!

三息之後,陸昊只覺得身體一震,然後七竅噴血,但他眼前卻是發生了變化,不是空間破碎時的情形。

取而代之的,是藍天、白雲、大地。

只不過這藍天白雲和大地,現在正在經歷浩劫。

虛空中掉落下來的,可不僅僅是陸昊,還有尚未被空間塌陷摧毀的一切東西。

陸昊再看自己,哪怕用盡方法,他的雷火煉金身也已經被破壞,身體肢離破碎。

只是憑藉太清不滅體,幫助他勉強吊住一口氣。

「拼了!」

發現自己無論是神念還是身體,都處在極度衰弱之中,陸昊毫不猶豫,拿出玉瓶,將玉瓶中的液體倒了一半到自己口中。

光明泉。

原本光明泉用來煉製大光明丹,是最好的療傷神葯之一。

現在陸昊沒辦法煉丹,就只能直接喝光明泉。


泉水入口,迅速滋潤著他已經煙熏火燎一般的咽喉,也為他身體擠出了一絲體力。

近乎枯竭的元液恢復了一點,陸昊體內的太初鴻蒙精氣也微微動了一下。

然後,陸昊墜落的速度變慢了些,他勉強操縱自己的身體,從無數墜落的東西中穿過,到了遠一些的地方,這才稍停。

回頭再望,他掉落出來的地方之下,已經出現了一座由兩層秘境廢墟組成的大山。

雲中層、光明層,都被雲龍破壞了。

陸昊臉色非常難看:「看來此境中的境魂,出現大問題了,很有可能,境魂就是幕後黑手!」

雲龍的蘇醒、雲中層的破碎、光明層的崩解,這些都意味著整個仙藥秘境出了大問題!

冷酷總裁鬥萌娃 咦,不對!」

陸昊突然一頓,望著周圍,臉色閃爍不定。

空中墜落的兩層廢墟,對這一層造成了巨大破壞,使這一層陷入浩劫,但是陸昊卻發現,空中的藍天、白雲,還有身下的大地,有問題!

「藍天……白雲……大地……不對勁……我看到的一切,太不對勁了!」

「光明泉邊的四個字,所見虛妄……」

陸昊深吸了口氣,某種警兆提醒了他,讓他意識到,自己的處境,似乎並非如同他所看到的那樣。

他想了好一會兒,然後伸出手,手掌中多了一枚珠子。 這是熊本吾給他的寶珠,據說是最初發現仙藥秘境的那批人得到的。

後來進入仙藥秘境的人,也曾經使用過這枚珠子,但都沒有什麼發現。

可現在,陸昊一抓住這枚珠子,眼前就發生了詭異的變化。

藍天、白雲、大地,都不見了!

他眼前的所有影像都消失了,而是置身於一片淡藍色的光間中。

「定光珠!」

陸昊看到手中寶珠上閃動了這樣的字跡,然後恍然大悟。

「這枚定光珠,只有在仙藥秘境的這一層中才有作用,此前所有的秘境探險者,都沒有能夠進入這一層!」

周圍的藍天白雲雖然是假的,但是陸昊浮在空中卻半點不解。

他收起定光珠,周圍的幻像又出現了,可怕的是,就連他的洞虛神眼,都看不出這一切是假的。

如果沒有定光珠,哪怕他有所懷疑,也會將這懷疑推翻。

「這樣大規模的幻境,而且做得這麼象……一定是為了掩飾什麼!」

喃喃自語了一聲,陸昊又拿出定光珠,挑了一塊地方停下。

再仔細向周圍看,他所處的位置,其實是在深海之下。

頭頂上的藍光,就是海水的色澤,只不過這海水,大概是在幾萬丈的高空之上。

「這應該是在碧波海之底吧,因為禁法,只能通過仙藥秘境的入口,才能到這裡。」

向空中望了望,再看四周,陸昊臉上露出驚訝之色。

海水被禁制約束,並沒有從空中降落,而他所在的這一塊海底,到處都是光怪陸離的布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