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13 日

葉氏想也不想,拽著丈夫的衣袖,看著丈夫和霜寶狂點頭,

「好,我斷絕,我跟葉家斷絕關係。」

大嫂這邊是說通了。

霜寶抱著自己剛找來的藥材說晾曬梁啟超,就見大哥躲在院門口,吧嗒吧嗒抽著草煙。

這種辛辣的玩意兒,大哥鮮少去沾。

霜寶走過去時,張金怕嗆到了小妹,忙把草煙滅了。

「霜寶,你說你大嫂她那樣,能跟葉家斷了嗎?」

張金苦惱的搓搓臉,生了想要休妻的念頭。

「大哥你別急,再給大嫂一次機會。」

霜寶見大哥果然因為大嫂的事頭疼,忙安撫道:「大嫂平日待你待咱張家如何你是知道的,不能因為葉家一棒子打死。」

「你們做了這麼多年夫妻,真要你休妻,你捨得嗎?」

「我也不想,你大嫂她的確是個好女人啊。」

張金感嘆著,碾碾地上的草葉子,「行,聽霜寶你的,大哥跟你大嫂好好過。」

「嗯!」

聽到這,霜寶才露出笑眯眯的小臉,可愛極了。

正要回家,土路盡頭,村頭的老李家吆喝著跑來,

「哎霜寶兒,我來借你家犁地機,這是租金。」

老李家正農忙,家裡人少,這可累的不輕,

便攥著幾個銅板往霜寶手裡塞,「快讓我用用你家犁地機,可該到我家了吧。」

這段日子,光犁地機的租金,都讓張家進賬不少。

張金扭頭去推犁地機,霜寶捏著銅板,看著老李頭滿頭大汗黝黑的瘦身板,

小臉嚴肅的沉吟兩年,扭頭跑回屋,把犁地機的圖紙拿出來。

「李大叔,這個給你。」

遠遠的,霜寶喊住老李頭,小臉揚著笑,看著老李頭震驚不敢置信的模樣,說:

「咱們都是鄰居,這犁地機不能光我家有家。

有好東西,咱們大家一起用!」

「霜寶兒,我可替大傢伙,謝謝你了啊。」

老李頭捏著圖紙,激動的吆喝著大傢伙。

正是晌午,家家戶戶都有人,聞聲跑出來,就聽說霜寶家的犁地機,要讓大傢伙都知道怎麼做的。

一時間,歡呼四起,村裡各戶喜不自勝,比那過年還熱鬧。

因為這事兒,葉家急的掂笤帚上張家問說法。

為啥?

因為全村都知道犁地機怎麼做,就他葉家不知。

剛農忙結束的張金帶著家裡一眾男丁,抱著霜寶從地里回來。

他們家率先結束了農忙,正回來要籌備地窖存量呢。

見到葉家圍在門前,一臉討好的要犁地機圖紙。

霜寶冷笑一聲,看了眼葉家手裡的笤帚,揮揮小手,

「我們家不歡迎你們。」

話音落下。

大哥率先提著木棍沖了上去,把那不要臉的葉家打的鼻青臉腫。

至此,他張家和葉家,徹底撕破臉面。

老死不相晚來。現在鍾若晴她們都被天帝的東皇鍾困在了裡面,我就算是要對付天帝,也要保證她們的安危才行。

「紫英仙上,我可以答應幫你的忙,但是我也不能讓我在意的人陷在危險中。你有沒有什麼辦法,能把她們從東皇鍾中救出來?」

我看著紫英仙上,滿眼期待地問道。

……

《少年摸骨師》第393章東皇鐘的特性 「孤的靈樞還真是心善呢!」裴鈺勾起一抹嘲諷的笑意,「難道從前那些冤讎就這麼一筆勾銷了?」

「那些事本來就不怨他。」宋靈樞脫口而出就將真心話道了出來,「那時候他對我確實存了利用之心,我懷著你的孩子,對他不過是一個質子,難道還指望他待我多好嗎?」

宋靈樞釋懷的笑了,「這長安城裡的王侯哪個不說謊不騙人,難道太子殿下沒有嗎?」

裴鈺看著宋靈樞的眸子,竟是心酸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他的小姑娘連褚文良都可以原諒,卻唯獨怨恨了他一人。

「孤答應你就是了。」裴鈺握住她的手,「早去早回,孤等你一起用晚膳。」

宋靈樞點頭,然後抽回自己的手,對他行了跪退禮后就離開了。

太子妃要去探望叛王褚文良,這個消息很快就傳開,長安貴胄們私下都在猜測,難道是太子殿下的意思?

還是要繼續翻舊賬,將從前和淮南王有瓜葛的人家一併株連?

只有蕭從安知道,以宋靈樞的性子,哪裡肯在朝事上替太子殿下做事?

而她從來都不是個愛落井下石的人,只怕其中另有隱情。

在大理寺外接見宋靈樞的官員,正是謝道臨。

「微臣恭迎太子妃娘娘大駕——」

「謝大人辛苦了,不必多禮。」

宋靈樞免了他的禮,謝道臨便起身,上前兩步低聲道:

「殿下已經吩咐過了,娘娘這邊請——」

宋靈樞見這牢獄里陰風習習,想起聽宮也在這裡待了一陣子,聽說太子殿下把聽宮賞給謝道臨為妾,宋靈樞便多問了一句:

「聽宮可是在大人府上,她沒有給大人惹事吧?」

謝道臨先是一愣,隨後眼神中升起一抹可疑的溫柔,幾乎只是一瞬間的事:

「既是殿下賞的人,微臣自當厚待。」

「她與……本宮有些淵源,若是她有什麼冒犯大人的地方,還請大人看在本宮的面子上悉心教導,大人的這份情意本宮自然會記下。」

宋靈樞這話說的實在是讓謝道臨惶恐,謝家因為六娘的事早被太子殿下不喜,太子殿下說是讓他看好聽宮,其實也有敲打謝家的意思。

若不是殿下看在他從小伴讀的份上,只怕謝家日後會被殿下厭棄。

相府三小姐的死,謝道臨作為孝敏皇后名義上的侄子,謝家未來的繼承人,他是知道一些事情的。

比如這件事和他的親妹妹謝六娘脫不了干係。

宋家對六娘動手的方式雖然也不光彩,可不過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罷了。

這件事謝道臨的父親也是知道的,可六娘的性命和謝家的榮辱相比,太微不足道了。

所以父親才會和他心有靈犀的在那個當口,進宮向陛下要個說法。

表面上文武百官是逼著陛下處死妖妃,可實際上那還是國本之爭。

宸王乃妖妃所出,自然不能繼承大統,陛下如此昏懦,自然也不能在繼續把持朝政。

太子殿下贏了,並且再無後顧之憂。

宋靈樞對太子殿下可謂也是至死不渝了,試問這世上有幾個女子,能為了一個男子將性命拋之腦後,甚至在為他正名后,立刻舉刀自刎企圖死生相隨?

太子殿下並未將計劃告訴她,所以她是被蒙在鼓裡的,她還能做到這地步,也難怪殿下唯獨鍾情於她。

如今宋府里,相爺官運亨通,宋家大公子金榜題名正是得聖恩之時,宋靈樞又深得太子殿下寵愛。

所以能得宋靈樞一句人情,這意味非凡,日後他無論是要平步青雲還是香車美人,那都是唾手可得,這讓謝道臨實在沒想到。

「那微臣先謝過娘娘了。」

謝道臨此話牛頭不對馬嘴,可實際上便是允諾會善待聽宮的意思。

宋靈樞再次見到褚文良,怎麼也沒想到他會變成這樣。

只見被層層鐵鎖束縛著,披散著頭髮,聽見動靜緩慢的抬頭,眼裡已經沒有生機了。

「你……來了……」

褚文良緩緩開口,宋靈樞點了點頭,卻不回答他的話,只是吩咐謝道臨,「將枷鎖打開,你們便都下去吧——」

「這怕是不妥!」謝道臨下意識就脫口而出,宋靈樞卻搖了搖頭。

「不妨事的,他就算自戕也不會傷我,這是他欠我的。」

褚文良聞言便笑了,眼裡蕩漾起與他一向都不太符合的溫柔。

謝道臨鬼使神差的就讓人打開了褚文良身上的枷鎖,隨後退了下去,只是守在不遠處。

既聽不見二人的密探,又能在第一時間衝過去護著宋靈樞的周全。

「你還是嫁給他了?」

褚文良苦笑,看著眼前的宋靈樞,又問道,「你又是什麼時候知道我……」

宋靈樞將食盒打開,裡面都是宮中御廚所做的佳肴,一邊端出來一邊回答他的問題,「上一次見面之時,你將那些人都交給了我,我就知道你的心意了。」

褚文良笑而不答,而是毫不客氣的拿起筷子吃了起來,待他吃飽之後,才向看向宋靈樞始終拿在手裡的酒壺:

「你不會只是來看看我的,那壺中裝的是毒酒吧。」

「我是造反的罪人,該被千刀萬剮,聽獄卒說我將被腰斬於鬧市,我已經敗了,不會有人會冒這樣大的險替我求情,想來也只有你了。」

「是。」宋靈樞爽快承認,「淮南王府世代忠烈,你該有以一個王侯該有的體面上路,這是我能想到的對你最好的結局。」

「我不過是將自己以後再也用不到的探子留給你?若我對你並非有情意,只是想借著你報復太子呢?你竟不疑我?」

淮南王眼神殷切的看著宋靈樞,想從她口中得到一個答案。

宋靈樞給他斟滿了毒酒,「若你想要報復太子,上一次就該直接殺了我不是嗎?現在也還來得及?你那般聰慧,不會想不到此處,除非你是下不了手。」

褚文良坦蕩的笑了,將那毒酒一飲而盡,這酒並不辣,反而很甘甜,絲毫不像有劇毒的樣子。。 在浙大舉行的這一屆物理學會量子物理研討會,絕對是從物理學會創立至今,規模最大、質量最好的量子物理研討會!

要是以往,作爲民間學會性質的學術交流會議,放在國內學術圈非常的普通,很難說有多大的影響力。畢竟在國內物理學術領域,特別是針對性的量子物理領域,研討會的影響力也達不到一流水準,因爲那時候都不一定有一位頂級物理學家參與,很多參與者實際上是物理專業量子力學的研究生、博士生,高一點層次就是大學的副教授、教授,能夠有一位傑青參與都算是不錯了。

而這一次的量子物理研討會不一樣,得益於秦元清參會的影響力,來參加此次會議的,最次的都是名校的知名教授,普遍是長江學者、傑青,就是院士也並不稀罕,不少物理學家都是世界頂級的物理學家,在微觀領域、量子領域都作出了傑出的貢獻。

參與的物理學家,就足足上千位,至於那些研究生、博士生、講師、副教授之類的,在大禮堂都沒有一張座位,只能在周邊旁聽着,但是卻依舊一個個臉上充滿着興奮之色,畢竟難得參加這樣的盛會,哪怕是旁聽他們也樂意。

原本只有當地的媒體會進行報道,可是這一次,很多全國性媒體都專門派記者前來大會現場,進行報道。

整個物理研討會,將進行三天,上午、下午各安排三個受邀學者上臺做學術報告,第一天的上午除了開幕式外,則是僅安排兩位學者上臺做學術報告。第三天下午,則是秦元清學術報告專場以及閉幕式。

之所以這麼安排,主要是怕秦元清要是一開始就做學術報告,說不定其他學者對後面的學術報告覺得沒意思,就離開了,結果偌大的大禮堂空蕩蕩的,那可就很不好意思了,場面一定會超級尷尬。

所以,物理學會特意將秦元清安排在最後一天最後一場學術報告,而且整個下午時間都屬於秦元清,足以讓其他學者和秦元清來個智慧火花的碰撞,其他學者也絕對不會在研討會最後一天前離開。

開幕式很簡單,並不隆重,物理學會會長上臺發表講話,感謝各位學者百忙之中抽出時間前來參加會議,也感謝浙大舉辦此次量子物理研討會,對量子物理研討會大力支持,隨後宣讀了大會持續3天時間,大會的會場秩序,流程等,就代表着開幕式結束了。

主持人開始邀請第一位嘉賓做學術報告,這位嘉賓是華科院高能物理所的一級研究員,在國內享有很高的學術地位,雖然不是院士,但是卻是入選傑青,而且此人才40歲,可以說前途無量。

這位叫‘侯青傑’的研究員做的學術報告,是關於粒子的自旋問題!

秦元清頗有興趣地仔細聽着‘侯青傑’的學術報告。

宇稱不守恆的發現過程,簡單來說就是粒子的自旋方向,做鏡像出現了不對稱的情況。

量子物理中有很多種粒子,而‘自旋’是粒子具有的特性,指的就是粒子內稟角動量引起的內稟運動,其運算規則類似於經典力學的角動量,並由此會產生一個磁場。

兩者本質是完全不同的。

粒子的自旋,是物理研究的一個很熱門的方向。

比如,超對稱性!

自旋爲半整數的粒子稱爲費米子,服從費米-狄拉克統計;自旋爲非負整數的粒子稱爲玻色子,服從玻色-愛因斯坦統計。

費米子和玻色子的對稱性研究,就是超對稱性問題,也是M理論論證的基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