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2 日

葯澤目光望向神色平靜的林塵,詢問道:「不知這位兄台是誰?恕葯澤見識淺薄,真的不認識兄台。」

「林塵。」林塵看了他一眼,淡淡道。

重生之冷王的毒妃 「林塵?」葯澤疑惑,根本沒聽過啊?

「他來自小地域,連靈品地域都不如的地域,葯澤你不用顧忌他。」一人說道,他叫肖峰。

葯澤神色平靜,能達到武宗境界的人,還敢坐在左排第一個位置,怎麼可能會是小地方來的人?

他不信。

「我叫葯澤,來自葯尊谷。」葯澤說道。

林塵淡笑一聲,當作回應。

葯尊谷的谷主葯凡,他還是很熟的,雖算不上老朋友,也很熟悉了。

葯澤微笑回應,心頭微微一凝,他已經自報家門了,而林塵的反應卻如此平淡,這足以說明林塵有更厲害的背景。

至於林塵到底是什麼背景,他就猜測不出來了。

一旁的肖峰撇撇嘴,覺得這林塵真特么是演技派,連葯澤都心有忌憚了。

林塵放下茶杯,望向葯澤,淡淡開口:「我剛來地品地域,聽聞戰龍國皇帝受傷,不知是被誰打傷的?」

葯澤一笑:「不是被打傷,是衝擊聖境時,因為根基不穩,再加上有心魔,導致被反噬受了傷。」

林塵輕點了頭,原來是這樣。

他還以為是被人打傷的。

陸陸續續,又有人進入大廳,他們都對著葯澤點頭,至於林塵,他們根本不認識,得知林塵來自小地方,卻不懂禮數,擅自坐在了左排第一個位置,這讓諸人不爽。

不過也沒說什麼。

因為他們知道,要不了多久,就會有好戲看了。

沒過多久。

有一人進來,此人身材魁梧,神色囂張,傲慢,渾身流露一股傲然的氣息。

他進入大廳,掃視了眾人一眼,最終將目光定格在林塵的身上。

「你是誰!」青年盯著林塵,問道。

語氣不容有抗拒的意志。

林塵懶得搭理他,好好說話他會搭理,用這種語氣跟他說話,懶得回應。

青年見林塵竟然不回他,臉色一沉,不過並未發作,能坐在這個位置,背景又豈會簡單?

肖峰立即對青年笑道:「此人叫林塵,來自小地域,因為不懂事,所以坐在這個位置。」

「小地方?」秦森眉頭一挑,目光打量著林塵,林塵神色如此平靜,小地方來的人敢這樣?

「你去會會他!」秦森對肖峰密語傳音。

肖峰笑著回應,心裡有絲喜色,能跟秦森攀上點關係,也是很不錯的。

「秦森是秦氏家族的少族長!他是巔峰武宗,領悟了毒屬性五星規則,理當他坐在你這個位置!」肖峰上前兩步,對林塵冷然道。

毒屬性規則?林塵挑眉多看了一眼秦森,毒屬性不屬於九種屬性之內,九種屬性之外的屬性一樣很強,甚至有過猶至極。

毒屬性無比毒辣,讓人忌憚!

同境界強者面對毒屬性武者,都會忌憚三分。

不過也無妨。

林塵不懼。

「這個位置我坐定了。」林塵冷道回應。

「讓你坐這麼久已經是給你臉了,看樣子你是得寸進尺了!」肖峰凝化規則之力,一拳轟向林塵。

「滾!」林塵寒芒一閃,一拳迎擊,這肖峰在那左右針對他,讓他很不爽。

啪嗒!

林塵一拳碾碎了肖峰的規則之力,拳頭宛如重山,轟然落在肖峰的拳頭上。

砰。

肖峰倒退幾步,差點就摔倒,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拳頭,拳頭的骨頭已經斷了,他臉色陰沉,這還沒比武,手骨就斷了!

「你給我等著!」肖峰冷冷看了林塵,隨後拂袖離開。

諸人見此,一個個眉頭一皺,即便剛剛肖峰沒有動用力,但肯定也動了真格。

可,林塵還是能輕易擊退肖峰,這足以說明林塵的實力只強不弱。

讓他們無法接受的是,林塵是一星武宗!

葯澤深深看了林塵一眼,覺得此人很不簡單。

秦森冷哼一聲,深深看了林塵一眼,將林塵記住了,隨後坐在了葯澤的身旁。

位居右排第二個位置,僅次於葯澤!

沒過多久。

又是一名青年到了,這青年神色平靜,看了林塵一眼,又看了看葯澤跟秦森,心中疑惑,莫非位置的排名變了?

右排的第一第二順序排列?

青年坐在了秦森的身旁,位居第三。

「荒逍,好久不見。」

秦森對他道。

閃婚蜜寵:小嬌妻,甜又甜 荒逍輕點了頭道:「最近處理一些事。」

「聽說你弟弟荒遙的命牌碎了?可有查到是誰殺你弟弟?」秦森問道。

諸人也聽著。

荒逍的弟弟死了,可以說荒氏家族很受震動。

「還在查!差不多明天就能查到!」

荒逍說道。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諸人點了點頭。

他們倒是想看看,是誰將荒遙給殺了。

林塵聽到荒遙的名字,那不是他之前在方陽城所殺之人么?

荒遙身邊跟隨的人,曾自報過家門,就是地品地域荒氏一族。

荒逍、荒遙…逍遙…

林塵看了一眼荒逍,原來荒逍跟遙是親兄弟。

他並未說什麼,即便查出來是他乾的又如何?

在這戰龍國,即便是尋常的武聖來此,他也能輕鬆應付。



書香閣內閣書房裡。

有一名素衣美人清雅的坐在那裡,看著手上的一份名單,眼神空洞,無神。

「公主,葯澤、秦森、荒逍都來了,你想過選擇哪個了么?」身著青衣正統的宮女對素衣美人詢問道。

龍晴回過神來,沉默不語。

宮女見龍晴的神色,不禁說道:「眼下來看的話,葯澤最適合您,葯澤沉穩內斂,待人溫和,沒聽說過他有什麼不良嗜好,也沒聽說他跟哪個女子有染,若公主能與他結成連理,公主也不會被欺負,而且,葯尊谷定會拿出聖葯治療陛下。」

龍晴輕點頭,宮女所說,也是她心中所想。

放眼地品地域,葯尊谷號召力最強,也是最有可能醫治她父親的勢力,眼下的情況,與葯澤結成連理最配。

「哎…」龍晴輕嘆一聲,這一嘆,蘊含了許多許多。

「公主,你嘆什麼?」宮女好奇道。

「當年塵叔還在的時候,誰不對戰龍國畢恭畢敬? 爹你今天讀書了嗎 塵叔隕落之後,那些人對戰龍國就沒那麼客氣了。」龍晴輕語道。

宮女也是一嘆,道:「若宇文武聖、詩妍女聖、青山武聖沒有被聖邪殿囚禁就好了,那樣的話,宇文武聖他們也能出手救治陛下。」

龍晴默然不語。

聖邪殿想一統天下,首要打擊的就是葉塵一脈。

葉塵未建立聖地,只有一些老朋友,自從葉塵隕落之後,聖邪殿首要剷除的就是葉塵一脈。

葉塵的老朋友,有一些武聖已經被聖邪殿囚禁。

她的父親龍昊得知事態的嚴峻,便想儘快入聖,然後想辦法解救宇文武聖他們。

可,她的父親太急了,導致衝擊聖境時被反噬,而受了重傷。

「若是塵叔還在,天下依然還是太平。」

龍晴輕嘆,聖邪殿發現了葉塵的屍體跟殘留的靈魂氣息,這足以判定她的塵叔已經隕落,也就是說,她的塵叔徹底隕落了。

這時,一名宮女走了進來,她對龍晴微微鞠躬,隨後,緩緩道:「公主,這次而來的人,有一個人比較奇怪。」

「奇怪?」龍晴望著她,好奇道:「怎麼個奇怪法?」

「他來自小地域,連靈品地域都不如,但,他卻坐在了左排第一個位置,前後以一拳之力擊退了諸葛陽跟肖峰,甚至連秦森他都不想搭理。」宮女說道。

「哦?還有這樣的事?」龍晴心下好奇,猜測道:「會不會是聖地的人?」

宮女搖頭道:「已經查過了,聖地青年俊傑里,沒有他。」

宮女遞給了龍晴一張白紙,白紙上有著關於林塵的記載。

二十歲,一星武宗,來自東荒!

龍晴黛眉一挑,疑惑道:「二十歲就已經是一星武宗,怎麼可能來自小地方?他肯定隱瞞了身份。」

宮女輕點了頭,她猜測道:「公主,你說他會不會是聖邪殿的人?」

龍晴心下一凝,聖邪殿雖然盤踞天品地域,但天品地域跟地品地域來往密切,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他長的像聖邪殿的人?」龍晴問道。

「不像。」宮女搖頭道。

聖邪殿的弟子,有個特徵,要麼骨瘦如柴,臉色蒼白,要麼豐潤白皙,就好像是吃多了補品,又像是剛經歷過男女之事的那種容光煥發的白。

骨瘦如柴臉色蒼白的弟子,修鍊的都是尋常邪道功法。

容光煥髮帶著邪性的白,修鍊的是高級的邪道功法。

而林塵不具備這兩種特徵。

「我親自去看看!」

龍晴說道。



大廳里。

諸人閑聊。

林塵神色平靜,時不時的喝口茶。

他安靜的聽著諸人議論,得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有關於聖邪殿的,有關於諸聖地的。

總裁的小萌妻 從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諸聖地正與聖邪殿對抗,但還是被聖邪殿壓了一頭。

這還是邪聖沒有出面,若是邪聖出面的話,諸聖地怕是要遭到不小的重創。

他聽諸人的交談,得知邪聖可能忙於煉化宇文武聖跟詩妍女聖等人。

林塵心中微微一凝,邪聖若是煉化了宇文武聖等聖,實力上定會更上一層樓!

林塵心中無奈。

以他現在的實力,想跟聖邪殿對抗,無疑是死路一條。

只能等柳青璇回來了。

哎…林塵心裡一嘆,他今生怎麼都在吃軟飯。

他只希望柳青璇能早點回來,只有回來了,才能抹除掉聖邪殿,只是,已經過去一年多了…還沒回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