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3 日

萬青道:「這獵人難道是來這橫斷山脈來打獵的?」

尋樂道:「不錯,他們的確是來打獵的,不過他們的獵物是我!」

薩若笑道:「是你?難道你竟是一隻凶獸是一隻畜生嗎?」

尋樂罵道:「老子才不是什麼凶獸呢,你小子才是一個畜生!他們是看上我的尋蹤飛魚,這天龍宗的獵人宗就是負責到處網羅人才,其實如其說是網羅,倒不如說是強迫別人加入!

所以這些年天龍宗多了很多奇人異士,聽說有很多會修鍊丹藥的煉丹師,有會變形的暗影殺手,有能聽懂動物的語言的獸語者,甚至還有能用鼻子聞出三百丈之外的仙靈草的靈鼻者!」

這時薩若看了看風嫣兒,心道:薩芳妹妹能聞出五百丈之外的靈藥,比天龍宗的靈鼻者要厲害得多了,風嫣兒見薩若看來,不禁往薩若身邊湊了湊,捏緊了薩若的手,薩若覺得她的手柔軟而冰涼,心想她一定是害怕了,薩若緊了緊她的手,那意思是一切有我。

萬豪道:「你說的沒錯,他們找的就是像你這樣有奇怪寶貝的人,要不就是有著奇特武技的人,如果這些人不加入他們的話,他們就會把這些人毀滅掉!」此時換她背著艷娘,艷娘到現在都還沒醒,薩若不禁有些擔心起她來。

萬豪道:「所以這些年天龍宗不斷的變的強大,甚至連天宇城都已經被滅了!」

天宇城的確是被滅了,江流兒就是天宇城城主的女兒,薩若並沒有告訴他們這些。

尋樂道:「所以我們趕緊逃吧!」

萬豪不屑的道:「逃,短小鬼才整天想著逃,我前些天已經逃的夠多了,那是逃那些獠牙獸,那是我一生最丟人的時候,現在我可不逃了,他們來了我大不了滅了他們!」

尋樂道:「滅了他們!難道你沒聽說他的追魂弓嗎?你……」

說話間那兩人已來到了他們所站的山坡下面,那黃眼睛短頭髮的道:「尋樂,你知道我們追魂弓厲害,你就他媽的別再逃了,老子已經不耐煩了,你再不歸順我們,我就把你連你的那臭魚一同殺了!」

近處看這兩人更加的嚇人,那綠眼睛的皮膚不僅僅是蒼白的,在蒼白中還帶著一點藍色。那那黃眼睛的則是像是動物的眼睛,那雙眼睛裡面一點感情都沒有,要有的話也只有兇狠。

尋樂道:「黃眼,想要老子歸順你,他媽的,做你們天龍宗的走狗,門兒都沒有!」他話雖然硬氣,可樣子卻不怎麼樣了,他還是躲在薩若的身後,而且已經蓄勢要逃了,不過還拿眼看著風嫣兒,風嫣兒卻仍緊緊的靠著薩若不去看他,他的眼裡閃過一抹失望之色。

那綠眼睛綠嘴唇的像是沒聽明白,他道:「黃眼,他是說他還是不願意歸順我們!我沒聽錯嗎?」

黃眼道:「你的確沒聽錯!」

綠眼道:「他難道真的不知道我們的追魂弓的厲害?」

黃眼道:「照理說他應該知道了!上次我們的追魂弓追得他屁滾尿流,連鞋子都跑丟了一隻!而且他已逃了三天三夜。」

聽到這裡,薩若不禁多看了那兩隻弓幾眼,這尋樂也是玄武六重的修為,他竟被這弓追的連鞋子都掉了,看來那弓的確是厲害,可不見他們背得有箭啊,難道他們竟用弓來攻擊?

綠眼道:「那他為何還是不願意歸順?」

黃眼像是陷入了思索,他看了看薩若幾人,然後恍然道:「我知道了!」

綠眼道:「你知道是為什麼了?」


黃眼道:「是的,我知道了,你沒見他旁邊站著其他人嗎,他還躲在這些人的後面!」

綠眼道:「那又怎麼了?」

黃眼道:「這些人一定是他的朋友,他一定以為這些人可以保護他!」

綠眼聽到這裡哈哈大笑了起來,他笑得捧著肚子,看來是連肚子都笑疼了,然後他忍住笑道:「你果然不是很蠢,我看他的確是這樣認為的,那你說我們該怎麼辦呢!」

黃眼又思索了一會兒,然後說道:「先把他的朋友殺了,看他還歸不歸順!」

綠眼道:「不,你錯了!」

黃眼疑惑道:「我錯了?不殺他們嗎?」

綠眼道:「殺!只不過只殺男人,不殺女人,女人留著,我們來這森林裡已經很久沒有好好享受一下女人了,而且那兩個女人看起來還不錯,我們正好一人一個!」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阻敵於門前的八人,無一庸俗之輩,此刻也瞧出了端倪。而那大內侍衛長唐標,朝歐陽世傑抱拳後比劃示意。讓己方的人先行暫避,再將殘敵盡數射殺!

歐陽世傑卻眉頭一皺,緩緩搖頭道:“此戰初始,他九人就完全可以指揮下屬抵擋,自己例陣強行突圍。但他們卻選擇了不放棄,生死與共。雖說是各爲其主,生死之敵,但這樣的敵人值得尊重,可算勇士!敵人既然鄀叫陣了,咱們就戰,我大楚國的好男兒,也不能弱了自己名頭!”

大楚國一方衆人,除了狼牙一人之外,聞言皆是暗暗地點頭。

只見敵方陣中,那列位中宮的敵酋,臉色一凜。反手執刀抱拳道:“好漢子!雖說咱們今日不死不休,但潘某也敬你爲人。我只知道我家主子在謀略之道上,唯一稱咱們最大的對手,名曰歐陽世傑。今日一戰,潘某若沒有猜錯,你定是那我家主子口中所稱之人。”

迎着藩姓敵酋的目光,歐陽世傑輕輕地點了點頭,以示迴應。

九敵列陣以待,歐陽世傑卻閉目而思,衆人鴉雀無聲。在豔陽高照之下的城西荒宅,此刻卻鬼寂得瘮人……


不待片刻,歐陽世傑睜開雙眼,輕輕喝道:“何不爲長老攻乾位,柳迎風長老攻坎位,曾明志長老攻艮位,蘇常長老攻震位。長風兄長巽位,衛遠兄長攻離位,慕容兄長攻坤位。”

說完歐陽世傑揮袖一指九宮兌位之敵,喝道:“狼牙…你的目標…纏死他!”

“好!”

衆人得令,應聲撲敵而去,衝入陣中。而歐陽世傑卻故意留下那位例中宮的敵酋不攻,自己也不入陣,靜觀其變!

敵人也隨着八人地攻入,不斷地變換着位置,發動陣法。四位丐幫長老與三兄弟略知九宮八卦之術,隨變而變,死咬一人。

狼牙雖不諳此道,但他卻牢牢記住了歐陽世傑的話,用他那變態的速度,牢牢纏死住兌位之人,只阻不攻!

一陣秋風吹過,枯葉漫舞,青衫飄逸。歐陽世傑心中默默唸道:“九宮爲位,六十四爻,周而復始變化無窮。生死二門不定,陰陽居中,乾坤在外,還以六儀隱六甲?”

只見歐陽世傑大袖一捲,取得空中飛舞的枯葉九片。左手運勁託於掌上半尺處飄浮,右手快如閃電般地撥動九片枯葉的位置。只見其緊抿嘴脣,不停地推衍着,以至速度越來越快,九片枯葉尤如亂蝶穿花般精彩絕倫!

周圍的七十二名大內侍衛與赤龍衛,見此情景個個瞠目結舌,表情如同白日見鬼。

不待盞茶時間,只見歐陽世傑微微一笑,一揮左袖,將九片枯葉送入秋風。取酒囊飲酒半袋後,腳尖點地,一劍衝入陣中。

歐陽世傑入陣,冷聲喝道令道:“西北逼乾向右移一,東北逼艮下二,西南抵坤上二,我入中宮佔五黃閱兵!”

“好!”

被令三者依令而行,狼牙不懂,也懶得去想。殘劍追魂,就死死咬住兌位之敵,以纏而阻,以阻代攻。

中宮敵酋,見歐陽世傑朝自己一劍刺來,劍意竟帶起嘯風。迅速移位中宮,口中急聲喝道:“乾左進一,艮上二右進一,坤下二左進一。餘下兄弟,甲寅隱癸水,依勢而變,絞殺!”

陣勢隨着歐陽世傑與敵酋的喝令聲,速度越來越快,不斷地演化。敵我雙方十八道人影,道道皆殘,虛實難辨。以至圍觀的七十二名大內侍衛與赤龍衛,漸漸都分不清敵我之人了。

陣內,歐陽世傑與那姓藩的敵酋,身形卻漸漸慢了下來。最後倆人竟然都列位不動,刀劍相交,號令攻守。

“庚鎖龍頸,壬斷龍腰,乙釘龍尾,困戊斬龍頭!”

“哼!逆亂陰陽,倒轉乾坤。閉生門,亂杜,景,驚,三門,逼敵入死門!”

“呵呵,虛則實之,實則虛之。壬都不能爲五宮了,任爾千變萬化,我以靜制動!爾可得小心了,妄動則亂吉凶!”

“……”

歐陽世傑一句話,亂敵心神,以至對方陣法一滯。

狼牙依舊什麼都不懂,但不懂也有不懂的好處。心靜則不亂,做到“纏死他”這一點,對狼牙來說,不難。變態的速度,加上他那野獸般對危險的直覺,讓兌位之敵頭大如鬥叫苦不迭。狼牙對歐陽世傑無條件的信任,反而使其做到了:不妄動,不亂吉凶。

謀者執令,將者殺敵!

此刻,一穿着藍色內侍寬鬆大袍,手執拂塵,頭戴巧士帽的老宦官。如同大鳥一般,從遠處飄來,輕輕落身於荒宅的殘牆之上。

侍衛長唐標,見來人雖着本朝內侍宮服,但卻貌似武功高強。而今日的徐州城內,敵我難辨。忙指刀喝道:“朝庭在此執行公務,閒雜人等擅入者速退。如若不然,律法無情!”

那老太監似乎對園內此刻的戰局,十分感興趣,認真地觀察着雙方陣式的演化。而對唐標的喝令聲,似乎充耳不聞,頭也不擡,大袖一揮,一道金牌朝之飛掠而去。

唐標瞳孔一縮,探手將那道金牌抓入手中。攤開一看,只見金牌上題有“徐州內務府司禮監總管”的字樣。心中立馬反應過來,來人的身份。忙朝其抱拳執禮道:“屬下大內侍衛長唐標,拜見行宮總管大人!”

老太監並沒有收回目光,只是朝衆人擺了擺手道:“汝陽公主殿下令行宮侍衛,火速馳援徐州城門。殿下心裏對此地的情況甚是關注,差咱家順道過來看看而已。”

唐標與赤龍一號倆人,聞言附聲道:“那就有勞花公公費心了,您請隨意。”

那被稱爲花公公的藍袍老太監,聞言揮了揮手,以示自己明白了,不必多言。卻一直全神貫注於荒宅內十八人的陣式變化,且慢慢皺起了眉頭。

“噫,敵人中規中矩地擺下一座九宮八卦陣。我方執令破陣之人,爲何會如此號令其他八人,完全不依常理而行?”

藍袍老太監瞧得百思不得其解,口中喃喃自語而道。

場中,歐陽世傑與敵酋的指揮號令聲,依舊你來我往。

“陽遁,順排六儀,從一宮到六宮,逆排三奇。纏!”

“順排三奇,從一宮到三宮,逆排六儀,陰遁。甩!”

“甩?爾還能甩出幾局出來?逐戊出九宮,看劍!”

只見歐陽世傑,掠身暴起,朝敵酋一劍帶芒,急揮而去。

“呲!”

藍袍老太監,見狀不由倒吸一口涼氣,眼中精光大盛。口中驚吒道:“宮對宮、卦對卦、甲對甲、儀對儀、陣對陣?老夫沒眼花吧?竟然能還以九宮八卦陣,破九宮八卦陣。這青衣年輕人用的什麼推衍之法,如此精準,堪稱可怕!” 綠眼的提議讓黃眼一下子興奮起來,他的眼光貪婪的在風嫣兒身上看看,又在艷娘身上看看,然後道:「綠眼,你選哪一個,我選那個人肩上的那個!」

綠眼雙手一攤,說道:「那我就只好選那個站著的咯!」然後他摩挲著雙掌,做出猥瑣的動作,把目光移向風嫣兒。

當他把目光落到風嫣兒身上的時候,薩若他們一群人竟全都被激怒,他們像狼在戰鬥前豎起了身上的毛一樣,全都運氣了靈力,四個男人身上靈光閃閃,薩若身上是碧綠色的光芒,萬豪萬青兩人是藍色的,尋樂身上則是金色的,跟他的飛魚臉上的光芒一樣,萬豪將艷娘一下扔在地上,也許是地上堅硬的石頭讓她疼得皺了一下眉毛。

黃眼道:「咦!你看他們是準備反抗嗎?」

綠眼道:「你真聰明!」

黃眼道:「那我們怎麼辦?我們該害怕嗎?」

綠眼道:「你見過獵人害怕獵物嗎?」

黃眼哈哈大笑道:「沒見過,不過我們只有一隻獵物,其餘的是獵物的朋友,我們得先幹掉他們!」

綠眼拍了拍黃眼的肩膀,說道:「兄弟,我看你這些天越變越聰明了!沒錯先幹掉他們,然後玩兒女人!」

黃眼道:「真的嗎?我真的變聰明了嗎?」


……

兩人一問一答,絲毫不把薩若幾人放在眼裡,薩若並不是那種會被言語刺激便衝動的人,可萬豪卻是不同了,他最先受不了,大吼道:「你媽的兩個盡在那兒臭屁煩不煩!」

他單手抓起一塊兒巨大的石頭,飛身跳下山坡,巨大的石頭向著兩人砸去,帶起的風將風嫣兒的頭髮吹得飛舞起來,露出她漂亮的圓臉蛋。

薩若忍不住想象下面兩人被砸成肉餅的樣子。可事情並不如他想象的樣子發展,他聽到尋樂喊道:「萬豪小心!」

然後看到那短髮的黃眼迅速的拿下巨弓,並且直接引弓,並沒有放箭在上面,不,還是有放箭的,他拉起弓弦的時候,薩若發覺周圍的靈力全都往他的弓那裡聚集,並且在弓間形成了一道虛擬的半透明光箭,這光箭有人的手臂那麼長,然後只聽嗡的一聲,那光箭便飛向了萬豪,薩若心中一緊。

萬豪的反應很快,他在空中旋身,向左橫移了一段距離,躲過那光箭后還是將巨石扔了過去,巨石被黃眼用追魂弓打碎,石屑紛飛,他們並沒有一點損傷,雖然可惜,不過萬豪也躲開了攻擊,這讓薩若放下心來。

可正當他這麼想的時候,他聽到旁邊的尋樂又叫了起來:「萬豪,小心,不可大意!」

薩若看到射向他的那隻光箭竟在空中調了一個頭,仍對著萬豪的腦門射去,萬豪此時已經落下地來,箭已距離他的腦門三寸,那股氣勢將他頭上的頭髮吹得隨風飄動,皮膚上還起了細小的疙瘩,薩若想展動鳳飛天身法去救他,可看到他一下倒在地上,那箭擦著他的頭皮飛過,擊中一顆巨石,將那石頭擊得粉碎。

薩若的星芒迴旋也只不過能旋轉著回擊,可這追魂箭竟能夠在空中轉彎,尋樂迅速的飛下山坡,將萬豪救了回來,他怒道:「萬豪,你他媽的,你逞什麼英雄,這追魂箭名為追魂,厲害無比,它不射中目標是不會罷休的,你……」

萬豪一把推開尋樂,哼了一聲,嘴硬道:「你看它不也沒射中我嗎?只不過是我一時大意!」

這時只聽下面的綠眼哈哈大笑道:「黃眼,看來我們的獵物朋友修為竟還不錯,竟有玄武五重的修為,我看你剛剛還是大意了,追魂一箭是射不死他的!」

黃眼黃色的眼睛里似乎有些慚愧,說道:「綠眼,你說的沒錯,我總是犯這樣的錯誤,獵物雖然是獵物,不過自有他兇狠的本質!我再來!還射剛剛那隻!」他竟稱他們為只,根本沒把他們放在眼裡,薩若心中不禁升起一陣惱怒,鬆開風嫣兒的手,拳頭握緊。

黃眼再次將黃色的巨弓舉起,他的黃色眼睛里一陣黃芒閃動,只見他周邊的氣流混亂了起來,地上的小石子竟開始懸浮在空中,一縷縷靈力全都在往他捏弓弦的那隻手上飛,並且在慢慢聚集。

這樣的情景讓薩若心中一陣駭然。

尋樂道:「萬豪,你快逃,我們大家也都快逃!追魂箭用精神控制,他要使出追魂二箭了,這二箭可不跟剛剛的一箭一樣,它是不會輕易被擊散的,除非他擊中目標!」

尋樂說著自己竟先開始逃了,尋蹤飛魚跟在他身後,他像拖了一條長長的金色尾巴,可其餘人並不知道厲害,他們並沒有動,然後尋樂又跑了回來,他吼道:「你們為什麼不走!」

只是此時他們想走已來不及。

黃眼弓上此時已凝聚了又一隻光箭,這光劍跟之前那隻並沒什麼兩樣,可威力卻大大的不同,各著這麼遠薩若都能感到那上面凝聚的靈力非同尋常。

弓弦又是一響,光箭被射出,那弓上竟冒出了一陣白眼,光箭呼嘯而來,直指萬豪,萬豪急速的後退,身子懸在半空,可那隻光箭如影隨形,萬豪退得快,那隻光箭也追得快,眼看著就要追上了,焦急間,萬豪在空中再次的扭轉身子,又往回逃,那光箭拐過彎兒來繼續追。

萬豪重新經過薩若他們這裡時,薩若他們慌忙閃避,箭帶起的風將萬青吹倒,萬青立即爬了起來。

萬青見到兄弟被追得狼狽,從地上抓起一顆老大的石頭,朝那隻光箭扔去,那石頭雖砸中了光箭,可光箭將那石頭鑽了個孔,只速度減慢了一點點,仍追向萬豪。

萬豪在空中狼狽的躲避。薩若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武器,甚至連聽都沒聽說過,他問尋樂怎麼辦,可尋樂說還是讓他們逃,只是風嫣兒道:「不能逃,不能扔下萬豪大哥,不然我大哥會怪我的!」

薩若又捏了捏風嫣兒,這的確是她善良的薩芳妹妹。

尋樂非常聽風嫣兒的話,朝萬豪吼道:「你試著用靈力攻擊那光箭,消耗他的靈力,消耗完了你就贏了!」

萬豪聽畢,一隻只靈力拳頭便攻向了光箭,可奇怪的一幕發生了,那光箭竟還知道躲避,它只往旁邊一晃,便躲過了拳頭,萬青看著大哥的攻擊無效急得頓足。

萬豪在空中不斷的閃避,不斷的變幻著方向逃竄,不斷的用靈力攻擊,他逃了無數多個來回卻就是逃脫不了那該死的箭,還有幾次差點受傷,薩若他們只能看著卻束手無策。

這時那綠眼道:「黃眼,你看其餘的獵物,他們是不是太悠閑了,我們也讓他們嘗嘗厲害!」

黃眼道:「綠眼,你比我聰明,你說了算!」

接著綠眼也展開了攻擊,他一連放出三箭,一箭射向薩若,一箭射向萬青,一箭射向尋樂。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敵酋被歐陽世傑一劍逼出中宮之位,卻口中急喝餘下八人,隨自己的移動演化陣形。但在歐陽世傑的指揮下,敵人的陣式受阻,已現破綻。

Wωω▪ тtkan▪ ¢ ○

“從正東“生門”殺入,往西南“休門”殺出,再從正北“開門”殺入,破陣!”在歐陽世傑的喝令聲下,我方九人,隨歐陽世傑一同快速地穿插搶位。敵陣終於潰散,陣勢亦一潰,氣勢立竭,人心慌亂。

“全部誅殺!”

歐陽世傑冷冷的號令聲,透着濃濃的殺氣。讓城西荒宅內的所有人,心中一悸。

藍袍老太監則眯起雙眼,緩緩而道:“敵人陣勢已破,再無倚仗,士氣已竭,已成魚肉。這一戰,殘敵已無力迴天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