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與此同時,海龍王國魂師學院的院長心裡卻是咯噔了一下,早在剛才納蘭克同意天龍帝國魂師學院還擁有一次挑戰資格的時候,他便是一直惶惶不安,在他的心裡,是除了東吳王國魂師學院之外,最為不願意讓天龍帝國魂師學院多一次挑戰資格的,因為那樣將直接威脅到了他們千年老二的地位。

要知道,如果這一次金院長挑戰的是他們海龍王國魂師學院的話,那他們的將毫無疑問的與冠亞軍無緣,甚至要淪落到跟其他學院一同參加常規賽的地步,最為重要的是,他們將無法跟東吳王國魂師學院一般,以後每一屆都享受與天龍帝國魂師學院一樣的待遇,不用參加初賽,直接進入複賽。

海龍王國魂師學院一方個個都神色緊張,在心中祈禱著金院長不要望見他們,如果可以的話,此時的他們便是極為希望金院長能夠將他們當成一個透明的屁,直接給忽視過去。

事實證明,他們的祈禱終於是起到了作用,金院長的目光僅僅只是在他們的身上掠過之後,便是重新放到了童萬貫的身上,朝著童萬貫寒聲道:「這一次是我們太輕敵了,下一場比賽,你們就沒有那麼幸運,到時候你可要記住我們的賭約!」


童萬貫聞言臉色一陣變幻,對金院長的無恥程度又有了新的一層理解,沒想到這老傢伙到了這個時候居然還敢提賭約的事情,不過當童萬貫的目光掃過林羽幾人的時候,他便是淡笑著朝金院長說道:「是嘛?那你們後天可要加把勁了,別再想今天輸得那麼慘了,要知道,你們就只剩下一次挑戰機會了,如果再輸的話,那可以要在這裡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給我們磕頭認錯,還要吃去天龍帝國魂師學院院長職務了,嘖嘖,這後果實在太嚴重了,單單是想一想,都感覺得到壓力山大啊!」

有了這一次的較量,林羽他們四人的實力已經得到了童萬貫的認可,如果說之前天龍帝國魂師學院給童萬貫的感覺是無法戰勝的話,那麼此刻在童萬貫的心中,就算天龍帝國魂師學院再次挑戰東吳王國魂師學院的話,勝負也已經是五五分了,甚至從心理上來說的話,天枰已經朝著東吳王國魂師學院這邊傾斜了。

「好了,不要吵了,成何體統?」納蘭克被童萬貫揭了傷疤,心情也有些不爽了,在惡狠狠的瞪了一眼金院長之後,便是直接問道:「既然你想要使用最後一次挑戰機會,那你就明確的說了,究竟是要挑戰哪一家學員?是東吳王國魂師學院還是海龍王國魂師學院?」

金院長急忙躬身回道:「自然是東吳王國魂師學院,今日是我們太大意了,從哪裡跌倒就應該從哪裡爬起來,還請聖上批准。」

「好!」納蘭克點了點頭,一雙虎目環顧四周,見大家都望著自己,便是高聲宣佈道:「今日的擂台賽就此結束,因為一號擂台無人挑戰,所以海龍王國魂師學院繼續擁有他們的擂主地位,接下來如果有哪個學院想要挑戰他們的話,可以直接來找我報名,比賽將於後天的二號擂台一起進行。」納蘭克說著停頓了下,見眾多院長依舊沒有人開口,便是繼續說道:「至於二號擂台,因為天龍帝國魂師學院利用二次挑戰機會想要挑擂,所以他們將與東吳王國魂師學院於後日在二號擂台再次爭奪擂主!」 徐良的測算之術才一級,無法直接找到兇手的位置。

三人開著兩個車,直奔正北方而去。

「還要繼續開。」

「還有一段距離。」

「應該就在這附近。」徐良接連說道。

看了看四周,陳宇說道:「兇手多半在夜鶯娛樂會所。」

「嗯,我也覺得他在裡面。」張揚笑道。

「走吧。」徐良說道。

三人走進夜鶯娛樂會所,頓時陣陣香風撲面而來。

抓住目標的肩膀,陳宇似笑非笑的說道:「黃毛,你的事犯了。」

「陳兄弟,還是你動作快。」張揚說道。

提著黃毛來到外面,陳宇一巴掌將其拍死,三道不同強度的白光乍現。

「收穫不錯。」張揚笑著說道。

「黃毛殺掉的那個神醫,做了不少好事。」陳宇若有所思的說道。

「是啊,我只分了一成,就得到了三千多正義值。」徐良附和道。

「合作愉快。」張揚笑著伸出手。

「合作愉快。」陳宇笑著和對方握了握手。


「陳兄弟,希望還有機會合作。」徐良神情誠懇的說道。

「嗯,只要你們破不了的案子,都可以找我,分成照舊。」陳宇說道。

「陳兄弟,你破不了的案子,也可以聯繫我們。」徐良不甘示弱的說道。

「沒問題。」陳宇隨口說道,有無限充值系統,又有什麼案子,是他破不了的?

把兇手的信息和位置,直接充進腦海里,任兇手狡詐如狐,也甭想逃出他的手掌心。

好人當道的年代,壞人依舊不少。幾乎每時每刻,都有兇殺案發生。

之後的三個多月,陳宇輾轉東南西北,趕赴一個個兇案現場,裝模作樣的勘察一番,隨後將一個個兇手人道毀滅,正義值不斷增加的他,還賺了不少錢。

德生製藥公司,地下三樓的會議室。

「最近正義堂的那個老闆陳宇,殺了我們不少人,聯盟的收入因為他少了一成,大家有沒有什麼辦法?」黑暗盟盟主上官雄,面無表情的問道。

「盟主,你說了算。」黑暗盟大長老東方鴻,不露聲色的說道。

「我雖是黑暗盟的盟主,但黑暗盟卻是大家的黑暗盟,你們有什麼想法,大可以暢所欲言,陳宇可不是一個善類。」上官雄說道。

「不如從他身邊的人下手。」黑暗盟二長老西門亮,神情陰冷的說道。

「據我所知,陳宇沒有家人。」上官雄提醒道。

「正義堂不是有十五個美女嗎?」西門亮說道。

「正義堂那些女人,只是他的員工,又不是他的女人。」上官雄說道。

「幹掉陳宇太難了,八級邪惡使者李黑子,都被他幹掉了,就算是九級邪惡使者,也未必殺得了他,既然殺之不易,為何不把他變成我們的人?」西門亮說道。

「英雄難過美人關。」東方鴻笑道。

「四長老,你精通邪惡之瞳,這事就麻煩你了。」上官雄說道。

「沒問題。」南宮烈點頭應下。

「就算拿不下陳宇也沒事,邪惡聯盟比我們更急。」上官雄說道。

「三號病毒已經研製出來了,我們什麼時候放出去?」黑暗盟首席藥師北堂柔問道。

「效果如何?」上官雄問道。

「一升病毒可以毀滅一個城市。」北堂柔說道。

「把病毒秘密運到西方,我要一次滅掉十個城市。」上官雄說道。

「嗯!」北堂柔雙眼冒光的點頭應下,一次滅掉十個城市,哪怕只能得到一成邪惡值,也能讓她的實力提升幾倍。

「用不了多久,我們黑暗盟就能超過邪惡聯盟,成為邪惡之神座下,實力最強大的聯盟!」上官雄意氣風發的說道。

「三號病毒的解藥做出來沒有?」東方鴻問道。

「已經做好了。」北堂柔說道。

「那就好,等三號病毒名震天下的時候,我們再把解藥放出去,如此一來,德生製藥就會成為救世主,光明盟就能取締正義聯盟。」東方鴻說道。

邪惡使者與正義使者,只能二選其一,但任何人都有家人。

自己做壞事,家人做好事,左右逢源不在話下。

會議結束后,南宮烈驅車前往正義堂,施展邪惡之瞳,將喬麗她們全部控制。

「咋就沒有人作惡了呢?」

接連幾天都沒有生意,患得患失的陳宇,開著車回到正義堂。

「老闆。」見他回來,喬麗等人齊聲叫道。

「她們怎麼穿得這麼豪放了?」一抹抹雪白近在眼前,陳宇心中有些疑惑。

「老闆,你累了吧?要不要我給你捏下肩膀。」喬麗說道。

「不用了。」陳宇搖了搖頭,轉身走進辦公室。

「老闆,我給你泡的咖啡,你嘗嘗。」徐欣笑著端來一杯咖啡。

「放在桌子上吧。」陳宇隨口說道。

「老闆,我背上有點癢,你幫我撈一下。」穿著超短褲的徐欣,彎著腰背對著他。

看著對方渾圓的臀部,陳宇心中一熱,連忙用錢充掉邪念。

「老闆,你就幫我抓一下嘛,好不好?」徐欣嬌滴滴的說道。

「這女人也太主動了。」陳宇心中暗道。

見對方遲遲不肯動手,徐欣站起身來,轉身將他抱住,痴痴的說道:「老闆,我喜歡你。」

「你,你幹什麼?」如此一個佳人送上門來,陳宇有些驚慌失措。

「老闆,我這裡有點脹,你幫我揉一下。」徐欣把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

美妙的觸感,讓陳宇心中一盪,唐詩的身影,在腦海里閃現,用錢驅散邪念,他一下將對方推開,冷聲道:「你再不出去,明天就不用來了。」


「老闆,對,對不起,我,我這就出去。」徐欣連忙說道。

「還好我有錢有系統,不然就虧了。」陳宇心有餘悸的自言自語。

十幾分鐘后,喬麗走了進來,二話不說就開始脫衣服。

花錢讓對方平靜下來,陳宇問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看了看自己,喬麗本能的尖叫起來。

一個個女員工聞聲沖了進來,一個比一個狂放。

察覺異常的陳宇,用錢消除眾女的異常狀態,隨後說道:「若無意外,你們中了別人的邪惡之瞳,最近這段時間,有沒有什麼陌生人找你們?」

「沒有。」眾人搖了搖頭,心中害怕不已。

「你們出去吧。」陳宇說道。

「是。」眾人點了點頭,快步走了出去。

「尼瑪,敢對我用美人計!」意識到有人對自己出手,陳宇心中大怒,當即花錢充值兇手的信息,眨眼之間,南宮烈的信息,就出現在他腦海之中。

「黑暗盟四長老南宮烈,賺大了。」

回憶了一遍黑暗盟的信息,陳宇欣喜不已,不露神色的離開正義堂,目視兩百米外的水果店,默默靠近百米外那個老者。 當林羽等人回到房間的時候,已經是日暮時分,大家都聚集在林羽的房間中,本來童萬貫是想要讓大家去他的房間開會商討如何接下天龍帝國魂師學院的二次挑戰的,但見林默等人傷勢太過嚴重,而且他們又都堅持要來林羽的房間,童萬貫跟黑寡婦還有雲凌三人無奈之下,只好跟著他們來到了林羽的房間。

「這一次你們表現得太棒了,我從來沒有想過你們居然能夠打敗天龍帝國魂師學院,這一次金老頭應該要連續好多天睡不著覺了吧,哈哈!」已經房間中,童萬貫便是將門給直接關上,一個人哈哈大笑起來。

黑寡婦瞥了童萬貫一眼,沒好氣的笑罵道:「看把你得瑟的,你也不看看,這四個人,究竟有哪一個是從你的東吳魂師學院學出來的?還好意思說了你,這些可都是我跟雲大哥的徒弟。」

童萬貫頓時訕訕的笑了起來,黑寡婦說得卻是事實,儘管林默跟朱有財還有雲茜兒三人都在學院中呆得比較久了,但實力卻始終都是一般般,也是到了後來被黑寡婦跟雲凌培養之後,實力這才突飛猛進,說起來,這些都是黑寡婦跟雲凌兩個人的功勞了。

至於林羽,那更不用說了,這傢伙來到學院僅僅只有一年的時間,而且這一年的時間在學院中的日子加起來還不到十天,他身上的修為更是與東吳魂師學院一點關係都沒有,完全靠的是他自學成才。

「明明說了兩天的休息時間,結果又說是後天就開始比賽,現在天都已經黑了,這麼算起來的話,豈不是只有明天一天的休息時間?」林默拖著疲憊的身子直接癱倒在了長椅上,聲音虛弱的嘟囔著抱怨不已。

朱有財也好不到哪裡去,學著林默的樣子,也找了個地方直接往上一躺,雙眼一閉,也不說話,看得出確實是累極了。

「你們這兩隻大懶豬,連我一個小女子都不如呢。」雲茜兒翻了翻白眼,從身上取出來幾顆丹藥,走上前去給林默跟朱有財各塞了兩顆到嘴裡,沒好氣的繼續說道:「你們也不看看我們的大英雄,他可是一個人就把牧風給打敗了呢,現在他都還沒喊累,你們真該跟他學習學習。」

然而,等她一轉身,便是直接愣住了,只見他口中的大英雄林羽也比林默跟朱有財好不到哪裡去,直接就靠在門邊后假寐了。

雲茜兒又再次翻了翻白眼,索性自己也找了個地方癱倒下來,嘟著嘴抱著個抱枕埋怨道:「說起來還真的是累死了,我們才四個人,他們那麼多人,這才剛剛打贏了他們,後天又得再打一次,這個死老頭金院長,真是條癩皮狗。」

童萬貫與雲凌還有黑寡婦三人聞言盡皆笑了起來,望著眼前的四個小輩,他們只覺得自己都已經真的老了,以後的世界終究是這些年輕的,也只有他們,才能將這個世界營建得愈加的精彩。

「我這裡還有幾顆聖品丹藥,你們拿去服用了吧,明天就不要出去亂逛了,要注意好好調養,爭取後天的比賽再次把天龍帝國魂師學院給踩下去,嗯,就跟今天這樣,分工合理,齊心協力。」雲凌從身上取出來一個小貯藥瓶,晃動了一下裡邊四顆五彩的丹藥,將之扔向林羽,笑呵呵的說道。

本來正假寐著的林羽眼皮微微動了動,便是順手一抓,將貯藥瓶抓在手中,又順勢塞到懷裡,這才睜開疲憊的雙眼,朝著雲凌等人拱手道:「多謝前輩。」

「後天的比賽肯定要比今天艱難得多,畢竟今日他們的狀態你們也看到了,不管是窩裡斗也好,是太過狂妄自大也好,總之後天的比賽他們可能會將這些因素都剔除掉,到時候你們面對的,將是一隻與你們一般,合作無間的對手。」童萬貫揉了揉太陽穴,繼續說道:「不過,我對你們有信心,因為你們今天的表現告訴我,除了在人數上沒有優勢之外,從其他方面來說的話,天龍帝國魂師學院的那幫傢伙肯定不是你們的對手。」

「好吧,爺爺,院長,院長夫人,你們先去休息吧,我們幾個研究一下戰術。」雲茜兒努力的坐了起來,朝著雲凌等人擺了擺手,疲倦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