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6 日

葉澄回過神,也不想特意去糾結這些問題,迅速掃過滿屋的衣服,擡手一指:“那件。”

餐廳裏,楊御和桫欏相對無言。不遠處的小型樂隊演奏着輕柔的樂曲,餐桌上的飯前點心和水果冷盤沒有被動過。

隨着餐廳大門打開,兩人不禁望向門口,然後一致看愣了。

葉澄的頭髮斜斜綰着,垂下幾縷至肩頭,淡雅的妝容完全展現出屬於亭亭玉立的少女的朝氣蓬勃,曳地長裙隨着她的腳步在地毯上劃出飄逸的軌跡,幾步之後,她沒等楊御站起來爲她拉開椅子,直接自己就入座了,盯着楊御的眼神清亮,朱脣輕抿,卻是一個字都不說,等他自己交代。

楊御知道葉澄不喜歡被人瞞着弄得團團轉,這回學乖了,老實道:“很美。”頓了頓,他凝視着葉澄的眼睛,“你爲別的男人換過美麗的衣服,但還沒有爲我這樣做過。我很介意。擅自做了這個決定,我……”

“挺漂亮的,這衣服我很喜歡。”葉澄得知理由,被隱瞞的一點點不滿也消散了,心道這傢伙吃個醋都吃得這麼光明正大,打斷他的道歉,有點忸怩地看着旁邊,“突然來這麼一出,真是讓我有一種穿越成偶像劇女主角的錯覺……你早點跟我說,我好有個心理準備……”

楊御聞言知道她消氣了,對旁邊微微點頭,侍從立即開始上菜。

他們都知道這種機會可能不再有第二次,誰都很珍惜這一幕,即使是完全像背景一樣存在的桫欏。

晚飯後三人乘車離開區,到郊外時換乘軍方等候在此的車返回統一戰線基地。葉澄今晚不必訓練,穿成這樣也不好意思在基地裏到處走,出了電梯抱了楊御一下就轉頭直奔自己房間。

“小澄。”楊御在她快要進房間時叫住她。

八卦 葉澄回過頭,楊御快步追到她面前,攬過她直接吻上去。桫欏移開停留在葉澄身上的目光,擡手按了電梯的其它樓層。

一吻結束,楊御握住葉澄的手腕在門口裝置上晃晃,看了一眼打開的房門,沉聲問:“不請我進去坐坐?”

葉澄虛虛推了他一把:“明天見!”

楊御搖搖頭:“是後天。”

葉澄這纔想起自己按照統一戰線的規定,明天一整天都要準備合適的記憶資料,把一些事情通過她自己的轉述記錄下來,給以後會時常喪失記憶的她自己看,悵然不已。後天,她又會回到最初那種見了他就跑的蝸牛心態……

楊御看出她的失落,擡手摸了摸她的頭:“去休息吧,明天別忘記多說點我的事情。”

不論葉澄說了什麼,事後肯定也是要給統一戰線審查的,所以葉澄頂多只能介紹一下楊御這個人,關於她們之間的關係不好提太多。葉澄沒有點破,只說:“那就後天見吧。”

楊御點頭,目送她進門。

自動門合攏,葉澄背靠着門站在空蕩蕩的屋子裏,心頭難免一陣沉鬱。低頭望着自己身上的裙子,她更是覺得有種難言的苦澀。

過去爲了自保,她曾兩次爲當時一手遮天的凱拉爾德換上美麗的衣服,挽着他出席宴會,可她直到今天爲止才特意爲心愛的人打扮,還是在那人主動安排好一切之後!

她肆意揮霍着最真切的感情,卻自私地不肯給半點回報……

他們甚至都沒有一張專門留下的合影。

想到這裏,葉澄連忙打開門追出去,然而此刻走廊裏早已空無一人,走廊盡頭的電梯也顯示停留在最下面的樓層,按開亞空間環,她發現楊御的聯絡已經變成了“謝絕打擾”狀態,這表示他應該已經踏進訓練場或者會議室,不方便接通聯絡。

她失望地回房,拿出飛行攝影器一拋,調整了一下心態,對着攝影器微笑,然後伸手取來攝影器,將這一幕單獨截下來傳給楊御,隨後才把裙子換掉,首飾也一一摘下,摘到最後一個戴在右手無名指上的古樸綠色戒指時,她猶豫片刻,仍是取了下來。

此刻她還不知道,這一次看似平常而簡短的分離……差點就是訣別。

記憶輪迴的第十二天,葉澄拿着拍攝好的片段開始剪輯,一些親密的畫面全部剪下來,留給自己收藏,只有一些看着像普通主僕相處畫面才保留下來。最後審過這些片段,她用飛行攝影器對準穿着便裝的自己,緩緩開始了對明天的自己要說的話。

“你好,第十三天的我,我叫葉澄,是公元紀年法2013年的中國人,住在省市小區,身體不好,父母都已經病逝了,喜歡獨處,不愛出門,偶爾去小區裏喂一隻叫做阿寶的流浪貓……”

“我在一臺名爲‘神農’的機甲裏醒來,我的記憶只有十二天,具體原因稍後解釋,這就是我將講述的一切的開端……”

“我是個由新人類與初代人類結合而生的混血,會在一顆名爲依蘭星的聯合國星球上生活下去,我在這邊的親生父親還在世,他對我很好,只是捲入了一場小型邊境戰爭受了重傷,一直沒有醒過來。我還會遇到一個由政府派來的奴隸,他叫楊御,是我未來的……教官和戰友……”

“不久後我又接觸到一個奴隸,他叫桫欏,是森羅族混血,他很會照顧人,是我重要的家人……”

“我將進入星界學院機甲戰鬥系精英特別班就讀……”

“我成爲了一個軍人,同盟國的軍人。過去我的目標是保護我的混血同胞們,現在也一樣,同時也希望能用女媧保護更多無辜的人。”

她錄完要說的話,把這些交給負責這件事的專家組審閱,專家組根據她說的東西又提出幾點和軍隊系統相關的信息讓她加入進去,她一一照做。

所有的準備工作完成後,已是夜裏十一點,她直接換上軍裝,等待着自己記憶缺失那一刻的來臨。

與此同時,諸神06號米迦勒、諸神03號伏羲、諸神04號蚩尤已經由專門運輸艦運抵被電流、小行星和碎石帶包裹起來的羣星墓場邊緣。

依蘭星本來就在兩國邊境,從這裏出發抵達邊境區域不遠處的羣星墓場,還要不了二十四小時,準確來說三臺機甲和三位駕駛員已在這裏休整了一陣,他們昨夜就出發了。

“米迦勒準備完畢,隨時可以出戰。”雷斯特接通另外兩人的聯絡,“彙報準備進程。”

“伏羲準備完畢。”

“蚩尤準備完畢。”焚鍾舉起連滿精神網的手揉了揉額角,“我的二級儲存空間都快被彈藥填滿了……給我點機會用一些。”

另外兩人都沒理會他後半句與準備無關的話,蚩尤則興趣盎然道:“新研製的實彈效果應該不錯,不過這地方不見得能用上,你們還沒找到它們的老巢不是嗎?”

“所以才煩……”焚鍾瞟了一眼時間,當先操縱蚩尤飛出運輸艦,米迦勒和伏羲緊隨其後,“開啓狙擊模式。”

狙擊鏡從上方伸出,落在焚鍾眼前,蚩尤同時取下背後的狙擊槍,槍口直直對準前方的小行星和碎石帶。

“調整能量輸出模式爲九比一,開始填充能量。倒計時啓動,十、九、八……”

楊御閉上眼睛,將腦海中的雜念摒除,隨後睜眼道:“釋放外接所有偵察眼,跟進開始。”

隨着蚩尤的一槍,前方星域直接被打出一道完全空餘的地帶,伏羲一手握劍,一手打開滿載外接偵察眼的小型無人運輸艦,無人運輸艦打頭陣,往前方地帶飛速駛去,三臺機甲緊緊跟上。

另一邊時間已到,葉澄坐在專家組盯着的屋子中央的椅子裏,就這麼在衆目睽睽之下直接暈厥過去,隨後並沒有像專家組們預料的那樣醒過來,而是渾身突然開始了抽搐,監控她身體狀況的報警裝置刺耳地響起!

反應最快的一位醫生掃了眼監控畫面蹦起來:“呼叫醫療組,她的噬血藤發作了!”

桫欏就等在門外,自然第一時間看到了一切,不等任何人批准,用武力闖進去,將倒在地上滿臉冷汗痛苦掙扎的葉澄緊緊抱進懷裏。 專家組並不是沒有算到葉澄可能出現這種情況,她、雷斯特和薩拉丁都是噬血藤的寄生者,薩拉丁由於被他的諸神機甲阿努比斯改造過,根本沒有心跳,噬血藤也從未發作過,但葉澄和雷斯特卻是活生生的人,他們對於整個統一戰線而言是重要的戰鬥力,爲了保護這兩個人,專家組早有一套應對噬血藤突然發作狀況的方案,當即將葉澄運往基地急救中心。

她醒來後的第一眼沒有見到任何熟人,而是首先看到了醫生和她自己說給自己聽的那些話。於是這次她記憶輪迴的第一天整整二十四個小時,全都是在病房度過的。

她一言不發,把視頻從頭到尾看了三遍,然後就在專家組的要求下成功喚出了女媧。這就代表她具備了最基本也是對統一戰線而言最重要的一個能力,其餘都可以慢慢來。

通過監控畫面遠遠望着被專家組圍起來的神情淡漠的葉澄,桫欏心裏一陣發堵。他一直都知道,葉澄永遠不可能是他一個人的葉澄,而是整個同盟國乃至統一戰線的諸神機甲01號女媧的駕駛員。

爲了保證葉澄能夠第一時間成爲對同盟有用的人,專家組甚至不允許桫欏在她記憶迴歸起點後陷入最懵懂而恐慌的情緒裏時出現在她面前!

如果換做過去的桫欏,或許會就這麼拉着葉澄直接逃離統一戰線,然而在他離開森羅星前,紫檀曾這麼對他說過——

“桫欏,未來的你也許可以還是你,但葉澄不會仍是葉澄。出於尊重,我希望你在下決定前,先爲她想想。”

足不出戶卻洞察世事的紫檀擁有年輕的桫欏所欠缺的豐富經驗,所以纔在桫欏臨行前叮囑了這句話。

現在桫欏完全懂了這句話的意思。

被迫施加這種龐大到近乎天方夜譚的責任,記憶輪迴頭幾天之內的葉澄固然會非常謹慎而厭煩,但她不會逃避。要在記憶輪迴的中期到後期纔會慢慢找回當初的心態,知道這一切都是她自願的。

如果桫欏真的帶走葉澄,在前幾天可能會讓她開心,可這樣一來大局方面就不提了,稍微想想就知道這種行爲會造成多麼可怕的後果。而後幾天,記憶慢慢恢復的葉澄一定會回去,並且會更加厭惡前幾天擅自逃離的她自己。

也正是因爲這樣,楊御才放心離開,因爲他知道桫欏於情於理都無法做出帶走葉澄的事情,而一旦葉澄的記憶開始恢復,桫欏將再無機會。

看葉澄已經成功喚出女媧,專家組也就暫時散了,只留兩三位專家繼續對葉澄進行引導性詢問,幫助她更快一步喚起更多記憶,好讓葉澄不單純只是個空間傳送器,而恢復她諸神機甲駕駛員的戰鬥力。

wWW◆TTkan◆℃ O

桫欏仍然只能遠遠望着,看葉澄機械地吞嚥龐大而陌生的知識。

突然,兩人腕上的亞空間環同時閃起來,戰時緊急聯絡主動開啓,聯絡員嚴肅道:“三十秒前傳來報告,新人類聯合國伊甸星遭遇異獸襲擊,襲擊的是多隻變異次元獸。指揮部命令02號神農、05號該隱、08號阿努比斯和13號瑪門出戰,01號女媧送它們前往伊甸星,允許觀戰!”

葉澄擡頭看了女媧一眼,身影閃了閃便消失在衆人眼前,隨後女媧的眼睛亮起,桫欏三步作兩步跑下監控中心,一路跑進機甲維修間:“神農。”

墨綠色機甲閃現,他直接踩着風球進入駕駛艙,第一個操縱諸神機甲跟在女媧身旁。

短短一分鐘內其他三個人都已就位,葉澄操縱女媧捧起補天石,不透明光幕順利拉開,她先操縱女媧飛過去,隨後傳來指令:“成功抵達伊甸星,可以通行。”

另四臺諸神機甲先後飛過不透明光幕,很快加入戰鬥中。

這場戰鬥葉澄全程旁觀。她的確只有極少一部分記憶,也知道諸神機甲的強悍之處,生怕一個不小心把伊甸星連異獸一起轟掉,所以不敢隨意使用女媧參戰。

成羣結隊的骨翼蝙蝠還沒來得及抵達伊甸星大氣層就被神農的元素炮轟出去,然後桫欏直接打開所有人的聯絡:“緊急迴避。”附上座標。

清穿之傳奇帝后 這個意思就是他準備用神蹟了,讓其餘人不要捲入神蹟的攻擊。

由於此次變異次元獸襲擊的目標非常重要,加上它們的數量衆多,統一戰線一共派出了四臺可以參戰的諸神機甲。不過大家趕來的非常及時,神農其實沒必要發動神蹟。但既然可以早點結束戰鬥,何樂而不爲?衆人紛紛撤到桫欏發來的座標範圍之外。

“神蹟——大暑。”刺眼的明亮烈焰在星球之外繪出一幅巨大的火焰畫布,短短數分鐘後,所有骨翼蝙蝠化爲灰燼。

“清理完畢。”

接下來就沒他們什麼事兒了,個別兩隻漏網的變異次元獸直接被伊甸星駐軍消滅,諸神機甲們則返航回到基地。

離開駕駛艙後,葉澄緊緊盯住神農,等桫欏出來。剛纔的聯絡中她第一次看到了桫欏的形象,這個絕色的銀髮青年和她對自己所說的那些話裏配的照片一模一樣,他應該曾經是她在這個世界的家人!

家人是什麼意思?她真是好久沒聽過這個詞了,尤其當這個詞從她自己嘴裏說出來的時候。

神農的駕駛艙艙門開啓,桫欏拉着軟梯下來,直直對上葉澄的視線,不顧一旁薩拉丁使眼色,大步走到葉澄面前,在她還沒反應過來時擡起她的臉,低頭吻下去。

Www• тт kǎn• c ○

這一吻很快結束,快得葉澄以爲剛纔那是幻覺。

“家人,就是這個意思。”桫欏彷彿可以一眼看透葉澄的心思,溫和地擡手摸了摸葉澄的腦袋,“等我,我去做個報告,回頭過來找你。”

等他跟着薩拉丁和其他幾人一起離開,身影完全消失在機甲維修間門口,葉澄纔回過神,紅着臉捂住脣。

大腦的記憶缺失了,身體的記憶騙不了人。她很清楚,她對這個青年的吻一點也不陌生。

兩個女性軍人走過來,公事公辦道:“你好,請跟我們一起回醫療組做一次檢查吧。”

通往醫療組的專門通道在機甲維修間的另一側,葉澄點點頭,走出兩步後又下意識去看早已空無一人的維修間大門口,隨後神色黯然地轉回來,一言不發跟女性軍人離去。

晚飯是專門爲她一個人做的單人餐,但葉澄吃得食不知味。醫療組和專家組商討了半天,決定把恢復性訓練的時間提前,這就意味着她根本沒時間去跟那位絕色青年說句話!

三口兩口扒完飯,葉澄休息片刻,就默然不語跟着教官前往訓練場。

爲了讓她儘快恢復戰鬥力和戰鬥意識,訓練量大且嚴苛,模擬槍械打在身上是會有一定痛覺的。

緊湊的訓練持續到夜裏,葉澄精疲力竭,雖然身體表面的傷隨着時間推移越來越少也幾乎不再疼,但她在被領着返回住處的路上仍然腳步有點踉蹌。

“這臺是高級快速治療儀,請在睡前使用。那麼明早再見。”女軍人敬禮,將治療儀遞給葉澄。

葉澄平平板板接過來,回禮之後對方便走了,然後她在門口愣了一下才想起應該要用亞空間環來開門,但她的手纔剛擡起來,門便很突然地自己打開了。葉澄剛要拔槍,就見到桫欏穿着睡衣在門裏溫柔地望着她:“主人,你回來了。”

“……你怎麼……”

“進來再說,外面有監控。”

葉澄過去的十幾年中對男人還沒有經驗,所以天然會防備他們,但面對桫欏的時候她好像一點這種意識都沒有,聽着他的話便擡腳走進去,直到門關上纔想起自己居然跟一個穿着睡衣的男人站在一個房間裏,臉頰漸漸開始發熱。

桫欏接過她手裏的治療儀:“主人,衣服放在裏面了,水溫已經調好,等你出來我來爲你治療,別的我們治療的時候再說好嗎?”

葉澄遲疑了一下,便坦然地點了頭,走進浴室。

淋着溫熱的水,葉澄想了想,擡手按開亞空間環,快速在裏面翻找起桫欏的信息。

她的手指從一個個條目上掠過,發現桫欏之前還有一個楊御,但只是一眼便掃過去,按在桫欏的名字之上。

混血森羅族,25歲,原生奴隸,攜兩個雙生幼子,價格一塊錢聯合國幣。

……一塊錢?!葉澄愕然,這個世界的一塊錢很值錢嗎?!

她又翻了翻物價,發現其實根本不是那麼回事,一臺最新款幼教機器人的價格是六萬多塊,相當於一戶普通三口之家兩個月的衣食住行開銷!

桫欏怎麼可能只值一塊錢?!他還有兩個孩子!三個森羅族才一塊錢?!

頂着一臉震驚,葉澄洗完澡,換上睡衣出去了。

出門她才發現,桫欏居然已經跪坐在她的牀上等她。她的房間只有一張牀。 桫欏手裏捧着治療儀的體貼動作和他的睡衣每一顆釦子都扣得整整齊齊的樣子取信了葉澄,她猶豫了一下,小心地走到牀邊,脫掉鞋爬上牀,但渾身的戒備並未完全散去,像一隻好奇心旺盛的幼貓,每一步都帶着謹慎,彷彿只要桫欏的動作有半點不規矩,她就會嚇得立即跑開。

她承認自己對桫欏沒有絲毫畏懼和厭惡,只是腦海中屬於幾千年前的那段記憶裏幾乎沒有異性生物出沒的痕跡,桫欏讓她不自覺地有了防備,儘管她心裏認定桫欏絕不會傷害她。

其實她這樣完全沒用,桫欏只是看着無害而已,這一點是整個統一戰線基地的共識。諸神機甲的駕駛員們有時候也會互相交手鍛鍊能力,許多人在近身格鬥練習當中稍不留神就會被桫欏放倒。除了雷斯特這種逆天的存在至今沒有敗績,就連楊御這樣的高級異獸獵人都不小心着過他幾次道,更別提葉澄了——她擅長的是中遠距離作戰。待在桫欏身旁,她就已經等於毫無反抗力。

何況由於過去的經歷,脫掉再麻煩的日常着裝在桫欏手裏也就是眨眼的功夫,真要動手的話葉澄在溜下牀之前就會被扒成一隻水嫩的白蘿蔔。

見葉澄半天不動,桫欏微微擡了擡治療儀:“高級快速治療儀的最佳使用距離是十到三十釐米,我可以靠近主人一點嗎?還是主人再靠近我一點點?”

葉澄抿抿脣,遲疑着靠近了點,擡起右手:“手腕,有點疼。”

桫欏打開治療儀,讓治療儀貼近她,暖暖的橙色光籠罩了她的手腕。

最後一絲疼痛也漸漸消失了,葉澄捲起袖子,剛剛還有點青的手腕已經完全沒了瑕疵。她試着活動了一下手腕,感覺靈活如初。

然而她還沒來得及放下手,就被先一步放下治療儀的桫欏一手握住兩隻手的腕部,繼而放倒在牀。桫欏整個人覆在她身上,卻沒有讓她感覺受壓,只是再想用力掙開,就半點也做不到了。

“……桫欏?”葉澄仰面望着桫欏的臉,感覺舌頭有點打結。這個時候認清對方是個成年男人好像……晚了點?

“剛纔的動作是‘開始’的一種信號,主人。”桫欏的頭在葉澄頸部輕輕一點,葉澄就感覺領口有曖昧的涼風鑽入,視線一低,她愕然發現自己睡衣最上面一顆釦子居然被解開了!

他明明一隻手撐着身體一隻手按着她的手,到底是怎麼解開她的衣服的?!

“而且剛纔……主人失去記憶以來第一次叫了我的名字。”桫欏低低一笑,異色雙瞳深深凝視葉澄,透着令人心尖發癢的誘惑,“也就是說主人準備好享用我了嗎?”

“等、等等……我、我……你明明是……”

桫欏又稍稍伏低一些,這次動作非常慢,用脣和牙齒配合着解開葉澄睡衣的第二顆釦子,這個角度已經比較危險了:“森羅族的原生奴隸,生來就是被當做‘那種奴隸’培養的。所以主人,讓您快樂的方法,我什麼都知道,也……什麼都會做。”

“那種”是哪種啊!

葉澄這次連話也說不出來了,眼睜睜看着桫欏解開她睡衣的第三顆釦子。

直到此刻葉澄纔有真正的危機感,同時心底也有一股莫名的聲音在阻止她繼續沉溺下去。

她狠狠閉上眼睛,腦海中模糊地響起一個與桫欏的聲音區別非常明顯男性的聲音,只平平淡淡說了一句話。

是什麼?快想想……是什麼?!

“奴隸……願爲主人……”

這個人是誰?!

在桫欏即將解開葉澄下一顆釦子之前,葉澄脫口而出:“土豆豆!”

桫欏的動作驟然頓住。

半晌,葉澄試探着用力掙了一下,居然成功甩開了桫欏的壓制,手忙腳亂退開,一邊退一邊把睡衣釦子扣回去,一時手抖還扣錯了一顆。

現在她竟然還是不討厭桫欏,只是心底隱隱覺得有些悶。

而且土豆豆是什麼東西?她爲什麼會喊這個詞?

“……明明是主人先向我求婚的。”桫欏恢復了跪坐的姿勢,扭過頭望着牆根,耳垂上的綠色耳釘從銀髮間露出來,聲音裏透着濃濃的失落,“這個耳釘是憑證……主動對森羅族送出植物外觀的飾品,就是求婚的意思。但是主人……不肯承認我。”

葉澄一呆,下意識想解釋自己什麼都不知道,但看到對方那種表情,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

兩個人這麼僵持一會兒,還是桫欏先開口:“很晚了,主人休息吧,我服侍主人就寢。”

妃常囂張,王爺請回府 “我……嗯。”葉澄覺得再說什麼不肯讓對方陪之類的話,對方搞不好會直接哭出來,那她絕對會自責到死的。

桫欏便順從地躺下,見葉澄一呆,垂下視線:“主人以前一直都這樣和我睡在一起……”

葉澄趕緊跟着躺下,桫欏關掉燈,在黑暗中將葉澄攬過來,感覺到她有些僵硬,輕嘆一聲,再攬緊了些:“不要害怕我,主人,我不會傷害你,我可以等到主人願意爲止。”

練了一整天,到這個點葉澄的確非常睏倦,於是就這麼糾結着在桫欏懷裏陷入沉眠,桫欏卻一直睜着眼睛到天亮。

第二天早上葉澄起牀後看到桌上早就擺好了一頓精緻美味的早餐,桫欏卻不在,看亞空間環,裏面有桫欏的留言:“主人,我去訓練了。早飯在桌上,你不要太累,如果受傷就告訴我。”

葉澄洗漱好出來吃飯,一邊吃一邊想昨晚叫的那個詞。她現在知道桫欏百分之百是能輕易撂倒她的,那時候收手,一方面因爲不想強迫她,一方面肯定是因爲聽到了“土豆豆”這個詞!

土豆豆……土豆……洋芋?

葉澄差點被嘴裏的東西噎住,連忙灌了幾口湯,然後按開亞空間環,找出關於楊御的各項條目。

迅速掃完他的基礎信息,葉澄越發覺得自己跟這個人之間的關係不會就像表面寫的那樣僅僅曾經是主僕和師徒。不過她這邊記錄的東西太多太雜,她沒有時間一一去翻閱,聯絡也顯示對方在出任務,她不能直接跟這個人接觸,所以也無法得知他和自己究竟有什麼過去。

沒有任務的時候,等待葉澄的就是艱苦複雜的訓練,她吃過早飯便立即出發趕往訓練場,暫時把之前的事情先放下,專心投入訓練。

此刻,在遙遠的羣星墓場之內,宇宙環境依然極端惡劣,不間斷的航行給三人組探險小隊造成了極大的身體和精神雙重壓力,隊長雷斯特當機立斷道:“現在開始搜索附近可居住星球,降落休整。”

羣星墓場由於深紅第九星系戰役導致變異,內部格局幾乎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劇變,早先的星圖已經完全沒有參考價值,一切只能憑即時搜索判斷。

另外兩人當然沒意見,事實上兩個人都已經很疲倦了,高度集中精神應對各種突發情況是在太費勁,他們也迫切需要一次充分的休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