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花虞聽了他的話之後,沉默了許久,冷亦跟穹其的人品她自然是知曉的,孩子跟在了他們的身邊,又有著這樣子的原因在,他們必然會好好地對待孩子。

甚至會比自己的親生孩子還要疼愛,只是她作為母親的心情,多半有些個割捨不下。

不過思慮了許久之後,她還是答應了。

這個答應是有前提的,便是在孩子出世之前,他們依然沒有找到了辦法的話,待到小神君出世,便將其送到了穹其的身邊撫養長大。

說起來,也就十八年。

因為帝陵宸定下接任天帝的年紀,是十八歲。

冷亦得了她的應許之後,欣喜若狂,第二日便帶了穹其上門來,穹其知曉了這個事情,先是指責了冷亦,后又不願意讓花虞為難。

還是冷亦用盡了辦法,才帶著她來了五十四重天,她跟花虞無比的熟稔了,花虞也看出來了她的顧慮,只是拉著她的手說,孩子交給她,花虞是放心的。

穹其如今何嘗不想要活下來?

倘若是多年前也就罷了,可如今經歷了如此之多,可以說得上是過盡千帆也不為過了,她已然看透了許多事情,也……捨不得冷亦。

她不是個傻子,任誰得了這麼一個人在身邊,捧在手心裡疼惜著,也都不是輕易地就能夠不為所動的。

只是她因為有些個顧慮,一直不願意神思二人之間的關係,又覺得自己如今不過一縷殘魂,有沒有明天尚且還不知道,如何能夠去耽誤了對方?

出於這個原因,她方才一直迴避此事的。

但不代表著她就沒有心了。 但唯獨是花虞這個名字最為不同,主要便是因為她打從遇見了帝陵宸的時候,就是叫做花虞,而她所有的幸福也都是從這個名字開始的。

因此便沒打算換過,現在孩子用上了他們的名字,倒也有一種跟他們心意相通的感覺了。

而在這樣的期盼之中,帝虞陵終於是出生了。

他出生那一日,天地之間的變化幾乎可以說是恐怖,就好像是要迎接一些什麼一般,然而比起外面那麼大的動靜來說,五十四重天就很是安寧了。

花虞甚至一點兒所謂生育的痛苦都沒有感受到,孩子就已經出來了。

這多少也是讓花虞感慨了一點,女人生孩子人人都說是一道鬼門關,經歷過的人都說極其痛苦不堪,偏偏她沒有任何的知覺,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應該感謝這個孩子好呢,還是感謝帝陵宸好。

總歸什麼波折都沒有,帝虞陵便出生了。

在她的身邊養到了一個月,這小神君當真不同,一個月便會張嘴叫爹爹娘親,而且如今的神識,竟是長到了七八歲那樣子的程度,讓花虞感慨不已的同時,更有一種恍惚感。

就好像這個孩子不需要過多的關注就成長了,仙家的孩子都是這樣,他們活著的時間太長,成長的速度太快,快得讓人驚訝。

當然了,似是帝虞陵這樣的,多半還是因為父母親的基因有些個過於強大,才會如此,尋常的孩子便是變態,也達不到他這樣的。

帝虞陵是天生神,法力不及他的父親,但是也是異常恐怖的存在了,大概唯一遺憾的點,就是沒繼承花虞的魔道心火。

花虞當時還有些個遺憾呢,還是帝陵宸啼笑皆非地告訴她,魔道心火這種聖物,出現一次已經很是了不得,哪裡能夠人人都有呢!

那玩意在她的體內,就是個天大的奇迹了。

花虞聽了倒也沒有糾結什麼,而且魔道心火對帝虞陵非常的溫和,大概是因為從前帝虞陵與魔道心火和平共處近乎一年的時間過。

不然這火焰性子暴躁,誰都不能碰一下,偏巧讓帝虞陵把玩,也是件極其稀罕的事情了。

一個月後,帝虞陵的神識成熟,身體也好,穹其便跟冷亦二人上門,見孩子給帶走了。

花虞多少有些個割捨不下,然而卻沒想到,帝陵宸為了開解她,第二日就帶著她去了人間。

這個人間,竟是她從前生活過的二十一世紀!

乍然回來,帶給花虞太多的激動了,孩子的事情也一時間顧及不得,只是沉浸在了這樣神奇的事情之中。

這段時間她也了解到了,二十一世紀其實並不是他們所在的世界,而是存在不同的世界之中,這個就好像是不同的并行時空一般。

而他們之所以能夠過來,多半也是因為他們已經是自己時空的神抵,超乎一切的存在,方才可以跨越了時空界限。

至於當年她第一世落在了這邊,則也是帝陵宸的手筆了。

帝陵宸用了最後一絲的力氣,給她送到了一個相對於自由和寬鬆的環境里,就是想要讓她過得更快樂一些。 只是帝陵宸開始也沒有想到,這個地方的環境,竟然如此的自由……

這邊不同於他們那個世界,所以哪怕是他們可以運用法力的情況之下,也沒有做出來了太多的不合適之事,只是出於身份考慮,到底還是給自己弄上了一個富商的身份,住在個繁榮大都市的郊區別墅當中。

對外宣稱是從國外回來的夫妻二人,不過哪怕是這樣,還是引起了不小的騷動。

主要還是因為……他們二人的顏值有些個過分的好了,走在了路上,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裡來的明星,不,便是明星也沒有這麼出眾的長相。

來這邊的第一天,花虞特別想吃一頓地道的火鍋,兩個人也沒多想,這身份未必是真的,銀行卡裡面的錢卻是真得不能夠再真的了,至於怎麼弄來的嘛……花虞也沒有仔細問過帝陵宸,總歸他一定是有著自己的辦法就是的了。

因此二人只是換了一身當地的衣服,帝陵宸這個名字過分招搖了一些,便用了從前褚凌宸的名字,只是他那一頭長發花虞覺得實在是可惜,不想讓他剪掉,便只是用了幻術。

不過……

這個男人的長相實在是太過分了一些,剛剛才換上了現代人的裝扮,幻術將長發隱藏改變成為了時下最為利落好看的短髮,花虞就有些走不動道了。

這種長相,簡直就是過分!過分好嗎!她盯著對方看了好半晌,兩個人視線焦灼,最後……天雷勾地火,險些沒能夠吃上這一頓花虞心心念念的正宗火鍋。

好在最後失控前一瞬,花虞的理智戰勝了情感,反正這個男人以後也都是自己的了,他們還有著無數漫長的歲月,自然不需要太過於在意這一天兩天的了。

她停下來了,褚凌宸還有些個意猶未盡,到底是啃了她幾口,解了解饞,兩個人便驅車趕往了市區當中。

開車這個事情,花虞從前是會的,可是經歷了這麼多年,忘得有些個徹底,好在他們是神,即便是不會開車,用神識操控著走就是了,決計是不會出現任何的問題的。

這一輛車,也是此前褚凌宸按照了花虞的品味來準備的,是一輛大紅色的蘭博基尼跑車,乍然出現在了面前,二人都忍不住對視一笑。

之後為了讓褚凌宸更好地融入到了現代生活當中,第一天花虞就帶著他去逛了手機體驗中心,褚凌宸這個人,聰明程度簡直是令人咂舌,只不過是看了幾眼,幾乎就全部搞明白了。

他多少有些個驚嘆於這邊的人的動手能力,這種東西在他們那個世界是極其的常見的,畢竟只要有了靈氣和修為之後,什麼事情都變得極其的簡單了起來。

但是在這個沒有任何靈氣不能夠修行的地方,卻出現了這種東西,花虞稱之為科技,褚凌宸倒是品出來了幾分的趣味來了。

從手機體驗忠心出來,兩個人多了兩隻嶄新的手機和電話卡。

這些個東西刻在了骨子裡,花虞可沒有忘記掉,至於玩手機…… 科技發展到了如今,連帶著許多幾歲的孩子不需要父母太多的引導,都已經會簡單的操作了,更別說褚凌宸那樣子的變態了。

只是從在手機體驗中心開始,花虞就覺得有些個奇怪,不知道為何,她總覺得身邊的人總是若有似無的看著他們。

這種感覺褚凌宸也是有的,別的不說,這邊的人看人的方式還真的是極其的直白,不帶任何的含蓄,跟他們那邊還是有些個出入的。

原本他是極其有興趣的,可看著那麼多的人盯著自家的寶貝看,多少也有些個不樂意了,這才匆匆從那邊離開,沒想到的是……

之後他們幾乎是一路被人圍觀著走的,在當今的這個社會,人品或者是內心世界,輕易地也沒有那麼容易在陌生人的面前展現出來,但是容貌,卻是極其具有直觀性的。

尤其是,一男一女,兩個人的容貌都是極其出類拔萃的情況之下,就變得是更加的誇張了。

幾乎是所經過的每一處,都要造成一些個轟動,甚至不明所以的人,還掏出來了自己的手機,想要拍照,就是因為他們都覺得,這麼好看的人,必然是不一般的。

黑街總裁的小小妻 不是明星也應該拍下來好好地保存才是。

花虞看得清楚明白,微微蹙了蹙眉頭,表面上不顯,暗地裡卻是使出來了一個小小的法術,這法術一出,即便是拍照的人再多,等到了他們回去想要看照片的時候,也會發現照片是徹底的糊掉了,什麼都看不清楚,更別說是人的臉了。

因為這樣的重重圍觀,到了火鍋店的時候,花虞只能夠要了一個包間,好在這一次沒什麼人來打擾他們了,還是無比開心的吃了來現代的第一頓飯。

神是不需要進食的,不過褚凌宸看她吃的那麼的開心,也忍不住陪著她吃了一點。

這東西跟他們那邊,即便是靠著花虞的記憶還原出來的,都不大一樣,而這個現代社會,也比褚凌宸想象的要多姿多彩多了。

大概是人民的生活都變得好了起來,所以才會有著這麼多的事情做,研究美食的,研究化妝的,還有專門研究衣服的等等。

但是撇開了這邊的人過度開放,喜歡盯著人不放的事情的話,這邊還是很值得人喜歡的。

吃完了飯之後,花虞帶著他進了一家精品店,等到出來的時候,兩個人的頭上多了一款漂亮的情侶帽子,有了這個帽子隔絕了一部分的視線,也讓他們二人顯得沒有那麼的扎眼。

倒是要讓人感覺到了輕鬆很多,因為褚凌宸是第一次來這邊,真切地來感受現代生活,所以花虞想了一下,最後領著他去了商場的影院裡面,準備跟平常的小情侶一樣,看一場刺激的電影。

她心裡存著促狹的意思,挑選了半天,最後特地挑了一個歐美大片,而且還是3Dimax版本的。

買完了之後自己還偷偷地笑了,想著褚凌宸從來都沒有見過這種東西,一會兒也不知道會是一種什麼樣的表現,想想就覺得充滿了期待呢!

花虞滿臉帶笑,褚凌宸掃了她一眼。 對於神來說,生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於是到了這邊來,相對於寬鬆的情況之下,他們也沒有想過說是不要孩子,尤其是心裡眼裡都是對方的情況之下,自然是想要幾個孩子陪伴在了身側的。

因此花虞這一次的懷孕,讓他們二人都很高興,研究生念了一年多,花虞就先請了假,回到了家中,準備把孩子生出來,這才回去上課。

她懷孕的時候不像是一般的女人那樣的敏感多疑,甚至連一點不舒服的意思都是沒有的,但是褚凌宸在這個時候還是放掉了一切,來陪伴在了她的身邊。

假如不是那一年的話,他的科技帝國成型,大概時間會變得更加的短暫,但是對於褚凌宸來說,沒有任何的一件事情,是比起花虞更加重要的。

花虞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因為他們的母親是花虞,所以變得異常的重要了起來。

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公司那個時候才剛剛建立,和尋常的公司一樣,招收了幾個在這方面非常出彩的年輕人。

而後一年多的時間公司發展迅速,以前跟褚凌宸一起成立公司的人,都成為了元老,這些個人當中都是科技這一塊的精英,幾乎都是男士,只有一個女生。

這個女生打從第一眼就對褚凌宸一見鍾情,因此才會願意放棄了自己那高新的職位,跟著褚凌宸離開來單幹,但是事實上她做出來的這個決定,也是令得最後擁有了這麼多的關鍵。

褚凌宸跟她幾乎沒有任何的交集,即便是在工作之上,也未曾將她當成是一個女人來看待過,而她也後知後覺的知道了褚凌宸是有家室的,對方還在念研究生。

心裡頭的念頭便暫時壓制了下去,沒想到的是,花虞懷孕的這一次,卻又將她心裡頭的想法給帶了出來。

想著這個時候的男人,因為不能夠跟妻子過分的親近,乃是意志力最為薄弱的時候,從而想要引=誘褚凌宸。

卻沒想到,褚凌宸放下了一切,回去陪花虞去了。

她那些個小招數被對方知道了之後,收到的,是一封辭退的報告書,從前她參與到了其中的東西,已經轉化成為了紅利,以後都少不了她的。

但是這個公司,褚凌宸是不會讓她待下去的了。

那女人反應過來,竟是忍耐不住,跑到了他們的家中去了。

諱愛如深 恰巧那一日褚凌宸出去了,花虞一個人在家裡,見她的人,正好是花虞。

這女人沒有想到,對方竟是有著這麼一個好看到了極點的妻子,哪怕是如今懷著身孕,也半點都沒有抹殺掉了對方的美貌。

她站在了花虞的面前,就好像是一個跳樑小丑。

更不要說花虞的態度了。

她聽了這個女人的懇求之後,臉上幾乎沒有什麼多餘的表情,反而是淡淡地喝著水。

花虞打從懷孕了之後,一直喝著的,都是瓊花冷玉簪當中的泉水。

這個簪子確實是了不得的,不為別的,因為它跟所有的東西都不一樣,它是在帝陵宸出身的當日,與其一同共生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這東西才會顯得格外的不一樣。

花虞吃得好睡得香,不過為了肚子的兩個孩子,還是每日都喝著泉水。

她懷的,是一對龍鳳胎。

早在之前自己就感覺到了,心裡也是極其的高興的,每隔幾日她都會跟帝虞陵聊天,不過是用神界方式,帝虞陵在冷亦他們那邊過得很好,心裡也記掛著這父母,對於即將出世的弟弟和妹妹,也是極其的期待的。

生活得過於美滿,花虞這些年來少了些許的稜角,不過……這不代表著她就是好欺負的了。

她讓這個女人留下來,不是說就是怕了對方,而是因為她清楚的知道,等到了褚凌宸回來了之後看見了對方,對方的下場會更加的凄慘罷了!

妖孽總裁:盛寵吃貨嬌妻 事實上也如同她所想的那般,褚凌宸回來看見對方,第一時間就黑了臉,走到了花虞的身邊,將花虞緊緊地摟在了自己的懷裡不說,甚至還直接讓人將其轟了出去。

敬酒不吃吃罰酒,對方一定要做這樣子的事情,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之後他直接斷掉了對方的紅利,並且還用了一些手段,據說那個女人之後都過得很是不好,花虞多少清楚一點,但是她也並不關心。

這事情很是簡單,在覬覦一個有婦之夫的時候,那個女人就應該會想到,自己不會有什麼太好的下場了,如今看來,可不就是這麼個意思嘛!

這個小插曲絲毫沒有影響到了他們二人之間的感情,甚至讓心更加的貼近了,奇怪的是,花虞以前總是聽人說,這兩個人待在了一起,總有一天會演變成為了親情。

可她跟褚凌宸卻一直都沒有這樣。

不僅是沒有,而且伴隨著時間越長,兩個人之間的感情就更深了,眼裡只有對方,甚至也只看得到了對方了。

這般如膠似漆,恍若還是新婚的時候,不知不覺當中,孩子卻已經出生了。

花虞生了一對龍鳳胎,孩子的性別他們早就已經知道了,因此倒也不是太過於意外,意外的是褚凌宸的態度。

他其實算不得多麼疼愛孩子,對於帝虞陵平日里也是威嚴比較多,都是詢問著對方近日以來的修行,而不是關心和照顧。

花虞以為,他是對男孩子沒什麼耐心,等到了女兒出世,總歸會變好的。

女兒叫明雪,是老三,老二叫明睿,比明雪要提前幾分鐘出世。

明雪自小就生得玉雪可人,即便是花虞也是心軟得一塌糊塗,明雪也很黏自己的父親。

但是……

褚凌宸對待他們的態度,還是不如對待花虞那般,他從始至終心裡眼裡的,都是花虞。

兒子女兒都是極其聰明的,大概也能夠看出來,但是奇怪的是,他們非但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對,甚至還跟褚凌宸的態度一樣,萬事都以花虞為先,對待母親,是極其的尊敬和發自內心的疼愛。

花虞莫名其妙的成為了家裡的老大,也是有些個啼笑皆非,後來有一次問了褚凌宸,他才道出來了自己內心當中的想法。

原來即便是自己的孩子。 他也不願意對方佔據了花虞太多的時間,他的心很大,卻也很小,就只裝得下花虞。

花虞聽了這個話之後,一時間是又甜蜜,又有些個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能夠有這樣的一個人始終地陪伴在了自己的身旁,說起來是一件極其幸運的事情,這一輩子,她與他長相廝守,便是最大的幸運了。

之後她便也沒有提到過了要他對待孩子最好一些,因為她也知道,這個人大概是把自己最後的溫柔,都留給了她一個人了。

只是明雪跟明睿兩個人是養在了現代的,這邊跟他們的世界不一樣,不能夠修行,但是花虞卻也不著急,反而是將兩個孩子送到了這邊的學校去,接受了應試教育。

對於他們來說,這些個知識未必是有用的,但是對於花虞來說,這一切都實在是太有必要了,因為她的第一世,就是從這邊開始的。

這裡學的東西,有的時候未必是那麼的重要,卻能夠給人,尤其是明雪這樣子的一個女孩,塑造一個極其完整的世界觀,要讓她知道,女孩子也是可以獨立自強,可以獨自綻放的。

孩子的教育之上,褚凌宸是不插手的,也任由著她這麼去做。

事實上他也覺得,這邊的觀念雖然相較於比較的開放,但是認真地說起來的話,卻也是極好的。

若是生長在了他們的世界之中,明睿是男孩子倒是沒有什麼,明雪這個女孩,不免會受到了那邊思維的影響,認為女孩子就是男人的依附品。

即便是在神仙的世界里,也是這樣,一個女人要去侍奉男人才是他們最後的出路,但是他們的孩子,怎麼可以這樣呢?

他雖說最愛的還是花虞,但是私心裡也是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夠成為花虞那樣子的女人,是可以獨自面對這個世界,知曉感受自己的存在,並且為之慶幸的。

只是他們都沒有想到的是,明雪確實是成長得很好,甚至比起他們預期的要好很多很多,成為了一個懂事明理的女孩子。

然而卻在這邊,遇到了一個自己割捨不下的男人。

追著對方跑了許多年,傷透了心。

這個事情發生的時候,花虞當時其實並沒有什麼太多的想法,明雪是神女,按照他們那個世界來說的話,多半是要找一個門當戶對的,起碼,不是神抵,也要是正兒八經的仙人。

但是在她看來,愛情是不分這些個身份地位的。

明雪若是真的愛上了一個凡人,到時候想想辦法將對方帶回了他們的世界之中去改造一二就可以了。

卻沒想到這個男孩子如此傷害了明雪的心。

好端端的一個孩子,眼裡的光芒都熄滅了,讓花虞是又心疼,又有些個不知該如何是好。

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夠勉強的,但是她捧在了手心裡長大的女孩,卻也不是旁人輕易地能夠欺負了去的。

花虞佛了這麼多年,偏偏有人喜歡在老虎頭上拔毛,她也實在是坐不住。

當天安慰了明雪之後,便讓明雪的大哥,那個時候已經當了天帝的帝虞陵,派了人過來,直接把明雪接回了他們的世界之中。 好在明雪被她從小教育的很好,也是敢愛敢恨的,出現了這樣子的事情之後,沒有說是一味地去抵抗她這個母親的安排,反而很是順從,只是作為母親,看到了自家的孩子莫名承受這種事情,花虞心裡頭還是憋著一團火。

雖說都說是誰年輕的時候沒有遇見過幾個人渣,但是自己遇見跟自己的孩子遇見那還真的是不一樣的,明雪自小懂事知道心疼人,卻沒有處在於花虞那樣子的環境之中,所以沒繼承了她那個飛揚跋扈的性格。

反而是極其的善良純真,有時候花虞在想是不是也是自己把明雪保護得太好了一些才會如此,但是後來她也清楚了,從來善良純真都不是錯誤,做錯了事情的人是別人。

否則明雪一個小神女,怎麼會輕而易舉的讓幾個人給欺負了去!

越想越氣,褚凌宸本來打算給那個男生一點教訓的,卻被花虞給攔住了。

總裁的野蠻小前妻 花虞第一日樂呵呵的帶著明雪回了天宮,帝虞陵成為天帝已然有些個年頭了,如今的上界也沒有從前的那麼混亂,整頓得如同鐵桶一般,可見其手腕。

與之相比,明睿沒有在上界待過,卻也懂得基本的神術,性子有點類似於褚凌宸,但是撒嬌賣乖樣樣都行,亦是不好對付的主兒,唯獨就是這個唯一的女兒,花虞太心疼自家的女兒了。

也讓明睿自小當哥哥的好好保護明雪,這才養成了明雪天真無邪的性格。

這一次送回上界去,主要也是想要讓帝虞陵來開導一下明雪,順便給明雪換一個地方,換換心情,長此以往的話,怕是要提前招來了自己的神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