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艷娘道:「我感覺體內的靈力越來越少!」

風一鶴沒有說話,從他影魔手的數量,薩若便已看出他的情況也是一樣,而薩若又何嘗不是如此,他只覺靈力似乎從他的毛孔內流失了一樣。

眾人又沉默的戰鬥,周圍都是暗靈冥蛇被炸裂的聲音,四散的棉絮狀暗靈以及重新組合的暗靈冥蛇。

艷娘的絲綢現在能發出去的也開始變少,那些絲綢原來都繚繞著粉紅色的點點光芒,現在卻黯淡了不少。

風一鶴的虛絲影魔手每次出擊的時候,最多的時候每擊出一次有十隻掌影,現在擊出一次卻只有五隻。

薩若發現艷娘在戰鬥時不時看向風一鶴,眼神中滿是留戀,這種眼神讓薩若又一次的聯想到薩芳,他瞬間明白了艷娘心中的想法。她是想犧牲自己讓風一鶴突破出去。

薩若這時又看向了風嫣兒,只見風嫣兒在囚車中,眼睛直巴巴的看著那些暗靈冥蛇,目光中越來越貪婪。

一條冥蛇飛向了他,他一把捉住,同時用靈力將它震碎,棉絮狀的暗靈四散飄落,像是黑色的雪花。

這時薩若忽然看到艷娘周身靈力激蕩,她已開始準備用自身全部修為,炸開暗靈冥蛇,不過那樣的話他自己也會一命嗚呼。

薩若又看了一眼風嫣兒,又看向了艷娘,他道:「艷娘,你不必這樣,我可以帶大家出去!」

艷娘一驚,風一鶴回頭才發現艷娘的情況,喊道:「艷娘你不要做傻事!」

這時薩若心中不知為何異常的清明,也許事風嫣兒沒有看他吧,他赤色神雷爆發,鳳飛天身法展開,一隻手抓住了艷娘,接著消失在原處,那些暗靈冥蛇在赤色神雷出現的時候似乎異常的害怕,它們自動的讓出一條道,薩若順利的將艷娘救了出去,放在了薩若和小葉和江流兒的身邊。

當艷娘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又將風一鶴救了出去,兩人在原地驚駭的對視,接著是萬豪和萬青,薩若將他們救回來的時候,像扔稻草一樣的將兩人扔在地上。艷娘去解兩人身上的魂情引。

接著薩若便準備去救風嫣兒,他心中非常害怕,因為那些暗靈冥蛇統統的籠罩向了風嫣兒,他赤色神雷靈力殺出一條道來,準備發動星芒武技將囚車擊碎,卻見風嫣兒眼中紅光閃耀,而他心中似是被擊中了一樣,一下暈了過去,倒在了地上。

風一鶴見薩若暈了過去,正準備去救他,可是自己卻也暈了過去,接著是艷娘,還有剛被救醒的萬豪和萬青都被暈了過去。

囚車裡傳來了一陣邪異的笑聲,風嫣兒的身上的鎖鏈叮叮直響,從囚車裡面站了起來。

「這麼多,這麼多暗靈,簡直是太好了!我終於可以恢復以前的力量了,邪惡之君啊,你這邪惡的君主,我在迷域囚牢被困了上千年,沒想到還有重見天日的一天!」

她小嘴一張,那些暗靈冥蛇竟然開始被她吞進最終,半空中它們像是烏煙一樣,統統的鑽進風嫣兒那張櫻桃小嘴中。

!! 次元裝修工 ,站於“賞花堂”外,此刻卻是一臉的凝重之色。雖不出聲,卻都看出了一絲端倪。

七十二名黑衣人,俱是高手。但赤龍衛與大內侍衛,卻都有一個共同的弱點,不諳刺客之道。

而狼牙卻如同天生的刺客王者,他會的東西,似乎遠比衆人想像的要多得多……

狼牙終於停下了腳步,卻喚出了兩名黑衣人。只見其對倆人冷冷而道:“我感覺…你們…應該…是兩羣人,而你倆個…應該是…首領。”


“賞花堂”外臺階上,汝陽公主楊婉兒與赤龍使李長風,一臉的驚駭與不可思議之色。而歐陽世傑則是手摸鼻子,一臉的苦笑。

只見兩名被喚出的黑衣人,一臉崇敬地望着狼牙。朝其抱拳執禮道:“赤龍一號、大內侍衛長唐標,恭候聽令!”

“把你們…行動時,相互…連絡消息…的方法…告訴我。”狼牙望着兩人,依然是冷冷而道。

由始至終,狼牙走路的步伐、說話的語氣、眼神與情緒。似乎都沒有絲毫的變化,然,而這種非人的理性與冷靜,卻讓人感覺很可怕……

與此同時,徐州城南大街,丐幫徐州分舵外。朱門大開,賓客如雲,熱鬧非凡!

武當派、華山派、慕容世家及熾焰盟。作爲此次丐幫傳位大會的第一批客人,已經趕至丐幫徐州分舵。

丐幫前任老幫主陸子銘,親自率衆出門迎客。

只見陸子銘於門外朝衆來客抱拳執禮。哈哈大笑道:“諸位江湖上的朋友,此番能夠遠道而來,就是賞我這老乞丐的臉了。有道是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我陸某人今日覺得值了!閒話不敘,諸位貴客裏邊請。”

“哈哈!你這乞丐王今兒還拽起酸詞來了。想當年您我二人怒戰江南九鬼,我楚某人憑三尺青鋒,才斬三鬼。而老哥您卻是大展神威,空手半醉誅六鬼,何其壯哉!”只見一年逾七旬的黃衫老人,撫須笑道。

陸子銘聞言,朝黃衫老人笑道:“四十年歲月,彈指一揮間。兄弟您也是華山劍派的掌門人了,當年那一戰時,您也是剛過而立之年。而您斬那三鬼,卻是江南九鬼之中,劍術最強之人。

您一劍戰三鬼,百招之內就讓其三人劍下服誅。事後不幫老哥一把不說,居然還叼根狗尾巴草,在一旁笑着看熱鬧。差點沒把老哥我累死,您當時可不厚道哦。

陸子銘話音剛落,衆人鬨堂大笑不止。

華山劍派掌門人楚江劍,見狀朝陸子銘笑道:“我年輕輕狂時的往事,老哥您就別在此處多說了。惹大家見笑了不說,只怕還會教壞了小輩們呢。”

陸子名聞言,抱拳哈哈大笑道:“陸某無狀,讓諸位貴客見笑了。敝幫早已備好薄酒,大家裏邊兒請!”說完,陸子銘朝衆人側身遞掌,以示迎接。而沈少遊與一同出門迎客的丐幫衆人,皆是齊聲抱拳執禮道:“請!”

徐州丐幫分舵,地處大楚國陪都。而徐州丐幫分舵舵主:苗乾,卻是一方豪傑,徐州大商。此人年約五旬,以一套鐵拳名震江南,隸屬丐幫淨衣派。故而丐幫徐州分舵,也是佔地甚闊,雖不是極盡奢華,卻也是大氣不凡!

衆人跟隨陸子銘入府後,一路相談甚歡。而熾焰盟一行人中,有一位淡裝蘇繡的白裙美女。只見此女天生絕色,舉手投足,文靜優雅。此刻卻是左顧右盼,似乎在尋找什麼人。

一紅袍老者,對心神不定的白裙女子笑道:“依兒你不必着急,此次丐幫大會還有三日之期,你歐陽大哥屆時一定會到場的。”開口的紅袍老者,是熾焰盟盟主周嘯天,而白裙少女正是其愛女周依依。

周依依聞言,對父親點了點頭。卻見人羣中,一身着黑衣儒衫,手握黑扇的俊俏公子,邁步上前而來。

只見此人朝自己的父親,揮䄂抱拳執禮笑道:“晚輩姑蘇慕容俊,時常聽家父提及,貴盟及周老前輩的俠義威名。今日有緣一睹前輩的風采,晚輩特此前來拜見。”

周嘯天聞言,點頭微笑道:“慕容公子您太客氣了,敝盟雖算江湖一脈,但卻多行商賈之事。令尊大人與周某年輕時,曾合作過幾回買賣,也算得上是老朋友了。令尊六十大壽的請帖,您二哥已經親自於月前,送至洛陽熾焰盟總舵。屆時周某必將親自上門,向恪守兄弟道賀。”

“晚輩代父親大人,在此謝過周盟主了。剛纔晚輩無意間,聽到前輩提及一人姓歐陽。而剛巧晚輩新結交的兄弟,就姓歐陽,名世傑。不知與前輩方纔提及的,可是同一人?”慕容俊執禮,朝周嘯天笑問道。

只見周依依聞言,一臉欣喜。急步上前施禮道:“小女子周依依,拜見慕容公子。家父剛纔口中提及的人,正是小女子的兄長,歐陽世傑大哥。依慕容公子所言,想必知道我兄長的近況,不知公子方便告訴小女子,他現在身在何處嗎?”

慕容俊聞言卻是一愣,自己剛纔的問話是朝周嘯天說的。而面前這名爲周依依的白裙女子,卻是急切地出言詢問。若是依禮來講,此舉確實有失妥當。且周依依神色焦急,溢於言表。

慕容俊也是通透之人,聯想到歐陽世傑,在江陵府天然居客棧那晚。吟詩中那暗含的思念之情,心中豁然開朗。

只見其微笑道:“周姑娘你大可放心,你兄長已經到了徐州。只不過因受故人之邀,先去訪友去了,完事後他自然會來此道賀。”

周依依聞言,臉上露出一抹會意之色。朝慕容俊施禮笑道:“謝謝慕容公子對小女子的信任,能夠以實相告。我猜歐陽大哥的所有朋友們,此刻應該盡數到達徐州了吧?”

慕容俊聞言眼中精光一閃,含笑不語。心中卻不由驚歎道:“沒想到自己面前,這看似弱不經風、貌美如花的大家閨秀。若論其才智,似乎不遜色於紫衣。”

周嘯天聞言,卻是輕咳兩聲。笑道:“咱們在此聊了半響了,而此番我等皆是上門之客。若再讓主人久候,豈不是失禮之舉?咱們還是進大廳再聊吧。”

周依依與慕容㑓聞言,皆是點頭以示受教。遂一行人朝丐幫徐州分舵內的迎客大廳,邁步行去。

進入大廳後,衆人相互招呼,相談甚歡。其間慕容俊還將其結義兄長,丐幫新任幫主沈少遊。專門引見於熾焰盟,周嘯天與周依依等人。而此舉卻引起了紫衣、陸靈玉及紅裙少女向雪梅的好奇。不多會兒,四女便湊一塊聊開了,而說聊的話題也是同一個人。”

入夜後,丐幫徐州分舵內,燈火通明,熱鬧非凡。

此刻已過亥時,一輪明月高掛夜空,寒星點點,輝撒月夜。

徐州城北,“寒園”大宅內。黑燈瞎火,靜寂無聲……

“咔咔吱……"

“賞花堂”門輕輕打開,四名黑衣人從中邁步行出。歐陽世傑擡頭望月,眉頭一皺,悠悠嘆道:“浩月照征途,人過影留路。金戈寒光耀,怎能蹤跡無?”

李長風望着天上的明月,眉頭緊鎖道:“子時已到,咱們該動身了。”而身邊楊衛遠,卻是閉口不言,只是伸手拍了拍狼牙的肩膀。

狼牙朝三人點了點頭,曲指於口。一聲口哨聲,隨夜風響徹“寒園”……

黑色的人影,於園內各處飛掠而至。三息之內,七十二位黑衣蒙面人裝備齊全,盡數集結於花海之中。

(推薦好朋友的書,風沬星辰的《修仙奇才在都市》^_^) 月亮現在已藏在遠處的山後面,平原正中央那些奇形怪狀的岩石上空本被暗靈冥蛇覆蓋,此刻卻變得非常清朗,月光透過岩石的縫隙,在岩石底下的洞穴里留下了一些光斑,看起來那些光斑就像地上閃耀著的寶石一般,只是空氣中似乎有一種非常邪異的氛圍。

在離岩石大概一百步處,地上整整躺了六個人。他們分別是小葉、江流兒、艷娘、風一鶴、萬豪和萬青,他們的姿勢都非常奇怪,艷娘歪倒在風一鶴身上,萬豪和萬青竟睡在江流兒與小葉的中間,萬豪的腿壓在小葉的臉上。

在他們不遠處,薩若撲倒在地上,在薩若的幾步遠的地方,是一輛鐵制的囚車,囚車裡是一個美麗的少女,雙手雙腳均被鐵鏈鎖住。

這少女當然是風嫣兒。

此刻風嫣兒低著頭,渾身不斷的顫抖,兩隻手各握著囚車一邊兒的柵欄,她握得非常的緊,以至於纖細的手上爆出又細又長的青筋,手上的鐵鏈也因她身體的顫斗不斷的發出叮叮叮的聲音。

她似是很痛苦的樣子。

這時,她猛地一台頭,在她的額上有細小得如珍珠般的汗珠流下,她又細又長的眉毛緊緊擰成一團。

她的眉毛非常好看,她眉毛下面的鼻子、下面又的小嘴、下面的秀美的下巴,都非常好看。

可是,在她眉毛下面的眼睛卻不是如此了!

超級大富豪 ,非常邪異。

「啊!」

她開口了。

「這身體竟一下不能承受那麼多的烏靈,我還是太心急了!」

她的聲音、她的聲音竟不如表面那麼年輕,竟已非常的蒼老。


「原本以為我吸收了烏靈就能恢復了!看來還得過一段時間才行!我還是慢慢來吧,將近一千年都等了,也不在乎這幾天!」

她話雖這麼說,話雖說不著急,可是她忽地坐起在囚車裡,兩隻手抓著欄杆使勁的掰,想要將欄杆掰彎,拚命的想要出來。

不過掰了許久后,那欄杆仍是紋絲不動,她卻一口血噴了出來。

她道:「這,這,我現在竟虛弱成這樣了,竟被這小小的囚車都奈何不了……」

她的話音中多了許多滄桑。

「想當年跟著邪惡之君,這偉大的君主,是多麼的暢快,想幹什麼就幹什麼,那些個小後生我都能統統的享用,嘿嘿,然後就可以吸取他們的靈力,啊,那時是多麼暢快啊!」

她無奈的靠在囚車上。

用一隻手撫摸著另一隻手的鐵鏈,目光似乎回到了過去。

她道:「我雖身為主人的僕人,可主人卻待我異常的好,我還有六個兄弟,我是主人七個僕人中唯一的女人,那些個兄弟,嘿嘿,全都喜歡我,他們統統都偷偷和我睡覺」

她道:「那雲羅大哥最兇殘了,嘿嘿,還沒見過比他饑渴的人呢,總是弄得我好疼,而且他那活兒也好大!」

她的神情似乎變得有些害羞。

鄉村逍遙神醫 :「還有那妖閆大哥,他是幾人中最帥的,我最喜歡他了,而且他技術也不錯!」

她看向了遠處的艷娘,說道:「那個女人說的那些逗弄男人的技巧,她懂得什麼啊,我才是這方面的鼻祖,我總是能弄得我的幾個大哥們好高興,好高興!我最喜歡看幾個大哥吃醋了!有時就連主人也會偷偷來找我!主人常說我最逗人喜歡的地方就是我的兩腿間了,嘿嘿,主人也只不過是個男人而已!」

她神色變的有些痴迷。

她道:「魔音大哥是最有才的了!他吹出來的曲子就連主人也說好,他總是能逗我開心!我名字叫胡媚,我最喜歡魔音大哥叫我媚兒了」

她忽地坐直身子,變得有些激動。

說道:「哼!那時我們跟著主人打天下,已經快要把所有人都變成我們的奴隸,這片光明大陸,哼,就快成我們的大陸了!我們在這裡想幹什麼就幹什麼,那些人類對我們來說就是畜生,我們想怎麼擺弄就怎麼擺弄,想殺多少就殺多少!」

「可是……」

她的神情變得有些黯然。

「這天下竟出現了什麼神雷之體,他比我們所有人都厲害,竟讓主人受傷,讓他陷入長久的沉睡!我的六個兄弟也被打敗,被封印在各處,魔音被封在異族,而我和妖閆大哥被封在迷域囚牢,其餘的大哥們不知所蹤……」

她看了看自己的身子,說道:「我在三個月前從迷域囚牢裡面逃了出來寄生在這個身子裡面,也不知道妖閆大哥逃出來了沒有…..」

「可是卻沒想到碰到了一個狠心的大哥,這軀體的主人的大哥竟要把我送到什麼穴居怪人那裡去,這人類真的狠心!等我恢復了我一定要將他大卸八塊!」


她看了看不遠處的躺在地上的薩若,說道:「至於那薩若,好像很有趣的樣子,倒時可以好好和他玩玩!」

她道:「可是他好玩歸好玩,只是身上似是有一種另我恐怖的氣息,不知那是什麼!」

她立即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似的,又癱軟在囚車上,說道:「只是我現在這樣子,要想辦法從這囚車裡面出去才行……」

正在這時,她忽然看到遠處的天空飄來了一條金色的絲線,那光線在空中像是一顆流星一樣,不斷的像著她這個方向飛。

她立即便高興道:「咦,是那個傻大個兒,看來有機會出來了!」她馬上又裝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在囚車裡面輕輕的啜泣。

果然不一會兒的功夫,一個身影在月光下急速的向這邊奔來。

這人扎著一個衝天揪,滿臉坑坑窪窪的,皮膚非常粗糙,身上穿的衣服破破爛爛的,褲子只有半截,腳下穿著一雙繡花布鞋,右腳大拇指還露在外面。

他一邊跑一邊罵道:「媽的,什麼東西,竟然想追上老子,老子說了不去天龍宗就不出天龍宗的,老子雖然打不贏你,還逃不贏你么,哼!」

他在江流兒他們旁邊停了下來,看到風一鶴他立即便要往回逃,可見到他驚躺倒在地上,又立即折返回來,他小心的拍了一下風一鶴的臉,喜道:「咦,他們睡著了!哈哈,有的寶貝可拿了!」

他在風一鶴身上搜了個遍,什麼也沒發現,又在其他人身上搜了搜仍是沒發現什麼。


他這才聽到風嫣兒的哭聲,連忙的向囚車旁邊,他跳過薩若的身子,來到囚車旁邊,說道:「是小姑娘,哼,他們這麼壞,還囚禁著你呢!」

風嫣兒哭道:「好心的大叔,你快救我出去吧,我好怕……」

!! 歐陽世傑等四人,邁步行下“賞花堂”門外的臺階,來至七十二位黑衣蒙面人身前。

狼牙朝衆人指了指天上的明月,又指了指地上衆人的身影。七十二位黑衣蒙面人見狀,皆是點頭示意明白。

只見狼牙舉起右手,朝天劃圈一握拳頭,緊接着向城西方向一揮!人隨即化爲一道黑影,掠空而去。

嗖!嗖!嗖!嗖!嗖!……

七十五道黑影,緊隨其後。三息不到,人去園空。只留下明月夜,那一園的菊花傲秋風。

離開“寒園”後,七十六道黑影,如月下的幽靈。在狼牙的帶領下,於民房之上,縱身飛掠。朝城西荒宅方向,行馳而去。

狼牙領着衆人,皆是取道於民房的房頂屋脊,以防月光下衆人的影子暴露在銜道上。

七十六人隊形如一條長蛇,狼牙爲首,李長風、楊衛遠居中,歐陽世傑斷後。

如此這般,衆人行了不到盞茶的時間 。只見領頭的狼牙,突然停住身形。俯身蹲下舉手握拳叫停,然後以挙變掌,輕輕朝下按了按。

衆黑衣人見狀,依序重複狼牙的動作,向後面的同伴示意。一息之內,只見七十六名黑衣蒙面人,盡數俯身蹲守於三間臨街的商鋪民房之上。

而這一息之內,除了深秋之夜,那微微的風嗚之聲。所有的黑衣蒙面人,竟沒發出半點聲響。

狼牙領頭,俯蹲在房脊臨街之處,黑色面巾下雙眼精光一閃,身如磐石紋絲不動。不待片刻,遠處傳來整齊的腳步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