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良久之後,藥師小心的開口。「如果憑我的能力,想要恢復恐怕要一年的時間。而且即使恢復了,恐怕以後的成就也不會太大。當然,如果有丹藥的幫助就更好了。」

家主臉色更加陰沉,一個劉天傷勢剛剛恢復,不過那都是外傷,對修鍊沒有多大的影響。但是劉克,卻是他們劉家這一代最天才的人物。

本來他們這一代就不如李家這一代,如果劉克出了什麼問題的話。多年以後,自己劉家還能在天藍城佔據一席之地嗎。想到這裡,家主的心情就變得非常糟糕。

考慮一下,家主開口道:「待會你控制住劉克的傷勢。明天你們就送他到京城去購買丹藥治療。治療好之後,就讓人在那裡學習一段時間。」

擺了擺手,家主讓人將劉克帶了下去。沒過多久,整個房間只有家主一人。安安靜靜的房間,氣氛頓時顯得有些詭異。

這個時候,家主緩緩開口說道:「去,給我仔細調查一下那個李陽,找出他背後的人。這些人,我絕對不會放過。」

「是,家主。」一個聲音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傳來。一道黑影閃過,家主知道,自己的命令已經有人執行了。神色一松,家主好像蒼老了好幾歲。

李家大院當中,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之後,整個李家都變得喜氣洋洋。和死氣沉沉的劉家,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李家上下都認為,這次一定能吧劉家干出天藍城。

唯一可惜的是,帶來這樣榮譽的李陽,根本就沒有到李家大院來。而是返回了自己的住處,讓一場慶功宴,變得有些不完美。

宴會結束之後,大夫人回到房間。看著一個身影出現之後,大夫人立刻詢問道:「怎麼樣,李陽那個小子的實力怎麼樣。」此人也是大夫人的一個手下。

人影毫無隱瞞,將所有自己知道的都說了出來。尤其是這次比武李陽表現出來的實力,讓大家見識到了昔日天才的光輝。起碼是引星期八級到九級的實力。

聽到這些話,大夫人有些急躁。想找人殺這樣的高手,不說價格方面非常之高。就是這樣的人,也不容易尋找。想了一會,大夫人好像想到了什麼。

「好了,你先去找兩個引星期九級的殺手上。如果實在不行,就只能拿出那樣東西來了。 最強醫聖 記住,千萬不要讓別人發現你。」

說完之後,人影一閃而逝。如今李陽的實力,已經不是隨便什麼人就能對付的了。而且一但暴露出來。家主絕對不會像以前那樣,當做不知道。 今天收到了合同,簽約正式完成,請大家放心收藏。

李陽表現出來的實力,以及李陽的身份。自己這個如今地位已經大幅度下降的大夫人,自然不可能獲得家主對自己絕對的偏袒。

如果自己這次動手被發現的話,大夫人可以肯定,自己連這個大夫人的位置都無法保住了。想到這裡,大夫人對李陽越發的痛恨了起來。

同一時間,劉家也同樣下達了對李陽的追殺命令。只不過早有準備的李家家主,早就派人盯上了他們。之所以不派人來看著李陽,那是因為李陽自己不願意。

前一段時間派人來保護的時候,李陽那恐怖的感知能力,將他們一一找了出來。從那之後,李家家主就不再隨便派人來了。

第二天,修鍊了一個晚上的李陽,來到了藍家的拍賣行。將自己最後一筆拍賣財產拿到手,之後將自己預定的礦石收了起來,然後便離開了。

只不過,李陽在接收這些東西的時候,藍瑩瑩一直都在自己的身邊,狠狠的盯著自己。這一點讓李陽十分難受,迅速離開了這個地方。

現在已經確定了李陽的身份,藍瑩瑩也不再浪費自己珍貴的幻蝶香了。沒有這種可以凝神的東西幫助修鍊,說實話,李陽心中有些失望。

走出拍賣行之後,李陽獨自一人來到了礦工協會。這個礦工協會,最開始是礦工們為了自己的利益,自發組織而成了一個組織,現在已經成為全大陸的組織了。

他們主要負責管理礦工和販賣礦石,本身並沒有太強的力量。當然,在天藍城這樣的小地方,當然沒有太過強大的力量。

礦工協會控制大量礦脈,據說背後還有無數煉器師在支持他們。因此雖然他們沒有能力對抗其他的勢力,但一般也很少有人來招惹他們。

李陽依然保持那身寬大的黑袍,並沒有打算暴露自己的身份。來到礦工協會之後,前台上面,一個長相不錯的女子正坐在那裡。

整個大廳沒有其他人,而且周圍十分樸素,很多礦石堆積在這個地方。眼前這個女子,似乎有些和這裡環境格格不入。

來到台前,李陽沉聲說道:「我想購買一些礦石,需要什麼樣的手續。」聽到這話,女子眼睛一亮。終於等到人來買礦石了,不過眼前這個好像不是鐵匠啊。

不管是什麼,總之來購買礦石,自己就有分成。「先生,你要買什麼礦石,可以直接和我說。如果需要的量非常大的話,就需要提前說明。」

李陽考慮一下,自己需要的礦石倒是不多,不過是自己聯繫只用而已。想到這裡,李陽的聲音再度響起。「不用太多,只需要一點就可以了。」

聽到李陽的話,女子有些不悅。但也沒有說什麼,只是將李陽帶到了後面儲存礦石的倉庫當中,讓他自己挑選。旁邊還有兩個人,是專門幫助搬運礦石的。

李陽略微一掃,這裡果然沒有什麼好的礦石被漏掉。挑選了大概一車之後,李陽才停了下來。自己的戒指中,裝下這麼多礦石,就只剩下很小的空間了。

付錢離開之後,李陽指揮著兩個負責搬運礦石的人,將礦石送到了一個偏僻的地方。「好了,就放在這裡好了,你們可以回去了。」

結果李陽給自己的銀幣,兩人神色興奮的將礦石卸下,趕著車離開了這裡。李陽一揮手,收起礦石,轉身從另外一個方向離開。

接近自己家的時候,李陽才將這身衣服收了起來。就在李陽剛剛進入房間的時候,一陣危險的感覺襲來。李陽趕緊閃身讓開,一道勁風,一把飛刀擦著李陽的身體飛過。

跳到房外,李陽終於發現,兩個隱藏氣息很好的傢伙,拿著武器,一臉戲謔的看著自己。根據自己的感覺,李陽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兩人的實力和自己差不多。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會來這裡。」李陽注意著周圍,此時天色漸晚,而且此地地處偏僻。這個時候,恐怕不會有任何人經過。

其中一個瘦高個說道:「嘿嘿,你就是李陽吧。你也不用問我們是誰,我們只不過是收人錢財,與人消災而已。」李陽頓時明白了,有人請殺手。

如今看來,能這樣做的人,出了大夫人,就只有劉家了。李陽不是白痴,這個節骨眼上面,劉家還不會這麼快動手。大夫人那邊,可能性就更大了。

想到這裡,李陽眼中閃過一絲寒光,沒想到自己還沒動手。他們居然再次過來找自己麻煩。這樣的小人,果然不能有半點放縱。

「嘿嘿,小子,怎麼不說話了。你不承認也沒關係,我們知道你就是李陽,受死吧。」雖然這樣說,但是兩人去不敢有絲毫怠慢。

現在城市中雖然大多數都不清楚李陽的實力。但是身為殺手,別人請自己幫忙的時候,便已經將李陽的實力說清楚了。

殺手的規矩,如果不說清楚刺殺之人的實力,需要的金額可是要翻倍的。而且,如果目標實力太過強大,殺手有借口放棄任務。

但是如果目標實力沒有什麼問題,殺手即使這一次失敗了。也會派出人進行第二次刺殺。如果三次都躲過去的話,那就相當於完全失敗,傭金不會退回。

這兩個人,就是整個天藍城中,最強大了兩個殺手。只是李陽並不認識他們。對殺氣感受非常敏感的李陽,清楚的感受到他們的危險。

李陽身上並沒有任何武器,武器都在戒指中。不過李陽並沒有取出來,他需要麻痹敵人。兩個和自己實力差不多的高手,李陽還沒有信心能夠拿下他們。

對視一眼,兩人小心的朝李陽沖了過來。李陽神情警惕,身上微微泛出白色的光芒。突然,兩人同時動身。高瘦的那位,從李陽的身後襲擊而來。

而另外一個更加陰險,雖然從李陽的正面襲擊,但李陽感覺的到。這個傢伙才是真正動手的人。如果換成平常人的話,肯定會先轉過身去擋住後面那個人的襲擊。

兩人顯然這樣配合了很多次了,彼此之間非常默契。李陽心中一動,對身後的攻擊視而不見。朝前面的那個傢伙沖了過去,強大的氣息衝天而起。

看到李陽的動作,兩個人也沒有其他的變化。這套合擊之術兩人不知道使用了多少遍,李陽在攻擊到前面那個人之前,後面的匕首肯定能刺入李陽的心臟當中。

就在這個時候,李陽全身星力凝聚,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把大刀。以慘烈的氣息,簡單的一刀朝前面砍了過去。面前之人一愣神,似乎有些反應不過來。

「叮」一聲輕響,身後的高瘦個將匕首刺中李陽身後心臟的位置。但是匕首無法進入分毫,反而還將李陽的速度加快了。雖然前面那個已經本能的抬起武器,試圖阻擋。

但是李陽的刀也不慢,在前面殺手沒有來得及防禦的時候,大刀輕輕滑過。李陽轉身離開,這個時候,那個人才分成兩半,跌落在地。

高瘦個眼睛頓時變大,怎麼也不相信,和自己配合了這麼多年的同伴,居然就這樣死去了。看著李陽,高瘦個眼睛逐漸變的通紅。「你這個混蛋,給我去死吧。」

雖然不知道李陽身上穿著什麼,但李陽的脖子和頭部,還是沒有任何防護的。只剩下一個和自己實力相當之人,李陽一點都不感到害怕。

刀勢再起,對付這種身法靈活的刺客,就好像和藍瑩瑩戰鬥的時候一樣。只要跟著氣流走就好了。不過,這次李陽可沒有一點留手。

稍微在氣流的方向上面加了一把力。沒過多長時間,高瘦個渾身上下增加了好幾道傷口。如果繼續戰鬥的話,單純是流血,也會讓他當場死亡。

這個時候,高瘦個已經知道,自己的任務失敗了。「小子,你等著我們的報復吧。」說完,身形閃動,便準備離開。吃過一次虧的李陽,當然不會沒有準備。

「想跑,給我留下吧。」手臂一番,一把飛刀出現。聯繫過一段時間的飛刀,瞬間從李陽手中飛出。強大的貫穿力,直接穿透了高瘦個的身體。

高瘦個吃痛之下,身體一滯。就是這一滯,李陽快速沖了上來,刀光閃過。一個無頭屍體緩緩跌落地上。注意了一下周圍,發現沒有人看到。

李陽立刻開始收拾現場。今天這一次刺殺飛出險。如果不是李陽身穿軟甲的話,多半是對方完勝。 DC家的騎士 就是因為這一件軟甲,讓自己輕鬆殺掉了對方兩個人。

這個時候,李陽已經深深認識到,一件好的星器,對於自己是多麼的重要。收拾完畢之後,李陽轉身回到自己的房間,開始了修鍊。

再過幾天,準備好一切的李陽,就打算繼續回到後山修鍊。這次給李家和劉家火上澆油的舉動已經完成。感受到自己實力不足的李陽,當然要趕緊加強自己的實力了。 沒過多久,任務失敗的消息便傳遞了回來。雖然他們不知道兩個失敗的殺手到底去了哪裡,但既然神秘失蹤,過半就是已經死亡。

這個情況,讓大夫人以及殺手工會的人心驚膽顫。在這樣一個小城市當中,那兩個已經是組織內最強的殺手。更加厲害的,要從其他的地方調來。

一個人影出現在大夫人的房間,大夫人感覺到之後,立刻問道:「事情怎麼樣了,那個小子死了沒有。」在這種情況下做這種事情,讓大夫人感到心中不安。

黑影快速說道:「大夫人,任務失敗了,那兩個殺手都已經消失。對方說任務目標太過於強大,決定放棄這次任務。」

大夫人一聽,心中更加焦急。沒想到,李陽的實力居然能夠對抗兩個引星期九級的高手。如果這樣的話,人數少了,絕對不能將他怎麼樣。

而凝核期的殺手,就只有殺手工會在天藍城的分會長了。那個老傢伙很長時間沒有出手,想要讓他出手的話,沒有合適的代價是不行了。

大夫人知道,李陽也不是傻子。雖然說他有可能會將目標定在劉家,但也有可能發現是自己乾的。而且經過這一次的事情,想要殺他就更加困難了。

「不行,為了我和小寒以後在家族中的地位,李陽必須死。」大夫人眼中閃過一絲寒光,下定了什麼決心。消息的看了看周圍,沒有其他人之後。

大夫人走回了自己的卧室。床邊,大夫人輕輕的敲了幾下牆壁。牆壁緩緩打開,露出一個暗室。內部,一個小盒子,就這樣放在裡面。

嘆了一口氣。「哎,原本還打算等以後給兩個孩子用的。現在,威力將來,只能送出去了。」說完,大夫人好不由於的拿出了小盒子,然後關閉了暗室。

重新回到外面,將盒子交給來人說道:「你拿著這個,給殺手工會的分會長,告訴他,如果同意出手,這東西就送給他了。」

一邊說著,眼神還十分不舍的看著那個盒子。可是,為了將來,大夫人也只能忍痛放棄裡面的東西了。人影領命,轉身離開。

天藍城,一個陰暗的角落中。一棟看似破舊的房屋,裡面十分陰暗。說出幾個暗號之後,來人便被帶著進入了一個密室。

一個臉色陰鸞的老者坐在那裡,陰沉沉的說道:「有什麼事,不是說了,這次任務已經失敗了。我們不會繼續派人過去了,而且你們的傭金,我們也不會退回。」

雖然有些不合規矩,但這件事情的確不是他們能夠處理的。如果要從其他地方調人過來,那麼李家就一定要加價才可以。

來人面無表情的說道:「我來的目的不是這個。我家夫人說了,只要你能出手辦成這件事情,這個盒子裡面的東西就是你的了。」

說完,來人將手中的盒子打開,裡面露出一塊黑漆漆的石頭。但是,見到這塊石頭,老者眼睛頓時開始發光。

「星石原石,居然是星石原石。三星品質的星石原石,真不知道你們是從哪裡弄來的。這樣的話,好吧,這次任務也接下來了。」老者眼中閃爍著貪婪的**。

星石原石是一種重要的資源,一直被大陸高層牢牢控制在手中。經過煉器師煉製的星石,可以被煉星者直接吸收,提高自身的星力。

雖然沒有丹藥那樣見效快。但去沒有痛苦,而且也沒有任何抗性,是個各大勢力保證自己地位重要資源。這種小地方,很難找到星石這種東西。

即使是三星品質的下品星石,想要弄到,復出的代價也絕對不少。迦葉王國連一條最小的的星石礦脈都沒有。

來人點了點頭說道:「我們相信你的信譽,但為了保險,你還是要發誓。不然的話,我回去不好向夫人交代。」來人緩緩說道。

老者暗罵一聲,擺明了是不相信自己嗎。但臉上還是充滿了笑容。「呵呵,應該的,應該的。東西不是老弟的,老弟也應該有個交代才是。」

接著,老者用自己的本命星見證,發下自己的實驗。星辰大陸上,以本命星發下誓言是非常重的。如果辦不到,以後會對修鍊造成很嚴重的阻礙,甚至還會倒退。

因此,聽到這個誓言,來人點頭表示很滿意。接著,將盒子放下,轉身離開了這裡。在這種地方呆的太久,會感到渾身都不舒服。

老者打開盒子,貪婪的看著盒子中的星石原石。只要找到一個煉器師幫自己煉化一下,自己許久沒有提升過的星力,就會衝破瓶頸吧。

想了一會,老者轉頭對著其他人說道:「都給我去見識那個小子,記住,他有任何舉動,立刻回來彙報,聽到了沒有。」周圍幾個人點了點頭,消失不見。

老者對此十分滿意,繼續觀察著星石。最後,乾脆將盒子扔掉,將星石拿在手中。這是他未來的希望,一刻都不想讓它離開自己。

幾天之後,李陽來的家主房前。敲了敲們之後,邁步其中。家主抬起頭來,滿臉微笑。「李陽,有什麼事情嗎,說出來聽聽。」

以李陽現在的實力,在家族中的地位舉足輕重。天藍城這種地方,凝核期的人本來就沒有幾個。像李陽這樣的高手,幾乎就是站在最頂端的那一群人了。

李陽面無表情。「家主,我打算出去走走。」家主眉頭一皺,又是這樣的話。上一次說這話的時候,李陽消失了半年。可能是他的老師的要求把,家主搖了搖頭。

「好吧,注意安全,早點回來。」家主知道李陽不喜歡有人跟著,也就沒有提出要求。不過這樣的天才人物,家主也不想就這樣讓他出事。劉家可是一直都在找機會呢。

李陽點頭,離開李家大院。回到家中,李陽背著一個包裹,裡面全是食物,用來掩飾自己有空間戒指的事情。沒過多久,便離開了天藍城。

頓時,數道氣息鎖定了自己。李陽心中一動,這就準備動手了嗎。沒有任何其他的動靜,繼續朝前面走著。不過經過的地方,都是有很多人的地方。

藍家大院中,接到消息的藍瑩瑩正在發脾氣。「你說什麼,那個可惡的混蛋居然這樣離開了,也不來和我告別。讓我找到他一定不會放過他。」

藍老苦笑,自從知道李陽離開天藍城不知道往什麼地方走的消息,這位小姐就一直在發脾氣。「小姐,請稍等,我們過不了多久就可以找到他的行蹤了。」

藍瑩瑩冷靜了一下,到不是因為李陽離開這件事情。而是李陽沒有來和自己告別,讓她格外鬱悶。自己的魅力,什麼時候這麼低了。

這個時候,一個人影走了進來,有些凝重的說道:「啟稟小姐,我們已經找到消息。李陽少爺被一些人追殺,已經進入後山了。」

聽到這個消息,藍瑩瑩臉色頓時就是一變。「這個不讓人省心的傢伙,明知道有人要找他的麻煩,怎麼還這樣到處亂跑。不行,你們立刻給我找到他。如果他有什麼危險,能幫就幫一下。這個傢伙畢竟是我們要拉攏的人。」

最後一句話,藍瑩瑩是對著眼神有些古怪的藍老說的。說完之後,有些心虛的轉過頭去,不再理會兩個人。侍衛領命離開,沒有注意這些細節。

李陽一路上,一直經過人多的地方,這樣的地方,後面的人的確不敢對自己動手。當走到沒有人的地方時,已經離進入後山的一個路口十分近了。

這個時候,李陽加快了速度,朝後山密林中衝去。而那些跟蹤的人,知道如果進入密林,想要殺他就不是那麼容易了。頓時所有的人都開始動手。

速度最快的一個,是一個一臉陰鸞的老者。這個老者剛一動手,李陽的臉色就是一邊。看他身上宛若實質的星力,李陽就知道,這個老傢伙起碼是凝核期的高手。

加快速度,只要進入自己熟悉的後山叢林,自己就安全了。但是,李陽畢竟只是一個引星期巔峰的人。雖然基礎很好,但速度也無法和這樣的凝核期殺手相比。

終於,在進入密林之前,老者終於追上了李陽。手臂一揮,一把匕首劃出,落入老者的手中。直刺一擊,匕首順利刺中李陽腎臟的位置。

「叮」一聲清脆的響聲,匕首居然沒有此人分毫。老者一愣,李陽則藉助這股力道,快速沖入叢林當中。幾個轉身便消失在了眾人的眼中。

強行咽下一口鮮血,李陽心中有些憤怒。「這是好手段,居然連凝核期的高手都找來了。等著吧,我會全部還給你們的。」身形加速,現在要快速離開這個地方。

雖然匕首沒有直接刺入,但是凝核期強大的實力,還是讓李陽受了一點傷。這也讓李陽知道,凝核期和自己的差距有多麼巨大。

老者愣了一下,隨即眼中閃過一道貪婪的眼神。能擋住自己匕首攻擊,那麼這個小子身上一定有寶物,而且還是少見的防具。一定要搶到手才可以。 看了看手中二星星器,能擋住二星星器攻擊的,起碼也是二星星器。這樣的東西,對於一個以殺人為職業的人來說,吸引力異常致命。

想到快要到手的寶物,老者就感嘆自己最近的運氣真的很好。身形一閃,進入了山林當中。自己是一個殺手,對於叢林中追殺,也是很擅長的。

幾道人影閃過,看著消失在叢林中的兩個人,眾人有些由於。雖然沒有看清楚兩人交手的情況,但老者的星力凝實,應該是凝核期的人沒錯。

想到這裡,其中一個人開口說道:「你回去報告給家主,我們進去看看。那個老傢伙是殺手工會的分會長,應該不會對我們動手。」

眾人點頭,這件事情是家主親自吩咐下來的。即使自己很難完成任務,起碼也要做出一個樣子來。再說,有殺手工會的副會長,他們可不擔心會失敗。

那個被點名的人點了點頭,腳下加快速度,朝來時的地方沖了回去。另外幾個人對視一眼,點了點頭。進入密林當中。

轉過一個彎角,感受身後若隱若現的氣息。李陽稍微調息了一下,恢復剛剛的震傷。雖然自己正面對抗不是那個老傢伙的對手,但在這種地方。

李陽冷笑了一聲,開始改變行進路線。劉家不清楚自己的具體實力,派來的只是一下擅長合擊之術的普通高手。實力最強的,也只不過有引星期七級而已。

要解決那個老頭,先解決這些傢伙在說。李陽可不認為,劉家會找來一個凝核期的高手之後,還多此一舉的找來這樣一些人。

那就說明,著裡面肯定有李家大夫人搞出來的事情。想到這裡,李陽眼中寒光一閃,一絲殺氣閃過。這個時候,一道危險的感覺襲來,李陽趕緊轉移位置。

心中震驚。「好厲害的感知,只不過微微散發出一絲殺氣,居然就能感應到我的位置。」李陽對這個老頭,心中的忌憚愈發的強烈了。

全力隱藏氣息,李陽快速在叢林中穿梭著。沒過多久,不擅長隱藏氣息的劉家眾人,便出現在了李陽的面前。這些人,還不知道,李陽已經到達了這個地方。

控制自己的殺氣,沒有任何外放。李陽快速接近了一個落單的劉家高手。手中匕首一劃,沒有任何聲息。前面的人也不知道後面居然少了一個人。

就這樣,李陽一個接一個消滅前面的人。最後,等到他們發現不對的時候,就只剩下那個引星期七級的隊長還在。可惜,現在已經晚了。

看到李陽正朝自己衝來,隊長心中大驚。一拳朝李陽大了過來。一時間,聲勢浩然。李陽神色一冷。沒有往前沖,果斷的後退,手中一把飛刀快速飛出。

全力攻擊的劉家高手,沒有任何抵抗,便被飛刀刺中心臟,緩慢的跌落樹下。就在這個時候,滿臉陰鸞的老者飛身而來。看了幾眼,朝李陽離開的方向追去。

李陽心中慶幸,剛才那個傢伙全力了營造氣勢,就是為了將那個老傢伙吸引過來。雖然自己的實力遠遠超過了他,但一時之間卻不能拿下。

這樣一來,只要纏住自己,不僅可以保住性命。而且還可以藉機完成自己的任務。只不過他沒有想到的是,李陽根本不和他糾纏,轉身就跑。

更加沒有想到的是,李陽居然扔出一把飛刀。原本實力便不如李陽的他,全力營造氣勢,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居然就這樣憋屈的死在飛刀之下。

此時,好不容易找到李陽行蹤的老者,正僅僅跟著李陽,好不放鬆。這個小子太滑溜了,如果讓他離開自己的感知,恐怕很快就會消失不見了。

這個時候,李陽隨手將一個東西扔在地上,接著躲在一邊。這個東西,就是一個捕獸夾。在星辰大陸上面,捕獸夾是不存在的。

不過作為一個有著二十多年記憶,而且喜歡探險的李陽來說。捕獸夾這中東西,他還是會做的。當初聯繫煉器的時候,他便試著製作了一個。

老者跑到這裡,還沒等上樹,一把非常快速飛過來。老者沒想到李陽就在這個地方襲擊自己,但也沒有在意。輕輕翻身,落在了樹下。

就在這個時候,老者感覺自己好像踩到了什麼。心中暗道不好,可惜的是,最終還是慢了一步。「咔嚓」一聲輕響,二星星器級別的捕獸夾,好不客氣的夾斷了老者的腿。

腿骨斷裂,想要恢復可就不是短時間能夠辦到的了。沒有管捕獸夾,老者忍痛躲到了樹后。如果這個時候自己去解開捕獸夾的話,一定會受到李陽的攻擊。

陰溝裡翻船的滋味十分不好受。躲到樹后,用力拿下捕獸夾,老者已經變得行動不便了。原本快捷的速度,現在連李陽的一半都比不上。

許久之後,兩人都沒有動。這個時候,李陽小心的將自己當初煉製軟甲剩下的一根金屬絲拿出,牢牢綁在了兩顆大樹的中間。接著,在金屬絲另外一邊,埋上幾把飛刀。

心中感謝自己多年冒險生活的經驗,這些用來捕獸的機關,用來對付人也是非常不錯的。小心的做完這一切之後,李陽才弄出一點動靜,從另外一邊走了出來。

「老傢伙,殘廢的味道怎麼樣。 戀上”黑老大” 憑你現在的狀態,時間久了自己就死在這片叢林中了。我現在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告訴我,究竟是誰派你來的。」

老者心中冷笑,沒見過世面的小孩,居然說出這樣幼稚的話來。難道不知道,只要敵人還沒有咽下最後一口氣,就是危險的嗎。

當然,李陽不是真的想知道這些,他大概已經知道是誰幹的。他這樣做的原因,就是為了暴露自己的位置而已。否則的話,那個老傢伙怎麼可能會來攻擊自己呢。

果然,老者陰沉的聲音傳了出來。「好吧,我可以告訴你。今天我算是認栽了,不過,你怎麼能夠讓我相信,你會放過我。」老者也不傻,先試探一下。

李陽眼珠微微轉動。「你這樣的實力,雖然腿不能動,但我可不敢靠近你。這樣你還不相信的話,我就沒有辦法了。」

老者心中暗罵,原來是沒有把握殺自己,所以才放過自己。雖然這樣想,但老者還是緩緩說道:「嗯,這樣的話,我相信你了。我這就告訴你。」

這個時候,李陽的身影已經出現,老者感應到李陽的位置,手中星力涌動。收斂自己的氣息,準備動手。

老者緩緩轉過身來,說道:「讓我來的人,就是……你去死吧。」說著,老者唯一完好的腳下,星力猛然爆發。一瞬間,速度飛快。老者幾乎腳步年底的朝李陽沖了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