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葉天在思索了片刻之後,當即也是狠狠的咬了咬牙,而後沒有絲毫的遲疑,手掌直接是拉著自己的父親,另一隻手拉著牧正和司徒秋,旋即再度啟動速影,將自己的移速提升到了極致,對著前方猛衝而去!

由於是三個人的重量,即便此時的葉天動用了全部的能量,移速比起自己一個人的時候也是有著極大的差距。

可此時的葉天顯然已經沒有更好的辦法,葉天此時只能在心中暗自祈禱,希望自己能夠躲過這一劫!

葉天此時低著頭,不敢看上方砸下來的能量,手中拉著三個人,不顧一切的對著前方奔襲而去,片刻之後,葉天卻是被後方飛掠而起的一塊青石板砸到了背部。

然而這一砸,卻是讓得此時的葉天漏出了一抹笑容。

而後,葉天終於是放緩了自己的速度,再度轉頭看去,看到後方剛剛被靈力能量砸出一個大坑的地面,那些塵土和青石碎片此時還在半空之中飛旋。

這一劫,葉天總算是險之又險的躲了過去,然而,就在葉天鬆一口氣的時候,便是再度感受到上空的一道靈力能量。

抬頭看去,葉天果然是發現了自己的正頭頂再度砸下一道靈力能量!

當即,葉天也是有些詫異,雖然葉天對於比自己實力高的修鍊者沒有太清晰的了解,然而此時的葉天也知道,這顯然不是一個人能夠釋放而出的!

讓葉天詫異的是,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夜空之中,不僅僅只有一個人此時在襲擊國都!

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根據那些砸落而下的靈力能量,葉天得知,自己完全不是那釋放者的對手,然而當葉天此時得知上空不止一個人的時候,怎能讓葉天保持淡定?

此時,葉天也是不敢有絲毫的遲疑,原本還打算找一下背後襲擊的兇手究竟是誰,可此時在葉天的心中卻只剩下了一個念頭:逃!

當即,葉天慌張的拍了拍自己的右臂,而咪咪也是乖巧的是衣衫之中鑽了出來,不過此時的咪咪顯然已經是有些疲累。

但葉天依然是毫不遲緩道:「快去召喚黑翅妖獸!」 在葉天的吩咐下,咪咪自然也是不會有絲毫的遲疑,雖然它已經很長時間都沒有吸收葉天提供的妖丹了,但如今的它也不再像當初那樣矯情。

咪咪離開之後,葉天也是不敢有絲毫的停頓,當即便是再度採用和之前一樣的手段,用自己的手掌拉著葉濤三個人,再度對著前方猛衝而去!

終於,又一次成功的躲避了夜空之上襲掠而下的靈力能量,可此時的葉天以及開始有些氣喘吁吁。

葉天知道,雖然自己可以幫助他們幾個人進行躲避,可總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畢竟自己的靈力能量和體力都有限,一旦到了自己堅持不住的時候,那該如何是好?

雖然說此時咪咪已經去召喚黑翅妖獸前來,可葉天依然是不敢放鬆絲毫的警惕,在夜空之中,靈力能量依然是猶如雨點一般對著下方怒砸而下,而此時的葉天也依然是不敢有絲毫的鬆懈,再度拉著三個人奔襲而去。

這樣不斷的躲避已經開始讓此時的葉天有些吃不消,可是面對上空襲掠而下的靈力能量,葉天也只好是無奈的如此堅持下去!

終於,再度躲避開一道靈力能量的襲擊之後,葉天終於聽到了一陣熟悉的叫聲。

那是黑翅妖獸的聲音,葉天的臉上也是浮現一抹笑容,不過那汗水已經是快要淹沒了葉天的眼眸。

片刻之後,黑翅妖獸也是非常迅速的趕至葉天的身旁,而葉天自然也不會有絲毫的遲疑,對著自己身後的三個人說了一下之後,便是先將他們三個人送上了黑翅妖獸的後背之上!

然而三個人剛剛登上後背,葉天卻是再度看到夜空之中襲下的雄厚能量!

千鈞一髮之際,葉天當即便是猛拍了一下黑翅妖獸的後背,並且吼道:「快點離開這裡!」

然而,此時的黑翅妖獸似乎是極為不情願的發出一陣吼叫,而它的身形卻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葉天看著那距離越來越近的靈力能量,再度看著一動不動的黑翅妖獸,也是極為著急,然而此時形勢緊急,葉天知道,如果等著自己登上黑翅妖獸的後背,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當即,葉天便是再度對著黑翅妖獸吼道:「快點!我馬上去找你們!」

說完,葉天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轉身便是對著黑翅妖獸相反的方向狂奔而去!

在黑翅妖獸後背之上的幾個人此時看著葉天那猶如一道流光一般的身形,卻依然是極為擔心,他們深深的感受到了方才夜空之中襲下的一道道雄厚的靈力能量,他們也知道,一旦受到了那靈力能量的襲擊,以葉天如今的實力,想必是沒有絲毫的懸念,當場便會化為一團粉末!

黑翅妖獸看著葉天已經離開,雖然是極為不情願,可也不得不飛身而起,而就在黑翅妖獸剛剛飛起來之後,那夜空之中的靈力能量也終於是砸在地面之上!

「轟隆隆!」

頓時,又是傳出一陣巨響,而地面之上此時也是再度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坑,飛揚而起的塵土和青石碎片在半空之中飛旋,將整個國都都襯托的狼藉一片。

而此時的葉天也是再度轉頭看去,發現黑翅妖獸和後背之上的幾個人都安然無恙之後,葉天方才是長長地吐了一口氣。

可是,就在這口氣剛剛吐出之後,葉天便是發現那黑翅妖獸竟然是折返了回來,此時此刻,正對著自己這個方向飛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此時的葉天當即便是一臉的恐慌,他看著那堅定而又倔強的黑翅妖獸,直接大喊道:「回去!回去!」

然而,任憑自己的聲音再大,卻也是壓不下那一團團轟擊在地面之上的能量所爆發出的轟隆巨響。

葉天撕心裂肺的叫喊聲湮沒在一片轟隆巨響之中,而黑翅妖獸也是極為堅定的繼續對著葉天飛掠而來!

葉天怎能不知這其中的危險?如果此時的黑翅妖獸能夠帶著三個人離開國都,對著另一個方向飛去的話,或許就能夠脫離危險。

可是,如果黑翅妖獸對著自己這個方向飛來,那顯然是再度身陷險境之中!

更讓葉天頭疼的是,此時不僅僅是黑翅妖獸自己,還有三個人在黑翅妖獸的身上!

可是,葉天也知道,黑翅妖獸此舉顯然是為了不放棄自己,它如此堅定的折返回來,也是為了拯救自己於這險境之中。

黑翅妖獸的衷心讓此時的葉天極為感動,可它的做法卻是讓得葉天非常無奈。

儘管此時的葉天嗓子都快要喊破了,可黑翅妖獸的身形依然是直行,看起來沒有絲毫動搖!

可就在此時,葉天卻是驟然發現,在黑翅妖獸正上方,再度飛掠而過一道黑影!

這一次,葉天似乎看的更加清楚了,這黑影比起上一次出現的時候顯然是距離地面更近了一點!

而那黑影的出現,也是讓此時的葉天頓時將心臟提到了嗓子眼,當即目光便是再度落在了黑翅妖獸的身形之上。

不知為何,此時的葉天感覺,那黑影的出現是為了黑翅妖獸!

果不其然,就在葉天心中冒出這個想法片刻之後,那黑影頓時便是再度接近了此時的黑翅妖獸!

看到這一幕,葉天當即便是驚慌失措!

此時的黑翅妖獸攜帶著葉濤三人,即便是和咪咪在一起,也無法使用咪咪的能量釋放出高溫能量。

這樣一來,黑翅妖獸豈不是毫無還手之力?

想到這裡,葉天不敢再有絲毫的遲疑,雙腳猛蹬地面,身形頓時對著黑翅妖獸的方向飛掠而去!

「嗖!」

一道破風之聲隨之傳來,而葉天也是瞬間出現在黑翅妖獸的身形之下。

可此時此刻,葉天藉助著那些不斷轟擊地面的暗藍色靈力能量的光芒,已經非常清楚的看到,在黑翅妖獸上方,那黑影已經近在咫尺!

當即,葉天用盡了自己渾身的力量,對著地面一蹬,便是沖向了半空之中! 宮佑冥不敢想象,若是沐靈夕忘了他,忘了曾經的一切,他又該怎麼面對。

但是……

還好……

她沒忘!

眼前的一切都變得沉重起來,宮佑冥再也抬不起自己一直強撐著的眼帘,最終,將身體中最後的一絲靈力輸送完畢,他的身體,就那樣緩緩地朝地上倒了下去。

「宮佑冥!」

沐靈夕沒想到,上一刻還在跟自己好好說話的宮佑冥,就那樣毫無預兆的倒了下去。

長久以來,那墨色的身影,永遠都像是一座堅不可摧的蒼山一般,矗立在自己的心中,然而現在,他就那樣蒼白的倒下了。

再也顧不上其他,沐靈夕直接從冰池中站起身來,匆忙的朝宮佑冥的方向跑去。

直到將宮佑冥那冰涼的身體攬在懷中,沐靈夕這才知道,宮佑冥身上的傷勢有多重。

只見那被鮮血染紅的墨色衣衫之下,數十個大大小小的劍傷刀傷以及其他不知名的傷勢,將他的整個身體幾乎全都覆蓋住了。

身上那粘稠的血液,早已經凝固成了一片片血塊,皮肉翻卷的傷口與破損的衣物粘連在一起,隨著身體的移動,反覆的被撕開,然後凝結,然後再被撕開。

這樣的傷勢,若是放在常人,早就已經沒命了,然而宮佑冥,卻還強撐著給自己浸泡的冰池中輸送靈力。

看到這裡,沐靈夕的心,簡直如同宮佑冥身上那不斷被撕開的傷口一般,痛到無法呼吸。

他怎麼那麼傻,就不能先照顧好自己嗎?

然而現在,根本不是她難過的時候。

她要救他!

想到這裡,沐靈夕努力的擦乾自己臉上的淚水,儘管她才剛離開冰池,身體就已經開始燥熱難耐,但她還是強撐著精神,對著周圍喊了一聲。

「子夜!子玉!你們誰在?快去找藥師過來!」

沐靈夕的話音剛落,就看到一道黑色的身影一閃,瞬間出現在了沐靈夕的身前。

「屬下子隱,這就前去請熾焱葯祖。」

沐靈夕不知道為什麼,原本時常跟隨在宮佑冥身邊的子夜和子玉不在這裡,但是看到自己真的叫來了人,頓時放心下來。

沒過多久,就看到一抹白色的身影瞬間閃現在冰池的門口處。

「那小子又怎麼了?這才幾天啊!就不能讓老頭我消停會嗎?」

只見那身影剛一出現,就開始不滿的說道。

然而子隱聞言,卻只是恭敬的跟在那老者身後。

沐靈夕見那人一副仙姿道骨的模樣,就知道那人的醫術定是不低。

再也不敢有絲毫耽擱,沐靈夕連忙出聲說道。

「熾焱葯祖,他在這裡!他傷得很重,還請你一定要治好他啊!」

熾焱葯祖正一臉不耐的搜尋著宮佑冥的身影,聽到沐靈夕的話后,這才找到了目標。

「小丫頭這麼快就好了?」

那熾焱葯祖在看到沐靈夕后,臉上一陣驚訝不已。

「也不知道是誰的手段,這麼高絕,就算是老頭子我都拿捏不準的怪症,居然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治好了,老頭子我倒是想要跟他討教討教了。」 此時此刻,葉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衝上去能夠幹嘛。

眼看著那黑影的威壓之感就此傳來,但是在這危急時刻,葉天卻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甚至自己的大腦之中想都沒有想,看著自己的黑翅妖獸面臨危險,葉天知道,自己不能有片刻的遲疑!

片刻之後,葉天的身形已經是快要接近黑翅妖獸,然而在黑翅妖獸的正上方,那個黑影也讓得此時的葉天看的清清楚楚!

可就在此時,葉天也發現,原來黑翅妖獸不是沒有任何的發現,此時的黑翅妖獸看到葉天的身形來到半空之中,它也是沒有片刻的遲疑,身形也是在此時驟然降了下來!

葉天見狀,當即也是明白了黑翅妖獸的意思,葉天自己此時也是在半空之中猛然一旋,身形也正好是落在了黑翅妖獸的後背之上!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得黑翅妖獸後背之上的三個人皆是一驚,他們顯然是沒有想到,黑翅妖獸竟然如此聰明!

而這一幕,對於黑翅妖獸上方的那道黑影來說,卻是沒有絲毫的詫異。

以那黑影的實力,像黑翅妖獸這樣的飛行靈獸,即便他自己沒有擁有,但也一定是見識過許多。

可此時此刻,黑翅妖獸在接到葉天之後,飛行的速度也是瞬間提升,猶如是猛然灌注了打量的靈力能量一般!

可是,那黑影也不是吃素的,即便黑翅妖獸的飛行速度得到了提升,可在那黑影面前,卻依然是有些難以逃脫!

美麗俏佳人 葉天自然也是發現了這一點,當即葉天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是將自己體內的靈力能量傾注在黑翅妖獸的身體之內!

頓時,黑翅妖獸再度發出一陣鳴叫,有了葉天的靈力能量作為支撐,黑翅妖獸的身形再度猛然一衝,竟然也是快要化為一道流光!

可是,隨著黑翅妖獸這猛然一衝,卻是讓得後背之上的葉濤三人有些招架不住,因為之前的那股慣性,差點是讓得此時的他們三人直接從黑翅妖獸的後背之上跌落而下!

幸好當時的葉天眼疾手快,在短暫的時間之內抓住了他們幾個。

不過,此時的葉天由於將自己的靈力能量都傳輸給了黑翅妖獸,也導致自己此時顯得極為虛弱。

畢竟黑翅妖獸的提醒巨大,想要用自己體內的靈力能量支撐著黑翅妖獸那麼大的身軀飛行,自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這個時候,葉濤幾個人都是發現了葉天那有些慘白的臉色,即便此時的葉天可以表現的和往常一樣,可牧正還是開口問道:「天兒,你怎麼了?」

而牧正的話音落地,葉天也只是淡淡地搖了搖頭,可還未待葉天開口說話,葉濤便是說道:「還能怎麼了,肯定是給那黑翅妖獸傳輸靈力能量導致自己靈力匱乏了。」

葉濤話音落地,牧正和司徒秋也都是反應了過來,旋即司徒秋便欲將自己的手掌放在葉天的後背之上,進行能量輸送。

可就在此時,牧正卻是攔道:「君王不可。」

司徒秋疑惑的皺了皺眉,而後再度抬頭看了看那緊追在後方的那道黑影,當即也是說道:「怎麼?如此緊急時刻,難道你要眼睜睜的看著那黑影追上來不成?」

牧正此時也是有些無奈的皺眉搖了搖頭,旋即說道:「君王,只是天兒的體質異於常人,上次我給他進行能量輸送的時候,便是遭到了一陣反噬,直到現在,我的體內還是有些不太舒服。」

「哦?竟有這樣的事?」

司徒秋此時也是一臉詫異的看著葉天,而此時的葉天卻是時刻注意著上方的那道黑影,至於此時的牧正兩個人在說些什麼,葉天卻是沒有太過在意。

牧正點了點頭,而後再度說道:「天兒體內隱藏著一股極為可怕的能量,我之前還擔心那能量在天兒的體內,究竟時好時壞,可當我看到天兒的傷勢恢復的那麼快的時候,我也適釋懷了,如果那股能量是為了害天兒的話,只怕也不會幫助天兒那麼快的恢復傷勢。」

在牧正的話音落下之後,此時的司徒秋已經是越來越詫異的看著葉天。

然而就在司徒秋準備開口對葉天問話的時候,葉天卻是驟然說道:「可能我們還是跑不過那傢伙!」

聞言,三個人皆是看著葉天對著夜空之中看去的目光,當即也是一個個將目光對著後方的那道黑影看了過去。

當即,三人便是發現,果然如葉天方才所說,此時此刻,那黑影距離黑翅妖獸已經是越來越近了!

三個人感受著自己臉龐之上飛掠而過的一陣陣狂風,再度看著下方那已經是有些模糊的景觀,也是一個比一個震撼。

此時黑翅妖獸的飛行速度已經是如此之快,然而還是跑不過那黑影?

想想便覺得可怕,那黑影到底該是什麼樣的實力呢?

而葉天此時也是一臉的嚴肅,而後低頭看了看下方,旋即便是對著黑翅妖獸說道:「落!」

黑翅妖獸發出一陣鳴叫,以示回應,而後也是極為聽話的對著下方落了下去。

葉天此時的這個選擇也是無奈之舉,畢竟自己沒有飛天術,而那個黑影顯然是對飛天術掌握的非常純熟,自己此時如果不選擇降落的話,那麼在半空之上,顯然自己會更加吃虧。

更何況,對方的實力葉天也完全看不透,此時之所以選擇降落,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這裡是天池城的繁華地帶,葉天想著那黑影即便再膽大妄為,也不會在如此人多的地方胡作非為!

此時,黑翅妖獸的身形已經開始降落,沒過多久的時間,黑翅妖獸也是平穩的降落在了地面之上。

野性難馴小賊妃:妖夫如狼似虎 可是,此時的葉天卻發現,自己方才那個想法是錯誤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