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花園裡的花爭相綻放,夜風輕輕拂過,頭頂也是滿天星星閃爍著。

在這樣美好的氛圍下,周友安覺得若是不做點什麼事情,都對不起這樣美好的景色。

思來想去后,周友安突然攥住了宋靜書的手,牽著她在花園裡走著,不自然的解釋道,「本少也方才也吃的太撐了,你對牽著我,以免我走不動路,等會子需要你背著我回去。」

「少爺,咱倆的身份被你互換了吧?」

宋靜書倒也沒有掙扎,就好像是相信了周友安的胡話一般。

她瞥了周友安一眼,淡淡的說道,「難道,不該是你等會子背我回去嗎?」

「你這是委婉的提醒本少爺,你想要讓我背?」

周友安面帶笑意的看了她一眼,鬆開手在她面前蹲下身子,「既然如此,本少爺就滿足你的冤枉,上來吧。」

「這……」

宋靜書看著蹲在她面前的周友安,有些詫異的說道,「少爺,我不過是隨口一說罷了。」

哪裡有少爺背著丫鬟在花園裡散步的?

你可是寧武鎮的扛把子好嗎?!

雖然,周友安說過她不用再給他做丫鬟了,但是人在屋檐下嘛。

她吃周友安的、住周友安的,還欠了周友安數不清的銀子。

在她看來,目前給周友安償還債務的方法,就只有先給他做丫鬟,伺候他的衣食住行,自己心裡才會好受一點。

「隨口一說?被本少爺可當真了。」

周友安仍舊沒有起身的打算,催促她說道,「趕緊上來,腿都要蹲麻了。」

宋靜書這才遲疑著,趴在了周友安的背上。

沒想到,周友安看著瘦的像個竹竿似的,可這後背還挺寬厚的!

趴在他的後背上,宋靜書頓時覺得,自己像是找到了可以給她避風遮雨的港灣一般,讓她漂浮不定的一顆心,漸漸地安定下來。

這段時日,宋靜書在周家吃得太好,動的太少,長胖了許多。

她心下愧疚,小心翼翼的對周友安說道,「周友安,你要是背不動我,就放我下來吧!」

「我聽說,吃得太飽若是劇烈運動的話,當心肚子會裂開。」

也不知道她在哪裡聽得這些鬼話,周友安覺得好笑。

她那溫熱的氣息噴洒在耳邊,周友安心下痒痒的,不由輕笑出聲,「你覺得本少爺會背不動你?」

話音剛落,宋靜書還沒回過神來,就感覺身子一輕……緊接著,她只聽到風聲在耳邊呼呼作響,她似乎與地面越來越遠!

周友安這廝,居然還會功夫?!

背著她還能腳步如飛的躍上屋頂,可見這廝功夫還不俗!

宋靜書震驚了,站在房頂上看著底下的一片,好半晌都合不攏嘴。

「怎麼樣?站在這上面,看風景是不是格外要美一些?」

周家的屋頂本就比其它房子要高得多,眼下站在房頂上,能將寧武鎮的一切收進眼底。

宋靜書眼神震驚的看著這一切,身子輕飄飄的轉了好幾圈,摸清楚東南西北后,才突然興奮的對周友安指著遠處延綿起伏的大山,「周友安,你看,我家就住在那邊的!」

周友安不由眼神一沉。

胡說!

她家分明就在腳下! 這幾日,宋靜書閑著沒事就在廚房裡鼓搗做菜,周友安一連對了好幾日的賬本。

每次一聞到廚房傳出香味,便自覺的放下賬本,去幫忙打下手。

在周友安看來,看賬本雖然枯燥、但分明是做菜更加累才對。

又要劈柴燒火、又要涮鍋洗碗、還要買菜切菜、削皮炒菜等,做一頓飯簡直比對一本賬本還要複雜繁瑣,這讓經商天才感到極為困擾。

但是瞧著宋靜書一點也不覺得這活兒累,反而一副自得其樂的樣子。

周友安感到很不解。

如此一來,周友安坐在灶台後燒火,宋靜書站在灶台前炒菜。

乍一看,倒真像是一對成親多年的老夫老妻一般。

碧珠扒拉著廚房的門,眼神嫉妒的看著廚房內的一幕,在心裡狠狠地問候了宋靜書的十八代祖宗。

哪裡有她這麼放肆的丫鬟!

居然敢拉著少爺一起在廚房做飯!

這廚房重地,油煙味、柴火煙那麼濃烈,豈是少爺能踏足的地方?

簡直是有辱她家少爺那高冷的形象!

但是沒辦法,周友安偏偏就寵著宋靜書,一副要寵的她無法無天的模樣,真是讓碧珠嫉恨的發狂。

一名打掃院子的小丫鬟經過,見碧珠扒拉著廚房的門,不禁好奇的問道,「碧珠姐姐,你站在廚房門口做什麼?怎的不進去?」

「噓。」

碧珠立刻撲過去,捂住了小丫鬟的嘴。

若是讓宋靜書知道,她就站在房門口偷看她做飯,肯定又要毫不客氣的羞辱她了。

這段時日,碧珠也算是狠狠地體會了一把,宋靜書這張厲害的嘴。

別看起來平日里她性子大方,很好相處的樣子,一旦被逼急了,不管你是誰嘴裡都會噼里啪啦的叱罵一通……不愧是從山裡出來的野丫頭,性子潑辣的就像一隻野貓。

碧珠在心裡恨恨的想道。

之前宋靜書從未與她計較過,甚至一口一個「碧珠姐姐」,這讓碧珠感到十分受用。

沒想到,這個野丫頭居然如此厲害!

現在碧珠再也不敢當面招惹宋靜書,以免讓自己下不來台。

小丫鬟面色更加疑惑了,但既然碧珠不讓她發出聲音,便只得閉著嘴巴搖了搖頭。

碧珠這才小心翼翼的放開她,一臉緊張的往廚房裡瞧了一眼。

只見宋靜書不知說了什麼好笑的話,一向甚少露出笑容的周友安,此時臉上也帶著笑意,眼神寵溺的看著宋靜書。

是的,寵溺!

即使碧珠不想承認,但也不得不承認,周友安的目光帶著深深的寵溺!

她嫉恨的眼神落在小丫鬟眼中,小丫鬟心下瞭然。

想來,碧珠是在吃宋姑娘的醋呢!

小丫鬟不敢得罪碧珠,明著不敢說實話,心裡想著:如今周家的所有下人,幾乎都知道他們家少爺,為了宋姑娘一擲千兩銀子盤下鋪面的事兒。

大家也都明白了,敢情被少爺放在心尖上的人,原來是宋姑娘啊!

這麼多年來,碧珠在他們面前總是以「少奶奶」的姿態自居,可少爺壓根兒沒有多看她一眼。

如今,強勁對手出現了吧?

而且,為了宋姑娘,他們家少爺竟是連高小姐都拒絕了呢。

這些個下人,心裡跟明鏡兒似的。

小丫鬟在心裡嗤笑一聲,拿著掃帚走遠了。

碧珠見宋靜書並未察覺到她在門外偷看,便鬆了一口氣,繼續偷學宋靜書做菜。

能讓他們家少爺多吃幾碗飯,可見宋靜書的廚藝的確不錯,抓住了周友安的胃啊……

今日,宋靜書也只是擬了幾個家常菜。

一道糖醋排骨,一道魚香肉絲,一碗粉蒸肉,還有熗炒小白菜,一道鴨血粉絲湯。

起初,周友安見著那血汪汪的鴨血,不禁心頭作嘔,一臉疑惑的問道,「這東西還能當菜吃?」

宋靜書嗤笑著瞥了他一眼,「說你頭髮長見識短你還不願意聽!等會子保管你好吃的停不下來,你就等著瞧好吧!」

所有的菜都已經做好了,宋靜書正在燒鴨血粉絲湯。

將切好的鴨血放進沸騰的水裡面后,很快鴨血就凝固了變了顏色,宋靜書又將泡軟的米粉放進去一併煮著,對周友安說道,「咱們可以吃晚飯了,你趕緊洗洗手。」

「好。」

周友安站起身,順從的去凈手后,老老實實的過來幫忙端菜。

「用不著你端菜,你只去坐著等著吃便是。」

見周友安被菜盤燙的縮回了手,宋靜書忍不住心下好笑,拍了拍他的手,對他努了努嘴。

果不其然,這一頓周友安又吃了好幾碗米飯。

被他吐槽過的鴨血粉絲湯,裡面的鴨血幾乎全部被周友安吃掉了……

看著他一臉意猶未盡的樣子,宋靜書忍不住低低的笑了起來,「只不過還差了一味最重要的調味料,泡椒!」

泡椒鴨血,又爽又滑的鴨血配著泡椒的辛辣,一口吞下去,所有的憂愁都消失的煙消雲散!

宋靜書打定主意,準備明日就做泡椒、做泡菜,以及豆瓣醬等等。

次日一早,拒絕周友安的陪同,宋靜書早早去菜場挑選了最新鮮的辣椒、不少的胡豆,還有白蘿蔔、胡蘿蔔、八角山柰等一些大料,又買了一些冰糖,興高采烈的回去了。

這幾日正是吃胡豆、豌豆的好日子,可惜種植這些作物的農家比較少。

在他們看來,吃了這些豆子會腹脹,因此都不怎麼吃。

宋靜書便撿了個便宜,買了這麼多東西還沒用了一兩銀子。

今日天色也不錯,宋靜書在鍋里煮了一鍋熱水,自己搬著小板凳,坐在門口開始剝胡豆。

這是新鮮的胡豆,還需要晾晒乾水分,才能做豆瓣醬。

將胡豆剝好后,宋靜書直接晾曬在院子里,進屋開始做泡菜與泡椒。

鍋里的熱水也已經燒開了,宋靜書倒了半罐鹽巴進去,攪拌均勻後放在一邊放涼。

周友安已經處理完了所有的事情,此時抱著雙臂斜靠在廚房門上,看著宋靜書在廚房裡忙碌的身影,一股子滿足感充斥在胸腔內。

他多希望,與宋靜書之間的關係能永遠停留在這段時日。

她不會在提起離開,自己也就假裝她會永遠留下…… 宋靜書一邊清洗蘿蔔與辣椒,一邊回頭看向周友安,笑著問道,「你今日想吃什麼菜?方才我只買了需要的東西,你有什麼需要的,等會子咱倆一起去買?」

說完這句話后,宋靜書又覺得自己這話似乎有些曖昧。

她連忙閉上了嘴,沖周友安綻放出一個絢爛的笑容,露出一口潔白整齊的牙。

周友安看著她臉上燦爛的笑容,就像是看到了半空中的日頭一樣。

晃眼,又散發出無盡的溫暖。

「好。」

半晌,周友安才低低的答了一句。

他覺得自己的喉嚨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堵住了,就連說話也帶著几絲沙啞。

宋靜書卻是沒有時間去觀察周友安的異常,她忙將切好的蘿蔔條、以及剝好的幾個大蒜頭放在屋檐下,瀝干水分。

她買了尖尖的朝天椒,這樣做泡椒的話,才會更有味道。

泡椒不辣,就不叫泡椒了……

周友安看著麻利的動作,疑惑的問道,「你這是在做什麼?」

「就是我昨晚給你說的,可以算作大多數菜式的靈魂:泡椒!」

宋靜書莞爾一笑,突然又想到了今日還得將酸菜做出來,往後做酸菜魚、自己做豆腐等等,也缺少不了酸菜。

「你等會子記得提醒我,要買一些蘿蔔葉回來。」

她這幾日觀察了一圈,發現菜場並沒有菜販賣藍菜或者油菜,那才是做酸菜最好的食材。

沒有藍菜或者油菜的話,蘿蔔葉倒也可以榨酸菜。

宋靜書走到院子里,將晾曬的胡豆攪拌著翻了一下,見屋檐下的蘿蔔等還沒有瀝干水分,心下不禁有些著急。

這會子天色也不早了,她和周友安還沒有吃早飯呢!

自從宋靜書自己動手做飯後,大廚房那邊就再沒有給她和周友安做過飯菜。

這不只是宋靜書叮囑過婆子們,就連周友安,被宋靜書征服了胃后,只肯吃她一個人做的飯菜。

「你餓不餓?」

宋靜書扭頭看著周友安,「要是你肚子餓了的話,我就先不做這些東西,等咱們吃過早飯,我再來弄便是。」

周友安微微一笑,對她伸出手,「你暫且可以將這些東西放在一邊,今兒本少爺帶你出去吃早飯。」

「可是,你不是說除了吃我做的飯之外,不吃別人做的嗎?」

宋靜書挑眉看向他,輕哼一聲,「所以說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寧願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那張嘴!」

聞言,周友安又輕笑出聲,無奈的搖了搖頭,「你都是在哪裡聽得這些渾話。」

別的男人的話信不得,難道他周友安的話也信不得?

他何時說過欺騙宋靜書的話?

「當然是別的姑娘嘴裡。」

宋靜書嘿嘿一笑,十分自然的將手放進周友安手裡,走到他面前後解下圍裙,「不過你比那些說鬼話的男人好多了,我家少爺可是個難得的好男人。」

「也不知道日後哪個姑娘這麼有福氣,能嫁給少爺這樣的好男人!」

宋靜書沖他俏皮的笑了笑,率先往外面走去。

原本周友安還帶著一臉寵溺的笑,此時因為宋靜書這句話,頓時眉頭緊皺。

「你就沒有想過,本少爺為何到現在還沒有娶妻生子?」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蟲,我怎麼知道。」

宋靜書回過頭聳了聳肩。

周友安滿頭黑線,宋靜書根本是在對他的試探裝傻充愣!

分明察覺到了他對她的心意,結果總是故意這樣左顧而言他。

周友安心下無奈,看了一眼空落落的手,只好抬腳跟了上去。

宋靜書背著雙手,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

她還從未在鎮上其他飯館或者攤販這裡吃過早飯呢,聽著街邊小販的吆喝聲,再看著小飯館門前站著拉客的夥計,宋靜書覺得一切都那麼有趣,什麼都嘗一點。

這裡的人們生活的才算是有滋有味,即使大家都為了生活而奔波忙碌。

這樣吵鬧的街頭,才是最鮮活的日子。

她記得在宋家村時,大家雖然都是一個村子的人,但鄰居之間幾乎關係都挺淡漠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