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6 日

葛濤頓時吃了一驚,「江帆,有種就殺了我,不要讓那些卑微的教徒處置我!」他十分害怕,因為他平日根本就不把那些教徒當人看!在他眼裡那些教徒就是他豢養的豬狗一樣。

「嘿嘿,葛濤,天魁教不是有十大酷刑嗎,如果十大酷刑都給你過一遍,你肯定很爽的哦!」江帆笑嘻嘻道。

葛濤臉露懼色,他可知道天魁教十大酷刑的厲害,每個酷刑都是極其陰毒兇殘的,就算你鐵打的漢子也受不了的。

「江帆,你不是人!」葛濤哀嚎道。

「我靠,你敢罵我主人!」納甲土屍立即給了葛濤一個耳光,啪!納甲土屍的手就如同蒲扇一樣,打得葛濤的臉立即腫了起來,牙齒飛了出去,滿嘴流血。

「啊!」葛濤嚎叫起來,他恐懼地望著納甲土屍,再也不敢吱聲了。

葛濤身邊的小娟嚇得渾身哆嗦,椅子發出嘟嘟的聲音,她是最怕納甲土屍了,因為納甲土屍調戲了她,還伸手進入摸了堡壘幾把,要不是黃富阻攔,就被他疏通管道了。

虞靜雅走到小娟面前,拿掉了塞在她嘴裡的臭襪子,「夫人,小娟錯了,小娟是被迫的,請夫人饒了小娟吧!」小娟哭泣道。

「小娟,平日我對你不薄,把你當成我的心腹,你卻出賣了我!你令我太失望了!」虞靜雅搖頭道。

「夫人,小娟知錯了,您就給小娟一次機會吧,小娟願意給您做牛做馬!」小娟哀求道。

「嘿嘿,你喜歡做牛做馬,那就給我做馬騎吧!」納甲土屍壞笑道。

「啊,夫人千萬不要把小娟交給他了!求求您了!」小娟露出驚恐之色,因為她看到了納甲土屍的大棒子,那棒子簡直要命啊!

「小娟,人做錯了事情是要付出代價的,你這次差點害死了我和江帆,你已經沒有選擇餘地了!看在你曾經服侍我的份上,你離開通天谷吧,有多遠走多遠,我再也不想見到你!」虞靜雅揮手斬斷了捆綁在小娟身上的繩子,扭過頭不再看她。

小娟立即跪在地上,她知道自己就算離開天魁教也活了不了十天,體內的僵蟲就會發作,到時候被僵蟲啃噬而死,那太恐怖了。

「夫人,小娟自知犯下不可彌補的大錯,一切都是咎由自取,夫人保重,小娟去了!」然後站了起來猛地朝牆壁撞了過去。

「小娟!」虞靜雅眼疾手快拉住了小娟的手臂,「夫人,您就讓小娟去死吧,小娟願意以死謝罪!」

虞靜雅立刻心軟了,她望了江帆一眼,「帆,你就幫她解除體內的僵蟲吧!」

江帆點頭道:「好吧!」他知道小娟是被葛濤逼迫的,看到虞驚訝的面子就幫她解除僵蟲吧。

江帆伸出劍指,點了下小娟的腹部,片刻之後,一條白色的僵蟲從小娟的肚臍眼爬了出來。江帆急忙抓住爬出來的僵蟲,望著葛濤壞笑道:「嘿嘿,這玩意是你研究出來,我就還給你吧!」

「你,你不能這麼干!」葛濤恐懼道。

江帆捏開個體的嘴巴,把僵蟲塞入他嘴裡,僵蟲立即順著口腔爬進個體的腹中。江帆鬆開手后,葛濤立即吐著口水,他想把僵蟲吐出來。

「小娟,你可以走了,以後好自為之!」虞靜雅道。

小娟跪下,對著虞靜雅磕了三個響頭,然後爬起來哭著跑出了屋子,她離開了天魁教。

「傻蛋,你提著葛濤,我們到前殿去,通知大家到前殿開審判大會!」江帆道。

「帆哥,我們還漏了一位陳副教主沒有解決呢?」黃富提醒道。

「副教主陳英和我關係不錯,不用擔心。」虞靜雅道。

「哦,那我們就去前殿開審判大會吧!」江帆道。

片刻之後,前殿站滿了天魁教徒,他們看到教主葛濤被五花大綁在石柱上,頓時大吃一驚,「教主怎麼被綁起來了?」

「怎麼回事?教主夫人怎麼和黃門主站在台上面了?」

下面頓時議論紛紛,江帆望著眾人,「兄弟們,你們誰沒有被迫服食僵蟲丸的,請舉手!」

結果下面沒有一個舉手的,「這樣看來我們所有的人都被迫服食了僵蟲丸!這是為什麼呢?這就是教主葛濤不信任我們,他根本就不把我們當人看,我們就是他的利用工具而已!就連教主夫人也被迫服食了僵蟲丸,可見葛濤是一個疑心多麼重,自私自利的小人,我們為這樣一位教主賣命值得嗎?」江帆一語道出了大家心中的想說而又不敢說的話。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林軒對着花清墨點了點頭。

“花學長好。”

“今天晚上我開了不少卡座,就在A區,記得過來坐坐。”

“原來是花公子買單,看來今天晚上有不少漂亮的妹子吧!”

唐演看着花清墨,露出一臉的壞笑。

“怎麼,比一比?”

“這可不敢,還乞求花公子留兩個漂亮的給我們呢。”

花清墨擡手拍了拍唐演,看上去他們之間的關係很好,林軒四處看了看,這是一個超大型的舞廳,林軒上一次去舞廳,還是在昌臨的時候,記得那次是去逮捕一個重要的嫌疑人。

“那我們先進去了?”

花清墨點了點頭。

“你們先進去吧,我在等一個朋友。”

“行,待會見。”

“待會見。”

說着花清墨從包裏掏出糖果一樣的東西遞給林軒和唐演。唐演順手接過就放到了包中,而林軒則一臉疑惑的看着他們兩個。

唐演尷尬的看着花清墨笑了笑,然後一把將另一個東西接過放到林軒的手上。

“這是什麼?糖果嗎?”

林軒拿着手裏的東西仔細的看了看。

“林公子在和我開玩笑嗎?”

唐演無奈皺了皺眉,林軒突然反應過來,然後急忙將手裏的東西塞到包中。

“一進門就給我們發這東西,花清墨,也太隨便了吧?”



“你懂什麼,這是卡座的編碼,待會如果有妹子過去,你就把這個那個你心怡的妹子,要是妹子接下了,今天晚上你就可以…懂了吧?”

林軒疑惑的點了點頭,然後有些不解的問道:“真的會有人接這種東西嗎?你確定她們不會揍我?”

唐演突然笑出聲來,他扭頭看了看林軒。


“這種事情,可就要看你的魅力了,我們誰都幫不了你的。”

“好吧。”

刺耳的音樂聲響起,一個身材曼妙的女子從林軒身邊走過。閃亮的燈光忽明忽暗,有人在吧檯飲酒,有人在角落裏竊竊私語,有人在舞池中盡情的狂歡。

唐演湊到林軒的耳邊輕輕的說道:“享受這一切吧。”

林軒看着他們盡情的歡笑,卻一時無法融入他們,於是只好一個人坐在吧檯,看着舞池裏的唐演在各種搔首弄姿。

“同學,要喝點什麼嗎?”

林軒回頭看了看與他交流的服務員。

“要一杯橙汁吧。”

“橙汁?”

服務員有些詫異的看了看林軒。

“額,”林軒低頭想了想,然後尷尬的笑道:“我的意思是,要一杯格蘭威特,然後加點橙汁。”

“格蘭威特加橙汁嗎?”

林軒點了點頭。

“好的,請稍等。”

激情的舞曲一首接一首,林軒沉浸在其中,幾乎都要忘記了,自己隨唐演來這裏的目的。

“同學,你要格蘭威特加橙汁好了。”

林軒回身接過服務員手裏的酒,然後擡頭問道:“好的謝謝,多少錢?”

“今天的酒錢花清墨學長買單。”

林軒皺着眉點了點頭,他拿着手裏的酒杯,輕輕的吸了一口,格蘭威特的味道他已經很熟悉了,只是加了橙汁的,他還是頭一回喝。

“味道不錯。”

林軒對着服務員滿意的點了點頭。

“我經常來這裏上班,好像從來沒有見過你。”

“哦,是嗎,我剛入學沒幾天,今天是第一次過來。”

“怪不得你一個人坐在這裏。”

服務員微微點了點頭,然後拉了把椅子坐到林軒的身邊。

“我叫慕容勻海,也是卡拉大學的學生。”


“哦,原來是學長,我叫林軒。”

“對了,你新來的,住那個宿舍樓?”

“英華苑,學長你呢?”

慕容勻海驚訝的看着林軒,過了很久才說道:“新來的就住英華苑,你不會就是前幾天妖力值測試,直接爆滿的那個林軒吧?”

林軒疑惑的點了點頭,看着慕容勻海一副崇拜的樣子,林軒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

“太厲害了,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慕容勻海連連感嘆,“你還要喝什麼,我幫你調。”

“不用了,”林軒羞愧的搖了搖頭。

“我剛來學院,還要很多不懂的事情,還想以後多和學長們請教呢。”

“你太謙虛了,你想問什麼叫儘管問,如果我知道,我一定告訴你。”

林軒低頭想了想,然後擡頭問道:“慕容學長最近有沒有聽說威廉的事情了?”

“聽說了一些,他之前是我們的常客,經常來這裏包場,像他們這樣的有錢公子哥,突然被人殺了,對我們來說可是一個不小的損失呢。”

“那他最近有來包過場嗎?”

慕容勻海側頭想了想,然後說道:“在他出事的三天前,他來過一次,不過不是包場,那天是怡清小姐的生日party,他帶了不少人過來捧場,我剛好值班,所以印象比較深刻。”


“他帶了很多人嗎?”

“十多個的樣子吧,大多都是生面孔,好像不是學院裏面的學員。”

林軒點了點頭,四處看了看後,又對慕容勻海問道:“那天晚上過生日的怡清小姐,也是這裏的常客嗎?”

“怡清小姐不算常客吧,她很少來這裏,只是因爲她父親的緣故,所以學院裏很多同學都認識她。”

“哦?怡清的小姐的父親是?”

慕容勻海詫異的看了看林軒,然後說道:“你怎麼會連怡清小姐的父親都不知道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